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围棋在明代曾大放异彩 永嘉是全国最牛派别之一

温州围棋在明代曾大放异彩 永嘉是全国最牛派别之一
2021年11月08日 09:27 新浪体育综合

  “战罢两奁分白黑,一枰何处有亏成?”

  “围棋”又称“弈”,中国传统盘上游戏, “本图适性忘虑”,是士人修身养性之馀事,传为帝尧所创,属琴棋书画四艺之一。

  围棋

  最早的文献记载见于《左传》,其中记载了太叔文子批评宁喜对待国君不如下棋的故事。

  自古以来,弈者如林,国手迭出,见之史籍者举不胜举。唐朝的棋待诏更是网罗全国围棋高手。及至明代,棋艺进一步发展与普及,民间棋手辈出,时人以地区划分流派,其中影响最为深远的就是永嘉、新安、京师三大棋派。

  明代文学家王世贞在《宛委余编·弈旨》中记载:“正德中,四明范洪重。洪之后,永嘉鲍一中重。鲍生晩,不及与洪角,而格胜之。其郡李冲晩出,遂与鲍雁行;周源又晩出于李,徐希圣又晩出于周;皆骎骎角鲍者也。此所谓永嘉派也。”文中提到的鲍一中、李冲、周源、徐希圣等人皆为围棋国手。

   / / / / /

  开国功臣刘伯温尤爱

  明初,在“权威围棋爱好者”——明太祖朱元璋和开国重臣徐达、刘基等人的影响和推动下,下围棋在当时成为一种潮流,南京莫愁湖畔的胜棋楼相传就是当年朱元璋和徐达经常下棋的地方。

  南京胜棋楼

  南京胜棋楼明信片

  皇帝和开国功臣们都爱好围棋,使棋手的社会地位大为提高,围棋粉丝比比皆是,造就了明朝围棋的繁荣。明代的诗、画、小说中,表现围棋或棋人、棋事的内容特别多,为历代所不能及。

  刘伯温

  刘基(1311—1375),字伯温,浙江青田(今浙江文成)人。喜爱下棋,常与朱元璋对弈。

  明王文禄《龙兴慈记》有这样的记载:“圣祖赐刘诚意一金瓜,曰‘击门锥’,有急则击之。一夕,夜将半,击宫门。乃洞开重门迎之,曰:‘何也?’曰:‘睡不安,思圣上弈棋耳。’命棋对弈。俄顷,报太仓灾,命驾往救,刘止之曰:‘且弈,请先遣一内使充乘舆往。’遂如言。回则内使已毙车中。圣祖惊曰:‘何以知朕厄?’曰:‘观乾象有变,特来奏闻耳。’”

  刘伯温故居

  以弈棋救朱元璋一命,事近荒诞。而洪武四年,刘基辞官归隐山中,“惟饮酒弈棋,口不言功”,却是史实。这也说明下围棋是刘基生平之好,不能须臾分离。

  受刘基的影响,次子刘璟同样爱好下棋且棋艺不凡。刘璟性格颇类其父,“性刚嫉恶,与物多忤,刚直不阿”。据《明史》载:“璟尝与成祖弈,成祖曰:‘卿不少让耶?’璟正色曰:‘可让处则让,不可让者不敢让也。’成祖默然。”

  刘璟

   / / / / / / / / / /

  与人下棋从来都让子

  明代永嘉弈派的众多高手中,最闪耀的明星,自然是被吴承恩点赞的鲍一中,他是永嘉弈派的开创者。

  吴承恩

  鲍一中,字景远,号涧泉(又作鉴泉),生卒年不可考,大致上应当生于弘治十三年(1500),卒于嘉靖三十九年(1560)。

  王世贞的《永嘉行赠李冲》一诗中写道:

  永嘉鲍生弈者师,十七人间当国手。

  丁卯桥头遇杨相,籍甚文章呼小友。

  永嘉鲍生便是鲍一中,他少年成名,十七岁时与当时正赋闲在镇江家中的宰辅杨一清相识,两人因围棋而成为忘年交,被呼为“小友”。在宰辅杨一清的提携下,鲍一中崭露头角。

  乐清侯一麟撰有《鲍弈士小传》,评价他的围棋“君用批亢捣虚(意为抓住敌人的要害乘虚而入)之策,设开户突围之奇”。与人对弈时,鲍一中从来都让子,有以少击众的棋风,以胜九负一的记录力压当时新安棋派的代表人物汪曙,被誉为“弈品第一”,是当时当之无愧的头号国手。

  姜准在《岐海琐谈》中记载了一段故事:嘉靖二十七年(1548),当时温处兵巡道曹汴与温处分守道谭棨一同驻节温州,闲时下围棋,曹汴敌不过谭棨。曹汴听闻鲍一中棋艺高超,于是请鲍助他取胜。第二日,在空庭内摆下棋局,让鲍一中执伞遮荫,在伞盖上穿破一小孔以漏日影,鲍一中不断移动伞盖,曹汴随着日影落子,结果大获全胜。

  在围棋盛行的明代,鲍一中如此的国手自然“吸粉”无数。《西游记》的作者吴承恩就是他的粉丝。吴曾作诗《围棋歌赠鲍景远》,对鲍一中的棋艺赞叹不已。鲍、吴相识时,鲍一中在棋界已是首屈一指,上流社会皆引以为友,“甲第公侯饰马迎,玉堂学士题诗访”。而25年后,吴承恩在南京鸡鸣寺再次观看鲍一中下棋时,“四方豪隽”闻风而至,小小的房间里挤满了“粉丝”,摩肩接踵,水泄不通。鲍一中的“吸粉”效应,和现在的明星相比毫不逊色。吴承恩后来还写了一首诗,赞叹鲍一中是“棋中师”。

  南京鸡鸣寺

  除了吴承恩,当时很多文人雅士均与鲍一中有交往,并作诗文相赠,鲍一中所得诗文之多,在晚明棋坛上也可以说是首屈一指的。如汪廷讷《弈中九仙歌·鲍小友》云:“鲍中磊落羡青年,人呼小友至今传。”侯一元《赠鲍六北游》云:“鲍生年二八,国手已名闻。”何白《方汤夫传》称“前辈有鲍涧泉名一中者,为国朝国手冠”。

   / / / // //

  善弈能诗,影响力巨大

  李冲,一作李中,字小山,是鲍一中逝世后崭露头角的永嘉棋派领袖人物,因皮肤较黑,绰号“李黑”。由于当时高手众多,彼此之间竞争激烈,李冲一度“十年落魄江湖间”。与鲍一中的“狂酣”棋路不同,李冲与人对弈更加闲适雅致,当时有“鲍子狂酣方擅胜,李生闲雅更称神”的说法。

  吴承恩写有一首《后围棋歌赠小李》,有“今来邂逅得小李,未知与鲍谁雄雌”之句,这个小李就是李冲。

  李冲的棋艺倾动天下,对自己的声誉也十分看重。王世贞曾描述:“永嘉守修郡志,志伎艺曰:鲍一中弈品第一,李冲次之。李冲意不乐,遂罢不复志。”李冲的意见竟可以左右郡志的编纂,可见他当时在温州的地位之高。

  永嘉弈派后来还出了周源、徐希圣、赵文旦、赵文韶、周珙、黄一鹏、方子谦等高手,可谓是国手辈出,声名在外。嘉庆《扬州府志》有“永嘉徐希圣游广陵,与乡人颜子明俱擅国手”的记录,误将京师颜子明认作永嘉人,这个失误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当时永嘉弈派的强大。

  万历十四年,永嘉、新安、京师派与新崛起的“四明(今宁波)派”高手,在余姚举办了一次在中国围棋史上具有重要影响的比赛,方子谦应邀到会,与邵甲及新安汪绍庆等比赛。

  李维桢在《弈正序》中认为方子谦“其弈品号第二”。方子谦不仅善弈,并能诗,精通文字学。而诗弈并重可以说是后期永嘉弈派的突出特点。

   / / / / / 著 / 《适情录》

  是明代中日围棋交流的结晶

  早在南北朝时期,中国文化就大量流入日本,有学者考证认为围棋就是在那时传入日本。唐代就有中日官方的围棋比赛。《旧唐书·宣宗纪》记云:“日本国王子入朝贡方物,王子善棋,帝令待诏顾师言与之对手。”

  在唐以后,中日文化交流逐渐走过了它的鼎盛期,中日围棋交流更是趋于停滞。弘治年间(1488—1505),日本僧人虚中来华,促成了明代中日围棋间最重要的一次交往。

  虚中“博学而文,且善弈”,特别是围棋技艺尤为突出,“得弈之三味者也”,著有棋谱《决胜图》二卷,其上绘有棋谱387图,来华后定居杭州多年。

  《适情录 》

  温州人不但驰骋棋坛有实践经验,且还著书立说,在理论上有所创新。鲍一明著有《棋经》(温州图书馆现存有海内孤本)、陈谦寿著有《弈书》。尤其值得一提是林应龙所著的《适情录》,作为中日两国围棋智慧的共同结晶,该书见证了中日围棋交流史的一段佳话。

  适情录底本

  林应龙,字翔之,号九溪,生卒年不详,永嘉(今温州城区)人。学问奥博,多才艺,擅书画,诗文书法为同辈推许。少年时代的林应龙曾读过虚中的《决胜图》,对其上所绘棋谱尤为称赞,认为“妙语悟旨,犹仙方也,大方家当自得之”,便将《决胜图》改编为《玄通集》。后来他专程赴杭州拜访虚中,想要求教围棋技艺,但是当时虚中已经仙逝。遗憾之余,林应龙以诗寄情:

  锡杖飞腾不受呼,佛徒犹忆诵无无。

  三生政恐成虚语,万法何从问所须。

  炎海烟霞迷宝树,晓堂鸾凤长灵蒲。

  半轩风雨传心处,留得当年《决胜图》。

  ——过虚中上人故居,书《决胜图》后

  嘉靖四年(1525),林应龙著成《适情录》二十卷,收录虚中《决胜录》所传棋谱以及他自己搜集编撰的近千种棋谱,堪称皇皇巨著,是现存明代棋谱中最古老、规模最大的一部,在明代围棋史上占有重要位置。现存的《适情录》为嘉靖十七年(1537)楚藩崇文书院重刻本,后未见再版。日本曾影印该刻本。

  昭和55年(1980)日本株式会社原版初印《适情录》

  编辑 | 凯哲 刘曦

  校对 | 郑凌

  参考文献:

  《明代士人与奕文化》 卢庆滨

  《明代围棋运动述要》 赵慧娣

  《明代永嘉棋派述略》 潘猛补

  《忘忧清乐在枰棋——论围棋与古代文人的生活》 宋丹 段辛安

  《围棋东渐与中日文化互动》 何云波

  《永嘉派巨子鲍一中生平考略》 张亚芬 周春英

  《永嘉棋派棋士录》 谷峰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