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郎平结缘排球:事事不服输 完不成作业不吃饭

2017年01月31日10:50 新浪体育 微博
郎平

  回顾峥嵘岁月,重温排坛往事。郎平,中国排坛一个响当当的名字,她不仅在运动员时期成就辉煌,更在两次执教低谷中的中国女排,帮助中国队时隔12年再夺奥运会金牌。今天,让我们一起重温郎导与排球结缘的故事。本文节选自《巅峰对话——袁伟明郎平里约之后话女排》。

  郎平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干部家庭。她“生不逢时”,从小学到初中,正是“文化大革命”动乱的十年。父亲,被下放到干校,离开了北京;母亲,是一家宾馆的业务干部,那时旅馆人满为患,别人可以离开工作岗位到处跑,但她和许多干这项工作的同志一样,日夜轮班,忙得很难顾得上家。

  郎平和许多脖子上挂着钥匙长大的孩子一样,很小就开始了独立生活。妈妈值夜班,郎平就和比她年长两岁的姐姐自己锁上门睡觉;妈妈中午回不来,她们就自己买菜做饭,还学着记账,从不乱花一分钱。

  姐妹俩整天形影不离。姐姐温顺厚道,处处爱护妹妹;妹妹聪颖活泼,懂得尊重姐姐。在没有大人督促的情况下,姐妹俩渐渐地学会了支配学习和娱乐的时间,锻炼了靠自己的力量去解决问题的能力。

  有一次,她们不小心把钥匙锁在家里,姐姐急得要哭,郎平却扑闪着眼睛想主意,只见她一溜烟攀上了邻居的阳台,迅速剪开自家的窗纱,拉开插销,轻巧地从窗子爬进去,打开了门。

  事事不服输的精神,在郎平的孩提时代就表现得很明显。入学前,她看顽皮的男孩儿爬树上房,自己也要一比高低。读书了,她暗暗和人家比成绩,比谁写得字好。放学回家,先把老师布置的作业完成,再写家长布置的大字,不全部完成,是从来不肯坐到饭桌上来的。那时候,“读书无用论”甚嚣尘上,然而,郎平在父母的教育下,从小学到中学,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

  13岁那年,她跟着喜爱体育的爸爸第一次去看一场国际排球比赛,,从此,排球开始闯入她的生活,占据了她的心田。

  那一次,是北京女排的大姐姐迎战来自大洋彼岸的秘鲁客人。场上的排球一会儿在她们手指尖调皮的蹦着,一会又从她们的掌下暴怒地冲向对方……她真没想到平时上体育课托几下就要掉地的排球,在这些大姐姐手上竟变得如此驯服和神奇。小郎平看得出了神,仿佛她已经长大了,也穿着印有“北京”二字的球衣,正在场上和那些金发碧眼的外国姑娘争夺。她是多么向往成为一个排球运动员啊!

  长啊长,妈妈给她做的新裤子,不到半年就要接上一大截;长啊长,她成了朝阳中学最高的女孩子,参加了学校的田径队……

  一个偶然的机会她被发现了。

  “你叫郎平吗?”

  “是的。”

  “你想学打排球吗?”

  “排球?想啊!我早就想打排球了。”

  站在北京市第二业余体校张媛庆教练面前的这个细高挑儿,身体羸弱,体重只有七十几斤。张教练是出于发现、造就高个子排球队员的热心,才收下这个身体素质并不出众的学生。

  1974年的暑假,对郎平来说是难忘的。她作为这所业余体校的插班生开始接受排球训练时,班里其他同学已经练了一年。从零开始的郎平,当时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赶上她们。

  她处处不甘落后,汗水比别人流得更多,练得比别人更苦。星期六回家,总不忘把球和球衣带上。星期天清晨,别人还在酣睡,她已经围着楼群跑了一圈又一圈。遇到刮大风,她就上上下下跑楼梯。要不就对着墙壁练托球,家里雪白的墙壁被打上了一片一片的排球印子。

  正当她跑步前进的时候,困难也迎面而来。没练几个月,不知怎么的,她的小腿胫骨突然像针刺一样痛不可忍。几经治疗,仍不见效。她不相信自己就这样轻易地退下来,每次都是一瘸一拐地准时来到训练场。张教练的脸上也出现了愁云,她既怕练坏了孩子,又不甘心放弃这棵好苗子。有一次,她走访一位大夫,听说北京青年女篮的队员训练之初,体质差的新队员普遍出现胫骨痛的现象,只要熬过三五个月,疼痛就会自然消失。张教练掌握着运动量,郎平咬牙坚持着,不到三个月,胫骨果然不疼了。

  郎平是个有着强烈进取心的姑娘。为了改进错误的习惯动作,她采用“罚”自己的办法,扣坏了一个球,就要自罚空跳数次。教练要她用两周的时间改掉一个错误动作。她却说:“给一星期够了。”果然说到做到。

  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不懈的奋斗,使她在艰难的登攀中拾级而上。她的进攻力量由弱到强,击球点由低到高,扣球控制面由只会扣直线到能扣各种线路。技术上的一道道难关,被突破了。

  17岁时,她被选入北京一队,穿着印有“北京”二字的运动衣迎战罗马尼亚女排,实现了少年时代的夙愿。从这时起,一个更高的目标又在她心中闪光:“如果有一天我能穿上缀有国徽的运动服,代表祖国战胜世界强队,那该有多好啊!”

  (空山鸟语 整理)

标签: 郎平中国女排排球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候...

推荐阅读

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