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华:办武林大会是释永信的赌博

2014年08月23日10:04   体育专栏  作者:杨华  

  在外国人眼里,最响亮的中国品牌莫过于少林寺。博大精深的中华传统文化以功夫、禅宗和中医为最,而少林寺将三者完美融合了起来。文化输出方面,少林寺是国内罕见的成功案例,前不久方丈释永信还到google和苹果总部弘扬佛法,与苹果CEO库克相谈甚欢。

  天下武功出少林,由少林出面举办一个世界武林大会,于情于理都说得通,但之前过分的商业包装,让少林寺的公信力大大下降,因特网上为数众多的中国人指责“武林大会”只不过是释永信圈钱的新名目。

  少林寺早在六、七年前,账面年收入就超过1000万英镑,商业表演、海外营销,景点门票、各种授权,使得这座古刹财源滚滚。释永信因此生活在蜚短流长里,各种恶意诋毁铺天盖地,比如包养北大女学生,在德国有私生子,为女施主“开光”,嫖娼被抓获,海外存款达到30亿美元……

  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前,有一股恳请少林武僧参加武术比赛的呼声,但少林寺严词拒绝,给出的解释是:“真正的武僧通过打坐和修炼武术来悟禅。每一拳都蕴含着对佛的热忱。少林武术是文化遗产,武术比赛是竞技体育,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这在当时是一个轰动性事件,少林绝学究竟是精神修炼还是实用格斗?怀疑论者进一步加深了对少林的怀疑。

  2009年多位泰拳王口无遮拦,发出中国功夫花拳绣腿之类的挑衅,点名要与少林寺过招,但少林寺回应道:“少林武僧以修行为主,从来不会主动向别人挑战,也不会接受来自任何方面的挑战。”这个世界上最奇妙、最神秘、最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东西就是少林功夫,说它存在,它不在擂台上;说它不存在,它却在传说里。

  匪夷所思的是,少林寺突然抛弃了“不与人争斗”的一贯说词,他们要参加世俗的搏击,并且还要办世界武林大会,遍发英雄帖邀战全球的各路格斗家。少林寺做出了如此前后矛盾、言行不一的决定,肯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形势要求他们做出改变——释永信是一位与时俱进的方丈,这从他不惧街头巷议,坚持坐价值百万的大众越野车,坚持使用最新数码产品,便可窥得一二。

  国内搏击产业正处于从无到有的飞速发展阶段,如果树起少林寺的金字招牌,背后蕴藏的大蛋糕,可能要比少林寺几年的门票收入总额还要高,而少林门票和表演其实七成要交给登封政府,只有三成的实际进账。年初,46岁“少林护法”释延孜试水“英雄传说”自由搏击赛,虽然临时变卦避战加拿大不败拳王马库斯,有炒作和忽悠之嫌,但其巨大的眼球经济肯定对少林寺有所触动。少林寺始终不承认一龙是“少林武僧”,而一龙凭借“少林俗家弟子”的名头,单场出场费达到20万,这也令少林艳羡不已。

  特殊历史原因,中央政府曾经禁止民间武术传播,而世界扁平化的今天,无论是高层,还是赞助商,都迫切期待武术的重生。大国崛起的中国呼唤汉唐气象和尚武精神,习近平在青奥会之前特别提到自己练过拳击,并盛赞拳击是勇敢者运动;而在摔跤场边,习近平直言中国式摔跤历史悠久,产生过跤王,是群众喜闻乐见的。

  少林寺酝酿“武林大会”,就是在旅游、商演、武馆、纪念品销售外,探索新的增长模式和打造新的附属品牌。更重要的是,摆出一个积极的姿态,证明少林和尚不是只会念经参禅,还是能在残酷的现代搏击里立足的!谈到怎样当上的少林方丈,释永信言简意赅的表示:“因为我听组织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在提倡体育精神、发掘传统武术的政治大气候下,少林寺调整战略顺应中国梦,内在动机也不难理解。

  释永信下了一招险棋,如果少林武僧与世界搏击明星交手溃不成军,对于少林文化的打击将是致命的,它将彻底丧失宗教般的神圣性和神秘性。可以预见,少林寺将主要参加充满个人表演性质的“套路”和“功法”比赛,至于“散手”,面对泰拳、巴西柔术、空手道、跆拳道、西洋拳的威胁,少林需要想出一个避重就轻、保全颜面的万全之策。故而,少林寺未来会吸纳越来越多的李阳式的“智囊”。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释永信 武术 武林大会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