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卫平忆擂台赛 老了看错了棋

2015年08月02日06:30    新浪体育 微博 收藏本文
第六届中日围棋擂台赛 聂卫平负加藤正夫第六届中日围棋擂台赛 聂卫平负加藤正夫

  本文出自《聂卫平全集》之擂台狂飙系列。

  “老了,看错了棋”

  1992年3月30日,第六届中日围棋擂台赛主将决胜局在日本棋院七楼特别对局室举行,由我对加藤正夫九段。自1987年中日围棋对抗赛以来,我对他已经取得4连胜,心理上占优。这也是我们之间的第13次交手,前12局我们巧合地战成了6比6平。

  这一年的加藤正夫战绩并不出色,前一年他相继挑战棋圣和天元,分别被小林光一九段和林海峰九段击退,1992年初他是“无冕之王”。本局比赛之前他仅仅获得日本NEC杯快棋赛冠军。不过,他没有出战头衔战决战并不等于他的竞技状态会受到影响,他还是名人战、本因坊战循环圈成员,依然保持着高对局量。

  其时,三连星、四连星在棋坛大为流行,我执黑以三连星开局,加藤正夫应以三连星,角上四星位与边上四星位,我们各占四个,形成有趣的对称局面。之后“天元”为我抢占,棋盘上出现了“宇宙流”。虽说我以前的棋风以先捞实地见长,这次刻意变化一下,亦为打乱对手的部署。

  当我在棋盘右边盘围出大模样后,加藤九段不得不打入了,不然不足以争胜。我也别无选择,只得强吃打入之敌。局面胜负演变为屠龙与治孤的不二选择,在我奋力追杀那块白大龙的过程中,尽管变化浩繁复杂,但在我招招不离大龙后脑勺的追杀下,白大龙已是岌岌可危。

  然而,我还是漏算一招,而加藤九段不愧是“天煞星”,他正好弈出了那手棋,白大龙由此逃离险境,九死一生做活。白大龙一经活出,黑棋实空无论如何也不够了,我兀自支撑至208手,终因实空不足而认输。

  我出了对局室后,脑子近乎一片空白,对郝克强说出了“我老了,看错了棋。”这样的话。后来,我在自战解说中评述这盘棋,评到漏看的那手棋时,形容那一招就像曹操在华容道被关羽放走一样,但不是关羽故意让开生路一条,而是曹操命不该绝。

  这一年,我正好40岁。对一般人来说,这正式年富力强、甩开膀子大干一场之时,但作为一个在纹枰上厮杀多年的棋手,我昔日精细、准确无误的计算力已经逊于往日。之所以漏看那手棋,并非仅仅是一种偶然。尽管我自己也很不愿意说出“我老了”这样的话,但这毕竟也是难以避免、一定要来的现实。

  3月31日,第六届中日围棋擂台赛闭幕式及第七届中日围棋擂台赛开幕式在东京赤坂王子饭店举行,日本棋院、NEC日本电气公司、朝日新闻社领导及日本棋界人士一百余人出席,中国驻日本大使杨振亚应邀出席并讲话,他说今年是中日两国恢复邦交20周年,中日围棋擂台赛越办越兴旺,对增进中日两国人民的了解与友谊,推动围棋运动做出了重要贡献。

  杨大使在与我谈话时说,这一届中日擂台赛输了有好处,总是我们赢,人家就没劲了。大使是在慰勉我们,着眼于大局。可是,并非我不想赢,而是实在没能赢下来。

  与加藤九段的主将之战结束后,我和他后来还在1993年亚洲电视快棋赛和1995年真露杯三国围棋擂台赛中有过两次交手,我取得两连胜。此后我们再未有过交手,引为憾事。加藤正夫正直儒雅,不仅在棋上取得了巨大成就,而且后来出任日本棋院副理事长、理事长后,在棋院经营管理上也展露出了非凡才干,在他任上,日本棋院实现扭亏为盈,呈现出欣欣向上的气象来。可惜,天不假年,2004年12月30日他因病去世,他的离去是日本棋界乃至世界棋界的重大损失,令人无比痛心。

  加藤正夫生前苦于行政事务繁多,无法静心参赛,很想在将来的某一天退休后再参加棋圣战,获得这一个他之前从未获得过的头衔。这也成为了他的一大未竟心愿,以他的棋力与执着,加冕棋圣头衔并非没有可能。在他去世前两年,他还以55岁之龄获得了本因坊头衔,成为最年长的本因坊头衔获得者,如果给他时间,成为最年长的“棋圣”又怎么没可能呢?

  (未完待续)

  《聂卫平全集》由青岛出版社出版,授权新浪网连载。

文章关键词:聂卫平擂台赛加藤正夫

点击下载【新浪体育客户端】,赛事视频直播尽在掌握
分享到:
收藏  |  保存  |  打印  |  关闭

已收藏!

您可通过新浪首页(www.sina.com.cn)顶部 “我的收藏”, 查看所有收藏过的文章。

知道了

0
收藏成功 查看我的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