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去的嘶鸣——《战马》背后真实的故事

远去的嘶鸣——《战马》背后真实的故事
2020年01月19日 14:00 新浪体育
小说《战马》 小说《战马》

  1982年,英国作家麦克·莫波格写了一本儿童读物《战马》。后来书中的故事被编成舞台剧,然后是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将其拍成电影。

  电影《战马》海报

  电影《战马》以一匹名叫乔伊的英国农场马匹为主线展开,乔伊和它的主人阿尔伯特同时进入英军,乔伊在战争中的身份几次改变,从英国骑兵军官的坐骑沦落成德国军队的战利品,再成为两个德国逃兵兄弟悲剧的见证者,又幸运的成为法国小女孩的伙伴,然后再被德军抢走,度尽劫难活了下来,并引起了战壕中的英德两军士兵注意,而为了救它,引发了一场战争中罕见的敌我合作,最后乔伊和阿尔伯特奇迹般相逢在战争的胜利时刻,并大团圆式的一起回到了家乡。(《战马》中的乔伊先后由13匹马扮演。主要由一匹叫芬德的13岁纯血马演出,另外有多匹安达卢西亚马和少量温血马参与拍摄。)

  电影中的故事具有标准的好莱坞情节,励志和充满人性光环并且主角绝对幸运,但一战中那些战马真实的故事到底是怎样的呢?今天我们就来回顾这些遥远的往事。

  先来看这张照片。

  一战结束时,战士们在空地上排成马头的形状,向战争中死去的800万马、驴和骡子致敬。

  为什么一战的士兵给战马们这样高的敬意?在这些军人和马匹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

  第一次世界大战,人类自相残杀达到前所未有的“巅峰”时刻,6500万人参战,1000万人丧生,2000万人受伤,欧洲大陆瓦砾遍地。

  而做为世界马匹培育重要起源地的欧洲,马这种人类忠诚而可靠的伙伴也不可避免的卷入了它们永远也不能理解的战争。一战的战场,不仅出现了恐怖的毒气和逆天而出的坦克。同时也是骑兵这一战争舞台主角之一最后的演出。除了骑兵部队,更多的马匹从事运输等繁重的劳动。

  战争刚开始时,交战双方都认为战争很快就会结束,叫嚷着获胜后回家过圣诞节。

  德国军队开赴前线(历史影片)

  德国人对战争的准备,在战前就开始了,德国的军事战略家早就坚信,速度是取胜的关键。一战之前,德国通过补贴农场主饲养储备了大量的马匹,并对马匹所在的位置进行了详细的登记,这使得战争一开始,德国就以极快的速度征调战马,仅开战第一周,就征调了71万匹,奥利地60万匹,这在很大程度上增强了德奥联军战场上的机动权。

  但以之相对的是,当1914年8月英国对德国宣战后,一个多月的时间,英国仅从全国征调了16.5万匹骡马,并且因为缺少运输工具,英军只带着5.3万匹骡马(其中只有25000匹马)进入法国。

  德国人的优势还在扩大,在击败比利时之后,他们很快进入法国领土,在法国境内,多达37万5千匹马被德军抢夺。在战争的东线,他们又获得了乌克兰境内的14万匹马,到9月,德国人在东西两线都取得了胜利。在西线俘虏数千法军,在东线坦能堡一役,德国大胜并俘虏9万俄军。

  德国人继续前进,挺进到离巴黎不远的马恩河,缺少运输工具的法国军队只能用巴黎的出租车运送军人开往前线,而以步兵为主的英军,更是艰难行军才随后到达战场,至此,双方进入相持阶段。

  战场上,英国的驮马和法国挽马主要用于运输枪炮和车辆,轻型马驴和骡子拉着野战炮前进。这些骡马把弹药、军粮和其他装备送上了前线。

  在法国,阿登马(起源于法国、比利时的一种古老驮马,它们性格安静、工作积极)被法国和比利时军队认为是拖拉大炮最好的马匹。这种马很快引起了德国人的注意,1914年10月,他们在比利时四处征购阿登马,但收获不大,除了阿登马,布拉班特也被认为是非常适合拖拉大炮的驮马。

  随着战事扩大,到了1917年中,英军准备了591000匹马和213000匹骡子。战争的持续让英国国内的骡马几乎被征召一空,为了维持战争的需要,英国政府向农场主们提供种马并且要求国内1.52米以下的马都要被军队没收,后因考虑英国的孩子,最后对部分pony马网开一面(pony并不是战争中的观众)。为了胜利,马主们只能看着心爱的马儿从农场中被牵走。

  1915年,一战东非战场,英军一匹伪装成斑马的pony。

  克里夫兰骝马被用来干它的老本行,运输马车,但残酷的战争让本来就稀少的这一品种在这一时期几乎灭绝。但英国的纯血马在战争上的表现没有让人失望,它们被广泛应用。

  但随着战争的扩大,英国已经无法提供战争所需要的马匹。大英帝国只能从国外采购,凭借日不落帝国庞大复杂的关系网,从1914年到 1918年,每隔一天,就有一艘载满500匹北美马匹和骡子的货船开往欧洲。到了1914至1917年,这一数字更是增加到平均每天1000匹。战争时期,美国就向协约国输出了100万匹马。另外,在战争后期美国对德国宣战后,有18.2万匹战马随美军进入欧洲。但最后只有200匹回到美国。同时,整个战争期间,澳大利亚一共提供了160000匹骡马(其中马匹13.6万匹),战争结束时,只剩下1.3万匹战马还活着,因为检疫限制,它们都没有运回祖国,2000匹被杀,其余的送给英军运往印度。只有一匹,对,只有一匹名叫Sandy的马儿,有幸回到澳大利亚。新西兰提供了1万匹战马。战后,大多送到了埃及,但等待它们的也是恶劣的生存条件。

  一战,澳大利亚骑兵

  一战期间,英国军队共征购了1100000匹骡马投入战斗。他们被用来运输武器和各种物质,拖拉大炮,背负骑兵,冲锋陷阵,运送伤员,传递命令和情报。

  英军骑兵部队

  美国参战后,有18.2万匹战马随美军进入欧洲。(历史影片)

  英军官兵和这些沉默的伙伴结下了深厚的感情。一位英国炮兵在日记里写道:“德军的炮弹击中了我们的炮车马队,我们把压在炮车下的马夫拉出来,但他却坚持跪在重伤的挽马面前,悲伤地看着它慢慢死去。”另一位英国炮兵回忆,1916年索姆河战役期间,食物缺乏,连水都供应不上。但马夫带着水壶到处找水,只要找到水,就会先给马喝。

  马的价值众人皆知,1917年,帕斯尚尔战役时,士兵们都默认这样一个道理,在这个时候,失去一匹马比失去一个士兵可怕得多,因为士兵可以得到补充,但马却不能。马是如此珍贵,以致于当它们死去时,负责使用它们的士兵必须砍下它们的腿拿到军官那里证明马是死了,而不是丢失。

  因为水库和沟渠毁于战火,使得战地四周往往是泥潭遍地。英军马夫谢尔曼回忆说:“很多时候,通往前线的道路上到处是沼泽,许多骡马陷入其中不能自拔,我们拼命用缰绳拖它们,可是它们身上的物资实在太重了,越挣扎就陷得越深,我们只能开枪结束它们的生命,以减少其痛苦。”

  英军部队,一匹拉车的战马,躺在地上,不能动弹。

  一位加拿大士兵也回忆到,“1917年4月,维米岭战役中,有的马肚子都陷入泥潭中,我们只能在它旁边拉上警戒线,避免晚上军车撞上它,但第二天,它已经更深的陷入泥潭,我们只能向它开枪。“

  到一战的最后时刻,英军仅投入西线战场的骡马就多达 47.5万匹。然而,大规模参战意味着大规模伤亡,英军累计在西线损失的骡马多达25.6万匹,它们或被枪炮击中,或累死、或死于疾病和严寒,甚至无奈的死在英军的枪下。在冬天,很多马特别是那些用来拉大炮的克莱兹代尔死于饥寒。因为太累了,有些马都不能抬头呼吸。

  活着的马也是饥寒交迫,马粮的短缺相当严重,大量战马的使用,让英国只能从北美进口干草和燕麦,但德国潜艇的袭击,让大量的物质沉入海底。

  更可怕的是,战场上的紧张气氛不但损害着士兵的神经,也摧毁了马的意志。很多战马变得精神恍惚,甚至不再进食。而战争中大量毒气的使用,更是让战马大量伤亡。

  德军部队,马匹被用来拖拉大炮。(历史影片)

  因为过高的损失率,战争进行到最后,所有军队,甚至最后参战的美军都面临马匹奇缺的情况。

  共有多少匹马和它们的近亲驴、骡投入到这场战争?没有人能准确回答,有多少匹在战争中死亡?同样没有信服的答案,有人说1000万,有人说800万,无论是哪个数字,都是让人难以置信。事实上,一战中,嘶鸣的战马让很多参战士兵难以忘怀。

  一战结束后,士兵们回到祖国,但数以万计的战马却留在曾经的战场,处境悲惨。在运送战马回国这一问题上,丘吉尔发挥了重要作用,时任陆军大臣44岁的丘吉尔战后立刻要求军方加快速度让这样功臣回到祖国,虽然军方保证英国战马一定会回到英国,但实际上,在扯皮和磨蹭中,以及出于政治考虑,为了给战后饥饿的平民和大批德国战俘提供口粮,数不清的战马被当成肉马卖给了法国和比利时的屠夫。这一时期,估计有49495匹骡马被屠杀,这在英国国内引起了广泛的争议和反对。

  丘吉尔,一脸的倔强。

  晚年丘吉尔和小马在一起

  丘吉尔尤其不能再忍受这一点,1919年2月13日,他解除了负责运输战马回国工作的陆军中将特拉弗斯克拉克的职务,并且写信谴责道:“如果情况这么严重,那你们在做什么?军队运输部们的失败是显然的,成千上万的战马正流落在法国,并且处于极其悲惨的处境。”

  因为丘吉尔的坚持,更多的船只被召集起来运回战马,运输速度大大加快,每周有9000匹战马运回英国。幸存下来的骡马估计有112132匹,战马是6.2万或6.5万匹。

  二战中,英美澳新军队战马使用情况:

  英军:共征调1100000匹骡马,马匹损失484000匹。幸存下来的骡马估计有112132匹,战马是6.2万或6.5万匹。

  美军:共向英法联军输出战马100万匹,美军自带18.2万匹,战后只有200匹回到美国。

  澳大利亚:提供160000匹骡马(其中马匹13.6万匹),战争结束时,只剩下1.3万匹战马还活着,战后,2000匹被杀,其余的送给英军运往印度。只有一匹名叫Sandy的马儿,有幸回到澳大利亚。

  新西兰:提供了1万匹战马。

  再后来的故事就是遗忘了。20年之后,当人们还没想明白一战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时,二战就爆发了,更大的悲剧上演,坦克和装甲车彻底代替了战马,此后,一战中战马们的故事被人们彻底遗忘,直到1982年《战马》这本书的出版,直到《战马》舞台剧的诞生,直到《战马》电影的拍摄。(《战马》的情节显然大多是来源于真实的历史)。

  最后,我们再看几张一战中真实的“乔伊“们的照片,回味它们的传奇故事。   

  名字叫“锡克人”的英国战马,开战后,在东线俄罗斯从事运输物质工作,战后回到英国,据说它一直从俄罗斯南部走到法国西部。

  一匹叫Nelson的战马,右边士兵是Alfred Henn,他在2000年去世之前,一直保存这张和Nelson的合影。

  1915年法国,英国骑兵Bert Main和他的战马Songster,据说这匹马非常聪明,屡立战功,多次获得英军勋章奖励。

  战后,Songster被同样是一战老兵的Harry Poole带到自己的莱斯特郡(Leicestershire)农场,一直活到40岁,据说死于农场房屋的倒塌。

  ( 我爱骏马马术赛马)

战马电影故事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