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何山:举国体制并没有下课

http://sports.sina.com.cn  2010年07月29日10:41  足球-劲体育

  马拉多纳下课了,这个时代的I-CON终于回归到他应该去的位置,远远的供人观瞻。而在同一天鄙国总局的崔大林也下课了,这对于中阿两国球迷来说都算好消息。崔大林虽然无甚作为,但是将来可能因为和老马同日引退而被人记住,也算是意外的收获了。

  崔大林下课,可以视为中国足球的一大利好消息。总局让一个已过退休年龄的官员下马,而以一个少壮派取而代之,证明高层意识到要保障中国足球战略的延续性,避免将来可能因人员变动而影响大局。这个举动也从侧面证明了总局开始打一桌很大的麻将,终于认识到中国足球要出大和就必须执行长远规划,以往胡思乱想靠鸡贼靠出老千碰手气的玩法有望遭遗弃,这当然是一个进步。

  有一些媒体认为崔大林的下课意味着举国体制的终结,我觉得这个结论下得未免太早了。不管是蔡振华还是肖天,他们生在计划经济环境下,活在金牌体育中,请问他们除了举国体制还会什么?就算是基因突变,也只能变出一堆举国体制的新物种,而绝不可能蹦出一个市场经济的蛋来。蔡少帅掌管的乒乓球队,那是举国体制最成功的领地,你说他会背弃自己生平最得意的绝学吗?至于肖天同学,是一个平庸的运动员,一个仕途得意的官员,他半辈子就是在为举国体制服务,你说他会反戈一击吗?

  长期以来媒体的潜意识里就有一个观念,市场经济就等于先进等于方向,但是他们都忽略了,中国的市场经济都是被阉割过,在社会的一切经济命脉都掌握在政府手里时,追求一种纯粹的市场经济完全是妄想。当总局说中国足球要走市场时,实际上就是卸包袱扫地出门让足球自谋生路。20年来足球在官僚和奸商手中受尽折腾,每况愈下。双方都只想榨干足球最后一点价值,而谁也没想过做一点基础性的建设。结果比在传统的举国体制下还惨。

  无论出现什么情况,大家都一律将矛头对准足协。足协固然不成体统,但有趣的是:球迷居然要求一个官僚机构来指导俱乐部走市场。这个思路暴露了国人对开明专制的向往。但是开明专制需要有强人才能推动,而总局派来的要么不懂足球,要么缺乏行动力,始终找不到一个适合的强人———这也不奇怪,中国本来就是足球荒漠,只适合混混和官僚生存。要知道学习能力比我们强出N倍的日本足球,脱胎换骨都花了30多年的时间,何况从来没有投入过什么的中国足球呢?

  所以对于中国足球先不论是什么体制,能把足球搞上去的就是好体制。在连基本生存都成问题时,奢谈体制是可耻的。不论接替崔大林的是谁,他最大的任务第一是培养基本的足球人口,第二是重新挽回球迷对足协的信任。现在足协已经无论怎么做,都会被球迷和媒体视为有阴谋。在《足球阴谋论》一书中,作者杰佛里托宾认为“阴谋论,是缺乏全球化视野和对复杂的社会经济现实把握能力的第三世界民众,解释所有复杂现象的本能工具。”这话不无道理。但是,当第三世界的民众每每以阴谋论的眼光看待国内事务时,他们通常是对的,所以难免会形成固定的心理模式。所以当他们面对一个陌生的外国法制社会,本能地会相信阴谋论。这个错误,责任并不在他们。在鄙国,当一个球迷每天早上起来就要提防潲水油毒大米,出门当心碰到野鸡车钓鱼党时,他们怎么会对丑闻缠身的足球有信心呢?所以足球要恢复生机,除了需要庞大的足球人口之外,也有赖于全社会的进化。这么一桌很大的麻将,没有二三十年的时间就想和牌?很难!

  (何山)

  

  新浪体育独家稿件声明:该作品(文字、图片、图表及音视频)特供新浪使用,未经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


相关专题:中国足坛反赌风暴专题 

更多关于 崔大林 足协 的新闻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