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竹英雄:下不出赏心悦目的棋 决定退役

大竹英雄:下不出赏心悦目的棋 决定退役
2021年12月16日 21:29 新浪体育综合

  (文章转自找借口安静微信公众号)

  采访来源:日本棋院YouTube频道

  图片:共同通信社,朝日新闻,读卖新闻

  翻译和整理:找借口安静 名人战之男

  主持人:我现在开始大竹英雄名誉碁圣的退役新闻发布会。首先有请大竹英雄名誉碁圣和各位记者致辞。

  大竹英雄:首先非常感谢各位在百忙之中前来参加新闻发布会,我也感到有点不好意思。我从昭和26年(1941年)的12月开始,进入了木谷老师门下,没记错的话再过两三天就刚好70年了。那个时候我刚刚9岁,所以整整70年。

  从进入木谷道场之后,就默认自己进入了围棋的世界。至今已经70年了。从木谷老师,然后木谷的家人,包括木谷门下的前辈,我在他们的照顾下逐渐成长。然后自己成为职业棋手之后,前辈棋手,各位老师以及后辈棋手,对我来说都是非常优秀的伙伴。以此为契机,自己在全国乃至全世界都有诸多粉丝。可以说很高兴自己能在这样一个美好的围棋界中生存。

  然后我刚刚想到一点的是,明年我80岁了。相反我很害怕自己80岁的样子,所以我就像在此之前就决定退役,然后就迎来了今天。所以在这里非常感谢各位的任何支持,激励。今后自己也尽自己的所能,尽量让围棋界变得更加精彩,今后我也和大家同在,谢谢大家。

  主持人:然后我们进入问答环节,(中略)。

  读卖新闻:首先想问您的是,您是什么时候决定退役的呢?然后您在围棋世界已经有70年,相信您也很难找到合适的引退的时机,这方面您当时是怎么考虑的呢?

  大竹英雄:这方面其实我没有和任何人商量过。刚刚我也提到了,说实话自己在下棋时候想到的变化,比我想象中的要贫瘠很多,我就想这样不太妙。然后就给自己一个决断。

  今年11月的时候,我偷偷地和家里人说,如果我想退役的话请你们多多包涵。如果到了12月他们允许我这样做的话,我觉得退役会让我轻松很多,于是就做出了退役的决定。

  对此我最抱歉的是,我觉得这样做背叛了最尊敬的林海峰老师。感觉自己任性了一些,所以我希望林海峰老师今后还能再加把劲。我也希望自己能为他做些什么。大概就这样吧。

  朝日新闻:您刚刚说想不出自己理想的图,所谓的图指的是什么呢?

  大竹英雄:棋盘上看到的棋型,和我想象中的要差很多。以前都是一眼就看得出能让大家赏心悦目的棋,如果现在自己还能做到的话,那明年我还是想继续职业生涯的。但是现在自己的能力,我还是退役会比较好。

  然后大家也经常提到的,我个人非常赞成AI,我也很尊敬AI,很关心AI的围棋。但是自己还是跟不上AI的节奏,所以综合下来做出的这个决定。

  现在的围棋界我们也看到了,井山裕太领跑,然后后辈棋手也很努力,他们今后的未来很光明。但是对我来说,自己脑海里的变化图真的变差了,相信你也很清楚这一点。

  朝日新闻:回顾70年围棋生涯,从昭和时代就下过巅峰对局。让您印象深刻的番棋胜负是哪一场呢?

  大竹英雄:番棋吗?怎么说呢。我的话参加过很多次番棋,对我来说就是参加比赛,下棋的时候意识到不行,然后告诉自己再好好想想,再想更好的手段。当我听到自己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其实非常高兴,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是一个像样的棋手了。但是我很少有机会能有这样的感受。虽说那些棋也不能说质量有多好,不过途中自己的那番感受真的是令我震惊。这个时候的喜悦心情,正是我在番棋阶段中最快乐的时光。

  朝日新闻:如果拿具体的一场比赛来说,是哪一场呢?

  大竹英雄:说到这里的话,说实话自己也没记住。当然我前面说的这种感受,说不定出现过一次或者两次。不过有可能是自己对老师,或者是大前辈,如果让我直接说出名字的话,我也有些过意不去。所以具体还是出于自身的考虑,而不是对手怎么样。我只能说自己有过这样的感受,希望能领会我的回答。

  朝日新闻:您还被称作是“名人战之男”,从石田芳夫手中夺得旧名人头衔后,成为了首位新名人。然后您在名人战一共获得4次头衔,此后您面对赵治勋,不敌对手。和赵治勋有过3次交手,又和小林光一有过3次交手。您身为挑战者迎战他们,那段时间可以说是关系到世代交替的对决,就像现在的井山裕太面对“令和三羽乌”一样。您和赵治勋以及小林光一的对决,也很像现在的场面。当全天下都不属于自己的时候,您又一次无限接近于对手,这个时候您是什么感受呢?

  大竹英雄:赵治勋曾经和我说过,这些棋我全部输掉都不奇怪。所以说赵治勋早早进入读秒的时候,我其实冷静下来就可以了。如果赵治勋永远进不了读秒,这盘棋没有时间限制的话,我可能就赢下来了。对此我只能说当时自己还太不成熟了。

  我在木谷老师身边长大,可能这番话听起来不这么好听,我这人其实输棋之后也并不怎么懊悔。但是在巅峰对决的时候,就觉得自己成就了大事。所以每年都希望自己有一段时间能完全进入番棋的模式。

  我可能话题要岔开一点,听到自己1000胜的时候,我的“太糟糕了”的心情更多一些。因为我有1000次给对手添加了麻烦。所以与其说输赢,我更在意自己原来有这么多对局的机会。今后我在和棋迷们交流的时候,我想和他们说的是,棋盘和棋子的人生,或许会变得更有意思。

  朝日新闻:从结果来看,您在名人战面对赵治勋和小林光一的时候,都是败北告终。

  大竹英雄:其实有一度自己都觉得要拿下这盘棋,重新夺回头衔了。但是那一次自己洗脸却成为了败招。虽然有过这么不堪的一面,不过我和这两位棋手交手的时候一直很开心,让我可以精神饱满,并且享受其中。

  相信你也知道一点,对手越强,当你赢了对手之后你的喜悦只会更大。所以就很感激自己身边有这么多优秀的棋手们。

  现在整个围棋界是一个大世界,就像我们的井山裕太,我觉得他已经不能算是人类了。在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强劲的对手,那么我觉得他应该在这个世界上更加要茁壮成长才行。

  朝日新闻:在您全盛时期,日本围棋还是世界顶尖水平,中韩围棋还没有达到日本围棋的程度,以至于中韩棋手都要派遣棋手们前往日本学习。日本也为围棋的普及做出了贡献,但是现在整体实力已经恰恰相反。对此您是怎么看的呢?

  大竹英雄:这个怎么说呢,要关系到整个环境问题。就像日本围棋有几百年的历史,有了很多前辈们的积累才走到今天。围棋界有轨迹和胜负这两个选择,拿胜负来说,比如现在的世界大赛,肯定是不会出现打卦的情况。但是在日本,现在还有两日制,这方面不仅有前辈们留下的道路,还有棋迷们的感受。

  所以围棋究竟是专注于胜负,还是需要我们制作一个艺术品。这其实自己在50多年前就想过这个问题,如果是要专注于胜负的话,那就做一个世界统一的规则,然后有一个比较正式的规定之类的。

  然后你刚刚提到的问题,不仅是棋迷,我们棋手也一直苦恼着这个问题。现在的世界大赛很多2、3小时的比赛,3小时的话,我们日本棋手就还有机会冲击一下。我觉得实力上并没有太大差距,在时间的用法上面可能是课题。

  我那时候早上就还是慢悠悠打招呼再开始下棋的节奏,现在2小时或者3小时的棋局,只要坐在棋盘面前就要全神贯注。而我们就没有习惯这种操作方式。当然井山裕太这些棋手应该早已习惯这样的节奏,不过像我,像林海峰老师的话,要到第二天下午才开始有一种听不到任何其他声音,进入全神贯注的状态。

  所以说啊,如果当时自己就知道围棋界是这样的情况的话,我就会调整好自己的身体状态,或许就和现在有一些不一样了。所以今后需要和大家一同商量,职业围棋该如何发展,希望能是更加明白,然后成为能让大家快乐的大环境。很抱歉这些回答可能答非所问了。

  朝日新闻:没有问题。现在AI出现之后,围棋的世界和围棋理论都进入混沌状态。而您的棋风是非常厚实,然后很悠哉,被称作是“大竹美学”。但是AI出现之后,那些被认为是“美学”的棋,从我的经历来看,AI下出来的棋感觉和“大竹美学”搭不上边。对此您有什么感受呢?

  大竹英雄:很抱歉我可能说得直接一些,可能我看棋和各位有一些不同,我的话一盘棋150、200多手都是一瞬间就能看明白的人,我看了AI的棋之后,我觉得AI的棋非常漂亮。因为AI下出一手棋之后,马上就会出现对应的变化图。而我是感慨AI实力强大的人之一。AI的棋真的很漂亮,只不过用AI的人不懂而已。所以不能单纯只看棋型,我们从AI的作品中获得很多提示。

  朝日新闻:也就是说和您的“大竹美学”并不矛盾。

  大竹英雄:唉你说我美学,你们啊,不妨用“美学”生活一个星期试试看。你们肯定不知道有多艰难。美学可是很痛苦的事情啊。你什么都做不了啊,外面小便也不行,走路也不简单。

  当然玩笑归玩笑,各位记者的前辈,可能是觉得我太淘气了,就给了我这样的称号。如果不是“美学”,说我是什么“泥石流”的话,我或许就能咬紧赵治勋和小林光一他们了。正因为有了“美学”,我才变成这样。

  朝日新闻:看来您还是很关心对方的评价。

  大竹英雄:这确实是很难抛之脑后。

  朝日新闻:今年您79岁,然后今天宣布退役。围棋界和将棋界不同,围棋界是棋手可以任意地选择退役,所以相较于将棋界,围棋界的棋手数量只会增加。而您曾经也担任过日本棋院理事长一职,这方面您有什么想法吗?

  大竹英雄:因为现在自己没有做到这个位置上,所以也只能简单说说了。实际上自己在担任理事长之前,我咨询了专家。棋手普遍是18岁以上为主,所以我考虑过是不是要制作棋手退休制度,假如定在60岁这样。

  我觉得围棋界需要一个专家,当然这个专家是涉及到方方面面的。比如淘汰赛制度,让有机会冲击好成绩的人更友好一些。比如说不想给顶尖棋手添加额外麻烦之类的。

  我说的围棋的专家,而这个专家需要涉及到方方面面。我希望他们也能多学习一些,然后全国各地有很多棋迷。然后培养出能讲棋的,能写东西的,能当助手的,和那些专门比赛的人分开来的话,我觉得会更好一些。

  朝日新闻:刚刚也提到了,您今年79岁,有没有自己先做个榜样的意味呢?

  大竹英雄:这倒没有。因为我是“竹林”一代的人,因为有了林海峰老师才有了我,我和他一起长大,一起生活,棋迷们也知道这一点。我也觉得缺掉我一个人也确实不太好。

  还有赞助商为了我们竹林办了大师杯,以及很多特别的活动。所以真的是让棋迷广为人知了。我压根没想过自己要做榜样之类的,只不过今后我希望整个围棋界能变得更加让人易懂一些。然后希望日本棋手能和世界上的高手抗衡。还希望围棋界的顶尖棋手们能相互尊重,就像井山裕太这样,连我都想象不到的人类,其实已经出现在了我们面前。这点真的是让我感慨万千。

  朝日新闻:我这里还有一个问题,大竹英雄老师在全盛时期,围棋人口达到了1000万人,但是到了现在,虽然有很多统计的结果,有的结果显示目前的围棋人口已经不足200万人。这方面您是怎么考虑的呢?

  大竹英雄:在整个日本,不仅有日本独有的游戏,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各种各样的事情可以做,所以人口减少确实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但是围棋这样一个具有魅力的游戏,我觉得很有必要让大家知道,我们学习围棋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这么有意思而优秀的游戏,我觉得很难再找到其他类似的了。在我身边所有下棋的人都是这么觉得的。当然我们身为职业棋手,只能痛并快乐着,但是各位哪怕是只会下一点点围棋,整个人生就会快乐很多。所以我们身为职业棋手,哪怕是微薄之力,我们都会尽全力面对。我们也需要进一步接近和棋迷们的距离。

  我们日本人其实会玩很多游戏,拿奥运会来说,日本人其实参加了所有项目的比赛。包括室内室外,所以围棋人口减少也确实没办法。但是围棋是世界闻名的游戏,我觉得身为日本人更应该多学习围棋。所以我们需要为此而作出努力。

  朝日新闻:很抱歉我这边还有一个问题,大竹英雄老师身体情况还不错吧?

  大竹英雄:简单来说就是嘴巴和脑子不好使。嘴巴的话我经常说人家坏话就算了,但是脑子不好使真的是很让我伤心。

  还有就是最近看棋盘,可能是我学得太少了,看棋盘整个身体就有点异常,看棋盘整个人就能很兴奋。当然我的身体情况吧,托大家的福还不错,我的好朋友也说,可能是你的生活比较任性的缘故,这个身体状态也是理所当然的。然后就说恭喜你身体不错。所以身体状况是没问题的。

  朝日新闻:70年辛苦了。

  大竹英雄:非常感谢,承蒙关照多年了。

  (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