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棋圣”遇见“诗圣” 当围棋遇见草堂

当“棋圣”遇见“诗圣” 当围棋遇见草堂
2021年11月01日 14:26 新浪体育综合

  (成都日报“锦观”新闻客户端 陈浩)

  浣花溪旁,草堂幽处,前度“棋圣”今又来。

  因为围棋,“棋圣”聂卫平2021年第二次来到了成都,走进了杜甫草堂,与之携行的有常昊、古力、张璇、屠晓宇,5人共赴第三届中日韩聂卫平杯围棋大师赛。

  一张桌子,一台电脑,一杯清茶,以古香古色的草堂棋社为原点,以宽带为连接,硝烟弥漫于网络,以至于预计两小时就能下完的比赛,持续了4个多小时才结束。而随着网络直播,天府文化之美也翻越千山万水走进了中日韩三国乃至世界围棋爱好者的眼中。

  一人·棋圣

  3天时间,15人15盘棋,中日韩三国各个时代棋手代表巅峰对弈。在棋迷的眼中,主角只有一个,那就是聂卫平。

  不仅因为比赛名为“聂卫平杯”,更因为他是“棋圣”,一个从成都举办的全国比赛中脱颖而出,一路披荆斩棘屡创辉煌业绩的人——1965年,年仅13岁的聂卫平到成都参加全国围棋少儿组比赛勇夺冠军,昨天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感慨地说:“那是我围棋人生的第一个全国冠军。”1973年,他入选国家队。上世纪70年代,5夺全国冠军,急速上升,一股强劲的“聂旋风”刮起。1985年连胜小林光一、加藤正夫、藤泽秀行三大日本绝顶高手,帮助中国队实现大逆转并夺得首届中日围棋擂台赛冠军,随后两届比赛他依然战果辉煌,以力挽狂澜之姿引领中国队斩获中日围棋擂台赛三连冠……1988年,为表彰他对围棋事业的杰出贡献,国家体委和中国围棋协会授予他“棋圣”的荣誉称号。

  2021年8月17日,聂卫平度过了自己69岁生日,正式步入古稀之年。昨日开战的2021第三届中日韩“聂卫平杯”围棋大师赛是他69岁生日后的第一次公开比赛,他非常看重。输掉与武宫正树的比赛后,他并没有立刻离开草堂棋室。随后的一个多小时,他或站在张璇身后,或站在屠晓宇旁侧,关注着他们棋局的走势,长时间的站立对身体并不太好的他来说,无疑是一种负担。

  但聂卫平终究还是坚持了下来,因为对比赛的看重,因为对围棋的挚爱。直到看到最后一盘常昊大势已去,他才缓缓地踱出比赛室。

  一馆·草堂

  聂卫平上一次来杜甫草堂是今年4月的第20届中国围棋西南王赛——开赛的当天他也是早早赶到杜甫草堂,带着一颗虔诚的心,观先贤遗迹,睹诗圣风流,然后在大雅堂广场杜甫雕像下挂盘讲棋,上演了一场与诗圣跨越千年的心灵之约。而这一次前来,聂卫平已经是草堂的主人——在西南王赛闭幕式上他被杜甫草堂博物馆特聘为草堂棋社名誉社长。

  琴棋书画,古之四艺,而围棋在其中占据着很高的地位,自古以来文人竞相习之。草堂的“原主人”杜甫也堪称其中的一位。在他的众多诗作中,不乏写棋的名句,“置酒高林下,观棋积水滨”“且将棋度年,应用酒为年”“闻道长安似弈棋,百年世事不胜悲”……著名围棋主持人王元八段说,预估诗圣的围棋水平大致和自己相仿。而在草堂茅屋中,还有一位隐藏的高手,那就是杜甫的夫人,一句“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作钓钩”勾画出杜甫夫人手谈前的淡定从容。千年前,在浣花溪畔,杜甫或与好友,或与夫人纹枰手谈,那是一道美丽的风景。

  而今在一如既往清幽的草堂,在棋社雅致的棋室,3天3次中日、中韩、日韩跨越空间的黑白对话,又是一道崭新而美丽的文化风景线。

  一城·成都

  往来半世纪,草堂与“棋圣”皆彼此牵挂,难以割舍。

  从1965年到2021年的56年间,聂卫平到成都的次数多得连他自己都数不过来。

  聂卫平说成都吸引自己的,不仅仅是美食美酒,还有浓郁的围棋氛围和这座城市厚重的文化底蕴。有着3000多年建城史的成都,一直是文化昌明之地,金沙遗址、都江堰、武侯祠、杜甫草堂、文殊院、青羊宫……历史在一步一景中交相辉映;文翁、司马相如、卓文君、诸葛亮、李白、杜甫、苏轼、杨慎……文化名流在历史的长河中熠熠生辉。

  2019年,首届中日韩聂卫平杯围棋大师赛在成都创办,是聂卫平选择了成都,也是成都选择了聂卫平。三届比赛的举办,“聂卫平杯”的赛场从封闭的酒店转换到开阔的草堂,也走到更广泛的市民中间,众多的人们或来到现场、或通过网络观看到了一盘盘精彩的高手对决。

  而三年的时间,参赛的棋手也目睹了“棋城”成都在世界文化名城以及世界赛事名城目标上的飞速迈进。聂卫平曾经说,围棋最大的魅力是可以大幅度提升人的精神文明素质。而成都丰厚的历史文化底蕴,让他在无数次的“回家”过程中都可清晰地触摸得着、感受得到。

  “棋城”成都,聂卫平来过了,但始终还想再来!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