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技风暴

克劳琛:董方卓应解决语言问题 不执教中国职业队


http://sports.sina.com.cn 2005年07月27日02:19 新京报
  克劳琛接受董方卓道歉,等待45天后又在酒店大堂苦候1小时
克劳琛:董方卓应解决语言问题不执教中国职业队
  刚进酒店大堂没有多少球迷认出,无聊的克劳琛只好用手机打发时间。
克劳琛:董方卓应解决语言问题不执教中国职业队
一旦被中国球迷们逮住德国老头子就有些忙不过来了。

克劳琛:董方卓应解决语言问题不执教中国职业队
当克劳琛表示前嫌尽释时,董方卓还是那么木讷。

  

  本报讯经过45天的等待,国青前主帅克劳琛终于听到董方卓亲口对自己说“对不起”了。昨日中午11时半,这一老一少双双出现在嘉里酒店大堂,以握手言欢的姿态让记者拍照为证。

  据克劳琛说,董方卓是在弗格森的要求下主动提出要当面道歉的,但考虑到曼联此行受关注率太高,不得不“委屈”老头子上门“受礼”。下榻在昆仑饭店的克劳琛10时半来到嘉里,但由于包括弗格森、董方卓等在内的人物都在出席曼联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活动,克劳琛只得在酒店大堂等了1个钟头———前半个钟头没人看见,他一直在无聊地东张西望;后半个钟头被球迷发现,忙于签名合影———才被安保人员接到酒店4楼,和董方卓进行了单独会面。虽然记者在陪克劳琛等待时和他交谈甚欢,但他后来依然婉拒了媒体随行采访道歉全过程的要求,“我希望能和他单独谈谈。”当克劳琛和董方卓在翻译的陪同下进入一个小房间后,两杯饮料被送了进去。

  两人从楼上下来时非常高调,在媒体的聚光灯面前握手微笑。而这也是嘉里的安保人员这么多天来首次没有阻止球迷和媒体接近采访对象。老克微笑着揽过身边的年轻人,“现在我们已经没有问题了,董方卓是一个年轻的球员,有时候他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但只要他汲取教训,就足够了。”董方卓则依然保持着一贯的无言傻笑的风格。

  此外,克劳琛也谈到了自己的前途。“虽然没有参加两周前的世青赛总结,但是我明天将会晤谢亚龙和南勇等足协领导,就世青赛的情况交换意见。”克劳琛说道,“我很希望能成为中国国奥队的主教练,我很了解这些球员。但现在我不知道明天会谈的结果如何,因为我28日就要回德国,希望和中国足球的缘分不会这样结束”。

  克爷叮嘱爵爷:尽快给董方卓解决语言问题

  昨日上午10时半,一位身着白色T恤黑色长裤的外国老人走进嘉里中心饭店的大堂。他“哧溜”一下串进大堂背后的法式餐厅,在里面研究了一番,再慢慢踱出来,晃进餐厅对面的民俗纪念品商店,拿起一个毛绒熊猫左看右看。“克劳琛先生,你知道这是什么吗?”面对突然在身边现身的记者的提问,他一点都不吃惊,“哈,我当然知道,这个是熊猫嘛!”这时,商店导购很不客气地要求记者出去———以免影响做生意。“她对你说什么?”克劳琛低下头悄悄地问。“她让我出去,好让你好好购物,她已经去叫保安来准备把我赶出去了。”“哦!这样啊。”克劳琛看见导购员快步冲出商店,也转身准备离开了,回头还瞟了记者一眼,示意“跟上”。

  克劳琛再次来到大厅,斜靠在酒店前台10米开外的花坛上,不停地揉眼睛打哈欠。这里有很多球迷在等待曼联成员,只有很少几个人认出了克劳琛,赶紧过来拿出曼联的衣服让他签名。“噢,你让我在我最喜欢的球队的队衣上签名,看来你真是了解我啊!”老头子一边嘀嘀咕咕,一边龙飞凤舞签上自己的大名。“其实你在中国球迷中很受欢迎。”趁着一个球迷搂着克劳琛合影,记者对正努力向镜头做庄重表情的老头子说,“嗯,这个我知道。”他矜持地颔首。

  “我热爱卡拉OK”

  新京报:这两日觉得怎么样?北京来了不少欧洲强队呢。

  克劳琛:是。但这未必是件好事。你觉得这是真正的足球吗?他们来得快去得也快。

  新京报:你怎么这么困?

  我看你在5分钟打了3个哈欠。

  克劳琛:我昨天晚上没睡够,去唱卡拉OK了。我喜欢卡拉OK.新京报:真的?你自己能唱吗?都唱什么歌了?

  克劳琛:都是一些英国和美国的英文歌,这里的卡拉OK很少有德文歌嘛。我也喜欢听中文歌,但不会唱,都是别人在唱。

  新京报:你拿手的是谁的歌?能点到自己想唱的歌吗?

  克劳琛:当然不是现在小年轻们的歌了,但比如什么约翰·丹佛的歌啊,我都还唱的不错。

  新京报:看来你这两天日子过得很悠闲嘛。

  克劳琛:哈哈,是不错,跟朋友吃吃饭,喝喝咖啡,当然很舒服。

  “我不会加入中国职业俱乐部”

  新京报:上周你说要在这里呆8天,算来你也快走了?

  克劳琛:是,我28日就走,在欧洲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明天(27日)我会去中国足协和他们会面。

  新京报:U17世锦赛马上就要在秘鲁开打了,你们是谈出任中国队教练一事吗?

  克劳琛:噢,我不会当教练。虽然我明天跟中国足协是商量青少年足球培养计划,但至少这次我不会带队参加U17世锦赛。对了,中国U17是不是刚刚输了场比赛?

  新京报:在训练赛中的战绩我不清楚,但是上周他们2比0赢了乌兹别克斯坦。你不当教练,那和中国足协谈什么项目?难道你要当顾问?

  克劳琛:也许不一定,一切都要看明天谈的情况。我们还是倾向于开发一些青少年足球发展项目。

  新京报:有没有考虑开办足球学校?也许你在欧洲足球的资源更适合做这个。

  克劳琛:当然,我也想过。但是和中国足协合作当然是最好的方法。你说的私人足校,我说不定过段时间会考虑。

  新京报:如果有中国的职业俱乐部邀请你执教,给你不错的工资,你会考虑吗?

  克劳琛:不,坚决不。我喜欢孩子,和他们打交道是最让我开心的事情。我不喜欢职业俱乐部,也不喜欢和成年队员在一起。

  “我让弗格森帮助董走出语言困境”

  新京报:是董方卓主动要求跟你道歉的?

  克劳琛:是IMG(国际管理集团)的工作人员给我打了电话,告诉我他要向我道歉,但是需要我从昆仑饭店过来。

  所以你就在这儿看见我了。

  新京报:其实董已经多次表达对你的歉意了。

  克劳琛:我知道,但他都是对媒体说的,没跟我直接对话。

  新京报:你见到弗格森了吗?

  克劳琛:当然,我们是30年的好朋友,岁数也一样大。我今天还要跟他一块儿吃午餐。

  新京报:跟他聊董方卓了?

  克劳琛:聊了,我们说了很多,我想正因为如此,今天他才会希望跟我面对面道歉。

  新京报:你觉得董方卓现在的主要问题是什么?

  克劳琛:还是语言和交流能力。你看在我们德国联赛,有很多巴西球员,如果他们不学习说德语的话,根本无法立足。对董方卓来说,道理是一样的。我已经跟弗格森说了,让他尽快想办法给董方卓解决语言问题,比如经常安排他参加集体活动,给他上英语课什么的。否则,董接下来的路会很艰苦。

  老提皇马查尔顿有点怒

  

克劳琛:董方卓应解决语言问题不执教中国职业队
曼联在皇马之后来北京,查尔顿当然不喜欢皇马。

  

  本报讯昨日下午,博比·查尔顿以元老身份代表曼联高层和媒体见面。面对一再被媒体追逐的“皇马曼联撞车”话题,一贯温文儒雅的查尔顿有点犯急,反复声明曼联的原则是“做自己”,因为他们“并不是弱者身份,所以不需要依靠和谁比较来证明任何事情”。这也是曼联高层首次对两顶级俱乐部“撞车”事件表态。

  “你们想得太多了。我就不像你们有这么多事情考虑,所以晚上才睡得香。“媒体的问题无孔不入,查尔顿只好如此说。当有记者问到曼联是否有计划在未来的某一天把贝克汉姆买回来时,查尔顿说,”他现在是皇马球员,我不想谈论皇马的人,我们没有任何收购他的计划。“

  而在回答关于曼联今夏在转会市场上总是买便宜球员而被质疑财政能力时,查尔顿斩钉截铁地说:“曼联有钱得很,我们很富,但我们买球员总是要考虑成长性,不会胡乱花钱,不买巨星不代表我们没有巨星。”

  最受关注的便属弗格森的命运了,“弗格森是世界上最好的足球教练,我不知道除了他还有什么人更适合曼联。”查尔顿说,“他去年合同就到期了,现在已经成功续约,新合约的有效期会到有一天他再也干不动了或者不想干了为止。但是,我看不到那一天。”

  本版摄影本报记者 吴江


  点击此处查询全部克劳琛新闻

 

评论】【体育沙龙】【收藏此页】【 】【多种方式看新闻】【下载点点通】【打印】【关闭
 
新 闻 查 询
关键词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 - 2005 SINA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