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马拉松差距 为何会如此之大?

中日马拉松差距 为何会如此之大?
2021年06月01日 10:15 新浪体育

  5月28日进行的波特兰田径节上,在上周刚刚度过自己30岁生日的大迫杰,再一次成为了明星。

  他先是以27分56秒的成绩夺得了男子万米的A组冠军。随后,在休息了仅仅12分钟之后,又以29分04秒的成绩完赛了第二组万米比赛并拿到第四名,这个成绩仅仅比本组冠军Acer Iverson慢了28秒。

  一个月之前,大迫杰在波特兰完成了一次半马训练,最终显示以1小时01分19秒完成。

  此外,去年12月,日本男女万米国家纪录双双告破。23岁的相泽晃跑出了27分18秒75,新谷仁美30分20秒44的成绩更是将纪录提高了28秒之多。

  与之相对的是,中国男子万米纪录还停留在任龙云创造的28分8秒67,女子纪录还是王军霞在1993年创造的29分31秒78。

  而在今年2月进行的日本琵琶湖马拉松上,25岁的铃木健吾以2小时4分56秒的成绩,打破了去年大迫杰在东京马拉松比赛创下的2小时5分29秒日本马拉松纪录,将纪录提高了33秒。这个成绩,同样让整个亚洲为之一振。

  这是日本人首次跑进205,也是黄种人首次跑进205。同时,在这场比赛中,前5名冲进日本历代前10。共有174人跑进220,97人跑进215,42人跑进210。

  在这场比赛之后,日本历代已经有146人跑进210,而中国,只有胡钢军、任龙云、韩刚、董国建、彭建华、杨绍辉、多布杰和陈天宇8人敲开210的大门。

  那么问题来了,为何日本马拉松会拥有如此强大的实力?

  江户时代就开始兴起的跑步文化

  与国内最近几年才逐渐兴起的跑步文化不同。对于日本而言,跑步早已成为了他们的一部分,已经存在了几百年。

  早在江户时代,那时的快递系统要求健康的跑者穿梭在崎岖的地形上,传递重要信息。

  而在二战结束之后,日本的跑步氛围再一次爆发。在当时,日本作为战败国,可以说是百废待兴。也正因此,跑马拉松被视为一种值得尊敬的追求,体现了这个国家所重视的纪律,努力和承诺。于是,箱根驿传和马拉松,在这时进入了日本人的生活。

  在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日本就出现了马拉松热潮。在西方,马拉松热潮直到70年代和80年代才出现。至于东非,在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才刮起了这个热潮。

  而年东京奥运会的到来,则再次成为了日本马拉松文化的引爆点。日本统治了20世纪50年代至60年代。1965年,在当时最快的11名马拉松选手中,日本人就占据了10人。1966年,他们在前17中占据15人。

  日本人对于跑步的热爱,还体现在了各种驿传比赛中,其中最广为人知的当属箱根驿传。这是日本年度最盛大、关注度最高的比赛。有人说,对于日本跑者来说,赢得箱根驿传冠军比赢得一枚奥运奖牌更加重要,这句话一点都不为过。

  2007年首届东京马拉松的举办,再次将日本的马拉松热潮推向高潮。在东马之前,职业选手大多参加在檀香山举行的比赛。东马出现后,给了更多业余选手机会。

  火热的氛围,促生了更多的跑者。根据路跑协会的统计,仅仅在2005-2010年,日本完成全马人数从10万暴涨至60万,业余选手在全球中的占比从不足10%上升到了25%以上。这使得日本成为了规模最大的痴迷跑步的国家。

  对艰苦的训练极为专注,充满热情

  大多数人,将黄种人无法跑过黑人,无法取得突破,归咎为遗传因素。但日本的职业马拉松选手却从来没有这样的想法。

  在日本马拉松圈子,传奇教练中村的一句话被奉若神明:“天赋有上限,但努力的付出则没有”。

  当西方研究者还在努力寻找一些科学依据时,日本人对于马拉松依然有着相当“愚蠢”的老式浪漫观点。他们认为,大量的付出完全可以克服天赋的缺乏。

  《Run Strong》一书的编辑凯文·贝克用了一整个章节来介绍日本跑者的奋斗精神,他根据自己的观察得出了日本人无比努力的结论。

  “我看到一群日本女子选手在水库旁和高中田径场训练。我不知道哪里还有像她们那样专注的跑者了。”

  日本选手的训练有多刻苦?根据《runner‘s world》的报道,为了准备2007年的世界马拉松锦标赛,一名教练要求他手下的选手每天凌晨4点起床吃饭,上午跑60分钟,中午跑90分钟,晚上再跑60分钟,每周的跑量要达到200英里(322公里),每天如此,一个训练周期是20天。

  在日本,人们把这种训练称作“像婴儿学步一样跪地爬行”,这种模式已经进行了几十年。

  去年1月的2020休斯顿马拉松上,31岁的日本女将新谷仁美跑出了1:06:38的好成绩,在豪夺冠军的同时,打破了日本国家纪录。这次比赛可谓名将云集,但新谷仁美却将诸多非洲高手甩在了身后。

  为了备战这场比赛,新谷仁美准备了数周的时间。大多数训练课,她都在进行400米间歇跑(10-20次),大多保持75秒的时间,在训练尾声则会冲刺到68-69秒。此前,她在每周六都会进行12公里的速度跑。但在教练的要求下,她将距离拉长到了20公里至24公里。

  在距离比赛还有一个月时,新谷仁美还会在每周进行3次4800米和3次5000米训练。在5000米训练中,她的3次成绩分别是15:49,15:49和15:56。而在休斯顿马拉松上,她的5公里配速达到了15:48。

  纪律性和毅力已经铭刻到骨子里

  尽可能快的跑完42.195公里,要求你必须在生活中的各个方面保持自律,日本人却对此安之如饴。

  凯文·贝克称,坚持不懈的努力和安静的煎熬、默默忍受,这看似痛苦,但日本人将它视为艺术。而马拉松正是这样一个完美的平台,跑马可以完美地表达“不懈的努力和安静的痛苦”。

  日本马拉松传奇赖古利彦,同样也是一名超马跑者。他就一直享受着超长距离带来的痛苦,即使超过100公里的徒步他也乐此不疲,这让他久负盛名。

  这种强大的纪律性和毅力,这种忍受痛苦并默默承担,和“再多跑一圈或者一英里吧”这样的动力,可不是那些想要迅速获得成绩的跑者们可以忍受的。

  “有些跑者总是在跑步中有一种‘快餐心态’。他们寻求为马拉松或其他比赛做最少的准备,却希望可以迅速提高成绩。跑马拉松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你需要花些时间来逐步稳定地积累。你竭尽所能,好的结果自然会来的。

  成为职业跑者,可以过上体面的生活

  生活后顾无忧,才可以在训练中竭尽全力,日本人很好的解决了这个问题。

  所以,日本之所以有这么多优秀的跑者,部分原因是因为一些企业对他们的大力支持。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2月,日本大约有60支队伍,30支男队,30支女队。每支队伍大约有20名有偿的职业跑者。这样算下来,日本大约有1200名职业精英跑者。

  在日本,传统的模式是,企业成立一个长跑队(实业团),跑者既是团队的一部分,同时也是企业的正式员工。等他们的跑步生涯结束,他们可以继续留在企业中任职。

  他们基本上会获得一份终身工作,即便他们是因为跑步才进入公司的,这很大问题上解决了跑者的后顾之忧。

  而且,这个团队会不停的对跑者进行轮换,这样每个人都有上场机会,都会有展示自己的舞台,同时也会产生良性竞争。和这样的团队在一起,你会有一种真正的自豪感和归属感。

  在日本,职业跑者可以过上很好的生活。日本实业团联合从2015年7月开始对男女马拉松设定了日本1亿日元的奖金激励制度。虽然该奖励现已取消,但仍然可以看出日本对于马拉松成绩的重视。

  《The Way of the Runner》一书的作者芬恩表示:“在日本,职业跑者也是明星,走在街上也会被要签名。他们就像是美国的NBA球员一样知名。”

  “我和一些高中长跑队的教练谈过,尽管这个级别的选手都是业余选手,但学校还是会针对选手进行交易,并尽力确保队伍可以有充足的资金。所以,即便是高中阶段,都会有很多交易发生,我相信顶尖运动员的收入会更高。”

  自2018年2月以来,日本男子马拉松选手已经多次刷新全国纪录,3年来将纪录提高了1分15秒。而在中国,男子马拉松全国纪录依然是2007年任龙云创造的2:08:16。

  去年,日本年度最佳成绩是大迫杰的2:05:29,中国则是彭建华2:08:50,差距为3分21秒。女子方面,一山麻绪在去年跑出了2:20:29,李芷萱则是2:26:39。客观来说,无论是3分钟还是6分钟,都是巨大的差距。

  不过最近几年,国内的马拉松规模迅速发展,竞技的整体水平也在不断提高。日本马拉松的持续突破,靠的是持续几十年甚至上百年的跑步文化积淀,而中国,才刚刚上路。

  但正如凯恩·贝克所说,马拉松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你需要花些时间来逐步稳定地积累。你竭尽所能,好的结果自然会来。

马拉松日本中国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