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棋应该教什么?对话聂卫平围棋道场CEO赵哲伦

围棋应该教什么?对话聂卫平围棋道场CEO赵哲伦
2021年11月19日 13:09 新浪体育综合

  定位为一家有着20年历史的“初创公司”。

  来源|多知网

  作者|张心笛

  图片来源|pixabay

  创立于1999年的聂卫平围棋道场,如今已不负众望地成为线下围棋市场中的领头羊。

  细数围棋领域,目前全国范围内已注册的职业棋手数量约为600人左右,其中285名棋手曾在聂卫平围棋道场接受培训,而国内23位世界围棋冠军中,有13位棋手由聂卫平围棋道场培养,包括如今世界职业棋手排名第一的八冠王柯洁。

  面对在专业领域中的成就,这位20岁的“老大哥”却始终坚定认为自己是一家初创公司。

  “我们内部一直将聂道定义为一家有着20年历史的初创公司,希望它能永远留有初创型公司的敏捷与激情。”聂卫平围棋道场CEO赵哲伦如此说道。

  01

  从职业培训到兴趣启蒙的转舵

  90年代中,尽管国内围棋领域,已有聂卫平在世界范围内取得难以打破的成绩,但相较于日、韩而言,国内围棋平均水平仍处于落后状态。

  作为中国围棋史上的一面旗帜,聂卫平身上似乎承担着更大的责任。如何将国内围棋的关注点从他身上,转移至培养更多职业围棋选手这件事情本身。

  1999年,聂卫平在北京创立聂卫平围棋道场(以下简称‘聂道’),并以平均每周两次的频率亲自授课,目标在于培养更多职业围棋选手,最大化提升国内围棋整体水平。

  聂卫平的亲自授课,显而易见,对于小棋手及家长来说,有着莫大的吸引力及天然的品牌背书。聂道成立后,很快吸引全国各地一心学棋的小棋手奔赴而来,这其中就包括如今已是八冠王的职业棋手柯洁。

  从1999年创立到2012年,13年的时间中,聂道的重心全部倾注于培养职业选手身上,在聂卫平本人对于聂道教学水平及职业素养的高要求下,以高端、精英式的教学紧抓每个围棋好苗子。

  2013年,聂道正式转型,从职业培训向零基础启蒙转舵。

  “转型的挑战很大,职业培训与兴趣启蒙在教研、运营以及家长的需求上是全然不同的逻辑,就好比大学教授去幼儿园授课是一样的概念。”赵哲伦表示。

  在转型兴趣启蒙后,聂道遇到了第一个棘手的问题——如何调整孩子及家长在面对失败时的心态。

  “对于兴趣启蒙来说,一年半是一道很难跨越的坎。”以赵哲伦自身的经验来看,一年半是孩子从吃子游戏到N2阶段跨越所需的时间,也是家长迫切希望能够查收外化效果的时间。

  “孩子学习一年半的时间,大概率会参加一次围棋定级比赛,能否跨越比赛中的挫败感,是孩子、家长、机构三方所面对的第一道分水岭。”

  在非输既赢的运动中,失败才是常态。

  “我们经常带队出去比赛,过程中有小朋友输了棋大哭,一旁的家长是最无法接受的。”赵哲伦表示,兴趣启蒙学习的家长需求,更多在于培养孩子的逻辑水平以及底层思维能力,定段比赛只是检验成果的其中一种方式。

  在多次反复遇到同样的问题后,聂道在教学上作出了一次重要调整,改变启蒙阶段的教学方式。

  目前市面上常见的启蒙围棋教学,多从九路棋盘入手,能够使小朋友在学习时更快理解围棋的规则。但在赵哲伦看来,围棋是一项易学难精的体育项目,20秒入门,但却需要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的时间来精进。

  “围棋入门本身就很快,其实并不需要特意以九路棋盘来入手,聂道目前零基础启蒙的入门课,全部调整为直接从19路棋盘开始了。”

  在围棋中,棋盘每增加一格,难度就会呈几何型增长,在初始即让小朋友接触19路棋盘,能够让孩子及家长更加正确的认识围棋的难度,也能因此看到人外有人,棋外有棋的广阔天地,进而会大大降低对输棋的挫败感。

  “输棋的负激励是很难解决的问题,在技术层面把控很难,从心态调整的角度出发相对更好一些。”

  除了在教学方式上有所调整,聂道的整体氛围驱使,也让其对于围棋基本功的练习更加重要。

  自小学棋,师从聂卫平,赵哲伦回忆自己小时候的场景说道,“AI的出现的确对于围棋教学有很大帮助。过去学习围棋,小朋友们每人都有围棋记录本,每一局棋结束后,都要手画棋盘,走的每一步棋都要精准重现在自己画的棋盘上,再与对手一起复盘讨论棋局。”

  在AI出现后,手写复盘逐渐被取代,AI一键复盘、评析显然更加方便快捷也更加准确。但聂道始终坚持要求小朋友们在对弈后,对每盘棋做好记录、心得。

  “基本功是不能落下的。手写复盘过程中,能够将自己在对弈中的深度思考与逻辑性复刻出来,长期来看受益终身。”复盘的目的在于提升自我,而非方便快捷。

  与对手复盘是线下天然的壁垒,围棋的本质仍是强交互运动,这是线上围棋流失率高的原因,也是线下围棋场景的优势。赵哲伦如此认为。

  02

  量化围棋教学体系

  2020年的一场疫情,迫使线下机构们向OMO加速前进。得益于定位为一家20年历史的初创公司,聂道仍保有初创型公司的敏捷性,疫情下,赵哲伦当机立断,将公司内部编制完全打乱,并搭建线上研发部门,开发聂道线上APP。

  “现在聂道是一家完全扁平化管理的初创型公司,没有任何一位领导,有的只是销售、老师和班主任。”

  2020年4月,聂道上线APP,因为疫情原因无法线下上课的用户,有90%转到线上场景上课。8月29日,线下疫情解封,92%的用户全部转回线下。

  “线下公司的节奏速度固然是慢的,但每一家线下店所辐射的三公里,粘性很高。慢而有壁垒,是线下最大的特性。”

  目前,聂道已完成三个事业部的搭建,并存三条业务线,分别为To B、To C、To G三个方向。

  在B端方向,“双减”后聂道与新东方达成战略合作,为后者开设的围棋课程输出师资培训、教研教学、运营等多维度的支持,目前已与新东方旗下五个城市的校区正式开展合作,其他城市正在进一步打磨中。同时,多知网了解到,仍有K12头部机构正在与聂道接洽中。

  赵哲伦指出,对于教培机构重新开拓领域并非易事。“这意味着几乎重做,所有我们曾经踩过的坑,他们也要再经历一次。师资人才要重新招聘,运营团队的底层架构要重新搭,教研教学内容也要花时间打磨。”

  而C端方向,目前,聂道在全国范围内已有40余家校区,其中包含北京本土15家校区。赵哲伦表示,OMO固然是行业趋势,但现阶段聂道的重心仍在于线下。接下来会更加聚焦于一线城市,将在已进驻城市继续打磨单点模型,进一步扩大规模。

  对于围棋培训行业的现状,赵哲伦仍认为,围棋培训尚且不能是被称之为一个市场,尽管前景很大,但在商业角度来看,整个围棋培训行业加起来不足一个上市公司的规模,还只是初始阶段而已。

  聚焦于围棋培训行业本身,也还没有能够解决最关键的问题——围棋的每个阶段到底应该教什么。

  “标准化教研是很重要的,但有丰富教学经验的围棋老师,很难接受标准化,他们会发出质疑,‘为什么说你这样教就比我教的好?’。”

  赵哲伦坦言,聂道在标准化教研、自研教材上花费了很多心血,但在选择全标准化与半标准化上则用了更多时间。“说服职业棋手按照标准化教学的方法就一定比他的方法效果好,是需要大量的实践与数据证明的,但现在还没有人能够证明出来,围棋学习在哪个阶段就一定要掌握哪种技巧。”

  这是聂道想做的事情,也是在上线APP、自研AI后不断尝试的某一种能够最终将围棋教学量化的实践。

  教学体系层面,是现在围棋培训行业面临的最大也是最难解决的问题。

  2017年,AlphaGo以3:0的成绩打败世界排名第一的柯洁,向人类以实力宣告了阿尔法围棋的棋力已经超过人类职业围棋顶尖水平的事实。在这之后,AlphaGo向外界表示正式退役,不再进入围棋比赛,转而选择担任一名围棋“老师”。

  2020年,这场人机大战的总裁判长,职业二段棋手樊麾加入聂道,成为后者教研产品层面的总负责人。而作为AlphaGo项目初始参与者之一的樊麾,正是世界上与AlphaGo下棋最多的人类之一。

  赵哲伦表示,在樊麾加入后,更加坚定了聂道想要量化教学体系的决心。“我们想打开围棋、打开AlphaGo的‘黑匣子’,还原出AlphaGo自主学习后,在下棋、教棋中每一步的逻辑,或许就能将围棋教学体系量化,去解决围棋到底应该在每个阶段教什么的本质问题。”

  “如果能够解开这个问题,那将是比AlphaGo战胜人类更大的事情。”

  END

  本文作者:张心笛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