AC米兰巨头亲口承认密会皇马掌舵人 感慨:最难熬一年

2013年05月19日20:48  足球

  记者张恺报道 周三下午,目送加利亚尼走上飞往阿姆斯特丹航班的背影,意大利记者团心潮澎湃,猜想着此行与皇马[微博]主席佩雷斯会面,会把哪些魔力鸟遗弃的银河战舰球员带到米兰城。

  按照加总对明年的指示——“要夺冠,修缮防线比攻击线紧迫得多。今年意甲再次证实,最好的防线才能拿冠军”,那不勒斯进72球,比冠军尤文多3个,但失球却比尤文多13个——是不是挖佩佩[微博]的可能性大些?抑或和米兰私交甚好的拉莫斯?

  神奇判官锡耶纳

  周三晚的本年度欧联杯决赛在荷兰,欧足联选择同一时间地点开会,佩雷斯主动约见老友加利亚尼:“我们在荷兰碰头详谈。”谈什么?加利亚尼诡笑:“他跟我说了一些事,可我不能讲出来。”双方的习惯话题人物卡卡,此次应不在讨论之列,皇马是肯定不会廉价出让的,安切洛蒂不日降落,卡卡还期待着在故人手下命运翻盘。

  加利亚尼的情绪不算好,是顶着一堆包袱启程的。米兰还没获得下赛季欧冠参赛权,最后一轮必须客胜锡耶纳才稳获资格,平局都悬,若紫百合赢了佩斯卡拉积分追平米兰,米兰将以直接交锋的劣势(1负1平)被挤出前三,欧冠保底3000万欧元收入和一系列盈利付之东流,将退出欧洲精英行列。什么帅位,什么引援扩建,都与此成果息息相关。

  “我们别总揪着阿莱格里帅位不放好吗?他的位置,还有合同到期球员的续约与否,都要在赢得‘附加赛’之后再谈。”副主席把收官之战比喻为冲欧冠的 “附加赛”倒也贴切,此前37轮如何颓废又反扑无关紧要,赛季成败在此一举。

  搞笑吧,电话门后的国米[微博]3次夺冠贴着锡耶纳标签,2007年马特拉济点球罚中提前5轮称王,次年踢飞点球推迟夺冠,莫里尼奥三冠王年份,联赛夺冠就在锡耶纳,米利托一球定乾坤。上帝巧手,今年将托斯卡纳以赛马节闻名于世的小城派去决定米兰的前程。

  另外让加利亚尼烦心的,是和争三对手佛罗伦萨的口舌、形象之争。这一年下来,他和紫百合算是结了梁子,处处对战。4月7日两队于弗兰奇一战,加总在贵宾看台遭主队球迷言语和肢体的围攻,甚至被一个孩童羞辱导致对骂,进而提前仓皇离场。事后,加利亚尼怒斥佛罗伦萨球场文化,“以后来这,我得多带些保镖”,没想到蒙特拉巧妙应对,“只要你自己掏钱雇人,随便,来者不拒。”

  “可怜虫”引发口水战

  场外交锋在上周末又进入白热化。始于米兰俱乐部一个不妥当的行为,上周五在官网提前公布下赛季第三套球衣,蒙托利沃身上闪闪发光的金色战袍,全被右臂短袖上的欧冠标志抢走风头。蒙特拉立即挤兑:“他们就这么确定能进欧冠?眼前的事实并非这样啊。好吧,如果是我们进欧冠,米兰可否把这套衣服借给我们踢欧冠去?”然后在发布会上大笑不止。

  阿莱格里找不到有力的回击途径:“我来米兰三年了,米兰的习惯就是这样,倒数第二轮联赛展示随后赛季的新球衣。看来蒙特拉特别注意我们,一丁点细节都没放过,谢谢他的关注。”加利亚尼受不了蒙特拉的嘲笑,周一参加职业联盟会议期间连珠炮回敬,“这本是一个很简单的技术性错误,没什么大不了,如果我们无缘欧冠,这些图片就会被封存,仅此而已。我承认这是我们的疏忽,但有些可怜虫借此发挥想象力,唯恐天下不乱,太超乎我的想象,这些人真够神经错乱,都是癫痫患者。”

  同时与会的佛罗伦萨代表也不是吃软饭的,执行董事门库奇表示:“我们教练不过随口开句玩笑,加利亚尼反应也太过了吧?连这点娱乐精神和胸怀都没有?若对比两家俱乐部的收益规模,我们确实是‘可怜虫’,但可怜虫正与他们争抢第三名,让他们胆寒,想到此,我就要放声大笑。”

  甲级职联例会,变成争三的主战场。参加会议的人透露,米兰的加利亚尼和组织部长甘迪尼,与紫百合门库奇和体育部经理普拉德,来了一次2对2舌战,气氛空前紧张。最后佛罗伦萨代表还恐吓加利亚尼:“放心,我们不会让你们过得舒服,你会难受到最后一刻。”

  加利亚尼当晚参加足球绅士颁奖晚会时下令:“行了,到此为止,越闹越荒唐。此刻起,我们全身心集中于赛场和第三名。”上周联赛,佛罗伦萨中午12:30,米兰夜间20:45,佛罗伦萨很不满,抗议职联有利于米兰的时间安排。本周日,两场比赛都在20:45,两队客战两个提前降级球队——锡耶纳和佩斯卡拉。

  贝氏米兰最难熬的一年

  面对佛罗伦萨集体上阵、五花八门的挑衅,米兰选择沉默,以静制动。周二周三训练,阿莱格里先召集全队训话,要求上紧发条。加利亚尼周一晚表达对战平罗马、未能提前锁定前三的遗憾,但语气较为轻松:“蒙塔里的红牌使得我们没机会赢球。走进更衣室,没等我说话,球员们立刻塞给我大把镇静剂,于是我没发飙。我身体也很不好,可莱奥进了医院,我没有,我还能撑住。”

  上周日夜巴黎圣日耳曼[微博]客胜里昂提前夺冠,赛后伊布拉因药检时间过长(20多分钟)、无俱乐部人员陪伴、缺席团队庆祝当众斥责莱奥,“你总是这德行,不干好事”,两人大吵。之后莱奥觉得不舒服进了医院,回到巴黎接受详细检查。加利亚尼插科打诨,不知对莱奥是善还是讽。

  “这是我在米兰工作以来,也可说贝卢斯科尼时期最难熬的一年。”加利亚尼摆出困难,为的是赞颂成绩,“这一年可谓米兰的重生,贝卢斯科尼第二个米兰的孕育。综合各种情况,第三名是这个赛季的极限成绩。跟阿莱格里合作的三年是紧凑的三年,故事很多,情节曲折,我相信他,即便战绩不佳时我也没动摇过。我们之间没安排会面,他和主席之间也没有。”此话在答复媒体,传闻米兰斩获第三名之际,也就是阿莱格里与高层正式会晤、敲定续约继续合作的节点,本周一会晤流产,可能推到下周一。加利亚尼却声称没这回事,不想舆论把焦点放在阿莱格里身上。

  “主席的一个电话,确实会延长某些人的职业寿命,但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球队还需要一个右边锋,我们和博阿滕都觉得,他在前腰或者三中场的侧翼发挥更好。沙拉维现在被对手们研究透了,他的跑动穿插套路再无惊奇可言,他也需要改变一下踢法。”副主席思跳跃维,话题牵扯甚广,一时间搞不清重心何在。不过引进右边锋一说,倒和阿莱格里的设计重叠,阿莱格里已提议,若留任还坚持433阵型,引进都灵右边锋、意大利新晋国脚切尔奇填补三前锋软肋。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