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手”毛泽东 毛主席的围棋战略

“大国手”毛泽东 毛主席的围棋战略
2021年12月26日 11:38 新浪体育综合

  大国手,是典型的中国式的围棋称谓,围棋博大精深,中国围棋史上称围棋思维和造诣极高者是国手。大国手,指公认其水准在国手之上。围棋是一种认识宇宙认识事物发展变化认识矛盾运行的哲学方法,所谓棋道大家,和大政治家、大军事家在思想和实践上存在非常紧密的相通甚至相同的联系,这个相通相同联系角度说的大国手,指深谙政治军事围棋棋理之相通的大国手。在中国历史上,懂围棋懂政治懂军事的大家,代代辈出,但是将围棋其中的道理与中国革命道路的实践相结合的最出色和卓越者,毛泽东是第一人。

  洛川,毛泽东围棋战略指点江山

  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共中央在陕西洛川召开了一次意义重大的会议,即中共党史上著名的洛川会议。当时的背景是,国共两党经过十年战争又实现了合作,并得到了国际支持,开始了全民抗战。作为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的毛泽东,已经基本摆脱开了苏联的国际象棋思维式的瞎指挥的羁绊,对中国共产党和全国人民抗日战争真正开始了真知灼见雄才大略的指导和擘画。

  史载,洛川会议讨论分析了全国抗战开始以后的新形势,研究了中国共产党在抗日战争中的战略任务和基本政策。毛泽东在会上做军事问题和国共两党关系问题的报告并作结论。他在报告中分析了抗日战争的形势、任务及国共两党关系,指出抗日战争的持久性,提出红军的基本任务和战略方针,强调共产党在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原则。

  以下两点是这次会上毛泽东以围棋为比喻,谈到的围棋战略:一是:我们党要在太行山在山西在华北动员起最广大的人民群众,如同围棋做眼,建立有人民全力支持的多个“活眼”样式的大规模的根据地,并逐渐扩展为全局胜利,造就“人民战争陷敌于灭顶之灾的汪洋大海。二是:根据“包围和反包围”是中国战争的主要形式和特点,运用一整套战略战术开展大规模独立自主的抗日游击战争。(这两个要点,与中国国民党的忽视广大人民,只有政府和军队不顾条件单一决战战略的严重缺陷做对比,高下立判)。

  平型关大捷之后,特别是太原失守之后,根据全国抗战形势的发展变化,毛泽东及时作出新的指示和部署。指出:“坚持华北游击战争,同日寇力争山西全省的大多数乡村,使之化为游击根据地,发动民众,收编溃军,扩大自己,自给自足,不靠别人,多打小胜仗,兴奋士气,用以影响全国,促成改造国民党,改造政府,改造军队,克服危机,实现全面抗战之新局面。”按照毛泽东的指示,八路军总部和中共北方局和129师在太行山及时召开了同样著名的和顺县石拐镇会议,朱德向会上明确传达了“毛主席说我们要开展围棋战略。”彭德怀指出:“毛主席的围棋战略,即使太原被日军占领,即使国民党退下来,我们仍然有办法在华北坚持,我们山雀满天飞在广大农村站住,日本人反而将陷入我们的大包围圈。”刘伯承说:“目前日寇正忙于正面战场的进攻,但是他们占领的只有点和线,广大乡村尤其是山区还是‘真空’地带。国民党军队几乎全面撤退,无力他顾。人民群众迫切要求对日作战和收拾那些趁火打劫的散兵、土匪和压榨百姓的汉奸,建立一个较为安定的抗日的社会秩序。我们共产党的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和我们八路军的英勇抗战行动,模范的群众纪律,特别是第一二九师出征以来连续取得了阳明堡、七亘村、广阳等战斗的胜利,受到了群众的拥护,这就使我们具备了大力发展游击战争的条件和时机,我们要将毛主席的围棋战略具体化,将军区军分区和游击队迅速铺开”。

  毛泽东围棋战略设想,在以后的抗日战争进程中得到了完整达成和实现。参加过洛川会议和听过传达特别是在太行山抗战中实践了毛泽东的设想并取得伟大胜利的朱德、任弼时、彭德怀、邓小平、陈毅、刘伯承、聂荣臻、薄一波等许多高级干部,在当时和以后的岁月里, 都时常感奋地谈到。洛川会议、围棋战略,是毛泽东在抗战时期指导中国共产党进行抗战的政治军事的雄才大略之辉映,由此也写进了5000年的中国围棋史。  

  回溯井冈山,那里已是毛泽东围棋战略起点

  说起毛泽东与围棋,本文此处提起两则史料。一是,关于湖南韶山毛泽东故居存有一副毛泽东下过的围棋。一位毛泽东身边多年、曾与毛泽东下过多局围棋的工作人员谈到,毛泽东不仅下围棋,还懂很会其他多种人类智力游戏,中国象棋、国际象棋、扑克牌,还和许多著名人士一起打过麻将等等。特别是还和身边卫士多次下过青少年们喜欢的军棋。但是在毛泽东的政治军事和哲学著作里,多达无数次直接和间接谈到并加以研究思考和阐述的,是围棋。早在20世纪初,走出家乡韶山的毛泽东,在长沙在北平上海广州等多地即已接触了围棋,特别是他接触结识了孙中山、李大钊、陈独秀、杨度、胡汉民、李济深、章士钊、程潜等许多社会活动家和有识之士,其中杨怀中教授会下围棋,还有多人如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的胡汉民、李济深、程潜,是超级围棋迷,在共产党内,毛泽东与李立三陈毅两位超级围棋迷最早即建立了“棋谊”。因之给青年毛泽东留下对围棋最早期的印象观察和思考。青年毛泽东就尤其认真钻研和思考人生哲学和宇宙哲学。他下围棋也是对围棋这项中华民族延续5000愈加年轻、“充满辩证法的高级智力游戏”进行过深入的由浅入深的哲学思考。

  毛泽东是大国手。对于围棋界围棋史来说,毛泽东在洛川会议上谈及围棋战略指导中国的全民抗战,不是偶然。它是毛泽东早在井冈山时期就将对围棋的思考与中国革命道路结合的一种自然承继和光大发扬。

  早在1928年上井冈山时,毛泽东即已开始了结合围棋对中国革命道路、特点的探索。当时毛泽东朱德陈毅在著名的八角楼下许多盘围棋。

  据中共老干部史怀璧回忆,陈毅同志亲自告诉过他,1928年朱德和陈毅率领湘南部队上井冈与毛泽东会师时,陈毅带了一副旧围棋。上井冈不久,毛泽东、朱德、陈毅都早在八角楼住,因此八角楼的围棋盘,是毛泽东、朱德与陈毅这个围棋超级爱好者下棋时所刻。那一时期的毛朱陈围棋对弈,正是毛泽东开辟井冈山道路、特别是他将军事思想与围棋结合,深入思考关于中国革命道路和中国国内军事斗争的特点和规律的起点。

  在那一时期毛的著作里,《中国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井岗山的斗争》等多篇章里,即展述了中国革命形态发展的不平衡,在敌之四面重重包围中一小块红色根据地武装割据,为什幺能够存在并长期坚持和发展壮大;包围与反包围是中国革命战争的主要形式;“小石子能打破蒋介石的大水缸”;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最后一定能取得胜利等。其中思想中心精要是,以人民为中心,革命是人民革命,党是代表人民利益的党,军队是人民军队,战争是人民战争。其中最为基础的,土地革命,在围棋上就是“围地和围子”最后决定胜负,即从广大民众的生产资料革命做起,从社会的最底层基层变革经济基础做起,而不是苏欧国际象棋式的帝王将象宫廷政变式的革命。

  毛泽东与红色棋魂

  据中共老干部、老一代围棋爱好者史怀璧、欧阳景荣以及其他老同志提供史据,朱德、彭德怀、陈毅、刘伯承、邓小平、董必武、薄一波、谢觉哉、李立三等老一代领导同志都与毛泽东下过或看到过毛泽东下围棋。

  1936年11月,即洛川会议之前,毛泽东撰写的谈到围棋的《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一文,文章开始即谈到:战争的规律,这是任何指导战争的人不能不研究和不能不解决的问题。中国革命战争的规律,这是任何指导中国革命战争的人不能不研究和不能不解决的问题。我们现在是从事战争,我们的战争是革命战争。我们的革命战争是在中国这个半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的半封建的国度里进行的。因此,我们不但要研究一般的规律,还要研究特殊的革命战争的规律,还要研究更加特殊的中国革命战争的规律,无论做什么事儿,不懂得那件事的情形,他的性质,它和它以外的事情的关联,就不知道那件事的规律,就不知道如何去做,就不能做好那件事儿。”借以研究围棋理论追寻棋魂,就是围棋博弈是一般战争,其中是有规律的。中国的革命战争是有特殊性的战争,其中也是有规律的,结合围棋的规律,中国共产党人把握中国政治军事经济的革命规律,二者的结合,就可称作红色棋魂。

  受洛川会议毛泽东的围棋战略思想影响,1942年在太行山中共北方局党校,在整风学习中,曾有过一段结合围棋学习哲学和唯物辩证法的热流。许多高级干部和普通党员学员都谈到过毛泽东对围棋有过研究和心得感悟,学员们几乎都谈到,毛泽东主席有着过人的学识和悟性,同样的事物和现象,毛泽东常常会比别人敏锐抓住要害要点和要领,比平常人看的更深远更深刻。特别是毛泽东是掌握辩证法的大师,许多学员都由衷谈到,毛主席谈到中国国情,谈道路的黑暗与光明,谈军事上的强大与弱小,都是对立统一关系,是完全可以转化的。毛主席谈过,对立统一是宇宙大法,世间万物都是可以转化的。在党校的学哲学中,学员们曾谈到过围棋的变化数量问题,有人认为围棋棋盘就这么小、棋子就这么多,范围有限,变化是终究是有限的。而毛泽东认为,”围棋的行棋法则独特,变化是无限的,围棋的高明在于它充满辩证法,”毛泽东注意到的是,围棋的有限和无限是辩证的。认识围棋中对立统一的辩证法问题,可以说正是抓住了围棋的灵魂。

  围棋成为中国独步世界的智力游戏发明,其独一无二无与伦比的内涵,究竟是什么。由独特的棋具设计(具体和抽象皆备,所谓阴阳并存)和独特的数学条件设计(19乘以19道的交织)构成的棋盘、特别是经过5千年淘洗锤炼结晶出的独特的行棋法则,三个系统结合在一起,在一个有限的范围里,营造出了一个变化万端变化无限的 “通天塔”式开放的软件系统。

  这里说围棋的“无限的通天塔式开放的软件系统”,是指包容蕴藏在围棋其中的辩证法关系:对立统一、否定之否定、量变质变的关系,各种矛盾范畴的独一无二无与伦比的转化关系,比起人类发明的其他的高级智力游戏,最充分最丰富。与其他多种高级智力游戏是封闭系统相比,有着质的飞跃和质的区别。

  在围棋哲学中,有和无,阴和阳,有限和无限,时间与空间,具体与抽象,生与死,强与弱,大与小,是其中几对最重要、主要的范畴。这几对范畴对立统一的转化,是围棋的灵魂。棋盘小宇宙,宇宙大棋盘。毛泽东这样的哲学大家对宇宙哲学的敏锐感悟,很大意义上正是透过了围棋这个小棋盘观察宇宙大棋盘的深邃窗口。

  1964年。毛泽东接见了日本物理学家坂田昌一,阐述了他的宇宙哲学思想。毛泽东认为,矛盾对立统一的辩证法,是宇宙根本大法。1964年8月18日,毛泽东在北戴河谈到日本物理学家坂田昌一的文章《基本粒子的新概念》,赞同他关于基本粒子不是不可分的观点。他说:“世界是无限的。世界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是无穷无尽的。宇宙从大的方面看来是无限的,从小的方面看来也是无限的。不但原子可分,原子核也可以分,电子也可以分。因此我们对世界的认识也是无穷无尽的,要不然物理学这门科学不会发展了。”第二天,毛泽东和坂田昌一见了面,握手时对他说:你的文章写得很好。8月24日下午,毛泽东又把于光远、周培源召到中南海,让周培源讲基本粒子是怎么回事。周培源讲解以后,毛泽东继续发挥他的哲学思考说:“一切个别的,特殊的东西都有它的发生、发展与灭亡。每一个人都要死,因为他是发生出来,人类是发生出来的,因此人类也会灭亡。地球是发生出来的,地球也会灭亡。不过,我们说的人类灭亡、地球灭亡,同基督教讲的世界末日不一样。我们说人类灭亡、地球灭亡,是说有比人类更进步的东西来代替人类,是事物发展到更高阶段。”毛泽东关注坂田昌一的哲学观点,成为一个有名的故事。(本文作者说明一下,本文仅记载毛泽东哲学观点相关历史,无涉现代纯物理学界的研究观点)

  前述,作为“小宇宙”的运行模型,最为充分和完整体现矛盾事物对立统一的转化关系,是围棋的灵魂,而红色棋魂,也可以称为是中国共产党人的哲学思想与围棋魂相通的,促进世间事物向积极方向转化和警惕和防止事物向消极方向转化,向“更高阶段升华”的哲学思想。

  毛泽东正是抓住了红色棋魂意义上的大国手。

  阅读公社原创

  总监制 / 王玮

  执行主编 / 张燕

  副主编 / 跃升

  责编 / 张燕

  光明日报 · 阅读公社工作室 

  微信:yuedugongshe01   QQ:2223488253

  版权声明:[阅读公社所使用的文章、图片及音乐属于相关权利人所有,因客观原因,如存在不当使用的情况,敬请相关权利人随时与我们联系及时处理。]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