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夺“世界冠军”头衔 业余天王书写河北围棋历史

首夺“世界冠军”头衔 业余天王书写河北围棋历史
2020年09月07日 10:54 新浪体育综合

  据 燕赵都市报 报道。

  2020年8月29日,第15届韩国国务总理杯世界业余围棋锦标赛收官,代表中国出战的我省沧州选手马天放一路过关斩将,以7连胜的佳绩勇夺冠军,这是中国棋手在本项赛事中连续第6次夺冠,同时也是河北围棋历史上第一个“世界冠军”头衔。稍有遗憾的是,这项赛事没有奖金,也没有授予业余8段和业余9段的资格,只有一个大约价值1400美元的精美奖杯。9月6日,马天放接受了记者采访,对一些焦点话题进行了解答。

  首次参赛全胜夺冠

  韩国国务总理杯创办于2006年,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业余围棋锦标赛,与国际围棋联盟主办的世界业余围棋锦标赛分庭抗礼(1979年创办,首届冠军聂卫平)。

  今年的比赛原计划于9月5日在韩国江原道太白市举行,但因为疫情的影响,改为首次线上比赛,共有来自61个国家和地区的选手参加,马天放以今年晚报杯亚军的身份代表中国队出战。马天放说:“这是我第一次参加世界大赛,半决赛之前,对手基本上来自东南亚或欧洲等围棋不发达的地区,所以没遇到太大的挑战。”

  半决赛,马天放遭遇代表中国香港出战的韩国籍棋手朴永云,这也是两人首次交锋,“他以前是韩国棋院的院生,拿过很多冠军,实力还是很强,现在在中国香港工作。整体上来说,这盘棋我并没有明显落后的时候,不过过程还是比较复杂,中盘时有个打劫,他的应对不是很好,打输之后一条超级大龙被我吃了,胜负就此确定。”

  决赛中马天放执白迎战日本业余名将大关稔,双方激战了376手,超过了棋盘本身固有的361手,方以1目半小胜告终。这盘棋属于典型的“大杀小输赢”,双方从序盘开始,便展开贴身厮杀,几块棋相互纠缠,生死不明,让在网络上围观的棋迷大呼过瘾。“这个比赛采取的是黑棋贴6目半的韩国规则,开始的时候我稍微领先,中盘结束进入官子时,我盘面大约落后了8目。官子阶段,对手不够精细,出现了失误,我下到第296手退的时候,确信可以赢下来了。”马天放说,“当时心理上并没有特别的兴奋或者波动,只想着把棋局安全的运转结束。后面黑棋的右下角出棋,形成打劫双活,我彻底放下心来。”

  这是马天放获得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头衔,也是河北围棋历史上的第一个世界冠军,对此马天放说:“我真不知道创造了河北围棋的历史。棋局结束之后,我还是比较平静,肯定高兴,但没有想象中那样惊喜。河北围棋以前有过辉煌,但相比那些传统强省,河北的围棋基础还比较薄弱,年轻棋手中许嘉阳相当不错,已经具备了职业顶级高手的实力,希望河北能有越来越多的孩子喜欢上围棋。”

  放弃职业成为业余天王

  马天放虽然只是业余棋手,但在很多棋迷眼中,人气丝毫不比职业的顶尖高手差多少。

  1992年7月7日,马天放出生于沧州,从小就有“天才”的称号,3岁便认识3500多字,5岁就能“过目不忘”,7岁学棋。但与普通的孩子找围棋老师或报围棋培训班不同,马天放完全靠着围棋书籍和上网下棋自学成才,2000年开始在联众、清风等平台下棋,2005年便达到了TOM围棋的9D,相当于实际中的强业余5段,也就是差不多全省业余冠军的水平,很多棋界人士都把他看成中国围棋的未来之星。

  但马天放似乎根本无意走职业之路,以至于在一段时间内饱受外界“浪费天赋”“伤仲永”等批评,“我并不是不愿意走职业道路,只是觉得自己还不够强,即使成为职业棋手也意义不大。2009年的时候,我本来想再参加一下定段赛试试,结果因为骨龄超标,然后就不再参加了。”实际上,2014年马天放还有过转为职业棋手的机会,当年他拿到了“陈毅杯”冠军,按照规定可以转为职业初段,结果婉言谢绝,“进入职业棋坛,一般都是在17岁左右,15岁以下发展前途更好,而我的年龄有些偏大,而且没有多少自信。”

  “现在职业棋手和业余棋手的界限其实很模糊,基本上就是让先的水平,业余棋手也可以通过预选赛参加职业大赛。”马天放说,“既然不能在职业棋手中做到最好,那就在业余棋手中争取最强吧。”不出所料,他的业余之路一帆风顺,从2007年参加全国业余比赛开始,2008年便稳定在前6名左右,还拿到金陵杯亚军升为业余6段;2009年拿到个人第一个全国冠军——丰城杯;2011年黄河杯冠军,升为业余7段,与胡煜清、白宝祥和王琛并称为中国业余围棋的“四大天王”,他好战的棋风也深受普通棋迷的喜爱,“既能看懂,又很过瘾”。

  如今,通过参加业余比赛,马天放一年的收入稳定在40万元人民币左右,“当然,这是建立在参加比赛比较多,而且能保证取得好成绩的前提下。如果只做围棋教学工作,估计也差不多,但是,我更喜欢比赛。”

  未来还有三个目标

  拿到世界围棋业余大赛冠军之后,马天放并没有停下前进的脚步,在他心里,还有很多目标等待他去完成。

  马天放说,近期他有三个目标:实现中国业余围棋传统大赛的大满贯;拿到国际围棋联盟主办的世界围棋业余锦标赛冠军;代表河北参加明年的全运会,最好是拿到冠军,“中国的业余围棋传统比赛,我拿了不少冠军了,现在还差晚报杯和商旅杯冠军。”

  马天放说,在这些既定的目标中,他个人觉得晚报杯冠军是最难的,“我参加了12届晚报杯,只在2011、2014和2020年拿了3次亚军。只有晚报杯的冠军,才有资格代表中国参加世界大赛,业余强豪、原职业转业余的高手都很重视,而且赛程密集,基本上1天2轮,有时是1天3轮,棋手很疲惫,实力和运气因素都很重要。今年是我距离冠军最近的1次,小分很高,但输了3盘,冠军潘文君输了2盘,如果我们战绩一样,冠军就是我了。好在,潘文君有过职业棋手的经历,按规定不允许参加世界大赛,所以我得以递补出战。” 如果不出意外,明年1月马天放有可能代表天津的《今晚报》征战晚报杯,“说实话,我觉得夺冠的希望并不大,只能全力以赴。我在其他比赛中发挥都不错,偏偏晚报杯差一些,可能是心理上有某种魔咒吧。从目前来看,主要对手是王琛,我对他的胜率最低,只有38%。还有赵斐,胜率我稍稍落后,白保祥战绩相近,其他棋手基本上都是我的胜率高一些。王琛的棋风很有韧性,有点像李昌镐,而我的棋风偏重于战斗,不管前面领先多少,后面经常被逆转,赢的那些都是对方失误所致。而且,我用AI分析发现,王琛的一些下法其实很掉胜率,但就是赢不下来。”

  相比晚报杯冠军,马天放更加渴望的是全运会冠军。上届全运会,马天放获得河北省选拔赛亚军,与正赛擦肩而过,“非常遗憾。明年又是全运会年,我还不知道有没有围棋项目,如果有的话,我肯定会参加河北省的选拔赛,争取拿到资格。全运会是国内影响力最大、整体实力最强的综合性运动会,这个冠军的份量,自然非同一般。”

  至于国际围棋联盟的世界业余围棋锦标赛,马天放表示还存在很多变数。按照原计划,这项比赛今年5月在俄罗斯举行,马天放已经拿到了参赛资格,但同样因为疫情影响,推迟到明年6月。“不知道中国围棋协会是如何安排的。是今年的名额也顺延到明年,还是明年的晚报杯冠军出战,还没有最后确定,我能不能参加还是未知数。总之,还是想办法夺得晚报杯冠军再说。”

  “AI改善了我的布局”

  从Alphago与李世石的五番棋大战,到它的“升级版”Master在网络上横扫中日韩的顶尖高手,再到“进化版”Alphago与柯洁的三番棋,围棋AI越来越受到围棋界的重视,甚至在某些方面改变了围棋的传统理念。

  作为业余围棋界的顶尖高手,自学成才的马天放自然不会放过AI的帮助。他说:“AI对职业棋手的帮助,比业余棋手更大。作为我个人来说,AI在布局方面影响很大。原来大家都知道,我是出了名的布局不行,经常落后。有了AI之后,我的布局明显改观,胜率也有所提升。”

  如今,各种围棋AI遍地开花,越来越多的棋手也变得“AI化”,在这次的国务总理杯半决赛中,马天放便使用了开局点三三这样的AI手法,“人们已经逐渐接受了AI的下法,它这么下,而且胜率那么高,肯定是有它的道理的。只不过,以人类目前的实力,可能还不能完全理解或驾驭AI的手段。另外,AI的出现,让棋手的棋风成为伪命题,毕竟谁也不想刚开局就掉胜率。”

  (燕都融媒体记者 旭光/文 马天放/图)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