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国际锦标赛男女正面刚 结果为何却呈一边倒

杭州国际锦标赛男女正面刚 结果为何却呈一边倒
2020年11月09日 11:02 新浪高尔夫

  北京时间11月9日,在杭州国际高尔夫球锦标赛的配对赛晚宴上,本周男子最资深的球员吴红富与女子最资深的球员杨涛丽坐在同一桌。虽然打了那么多年职业,吴红富坦言他还是第一次打这种赛制。

  “当你第一次看到这样的赛制时,你的第一个想法是什么?”记者问。

  吴红富沉吟了片刻,笑着给出了一个看似不相干的回答:“其实我们谈论最多的是:到底男子球员还是女子球员会夺冠?”

  “那么你认为谁会夺冠呢?”

  “我觉得女子会夺冠。”

  当记者想追问为什么的时候,同一桌的高尔夫爱好者开始七嘴八舌地聊了起来。一开始他们不知道赛制,一听说男女混在一起打的时候,马上说男子会夺冠。

  “因为男子距离更远……”一个爱好者说。

  当解释说男女从不同发球台开球的时候,答案同样是:男子会夺冠。

  “因为女子根本不会切推……”爱好者说。

  不知道这位爱好者是从女子爱好者,还是女子职业那里得到的刻板印象。

  然而不能不说,持这种观点的人并不在少数。记者在与中国高尔夫球特邀副主席潘仲光赛前聊天的时候,他也认定冠军肯定是男子。他的思路与这位高尔夫爱好者没有什么不同。首先,他认为女子球员距离不够,而抛开距离因素,他认为女子的精确性也不如男子。

  “高尔夫第一杆是看距离和精确,”潘仲光说,“第二杆是看精确,第三杆也是,第四杆也是,可精确性,女子不如男子。”

  潘仲光说这番话的时候在北京明珠挑战赛上,距离杭州国际高尔夫球锦标赛开赛还有两个星期。在座的还有女子中巡董事总经理李红。她不同意潘仲光的看法。

  “你说的是最顶尖的美巡,在中国,还不是这样的。”李红说。

  可以理解,李红偏爱女子球员,可她也有充分的理由。李红援引的证据是刚刚举办完比的新浪杯。那个时候,已经参赛3场的女子职业明显要比参赛0场的男子职业手热。当然新浪杯还有男子业余与女子业余的加入,所以涉及更复杂的问题。

  “到杭州国际赛的时候,我们的球员至少已经参加5场,而除了6名选手,绝大多数男子职业都没有参赛,”李红说。

  如果说女子有什么不利因素,那是杭州国际高尔夫球锦标赛是顶尖选手连续第四周比赛,对许多球员而言是连续第三周,而且她们要打平时很少打的四轮。

  由于女子要比赛,男子球员更早来到莫干山观云高尔夫球会试场。肖博文在赛前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强调了这一点:男子球员准备得更充分。

  叶沃诚也许是这方面的代表。转职业第一场,广东小伙早早来到了莫干山,他在其中一轮练习中打出了63杆。

  中国有句老话:不打无准备之战!

  可高尔夫是不是准备得越多越好呢?这个问题的答案肯定因人而异。可是从绝大多数比赛来看,特别是从职业球员来看,精心准备三场球,差不多就足够了。多了,即便没有反作用,也不会加分。

  不知道有没有人听说过一个故事。冯珊珊在赢得2017年蓝湾大师赛,最终登上世界第一位之前,一场球也没有练。

  当然冯珊珊的例子有点极端,也不是她轻视球场,毕竟她之前已经打过鉴湖蓝湾了,还有她也处于亚洲挥杆赛的不停转战中,保存体力,那个时候比练习更为重要。

  杭州国际锦标赛的结果更有说服力。不仅冠军被女子球员张婕娜琳赢得,排名前6位之中全部都是女子,而且在12位进入前十的选手之中,女子占了10席,男子仅占2席。

  中国高尔夫球协会竞赛部部长李今亮在赛前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他最害怕的是结果呈现一边倒的局面。赛事开始之前,他和本次赛事的裁判一起,认真地考察了场地,确保了赛事的公平性。可有时候害怕什么偏会出现什么。

  女子中巡运作总监冯力源担任此次赛事的裁判长,他在赛前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说前十名,甚至前20名之中都是女子选手更多,他提到了别人没有提到过的一个理论,女子的世界排名要高于男子,另外虽然男女一线的球员,比如冯珊珊、刘钰、李昊桐、张新军、吴阿顺没有参赛,但是女子二线的选手远比男子二线的选手参赛的多。

  冯力源对赛事结果的预测是正确的,除了前10位男女比例为2:10,前二十位的男女比例为8:12,不过到前三十位,男女比例便颠倒过来,为17:15。另外,完赛的38名女球员比38名男球员平均多用0.79杆(295.16比294.37)。

  这些基本上反映出中国高尔夫的现状,男子参与高尔夫选手的人数远远多过女子,相应的,男子顶尖选手的人数也多过女子。其实世界范围也是如此,因此男女的世界排名并不能完全反映出他们竞技水平的高低。

  可是无论如何,由于前十选手分掉了总奖金的一大块,所以最终在干将莫邪传说铸剑的地方,男子与女子的奖金比例约为1比2,男子不到40万元,女子超过80万元。

  颁奖仪式之后,潘仲光主动承认自己预测错误。很显然,超过15年以来一直推动中国女子高尔夫运动发展,他很乐于承认这样一个错误。

  同样,冠军张婕娜琳也表示自己预测错误,同时为男子鸣了不平:“赛前我与球童打赌,我说冠军是男子,可是前边会有很多女孩子,因为这样一座球场,男子很容易打出负杆。特别是过去两天我与叶剑峰同组,他打得真的很棒。我现在肯定很开心,因为我也赢了39名男子选手。不过我觉得男孩子打这场比赛比较吃亏,因为他们与我们比赛压力更大,更想赢,而我们的感觉不一样,并且我们女子球员已经打了很多场比赛,这只是男子今年的第一场比赛。”

  不管是什么理由,结果是无法争辩的。

  可是这些理由,以及男女选手之间未能激烈竞争留下的遗憾,让我们更加期待明年的杭州国际锦标赛,希望届时男女中巡都恢复到正常状态,经过了今年的比赛之后,双方也都吸取了一些经验教训,可以真正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小风)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