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巡球员日记第四篇:辛普森如何平衡比赛与家庭

美巡球员日记第四篇:辛普森如何平衡比赛与家庭
2020年08月05日 10:19 新浪体育综合
辛普森一家辛普森一家

  我和妻子一直都知道我们想要一个大家庭。我的妻子多德是五个孩子中最大的,而我是六个孩子中第二小的,我们俩的童年都很幸福,我们希望一起为孩子们创造相似的童年。现在我们有五个孩子,年龄分别为9岁、7岁、6岁、4岁和18个月。我们的生活是有生气、忙碌而有趣的。虽然我们并没有每天都履行好父母的职责,但幸好孩子们在我们陷入困境时对我们都很宽容,我们在不断学习。

  也向比我们早做五年或十年的父母请教:在管教孩子时,他们做了什么才能如此适应父母的身份?我认为养育孩子与其他的事完全不同,你在过程中要不断犯错与学习。同时,这是我做过最快乐但最具挑战性的事情。有时候,你感觉自己想要有20个孩子,而有时候看到孩子你却想要躲进衣柜里。但是孩子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快乐。

  多德和我一同走过这段旅程。作为父亲,很多事我都从她身上学习。我认为,在包括婚姻的所有人际关系中,沟通是最重要的,尤其是像我们这种在生活中需要长时间分居两地的。你必须知道如何和对方沟通。有时候,一年中我需要打比想象中更多的比赛,但是多德对此却很宽容。几年前她曾告诉我,当我在外比赛时,我应该全身心投入,并相信她把家中的一切都料理好了。而当我在家时,我必须一心一意投入家庭。因此,如果我有一周的休假时间,我不会每晚花两个小时在电视上看高尔夫频道,我会花很多时间陪孩子。当然,我在旅途中时常会想念他们,但是多德只是说:“嘿,听着,如果你要离开家去比赛,为什么不专注比赛呢?用心打好每周比赛,回家后要将重心转移到家庭生活上。”这的确改变了我的思维方式,而且确实有所帮助。

  孩子们上学时,他们不会经常跟我出去比赛——最多六到七场比赛,大多是在周末。有时候多德会飞来看我的比赛,但一年中也只有一到两个周末。不过,我们很幸运能住在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因为富国银行锦标赛在这举办,还有很多比赛在这附近,多德和孩子们可以很容易就去到现场,比如美国大师赛、温德姆锦标赛和我今年夺冠的RBC传承高球赛。这些比赛对我来说都很特别。

  2011年,当我在温德姆锦标赛夺冠后,我和多德甚至将我们的第三个孩子命名为温德姆。现在,我也意识到,全家旅行一起去看比赛终究会有一天会变得不那么容易。现在,3个孩子在上学,4岁的孩子已经迫不及待要想要去幼儿园了。他们将积极地参加学校的体育和戏剧活动,这和我的比赛行程冲突。同时,如果我要是知道他们在学校有重要的活动,对我来说,我很难接受自己要缺席的事实。

  而离家绝非易事,我记得杰克大概六岁的时候,当我告诉他我要去英国公开赛,他就开始哭,我看到他哭,我也开始哭。我亲吻每个人,说我爱他们,然后含着泪告诉多德我真的该走了。在去机场的路上,我在车上也哭了。

  随着孩子们长大,气氛发生了一些变化。他们会清楚地告诉你,他们不希望你走,就像那天杰克一样,但是他们也开始了解这是我的工作需要。当我在外比赛,我们会用视频电话保持联系。我尽量不在晚餐或睡觉时打电话,因为有时候孩子跟我说话会变得兴奋,有次年纪最小的伊甸在电话中听到我的声音时,她立即哭了。我会每周和几个孩子单独通几次电话,这样他们都能告诉我他们每天都遇到了什么有意思的事。我不知道这对他们有没有帮助,但这绝对我是有用的。

  当然,外出比赛会让我错过一些重要的事。在我赢得2012年美国公开赛的那一周,我们第一个孩子杰克学会了走路。我记得多德在电话上跟我说:“嘿,我也理解缺席这一刻会让你难受,但我想告诉你,杰克今天迈出了人生的第一步,”这让我很伤心。不过,你一旦开始外出比赛,你就会习惯于错过某些东西,这一切就会变得简单。但是在疫情期间,这是我婚后第一次,在家连续呆四个月,能见证伊甸的成长,是我为人父的高光时刻。见证她的成长,让我与她更亲近。

  同时,在参赛几周后回到家中对我来说也是调整。曾经有一段时间,我时常会感到沮丧,而我通常不会这样。我的妻子多德跟我说:“我理解你在过去几周中,你一直按自己的时间表生活。想喝咖啡时喝咖啡,想练习时练习,想睡觉时睡觉。但是你现在回家了,我还有这些小家伙都需要你的注意力。”因此,我想出了一个方法,当我独自在路途中,我请求上帝让我自己更有耐心,去融入家庭生活。显然,我想回家。但是,当你一个人独处一周,再回到一个喧闹却又活泼有趣的大家庭时,你肯定要花时间去适应两个环境之间的微妙的不同之处,我们必须要想出一个方法,更好地去适应两种生活,因为这就是我生活的全部。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