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中国女排回顾:马蕴雯的笑与泪

2013年11月13日11:47   体育专栏  作者:马寅  
马蕴雯(右)与郎平指导合影马蕴雯(右)与郎平指导合影

  亲爱的Melody,

  首先十分想你,但是因为有网络,因为有你在朋友圈中活跃,似乎并没感觉离你很远,看到你在新的自由的环境里如鱼得水,开心快乐,真心为你高兴。

  我正在为2013的中国女排做总结,我挑了几个这一年在国家队里有故事的人,你是其中之一。我把采访提纲发给你,你抽空好好想想今年的国家队征程,那些快乐和失意,经历了什么,当时是怎么想的,相信回顾的时候总比当时经历时看得更清楚,也会更有感悟的。

  以下是问题——

  伦敦奥运会后,对于自己的国家队队员生涯,还有什么梦想吗?想想2013年年初的时候自己是什么状态,曾有什么打算。

  郎导重新出山,这对于中国女排来说是件大事。你当时非常关心主帅的结果,结果出来以后你有了再挑战一下自己,再干四年的想法,但是“郎一期“的名单里没有你。那一段你训练中总出伤,一向什么事情都能想得开的你,心里为什么出现那么大波动?是挫败感还是不甘心?

  在国家队还有没有机会,有没有未来,那一阵子无解了?怎么办?怎么主动去和郎导交流表达愿望的?

  全运会前,终于收到了“郎二期“的召唤,当时我知道你下了多大的决心从零开始投入新的战斗的,但是对于一个在国家队八年的老队员来说,从零开始并不是那么简单,讲讲那段经历。

  全年三期集训,你只经历了“郎二期“,当然这也是中国女排今年最丰富的一段,前半段的快乐和后半段的坎坷,回忆一下当时,你说吃饭做梦都在笑的日子还有后面的伤心……

  莫名其妙的亚锦赛两连败,现在想来原因和教训。对于你个人而言,输球的痛苦之后还被谣言中伤。从曼谷到郴州,度过2013年最灰暗的几天,直到面对郎导哭出来才重新会笑,重点讲讲是怎么走出来的。

  刚缓过劲儿来就是匆匆和国家队告别了,要出国打球,体验新的生活。谁也不知道自己的明天在哪里,明年的国家队,也不知道会不会有自己,但是2013,经历过,努力过,快乐过,伤心过,丰富的经历和感受,再有感而发一下吧……

  差不多就是这些了。等待你的回复。

  想念你的,马寅

  亲,

  转眼我们到巴库一个月了,在这里我过得很开心,最近一段时间因为泰国外援要去参加大冠军杯,我们的联赛停了,每天除了训练,就是适应新环境,一切OK。必须要讲的是,相比球技,我的厨艺进步更快,哈哈。

  即将过去的2013年,对我来说经历相当丰富,很多的意料之外,很多的新挑战,很多的快乐,也有很多喝凉水都塞牙的事发生,但是很庆幸我没有错过那些快乐的事情,那些打击也没打垮我,都走过来了——

  伦敦奥运会以后,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想好好休息一下,如果有机会就再拼一下,没有机会的话,打完全运会,就去考虑读书或是出国打球的事了。

  四月,在备战全运会的时候,得知郎导决定出山带女排,我心情不是一般的激动,如果说之前自己还不太明确想不想继续干,那个时候就已经非常明确想要再干四年,不然觉得实在可惜了。

  可是真到想干的时候,我又不自信了,因为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达到郎导的要求,郎导会不会看上我。结果“郎一期“的名单里果然没有我,说实话我挺难过的,特别是看到那么多一起打过来的老队员入选了,就感觉自己掉队了。

  那阵子我彷徨了,想了很多,很多次问自己是不是国家队生涯到伦敦就真结束了。我都搞不懂自己,之前一直觉得做什么事很潇洒的,包括退役我都OK的,可是现在,突然之间又特别想进国家队了。一时间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训练也不专心,总走神,结果那段时间小伤不断:我以前从来没崴过脚,结果训练时把脚崴了,膝关节老伤反复,后来手指又被打了,一个肿成两个那么粗。更夸张的,有阵子我一吃饱饭就头晕,搞得我们张导一头雾水,不知道我出了什么怪状况。

  在苦闷了一阵子,没完没了跟自己较劲之后,我决定给郎导发微信主动沟通,告诉她我的真实想法:想再拼一拼,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其实把这话发给郎导,我就觉得轻松多了,能做的都做了,没什么后悔了。没想到郎导很快给我回了信,说她第一期主要考察一些年轻队员,让我注意伤病,还有机会,加油!

  现在想想其实当时郎导说的话并不是什么定心丸,可是我听了就觉得悬着的心放下了,就是从那时候起,我开始不停地鼓励自己,我希望郎导能看到我的态度,我的努力和我的变化。

  出发去全运会之前,我接到了“郎二期“的录取通知,感觉自己好久没那么开心过了,浑身充满了力量。当时我没有想四年那么远,只是想做好当下,把握机会,好好当一回郎导的学生。

  打完全运会后,时隔一年,我又回到了中国女排训练馆。

  第一天训练那个早上,我们的班车停到排球馆门前,我深吸了一口气才起身下车。也许是因为错过了第一期集训,也许是这一次格外渴望进队,终于得到机会的我感觉有些紧张。不过郎导的风趣幽默让我很快放松下来,到现在我还记得她第一天训练时跟我开的玩笑,她说马蕴雯你什么时候能把牙套摘了,我好练你防守……

  第二期集训,我们只有一周训练时间就要去打大奖赛,其实全运会后身体是很疲惫的,但是我的心情一直很high。在郎导的训练课上,我学习到了太多以前没学到的东西,我也第一次站在朱婷的对面,体验了这个小朋友扣球的厉害。记得一堂训练课下来,张娴跟我开玩笑,说我拦朱婷的球就是在做无谓的抵抗,我说没错,你们还让我慢跳呢,其实是无论我怎么跳,我的手都在小朋友击球点下面! 

  大奖赛澳门站,是我第一次跟郎导出去比赛,我很期待,因为很想知道比赛中她是怎么指挥我们的,当然那也是我重返国家队的第一次比赛,还是主力,我感觉非常兴奋。结果比赛中郎导绝对料事如神,我只能说太神奇了,那临场指挥的水平,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以前我也知道排球不光是技术心理的较量,更重要是用脑,但是接受了郎导的指点我才算真正明白用脑子打排球是一种什么境界。

  澳门站的一周现在想想真是梦幻般的经历,三场全胜,大家都有亮点,朱婷更是一战成名,全队一顺百顺。训练比赛开会学习时,我们在郎导的指导下用心学球打球,业余时间郎导跟我们一起说笑,品美食,谈化妆,她还教我们说英语。我们开玩笑说忽然感觉自己高端大气上档次了,晚上的卧谈会,我们的话题都是郎导。有一次特好笑,我就不说是谁了,她说郎导太棒了,她要是男的就娶郎导,另一个说郎导要是她妈妈就好了,我说,我不奢望那么多,郎导是我姨我就开心死了。 

  我们就这样一路赢着笑着度过了梦幻八月,三站分站赛全胜,总决赛四连胜,特别是在日本队家门口赢了她们,算是报了伦敦奥运会的一箭之仇。站在总决赛亚军的领奖台上,我心里那个高兴啊,记忆中好久没有赢得这么开心了,我相信那时我们每个人、特别是我们从上个周期打过来的几个老队员,心里都会想到中国女排距离复兴不远了。

  万万没想到会乐极生悲。大奖赛之后紧接着就是亚锦赛,想到现在我们场边坐着郎导,场上又多了个十分厉害的小朋友,对于亚锦赛冠军,我个人是非常乐观并且有信心的。说实在话,虽然后来我们亚锦赛只拿了第四,输给泰国又输韩国,但是现在你让我说,我还是认为我们可以赢,因为今年我感觉国家队整个队伍真的是不一样的,大家都有朝气,每个人都积极投入,甚至是自觉训练,而且都有不同程度的进步。也许我没去国家队,我也不会相信中国女排短短时间会有那么大变化,可事实是,连我这个在国家队八年的老队员都被带动起来了,感觉自己和年轻队员一样不知疲倦,渴望进步。

  准备和泰国队的半决赛时,郎导跟我们说会很困难,特别是现场气氛非常可怕,要做好充分准备,但我当时觉得肯定能行,没有问题,现在想想应该是大奖赛打好以后感觉自己进步了,没有太大问题了,说重视对手准备困难摆低自己,但还是感觉自己行了,不会随便被她们弄死的。

  结果真到比赛中遇到困难,包括主场山呼海啸一样的氛围,也包括对手和我们死磕的架式,我们着急了。教练在下面喊我们根本听不到,我们越想摆脱困境就越急躁,结果心态失衡,失误增多,出现机会也把握不住。五局比赛总共输给对手一分,也就是说,如果我们能多把握住一个机会,结果将会不同……

  那场球打下来,大家都特别特别郁闷,感觉非常有挫败感,不过当时还是想赢下韩国挽回些面子,而且还是相信能赢的。我做梦都没想到信心满满去打亚锦赛最后弄个第四,而且到现在还是不能相信有郎导带我们会打成这样,在今年唯一要成绩的比赛中掉链子,真是很对不起她。

  亚锦赛惨败,回国路上遭遇台风,我又得了重感冒,这已经够倒霉的了,没想到从曼谷转道香港直接去郴州途中,我又被网络谣言击中——

  郎导在我们输给泰国队的那个晚上确实批评了我们几个老队员,说我们没有起到作用,没有带好年轻队员,我也确实跟几个要好的朋友说到我们挨批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网络上竟然流传我在赛后吐槽郎导,说自己没有从郎导那里学到什么东西……

  这完全是无稽之谈啊,我对郎导佩服还来不及,输给泰国队之前我还过着做梦都会笑的日子,我怎么会说那样的话呢?但是球迷是不管不顾的,他们到我的微博上各种大骂,说我是害群之马,说我破坏团结,有逼我主动离队的,还有要郎导把我开除出去的。

  当时中国女排正处在今年最脆弱的阶段,亚锦赛输球后大家士气低落,信心被打击,马上就是世界锦标赛资格赛,我们必须战胜哈萨克斯坦和韩国中的一个才能稳获入场券,如果不能走出阴影,结果很难预料。我是老队员,深知这个时候再传出将帅失和意味着什么,我生气,想奋起反击澄清,可我又担心那样一来可能影响会扩大,解决不好会对球队造成更大的影响。

  那是我2013年最灰暗的几天。

  其实打完亚锦赛,我们几个老的觉得自己特别没用,大家在一起说了不止一次,不知道明年还能不能再回来,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珍惜可能是最后在中国女排的几天。然而那时候,我却被流言的巨大压力压得透不过气来,我一会儿愤怒,一会儿逃避,如果那个时候外界给我的压力再大一点,我可能真的会崩溃。

  还好有你开导我,帮我分析,给我鼓励,我现在手机里还存着我们到郴州第二天一大早,你发给我发的微信:HOPE就是Hold On PainEnds, 坚持住,痛苦终会过去。

  那天上午,亚锦赛之后我们全队第一次列队,郎导第一次讲话,我们第一次手搭在一起喊“一二,加油“,热身跑步时我算了一下,我在2013年的中国女排,还有最后七天的时间。我问自己该怎么度过?我看郎导,她看我的眼神没有任何异样,我的队友也没有谁责怪我,远离我,那我想,不管明年的中国女排有没有我,今年我都要留个美好印象。最后七天,最后四场比赛,郎导不让我打我就当个好的替补,让我上场我就要打好。外面有流言,既成影响的无法改变,但是可以用我自己的态度告诉全队,我不可能是那样的人。

  想到这样,我心里好受了很多。那天训练,我拿出了今年第一天到国家队报到时的热情。

  晚上,我们开队会,针对网上流言,胡导提到了内外有别的问题。这层窗户纸终于有人捅开了,我也有了找郎导解释的勇气。

  敲开郎导的门,我的眼泪像决堤了一样,上来什么都还没说,就直接哇哇大哭了一阵,后来我边哭边讲,直到把这几天郁积在心里的东西全部发泄出来。整个过程,郎导一直很认真听我讲,安慰我,到现在我还记得她帮我擦眼泪时的动作,还有眼神。

  打完世锦赛资格赛,我们第二天从郴州返回北京,然后就是和大家匆匆告别。我马上要准备去阿塞拜疆,大家再见面至少要半年以后了。在运动员公寓收拾东西,不知道为什么,我比一年前伦敦奥运会之后还坚信自己会再回来,我一直在想的问题是自己走了以后第三期集训时谁会住我的房间,我特别想跟赖导说,你能不能让她们不要住我的房间……

  匆匆出国,开始全新生活,现在的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锻炼和挑战,但是我很喜欢这种挑战,因为这是我喜欢做的事情,我还希望可以在强手如林的欧洲战场好好磨练自己,继续提高。虽然现在有越来越多非常有潜力的年轻队员充实到国家队,但是我想只要我还有梦想,有目标,有愿望,我就仍然有为国家队效力的机会。

  2013这一年,我感觉自己的经历相当丰富,最开心的是当了郎导的学生,跟她学到了很多,还经历了那么快乐的一个夏天,最失落的是没有完成好亚锦赛的任务,没能帮助中国女排的2013划一个圆满的句号。跌宕起伏中,我感觉自己长大了很多,可以更坦然的面对一切,我有时也想,有了2013年的经历,就算以后我真的不能再回国家队,我也会感觉很知足。

  最后我想说,我非常非常热爱中国女排这个集体。

  马蕴雯于阿塞拜疆

文章关键词: 中国女排 马蕴雯 郎平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