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技风暴

王文浩吴文瑾访谈:发展国际象棋需要有一批人去公关


http://sports.sina.com.cn 2005年06月23日15:54 新浪体育
王文浩吴文瑾访谈:发展国际象棋需要有一批人去公关

查看全部体育图片 循环图片

  新浪体育讯 王文浩,1972年出生于宁波,国际大师。1992和1993年作为浙江队主力队员获得全国团体赛亚军和季军。目前是浙江队教练,也是为浙江队找到赞助的牵线人。联赛出任第二台。

  吴文瑾,1976年出生于镇江,国际特级大师。曾获得亚洲青年冠军,代表中国队夺得奥林匹克团体赛第五名。联赛出任第三台。

  ——今天你们俩对局结束很快,是赛前有君子协定,还是默契?

  吴:我觉得拿黑棋对阵“老江湖”,就联赛策略而言,黑棋顶和就可以满意,而且今天局面平稳。至于所谓“默契”,我不认为是故意为之,在双方实力相当的情况下,如果均势还非要练,并不明智。

  王:和棋符合我们队策略,我们从联赛一开始的方针就是男队“逃一个算一个”。

  ——两位在赛场里算得上是老江湖,对赛场里越来越多的年轻面孔如何看待?

  吴:其实你懂得越多,心里越害怕。(笑)学棋越多,越觉得自己学艺不精。现在的少年棋手如王玥、王皓,即使拿黑棋也要抱着你练,我的斗志及不上他们。我懒一点,现在是业余棋手。(大笑)

  王:我认为是正常的新陈代谢。就象昨天队友林卫国(35岁)输给江苏的林晨(17岁),这更要求我们贯彻逃跑战略。我跟大狗(林卫国的昵称)讲,你已经下野多年,如果你现在还见谁赢谁,说明我们的事业是没有希望的。

  ——为了准备联赛,你们如何保持状态?

  王:比如我们房间里有一台手提电脑,现在我们三个人都抢着用,要临时抱佛脚。使用频率特别高。(笑)我们现在只能把有限的精力挖掘出来,不可能生活中完完全全就是棋。我们之间有做教练、也有做老师,可能用在棋上也就40%、50%的精力,但希望可以产生120%的效果。只能做到这一点。

  ——评价一下你的队友。

  王:我们的精力跟小年轻肯定不能比,一般都是比赛开始阶段不错。另一方面,林卫国曾经达到过国内顶尖的高度,所以他的“形”始终在,而我跟徐洋则属于本身骨架发育未成形。(大笑)这样就很累,所以一不当心,就下出又难看、又没机会的棋。所以,基于这样的现状,我们更需要逃跑,因为男队拿半分,也许就足以保证队伍打平。

  ——个人的发挥满意吗?

  吴:我是很喜欢下棋的,经常带一本老书翻翻,希望“温故而知新”。现在新人们对谱都很熟,老将们也是难啃的骨头,虽然王兄自谦骨架未成形,但血肉还在啊。还有一股血性。(笑)我近几轮发挥不错,主要是因为领导下了死命令,黑棋也要战斗。

  ——压力也会激发你的潜力。

  吴:徐俊既是教练、又是老大哥,他挺有策略。有时我们的特定台次实力不如对手,所以必须在其他台次弥补。团队需要冲锋的时候,我们就要上。

  ——吴文瑾,听说你最近感情生活很稳定。这是不是对你下棋很有帮助?

  吴:我身边的哥们也这样认为。可能感情稳定,就容易把心静下来,精力能集中在事业上。

  王:肯定是这样的。兴趣只有在生活稳定、心态轻松的条件下才能得到发展。如果其他方面没处理好,压力会把你压垮。

  ——联赛已经搞起来了,目前似乎发展得不错。你们对国际象棋未来的发展有信心吗?

  王:你提的问题,刚刚我也在和吴文瑾讨论。坦率地说,我不是很乐观。从表象上看,刚启动的联赛是轰轰烈烈,但并没有渗透到社会的某个群体。如果两年之后,联赛还不能在这个群体中形成影响力,那么它的生命力就会打问号。

  ——你所说的这个群体是指权利阶层,还是赞助商?

  王:主要是赞助商。现在大多数队都有赞助,但这些赞助基本上是人情,而不是因为赞助商喜欢国际象棋。如果你能把人情转化成喜欢,那么项目的生命力就强。如果永远只是人情的话,那就可能不过是一槌子买卖。

  ——那么现在最需要做的是什么?

  王:我们需要有一批人去公关,去影响这个群体。比如参加饭局,不能光是吃饭,不能在交际中处于被动的状态。你认识的人中间,也许就存在会对事业很有帮助的人。

  吴:就是把资源优势转化为生产力。我们以前有一些棋手,退役后就跟国际象棋没有了联系,十分可惜。

  ——你们想过成为这样的公关人士吗?

  吴:我自身的性格可能不适合。当然作为棋手,有责任和义务去宣传。

  ——从两位的谈话中,我发现棋在你们的生命中还是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位置。

  吴:棋既是兴趣,现在也是工作,至少是工作的一部分,虽然以前不这么想。

  王:现在的社会很现实,很多事情如果没有产出,就没有人愿意做。但只有在做棋的时候,我才能不计代价,尽力做好,不去考虑回报。当然这样的事情不能多,否则就没法活。(笑)

  ——可以说,棋在你们的生活中还是最单纯的爱好?

  吴:对啊,如果靠这个挣钱,可能达不到目的。下棋纯粹一点比较好。

  ——那么下棋带给你什么样的乐趣?

  吴:有一句话说,“在享受赢棋的同时,也享受输棋”。我后半部分还做不到。

  王:棋是人生跌宕起伏的浓缩。很刺激。

  ——你们两位现在已经可以称为“前浪”,如果有一天不能再跟“后浪”竞争,有什么打算?

  吴:现在我们在下棋,可能对小年轻也是一种鼓励。

  王:我们在棋上未必能教他们更多有益的东西,但在其他方面也许可以给他们帮助,比如人生观。现在的棋手更专业,这有好处也有坏处。越来越多的小孩为了学棋,放弃了文化学习。这可能会对他们的未来有不良影响。

  ——会让你们的下一代也选择下棋这个职业吗?

  吴:顺其自然,不会加以抑制,也不会特别地引导。我觉得职业棋手失去的东西很多。现在有不少小孩学棋,就是为了得名次、上电视,有虚荣的成分。

  王:现在成才的途径有很多。将来可能更需要的是通才,如果觉得会下棋就不必上学,那么就会走错方向。棋毕竟是独木桥。

  王文浩,1972年出生于宁波,国际大师。1992和1993年作为浙江队主力队员获得全国团体赛亚军和季军。目前是浙江队教练,也是为浙江队找到赞助的牵线人。联赛出任第二台。

  吴文瑾,1976年出生于镇江,国际特级大师。曾获得亚洲青年冠军,代表中国队夺得奥林匹克团体赛第五名。联赛出任第三台。

  ——今天你们俩对局结束很快,是赛前有君子协定,还是默契?

  吴:我觉得拿黑棋对阵“老江湖”,就联赛策略而言,黑棋顶和就可以满意,而且今天局面平稳。至于所谓“默契”,我不认为是故意为之,在双方实力相当的情况下,如果均势还非要练,并不明智。

  王:和棋符合我们队策略,我们从联赛一开始的方针就是男队“逃一个算一个”。

  ——两位在赛场里算得上是老江湖,对赛场里越来越多的年轻面孔如何看待?

  吴:其实你懂得越多,心里越害怕。(笑)学棋越多,越觉得自己学艺不精。现在的少年棋手如王玥、王皓,即使拿黑棋也要抱着你练,我的斗志及不上他们。我懒一点,现在是业余棋手。(大笑)

  王:我认为是正常的新陈代谢。就象昨天队友林卫国(35岁)输给江苏的林晨(17岁),这更要求我们贯彻逃跑战略。我跟大狗(林卫国的昵称)讲,你已经下野多年,如果你现在还见谁赢谁,说明我们的事业是没有希望的。

  ——为了准备联赛,你们如何保持状态?

  王:比如我们房间里有一台手提电脑,现在我们三个人都抢着用,要临时抱佛脚。使用频率特别高。(笑)我们现在只能把有限的精力挖掘出来,不可能生活中完完全全就是棋。我们之间有做教练、也有做老师,可能用在棋上也就40%、50%的精力,但希望可以产生120%的效果。只能做到这一点。

  ——评价一下你的队友。

  王:我们的精力跟小年轻肯定不能比,一般都是比赛开始阶段不错。另一方面,林卫国曾经达到过国内顶尖的高度,所以他的“形”始终在,而我跟徐洋则属于本身骨架发育未成形。(大笑)这样就很累,所以一不当心,就下出又难看、又没机会的棋。所以,基于这样的现状,我们更需要逃跑,因为男队拿半分,也许就足以保证队伍打平。

  ——个人的发挥满意吗?

  吴:我是很喜欢下棋的,经常带一本老书翻翻,希望“温故而知新”。现在新人们对谱都很熟,老将们也是难啃的骨头,虽然王兄自谦骨架未成形,但血肉还在啊。还有一股血性。(笑)我近几轮发挥不错,主要是因为领导下了死命令,黑棋也要战斗。

  ——压力也会激发你的潜力。

  吴:徐俊既是教练、又是老大哥,他挺有策略。有时我们的特定台次实力不如对手,所以必须在其他台次弥补。团队需要冲锋的时候,我们就要上。

  ——吴文瑾,听说你最近感情生活很稳定。这是不是对你下棋很有帮助?

  吴:我身边的哥们也这样认为。可能感情稳定,就容易把心静下来,精力能集中在事业上。

  王:肯定是这样的。兴趣只有在生活稳定、心态轻松的条件下才能得到发展。如果其他方面没处理好,压力会把你压垮。

  ——联赛已经搞起来了,目前似乎发展得不错。你们对国际象棋未来的发展有信心吗?

  王:你提的问题,刚刚我也在和吴文瑾讨论。坦率地说,我不是很乐观。从表象上看,刚启动的联赛是轰轰烈烈,但并没有渗透到社会的某个群体。如果两年之后,联赛还不能在这个群体中形成影响力,那么它的生命力就会打问号。

  ——你所说的这个群体是指权利阶层,还是赞助商?

  王:主要是赞助商。现在大多数队都有赞助,但这些赞助基本上是人情,而不是因为赞助商喜欢国际象棋。如果你能把人情转化成喜欢,那么项目的生命力就强。如果永远只是人情的话,那就可能不过是一槌子买卖。

  ——那么现在最需要做的是什么?

  王:我们需要有一批人去公关,去影响这个群体。比如参加饭局,不能光是吃饭,不能在交际中处于被动的状态。你认识的人中间,也许就存在会对事业很有帮助的人。

  吴:就是把资源优势转化为生产力。我们以前有一些棋手,退役后就跟国际象棋没有了联系,十分可惜。

  ——你们想过成为这样的公关人士吗?

  吴:我自身的性格可能不适合。当然作为棋手,有责任和义务去宣传。

  ——从两位的谈话中,我发现棋在你们的生命中还是占据着非常重要的位置。

  吴:棋既是兴趣,现在也是工作,至少是工作的一部分,虽然以前不这么想。

  王:现在的社会很现实,很多事情如果没有产出,就没有人愿意做。但只有在做棋的时候,我才能不计代价,尽力做好,不去考虑回报。当然这样的事情不能多,否则就没法活。(笑)

  ——可以说,棋在你们的生活中还是最单纯的爱好?

  吴:对啊,如果靠这个挣钱,可能达不到目的。下棋纯粹一点比较好。

  ——那么下棋带给你什么样的乐趣?

  吴:有一句话说,“在享受赢棋的同时,也享受输棋”。我后半部分还做不到。

  王:棋是人生跌宕起伏的浓缩。很刺激。

  ——你们两位现在已经可以称为“前浪”,如果有一天不能再跟“后浪”竞争,有什么打算?

  吴:现在我们在下棋,可能对小年轻也是一种鼓励。

  王:我们在棋上未必能教他们更多有益的东西,但在其他方面也许可以给他们帮助,比如人生观。现在的棋手更专业,这有好处也有坏处。越来越多的小孩为了学棋,放弃了文化学习。这可能会对他们的未来有不良影响。

  ——会让你们的下一代也选择下棋这个职业吗?

  吴:顺其自然,不会加以抑制,也不会特别地引导。我觉得职业棋手失去的东西很多。现在有不少小孩学棋,就是为了得名次、上电视,有虚荣的成分。

  王:现在成才的途径有很多。将来可能更需要的是通才,如果觉得会下棋就不必上学,那么就会走错方向。棋毕竟是独木桥。

  (殷昊)


  点击此处查询全部国象新闻

 

评论】【国象论坛】【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鞋狂创意摄影赛


ZOO YORK


CALIFORNIA


JEDI


动网秀水杯豪门球迷冠军杯


组建属于自己的团队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