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强:如何重启一个奥运主场

2015年05月14日09:25   体育专栏  作者:颜强  

  在全球票价最贵的职业足球联赛里,传出季票降价的消息。伦敦的西汉姆联俱乐部,最近赢得了极好风评。

  英国大选之年,英国人狂热喜爱的足球是竞选中不能回避的话题。在野的工党为了提升竞争力,曾倡议在各个职业俱乐部的董事会里给球迷代表增设席位,指望以此获得选票突破。

  不过西汉姆联俱乐部的做法,似乎比工党的倡议来得更实在。绰号“铁锤”的这家东伦敦俱乐部宣布,从2016-17赛季开始,将降低季票价格,并为一些低龄观众以及低收入人群提供免费球票。在处处流金、无事不关钱的英超联赛,西汉姆联的行为,似乎是一种反商业潮流善举。

  不过,如果你认定这是“善举”,那是因为你不知道西汉姆联将在2016-17赛季搬入新主场——伦敦2012夏季奥运会主体育场。

  所以,已有英国媒体在嘲讽西汉姆联俱乐部声明中自称的“善举”。俱乐部声明称,“西汉姆联一直是力争控制球票价格、让球迷更便利到现场观看英超赛事的主导者”,俱乐部副主席“铁娘子”凯伦•布雷迪,也在伦敦媒体上展示了2016-17赛季西汉姆联289英镑的季票套餐——这是最低廉的季票价格,和北伦敦阿森纳最低季票1014英镑相比,便宜太多。

  然而媒体质疑之声在于,奥运主体育场被重新启用后,容量将比西汉姆现主场、使用了111年的厄普顿公园球场的35016个座席激增约19000个。本赛季厄普顿公园场均上座率99%,意味着所有球票都被卖光,因为每场比赛总有1%或更多已购票球迷因为各种不同原因无法到场观赛。西汉姆联降价“善举”背后,其实是对主场容量激增超过50%后是否还能保持高上座率的担心。

  对每一个职业体育俱乐部、每一个职业体育联赛而言,高上座率不仅是门票和经营收入的保证,更有助于将赛事包装为优质的媒体和娱乐产品。英超和德甲是目前欧洲联赛中商业经营最为成功的两个联赛,场均上座率都在90%以上,大部分赛事在专业化足球场进行。透过媒体传播放大后,因高强度高对抗的画面、激情昂扬的氛围,它们能在国际媒体市场上兑换成巨额收入。

  西汉姆联费了几年功夫,才拿下位于东伦敦斯特莱福德的2012奥运主场,其中经过足以拍成一部谍战片。在寸土寸金的伦敦,一个足球俱乐部想要更换主场,而且是换到一个容量大增的新主场,是巨大挑战。伦敦规模最大的俱乐部阿森纳,从老主场海布里搬到自营新建的酋长球场,提前筹谋超过10年,2006年才搬迁成功,还不得不在购买球员等方面节约开支,落下了阿森纳“10年无联赛冠军”的口实。

  西汉姆联距离奥运主场最近,但在争夺这个体育场租赁权的过程中,它和伦敦奥组委的谈判,都被托特纳姆热刺俱乐部派出商业间谍跟踪、监听,甚至在西汉姆联俱乐部董事会议室里都发现了窃听器。

  从伦敦奥组委的角度,当然希望所有场馆能够在奥运后得以充分运营,降低成本。事实上,伦敦2012的许多场馆,例如篮球馆、体操馆,都是从国际租赁市场上租来各种建材、临时搭建的建筑,奥运会结束之后,这些场馆被拆卸,建材大部分直接被装箱从伦敦港出海,运往里约热内卢,供4年之后下一届夏奥会使用,环保且节俭。

  唯独主体育场是不能省钱的,容量也必须达到8万座席。它在奥运后的使用,即便对精明的英国人来说,同样是巨大挑战。

  维持一个使用率不高的综合性运动场,成本实在太高。英国政府,不论工党还是后来上台的保守党,都不愿为这样的“白象工程”买单。古典的运动梦想,在现实经济压力下,只能和职业体育妥协——与最具备支付能力的职业足球俱乐部合作,是一条现成途径。

  西汉姆联俱乐部占了地利优势,又最早开始斡旋运作,最终在2013年才确认对奥运主场的使用权。在多番谈判之后达成妥协:体育场容量由8万缩减到5.4万;改造最靠近绿茵场的跑道,足球赛季期间变为可拆卸的看台座席;另外还会调换运动场顶篷。改造成本高达1.38亿英镑,西汉姆联俱乐部只要承担1500万英镑,租期99年,起始阶段每年租金只有250万英镑以及部分球场经营的收入分成。

  对西汉姆联来说,这恐怕是俱乐部史上最成功的交易。

  西汉姆联在伦敦的规模,比不上阿森纳、热刺和切尔西,不过在东伦敦支持度很高,这也是5.4万座席容量的估算原由。同时,跑道没有完全被拆掉,2017年夏天,这个球场仍然能承办世锦赛,这是伦敦2012奥运之光没有完全被职业足球金光掩盖的余音。

  这未必是对一个奥运主场最好的使用,仍有不少英国媒体和公众在批评政府改建投入太高。然而和历届奥运主场相比,这个巨大钢筋水泥体能填充进体育内容、能每两周重新响起数万人的呐喊声,已是不错的解决方案。

  时隔七年,鸟巢还在期待着类似妥协。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西汉姆 阿森纳 鸟巢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