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非洲选手的冬奥梦

深度|非洲选手的冬奥梦
2018年02月16日 09:34 新浪综合
尼日利亚的冬奥会运动员 尼日利亚的冬奥会运动员

  一直以来,冰雪运动看上去都与非洲大陆无缘。

  然而,非洲却并不相信命运的安排。从1960年南非成为第一个冬奥会参赛国,到派出第一位黑人选手参赛,他们一直都在追逐着自己的“冰雪梦”。

  在本届平昌冬奥会上,非洲一共来自8个国家12名运动员参赛,是非洲史上参赛国家最多的一次。其中,尼日利亚和厄立特里亚更是历史上第一次出现在冬奥会的赛场上。

  这些非洲运动员的身影将出现在双人雪车、钢架雪车、高山滑雪等多个项目的比赛中。也许没有充足和经费和足够专业的冰雪训练,但他们的出现正在打破冬奥会的壁垒。

尼日利亚女子雪车队在平昌冬奥会训练。“我们就是要创造历史”尼日利亚女子雪车队在平昌冬奥会训练。“我们就是要创造历史”

  参加冬奥对于尼日利亚来说,就像一个遥不可及的梦。尼日利亚身处热带地区、年平均气温为26-27℃,雪在这里几乎不可能出现,更别说从事什么冰雪运动了。

  然而,有4位尼日利亚女子运动员偏偏不愿接受大自然的安排。她们其中是三人(1人为替补)参加双人雪车项目,而另一人则将参加钢架雪车项目。

  “这事关打破冬奥会运动项目的一些壁垒。”参加钢架雪车的阿戴博(Simidele Adeagbo)在接受采访时表现得异常兴奋,现年36岁的她曾经是一名田径运动员。

  从小在美国长大的阿戴博一直都希望能参加奥运会,但在2008年落选美国奥运选拔赛后,她遗憾地离开了赛场。后来,她在南非的约翰内斯堡成了某知名运动品牌的市场经理。

  让阿戴博重燃奥运梦的是她的尼日利亚同胞阿迪贡(Seun Adigun)。同样是田径运动员出身的她曾主攻短跑和跨栏,同时她还是前NBA球星奥拉朱旺的外甥女。

  与其他几位队友相比,阿迪贡在田径赛场上的成绩更为耀眼。她曾在非洲田径锦标赛和全非运动会中夺得100米栏冠军,之后又成为伦敦奥运会上该项目唯一的尼日利亚选手。

  阿迪贡与冰雪项目的结缘还有追溯到2014年的索契冬奥会上。在看到雪车项目后,她坚信自己可以与其他跨界的运动员一样出现在冬奥的赛场上。

  2016年,阿迪贡开始代表美国参加雪车项目的比赛。与此同时,她也在积极地召集一支尼日利亚女子雪车队,阿戴博正是在她的鼓励下加入了队伍中。

  “我们就是要创造历史、为人类留下遗产,并推动体育运动向前发展。”阿戴博激动地说着,“我认为,这比我成为一名奥运选手的意义要大的多。”

加纳选手阿夸西·弗里庞。一段“疯狂而惊人的旅程”加纳选手阿夸西·弗里庞。一段“疯狂而惊人的旅程”

  非洲的自然环境限制了训练条件。因此,大部分参加冬奥会的非洲选手都选择在其他国家备战,阿迪贡组建的这支尼日利亚女子雪车队也是如此。

  由于4人都有着美国国籍,因此她们将训练的地方选择在了休斯敦,但这里依然很少会下雪。不仅如此,还有一个更加现实的问题摆在了她们面前——经费不够。

  “我们一切都是从零开始。”队伍里的另一名成员奥梅奥加(Akuoma Omeoga)向ESPN感叹,她们为了能够练习雪车,想尽一切办法向亲人和朋友借钱。

  据ESPN估算,一般一架雪车的价钱在170000美元左右,再加上装备、教练、国外比赛等等一系列费用,想要练习这个项目将会付出一笔巨大的开支。

  没有钱去购买昂贵的装备,阿迪贡起初只能用一架由五金废料和木头制成的“雪车”来训练,但依然杯水车薪。无奈之下,她们于2016年在网络上发起众筹来募集资金。

  阿迪贡和小伙伴们的请求立刻得到了回应。在短短的14个月,队伍募集了超过75000美元的资金,这笔钱不仅足够支付基本装备,还让她们终于有了一架真正的雪车。

  这支队伍的雪车一直都有自己的名字——Maeflower,这是身为舵手的阿迪贡为了纪念自己在车祸中不幸遇难的妹妹Maemae而取的。

  也许是在妹妹的庇佑下,阿迪贡所率领的这支队伍终于在4年的不懈努力下实现了一个国家的冬奥梦。

  2017年11月,在加拿大举行的国际有舵雪橇和俯式冰橇联合会(IBSF)北美杯比赛中,尼日利亚女子双人雪车位居第13位,获得了冬奥会的参赛资格。

  同时,从去年9月才开始接触钢架雪车的阿戴博,经过了几个月的训练后,很快也达到了国际雪车联合会制订的冬奥参赛标准。

2006年都灵冬奥会,埃塞尔比亚第一次派出选手参赛。“一届属于非洲的冬奥会”2006年都灵冬奥会,埃塞尔比亚第一次派出选手参赛。“一届属于非洲的冬奥会”

  在历史上,黑人选手、尤其是来自非洲的黑人选手,从来没有停止过追寻“冰雪梦”。

  阿迪贡的女子雪车队曾告诉ESPN,一部名叫《冰上轻驰》(Cool Runnings)的电影是她们从事冰雪运动的动力之源,从这里她们汲取到了激情的养分。

  这部著名的电影是基于牙买加第一支男子雪橇队的真实故事。4名牙买加黑人运动员历尽艰辛,终于登上了1988年的卡尔加里冬奥会上的舞台,成为了一段体育传奇。

  在这段历史的激励下,牙买加至今已参加了7届冬奥会。而远在大洋彼岸的非洲,黑人选手的参赛同样历经波折,他们等待了24年才终于站在了冰雪之上。

  虽然南非早在1960年就曾参加过冬奥会,但前去比赛的全部是白人选手。

厄立特里亚第一位冬奥选手香浓·阿贝达(Shannon Abeda)。厄立特里亚第一位冬奥选手香浓·阿贝达(Shannon Abeda)。

  本届冬奥会一共有8个非洲国家参赛,是非洲大陆历史上参赛国家最多的一次,这也因此被外媒认为是“一届属于非洲人的冬奥会”。

  除了尼日利亚女子雪车队,同样是首次亮相冬奥赛场的厄立特里亚获得了男子高山滑雪参赛权,他们将派出一位1996年的小将香农·欧格巴尼·阿贝达出战。

  西非国家加纳也将派出该国历史上第二位参加冬奥会的选手,短跑运动员出身的阿夸西·弗里庞将参加钢架雪车的比赛,他希望能为非洲带来奖牌零的突破。

  “当人们在这里谈论非洲国家和黑人选手时,我们所做的努力就实现了,因为这正是突破历史的时刻。”

  来自澎湃新闻网

冬奥会平昌冬奥
新浪体育公众号
新浪体育公众号

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体育资讯、趣闻和视频,更多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sinasports)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