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志强:白银越野赛事故应如何反思?

李志强:白银越野赛事故应如何反思?
2021年06月18日 10:54 新浪体育

  经济观察网 记者 宋馥李甘肃白银景泰“5·22”黄河石林百公里越野赛,21条生命在突发的极端天气中猝然消逝!

  6月11日,甘肃省委省政府成立的联合调查组调查认定,这是一起由于极限运动项目百公里越野赛在强度难度最高赛段遭遇大风、降水、降温的高影响天气,赛事组织管理不规范、运营执行不专业,导致重大人员伤亡的公共安全责任事件。

  事故发生后,这场比赛的组织运营主体,成为公众持续追问的焦点。而在调查结果公布同一天,景泰县县委书记李作壁跳楼自杀,给事故追问蒙上了悲情色彩。

  近年来,国内马拉松运动飞速发展。中国田径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全国马拉松及相关路跑赛事从2014年的51场增长到2019年的1828场,5年时间数量增长超过30倍。

  如何反思和总结这起马拉松事故,本报记者近日专访了广州市篮球协会执行主席、广州市体育局前副局长李志强,李志强于2014到2016年任职广州市体育局副局长,并分管广州国际马拉松的赛事组织和管理。

  在白银越野赛事故发生之后,李志强一直关注着事故调查进程。

  马拉松粗放式发展

  经济观察报:您曾主管过广州国际马拉松这项赛事,想请您谈一谈,近些年国内马拉松运动的发展情况?

  李志强:在2010年之前,中国的马拉松赛事很少,数得上的只有上海马拉松和北京马拉松以及厦门马拉松。从2013年开始,全民跑步风潮逐渐兴起,马拉松也逐渐升温,每年都会增加几百场马拉松,整个行业快速发展,却一直是粗放式发展;而我们的管理,也是粗放型管理。

  马拉松比赛对赛事的组织运营要求很高,这两年,很多资本都参与了进来,赛事越办越多,且高度同质化,所以就出现了一年上千场马拉松赛事的盛况。

  赛事数量迅猛增长,赛事间的竞争就激烈了,出现了竞赛向“长距离”和“高难度”提升的倾向。虽然越野赛被归入了马拉松,但在比赛场地、难度特点、危险系数等方面差异非常大。这次出事的白银越野赛,就是在赛事组织混乱和忽略选手身体心理要求所导致的。

  我认为,即便没有白银越野赛这场事故,马拉松也一定会“出事儿”,只是没想到会酿成这么大的事故。

  经济观察报:您的意思是说,这次事故的偶然性里是有必然性的,该怎么理解这个必然性?

  李志强:挑战极限,超越自我,是很多体育爱好者的追求。我们崇尚体育精神,首先是要对体育、自然和生命有敬畏之心,来不得半点儿侥幸心理,这也是各地体育管理部门必须高度重视的。尤其是马拉松越野赛,对运动员的身体和心理素质要求更高;那相对应的,对赛事的组织和运营水平要求也更高,不管是当地的体育局,还是赛事承办的企业,要有相当的规模和实力才可以。

  现在国内的马拉松比赛,除了几个比较成熟的马拉松赛,大部分赛事的地方体育局,是做甩手掌柜的,我觉的这是一个很大的误区,管理和监督的职能,始终是地方体育局的责任。

  另外,负责赛事承办经营的企业,没有一定规模是不行的,首先从工作人员的人数上说,我认为起码要上百人。这几年,大多赛事运营公司是伴随着“马拉松热”成长起来,大多是小微企业,水平参差不齐。

  我可以不客气地说,近些年这些小城市主办的马拉松赛,80%都是关系公司来承办的,很多是为了承接某一个城市的赛事而成立的项目公司。

  经济观察报:政府以及地方政府的体育职能部门,应该在马拉松赛事中履行什么职责?

  李志强:中国马拉松赛的顶层指导机构是国家体育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具体则是马拉松办公室。据我所知,马拉松办公室只有几个人、不到十人的编制,而现在注册的马拉松赛已经有上千场,这是严重不匹配的。顶层主管部门怎么实施指导管理,我认为是个很大的问题。

  所以,我一直有个观点,对马拉松赛事的管理,应该形成国家马拉松办公室作指导,负责出台相关的政策,作宏观管理;而具体的管理权,应该下放到各省市的体育局来管理,明确管理责任。

  我注意到,国家体育总局的田径运动管理中心和甘肃省体育局,迄今为止还没有什么表态,这是令人遗憾的。我认为,马拉松赛的管理权、运营权和经营权应该“三权分立”,这才是马拉松健康发展的必经之路。

  经济观察报:您说的“三权分立”具体是指哪些权力?他们应该是怎样的关系?

  李志强:首先是管理权,就是政府体育主管部门的管理责任,这一方面,需要国家体育总局和地方体育局划分好责任和权力。

  其次是运营权,这里说的运营权,是指狭义的运营权,包括赛事的立项申报,也包括赛事的竞赛组织和后勤保障,例如要协调气象、公安、卫生等部门进行通力配合,这个事儿只能由体育主管机构来做,一般是由体育局下属的事业单位——各省市的体育竞赛中心来负责。

  最后一个是经营权,是指赛事的商业开发权,这里包括赛事的冠名权、合作伙伴以及电视转播权等,这些商业领域的经营权,体育局来操作是不专业的,需要交给市场,借助企业的经验来经营。

  马拉松赛事的管理工作,应该形成总局田径运动管理中心马拉松办公室作为指导单位,管理权下放到各省市体育局,不能多重管理,运营权由省市体育局竞赛中心承担,经营权由专业的公司承担。这里涉及两种体制、三方机构来参与,我称之为“三权分立”。

  简单叫停令人遗憾

  经济观察报:白银马拉松比赛中,其中一个重要的承办单位是景泰县委县政府,那么作为一个县一级政府机构,具不具备承办此类竞赛的能力?

  李志强:也不是说不可以。县一级党政部门,一般来说,其人员编制和投入肯定是有限的,所以比较重要的赛事,应该由所在省的体育竞赛中心共同承办。

  此外,如果人员不足或经验不足,更应该寻找上规模的专业公司来合作,这样才能弥补不足。可现在常见的现象是,很多城市都看到了马拉松的经济效益和品牌效益,往往是仓猝上马,找一些资质不足的公司来组织运营,这就带来了很大的隐患。

  就马拉松赛事承办这个市场来说,因为中国马拉松赛蓬勃发展的时间并不长,专业的马拉松赛事承办企业,多数分布在一线城市和大城市。

  经济观察报:在调查结果公布的同一天,景泰县县委书记李作壁自杀了,您怎么看这件事?

  李志强:我看到很多网友说,这位书记是条“真汉子”,这么说我可不敢苟同。事件发生后,作为当地父母官,应该以高度负责的态度,明确责任、总结得失。虽然说死者为大,不再追究了,但这也带来一个很大的遗憾,就是对总结反思这起事故,带来很大的影响。

  一场赛事处理了这么多干部,恐怕也是中国体育史上的第一次。我认为,处理的同时,一定要讲明白“为什么要处分这么多干部”、“他们究竟失误在哪里”、以及“为什么要这么处理”。

  我很担心,如果只是简单地处理,看起来是对公众有了交代,但会带来很大的副作用,今后政府官员,谁还敢支持承办各种体育比赛?

  经济观察报:目前来看,对马拉松赛的规范已经产生了负面效应,很多马拉松赛都停办和延期了。

  李志强:这也是我的困惑,我认为简单叫停是很不可取的,这就陷入了“一放就乱,一乱就收,一收就死”的恶性循环。我前面说过,马拉松赛事这些年发展得太快,确实是需要规范,但规范并不是一声叫停就行的。

  总体来说,马拉松在中国的发展还是很蓬勃的,我们要反思这起事故,首先应该搞清楚问题出在哪里?再解决发展中的问题,让主管部门、运营机构和专业化的公司各司其责,这样才能让马拉松运动良性发展。

  经济观察报:白银作为欠发达城市,举办这样的赛事,初衷显然是为了发展地方经济、打造城市品牌,这个出发点无疑是好的。从您的经验来看,政府应该如何看待马拉松赛事的这项功能?

  李志强:拉动城市经济,塑造城市品牌,这都可以理解,一些组织运营较好的赛事,确实也给城市经济带来了亮点。体育经济是中国产业发展的一个新的增长点,马拉松赛事、以及篮排足羽网等比赛,怎么能因地制宜发展,我觉得各省市都要做好规划布局,不要一哄而上。现在很多马拉松赛同质化严重,关注度也在下降,也造成了很多资源浪费。

  广州从2005年就想举办马拉松比赛,但因为当年广州世界A级的篮球,足球,羽毛球和乒乓球国承赛事很多,不能同时着力。经过评估,才把马拉松比赛一直放到2012年才开始举办。

  另外我想说,从世界经验来看,一些发达国家的体育经济,都是以城市体育经济作为基石,管理权下放到地方政府,是发展城市体育经济的必由之路,下放的同时,也是明确管理监督的责任,我想这是我们应该从白银越野赛事故中汲取的。

越野赛事马拉松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