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象:克拉姆尼克的禁止王车易位理论可行吗?

国象:克拉姆尼克的禁止王车易位理论可行吗?
2019年12月07日 10:50 新浪体育综合
克拉姆尼克的禁止王车易位理论 克拉姆尼克的禁止王车易位理论

  文章来源:中国国际象棋协会

  为了防止国际象棋比赛堕入无聊的深渊,世界冠军们的脑洞越开越大。当年菲舍尔提出的任意制国际象棋(chess960)是一次很好的尝试,近年来也不断被高水平棋手采用。但是破坏对称性摆法的国际象棋总觉得缺少些美感,而且在实操阶段,确实起评分的体验是不一样的(在至少10多种局面中,先行一方的优势被放大了)。

  Chess 960的一种

  如何改革国际象棋才能增加复杂性,减少和棋的可能?我最近看到了两个有意思的观点:一个来自前棋王GM Kramnik的“禁止王车易位理论”,另一个思考来自GM Gserper提出的“取消时限控制和限着控制理论”。个人看来,两位特级大师的建议都各有可取之处,值得我们思辨讨论。本文将着重评析克拉姆尼克的取消王车易位理论。

  在克拉看来,现在顶尖棋手想分出胜负的难度是非常大的。特别是当一方铁了心要求和的时候,几乎不太可能赢得比赛。他给出的论据是:卡鲁阿纳和卡尔森的世界冠军对抗赛,慢棋12盘全部下和。

  但是需要注意的是,在最后一盘卡尔森和卡鲁阿纳的慢棋比赛中,卡尔森是在占据优势的情况下主动提和的,这并非因为卡尔森不想赢得胜利,只不过他认为快棋他的优势更大罢了。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也许GM Gserper改革赛制的倡议更符合逻辑。

  抛开动议因素,我们单纯讨论一下取消王车易位限制能不能把局面变得更复杂,从而降低和棋的概率呢?

  从DEEP MIND团队给出的实验对局看来,确实把局面的复杂程度大大提升了。我们来看其中一盘Alpha zero 左右互搏的禁止易位对局,确实局面非常动态。

  No castle game

  我们发现当禁止王车易位之后,侧翼进攻的可能性大大增加。

  其中带来了几个有意思的现象:

  1。白方常常采用h4这样的走法把车从h1-h3-g3(在不止一盘的对局中采用过)

  2。棋手依然会采用人工易位的方法将王过渡到局面的一角

  黑方Ke7 Re8 Kf8人工易位

  我们再看另一盘左右互搏的案例

  这时候问题来了:既然大家依然会将王走到安全的地方,“完成变相的王车易位”,那么禁止王车易位是否属于多此一举呢?

  并不是这样,克拉姆尼克其实是想通过禁止王车易位的方法,降低每方棋手寻求庇护所的速度,同时给双方的侧翼进攻赢得时间。

  对比一下传统的王车易位和人工易位的步数会发现,人工易位通常至少损失2步棋,而这两步棋往往给侧翼进攻赢得了时间。如果常下异向易位对局的棋手会发现,往往胜负就在一步棋之间,白方快白方就赢,黑方快黑方就赢棋。所以克拉姆尼克的真正意思并不是禁止王车易位,而是减缓防御工事构筑的时间。

  既然可以极大增强局面的不确定性,那么这个方案会带来预期的结果么?

  我个人持保留意见。

  我们来分析:克拉姆尼克所想解决的问题大部分只出现在职业棋手和顶尖棋手中间,那么这样改革之后的实验结果是什么样的?至少从提供的两盘“克拉满意的对局”来看(上文展示的),全部都和棋了。也就是说,虽然过程下的很精彩,但是结果还是和棋了。

  在进行了另外十盘实验对局之中,依然是9盘下成了和棋。

  另外提供的十盘无易位规则对局

  这就有点类似于:规定两个棋手必须盘盘下“鲍特威尼克变例”(一个很激烈的变化),但是结果两位高手还是盘盘和棋。也就是说,虽然局面的不确定性增加了,但是双方棋手还是可以最大限度的找到精确的办法应对。至少从现阶段的实验结果来看,取消王车易位并不一定会让卡尔森的棋盘盘分胜负。

  这是因为,对于超一流棋手而言,可能一盘棋不会犯错误或者只会犯1到2个小错误,这时候我们虽然通过禁止王车易位降低了容错率,但是两方棋手仍有很大概率一盘棋都不犯错误,所以并不会显著改善结果——和棋。

  卡尔森vs卡鲁阿纳

  但有一个可怕的是,如果取消了王车易位,几乎可以确定低水平棋手再也无法招架高水平棋手的进攻。比如在正常的对局中,2600的棋手经常可能就通过侧翼进攻冲垮23、24以下的棋手。如果再不让王车易位,那么跪和的可能性几乎很小。下面这个棋,白方走g4这个变化并不是十分可靠,但是如果白方是一个27的大神,黑方的心理首先就崩溃了。因为越是动态的局面,越对容错率有要求。

  比如类似的局面

  个人认为,国际象棋现在的发展已经到了两极分化的阶段。对于低水平棋手来说,一盘棋要犯无数个错误,而对于高水平棋手来说,几乎可以控制到不犯错误。王车易位的存在显然属于是为低水平棋手提升容错的方案,如果取消这个福利,可能国际象棋的平衡性将彻底打破。

  那么如何才能更好地解决国际象棋和棋多的问题呢?恐怕不能一边倒的通过降低容错率来解决。相反,我认为应该从提升犯错成本的角度上入手,可能更有效果。在这一层面,我更认同GM Gserper提出的理论,我们下次再分析。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