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年前反出日本棋院 25名棋手的独立宣言(下)

七十年前反出日本棋院 25名棋手的独立宣言(下)
2020年09月02日 19:26 新浪体育综合

  据 腾讯野狐围棋 公众号报道

  关西棋院独立70周年纪念2

  1950年9月2日是关西棋院的独立日,当天关西棋院致日本棋院的“独立宣言”全文翻译如下:

  “昭和二十三年六月关西棋院创立当时,设想围棋界的理想运行方式是东京有关东棋院,大阪有关西棋院,将来某一天其他地域成立有实力的棋院,彼此之间资格对等、立场平等、相互独立,在此之上,设立日本棋院作为联络协调的机构。由此,各地域的棋院间切磋琢磨,不但是围棋界迎来隆盛时代的最有力方法,而且是符合当今民主主义的社会风潮,排除不必要的管制和垄断的合理方式。一直以来,我方对贵院再三表明这一立场,并为其实现付诸绵薄之力。

  然而,我方的意愿不幸未能得到贵院的赞同。贵我两院的关系,我方虽有独立机构的形式,但实际上,直至最近依然未能摆脱贵院关西支部的性质。

  如果此种状态持续下去,与我方当初的意愿背道而驰,愈来愈远,并忧惧我院创立精神涣灭,此前,我方以理事改选为契机,调整了以往的运营方针,下定决心恢复本来面貌。关于运营方针中与贵院有关的事项如下所示:

  (一)今后我院独自发行段位证书。

  (二)贵院与每日新闻社协约举办的第六届本因坊战及贵院与朝日新闻社协约举办的本年度大手合后期比赛,我院所属棋手是否参加将重新协商。

  虽然通报了上述两件事项,但如前所述,我院希望棋界隆盛的意愿并未改变。今后愿与贵院共同合作,努力钻研棋道、普及围棋。特此告知。”

  9月2日,关西棋院大屋晋三理事长带着铃木宪章、岩田三郎、田边严三位职业棋手抵达东京,将独立公函递交给各大新闻社和日本棋院。面对日本棋院理事长津岛寿一的怒意和威胁,脾气火爆的铃木宪章对着他来了一句:“老东西,甭管你说什么,我们的独立是不会取消的!”这句使用关西方言的“粗鄙之语”令长期担任日本政府高级官员的津岛寿一立刻楞在当场。

  铃木宪章是棋界异类,桥本昌二少年时被他让子指导,输棋后大哭:“竟然输给了农民伯伯!”关西棋院独立后铃木宪章改名铃木越雄,1956年他在《读卖新闻》主办的“吴九段对新进战”中执黑对吴清源,第1、3手落子高目,第5手直接肩冲小目,号称天下奇谱。结果竟是铃木取胜,为其一生不朽的杰作。1990年关西棋院独立四十周年纪念刊《独立之谱》封面选用的棋谱,既不是桥本宇太郎“东西大对抗”飞挂天元,也不是“升仙峡逆转”,正是铃木奇手击败吴清源的这盘棋。

  棋院独立的最重要标志之一是段位自认,由此必须与日本棋院主办的升段赛划清界限。9月13日,关西棋院再次召开棋手总会,就是否继续参加日本棋院升段赛进行投票。计票结果为:支持12票,反对20票,弃权3票,3人未出席。仍然是独立派胜出。

  但愿意参加日本棋院大手合的棋手也不能强制留下,桥本宇太郎、光原伊太郎、细川千仞三巨头在小会议室内做出了一分为二的最终决定。这一“分家通告”由谁在全体棋手面前公布?年长的光原、细川坚决推辞,还是落到了桥本的头上。桥本宇太郎在发言中引用了《百人一首》中崇德天皇的和歌:

  “激流撞溪岩,无奈分两边。水有交汇日,人有重逢天。” 

  至此,师徒分道,亲戚扬镳,这场分裂被称为“围棋界的保元平治之乱”。协调派离开了共同筹集资金建设而成的关西棋院,租用7公里之外大阪福岛区的一处建筑,挂出了“日本棋院关西总本部”的牌子。三年后,细川千仞招收到一位名叫石井邦生的12岁弟子,六十五年后,石井邦生的弟子井山裕太打遍日本无敌手。

  接下来,关西棋院的“悖逆之举“将受到日本棋院政治除名、经济封锁、宣传抨击、否决一切交流提案等强烈打击。他们准备好迎战了吗?他们能度过危机吗?

  关西棋院独立时的对局场景。

  关西棋院独立二十五斗士(段位为当时):

  桥本宇太郎八段(1907-1994)

  鲷中新六段(1911-1992)

  窪内秀知六段(1920-2020)

  铃木宪章五段(后改名铃木越雄,1915-1985)

  藤木人见五段(1917-1997)

  佐藤直男五段(1924-2004)

  青柳英雄四段(1921-2007)

  岩田三郎四段(1912-1954)

  松浦正四段(后改名松浦吉洋,1926-1991)

  松林茂比古四段(1917-?)

  安田清四段(1917-2011)

  小川正治四段(1920-1999)

  桥本昌二四段(1935-2009)

  小松重男四段(后改名小松重雄,1907-1996)

  木下阳滉三段(后改名木下敬章,1916-2006)

  田边岩三段(后改名田边岩人,1910-2003)

  龟山稔三段(1916-1999)

  小坂田幸次三段(1923-1989)

  冈部巳代治三段(后改名冈部洋明,1923-2004)

  深川牛次郎三段(1891-1951)

  植村四郎二段(1922-2009)

  小林正大二段(后改名小林正昌,1918-2000)

  赤木一夫二段(1921-1999)

  柏野千久子初段(女,后改名大熊千久子,1922-2011)

  新村信一初段(1908-1977)

  从这些棋手的年龄、成绩、地位来看,无论相对于日本棋院赫赫有名的高手,还是被他们所驱逐的光原、细川等人,都是一场年轻人的胜利,一场“庶民的胜利”。虽然名单中的绝大多数未能凭战绩在围棋史中留下姓名,但他们以无比的勇气和意志使关西棋院生存下来。随着2020年窪内秀知与世长辞,这些关西棋院的建院者们全部在另一个世界相聚了。

  注:

  1。 关于关西棋院独立时的棋手人数,由于年代久远,记录缺失,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就搞不清楚了。根据当事人回忆,有十八人说(宫本直毅)、二十二人说(小松重雄);查阅关西棋院历史资料,有二十七人说(《感觉》)、三十三人说(《围棋新潮》),莫衷一是。本文采用2010年关西棋院出版的《雨洗风磨——关西棋院创立60周年纪念》一书中,载有全部独立棋手姓名的二十五人说法。

  2。 1950年9月13日桥本宇太郎引用的和歌原文为:瀬をはやみ 岩にせかるる 滝川の われても末に あはむとぞ思ふ。文中使用的译本为新译。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