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大河报:锡壶 惜乎!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07月19日08:18  大河报

  □首席记者张耘培

  马来西亚盛产锡,马来西亚的锡器世界闻名。到这里不捎带上一两件锡器就跟到了郑州不吃上一海碗烩面差不多,因为马来西亚制造锡器的历史比马来西亚有文字记载的历史还久远。在众多的锡器制作作坊当中,皇家雪兰莪的锡器是极品,这家华人开设的作坊已有100多年历史。

  几百年来,华人下南洋淘金,淘的就是“黑金”,也就是锡。与其说最初被贩卖到南洋做“猪仔”的华人是在吉隆坡的河水中淘金,倒不如说是在汗水、泪水和血水中淘希望,生存的希望,致富的希望,强大的希望。从做苦力,到慢慢成为作坊主,再到专为马来西亚皇族制作贡品,现在俨然成为马来西亚畅销全世界的锡器最顶级代表的一个家族三代人,把华人固有的那种坚忍、勤劳、淳朴、不屈、勇敢、革新的精神慢慢打磨到件件精美的锡器当中,同样是锡器,我想这才是雪兰莪锡器能脱颖而出的原因吧,不管黑眼珠还是蓝眼珠,它们都能在不同肤色人的眸子里面灵动地活起来,娓娓道出它们无以复制的特质。

  小时候,曾经听过一个故事,说的是哪位大文豪趣事轶闻记不大准确了,好像说一人拿着一个玉石做的杯子,不小心碰到一尊御碑上给弄碎了,随口吟出上联:“玉杯碰御碑,玉杯?欲悲!”把另外一个同游的给难倒了,好在随后坐船游西湖的时候,另外一位拿了锡壶饮酒时壶不慎落水,于是乎有了下联,“锡壶坠西湖,锡壶?惜乎!”在皇家雪兰莪作坊前就矗立着一个硕大无比的锡壶,一米八的大个子伸长了脖子也只能到锡壶把儿的上沿,来这里瞧稀罕的人都会在这里合个影,当然,少不了都围着大壶嘴把玩半天,壶者,和也!据说,摸了打

麻将的手气会超旺。

  

中国队亚洲杯最后一场小组赛从前两场的吉隆坡国家体育场移师雪兰莪州的首府沙维兰体育场,平常到了7点钟,这里的天色还是大亮,昨天6点钟不到就像到了午夜时分,沙维兰体育场黑云压城,站在看台上,伸手似乎就能触摸到一团团黑云,几分钟后,一道闪电划过,几声闷雷从耳边滚过,如织的暴雨倾下,沙维兰瞬间成了一个水的世界。

  最后一场小组赛,锡壶,惜乎?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