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伟大的马拉松运动员 基普乔格东京备战之路

最伟大的马拉松运动员 基普乔格东京备战之路
2021年07月22日 11:07 新浪体育

  在时间不长的三周内,埃鲁德·基普乔格正备战他即将要参加的第四次奥运会—2020东京奥运会,他的心中有一个无比清晰的使命,卫冕这一届马拉松的冠军头衔—“留下所属于马拉松的精神财富”。

  历史上只有两个人连续夺得了奥运会马拉松冠军——埃塞俄比亚的马拉松先驱—阿贝贝·比基拉,他在1960年和1964年夺得了奥运会金牌,而东德的瓦尔德马·西尔平斯基荣获了1976年和1980年的奥运会马拉松冠军。

  8月8日,所有的目光都将聚焦在走上札幌街头的埃鲁德身上,他将力争成为第三位卫冕奥运会马拉松冠军的运动员。

  “在东京令我感到真正激动的不再是参加奥运会,而是为了留下所属于马拉松的精神财富。”

  时间回到2019年10月,彼时的埃鲁德在漫长而充满传奇色彩的职业生涯中取得了迄今为止最伟大的成就,这位四届伦敦马拉松冠军、世界马拉松纪录保持者和奥运会马拉松冠军,成为历史上第一位在维也纳马拉松跑进两小时的运动员。

  然而,2020年第一轮全球新冠疫情的开始,极大地改变了每个人的生活,包括在卡普塔加特的埃鲁德和他的NN跑步队友们。

  一夜之间,他的国家—就像地球上其他国家一样,因为新冠疫情而陷入到封锁之中。因为训练营的关门,他只能回到自己家中。

  “全球疫情大流行的到来让我大为震惊,”他说道,“我早已习惯于和一大群队友们一起训练,当突然被告知我现在必须独自训练时,我感到有些困难。”

  “一切都变了,社会生活大为改变,我们被告知不要与他人接触。独自训练真的很困难,因为你不知道自己是否在以正确的速度进行训练。”

  在此期间,埃鲁德得到了来自不同领域的大量支持,这对他来说无疑是好运降临。队友们能够聚集在一起,身体状况也会被定期检查。埃鲁德的管理层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可以定期沟通的渠道,他的终身教练—帕特里克·桑每天与他交谈,提醒他保持专注,尽最大努力保持健康的身体状态。

  这是对埃鲁德和他强大而忠诚的保障团队的证明——他在封闭期间状态良好。“我不认为自己的身体状态有所下滑,我尽了最大的努力,以此来确保我在封闭期间训练到最好,”他回忆道。

  在全球疫情大流行期间,埃鲁德的无私慷慨,让他投入了大量时间去帮助他人。

  通过多次的Zoom 电话,他与许多管理组织进行了交谈,帮助他们在全球疫情大流行期间能够保持专注。

  与此同时,他还专注于与埃鲁德·基普乔格基金会共同合作,为肯尼亚运动员提供食物。因为新冠疫情的蔓延,众多比赛被取消,这导致他们收入不足而苦苦挣扎。

  “我们正在向弱势群体分发食物,确保运动员能够果腹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基金会可以由此发挥作用,让他们的生活得以继续前进。”

  “就我个人而言,我很乐意帮助他们,他们感到很高兴能得到帮助和救援。”

  埃鲁德在10月的伦敦马拉松赛上重返赛场,然而,耳部堵塞问题阻碍了这位肯尼亚顶尖选手的发挥,从2013年柏林马拉松开始的七年不败马拉松传奇战绩,在这场比赛中被打破。

  以2:06:49的成绩获得比赛第八名,埃鲁德从未遇到过这样的情况,但他以不同于旁人的优雅和成熟欣然接受了这个结果。

  “我对这个结果失望透顶,但我深知竞技体育的规则,”他说道。“我没有坐飞机去伦敦,我一直期待能够出现在大众视野中并获得胜利。对于比赛中会发生的未知事情,我没有任何抱怨。我只需要保持专注,继续前进。”今年的早些时候,埃鲁德在恩斯赫特-特温特机场举行的NN Mission马拉松比赛中获胜,重新回到了胜利之路。

  这位36岁的肯尼亚人看上去很平静,他从伦敦的失意中恢复过来,以2:04:30的个人成绩赢得比赛—这无疑为他的东京奥运备战提供了理想的准备状态。

  “能够再次回来,享受胜利的感觉,并向人们展示我仍然能够赢得比赛且跑得很好,这对我来说是件很好的事情。”

  “我真的很高兴能够在特温特机场参加比赛,赢得比赛并重获信心。在这种困难时期,这无疑也给那些关注着我的人带来了希望。”

  在恩斯赫特的良好表现为埃鲁德提供了一个完美的奥运马拉松赛前准备,东京以北800公里的札幌,将会有更为舒适凉爽的环境条件。

  尽管搬到了位于日本北部的北海道岛屿,但比赛仍有可能会遇上炎热潮湿的天气—埃鲁德并不担心比赛场地的改变,也不关心预想中的比赛日条件。

  “我尊重国际奥委会和当地组委会的领导人做出将马拉松比赛地点移至札幌的正确决定,这是为什么我会满足于在那里跑步的原因。”

  “我没有任何抱怨,因为我们所有人都处在同一个环境中跑步。”他说道,“我相信这将是一场伟大的比赛。”

  对于历史上最伟大的马拉松运动员来说,在一个富有马拉松传统的国家里,再次代表他的国家出战是一件令人无比激动的事情。

  但他也明白参加东京奥运会的重要性,57年前,埃塞俄比亚的阿贝贝·比基拉—第一位来自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奥运会冠军,在同一个地方卫冕了他的奥运会马拉松冠军头衔。

  “马拉松的比赛地点非常重要,”埃鲁德说道。“阿贝贝的成就,让这项运动在非洲得到了极大的发展,我是众多人中跟随他脚步的一个。”

  埃鲁德将奥运会视为一座代表希望的灯塔,这寓意着生活将很快恢复正常,他会在这段旅程中以此激励,发挥出自己的水平。

  “我们正处于向正常生活过渡的巨大转变中,”埃鲁德说道,他曾夺得三次奥运会奖牌,在2004年和2008年奥运会上赢得了5000米铜牌和银牌,并在里约奥运会上夺得马拉松金牌。

  “奥运会的举办给人们带来了在不久的将来让生活回归正途的希望。”

  (跑吧)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