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江苏队最后的求生过程 同样情况为何天津活了

解密江苏队最后的求生过程 同样情况为何天津活了
2021年04月01日 08:57 《足球》报

  程善报道 2021年3月29日,中国足协公布三级联赛准入名单,2020赛季中超冠军江苏队未在其中,这意味着,由苏宁集团投资的江苏队彻底退出历史舞台,有着27年传承的江苏队烟消云散。

   

  消息传来,江苏球迷陷入了极度的痛苦和愤怒中,一个月前当苏宁官宣暂停运营的时候,所有人还期寄有奇迹和转机,希望张近东不至于就这样无情切割、让江苏唯一顶级联赛球队死于非命,但即使在那之后的一个月中不断有转让的消息传来,球队还是未能像津门虎那样死而复生。

  抵制苏宁和声讨张近东,成了江苏足球的这场劫难过后多数人的选择,但重新审视苏宁接手江苏足球的这段历史,或许才是江苏足球重新出发前更应该做的。

  江苏球迷愤恨的,是苏宁放弃这支球队时,没有像上一任投资人江苏舜天一样给球队一个妥善的安置,也没有像天海解散时一样支付完球员教练和所有工作人员的工资。那么从苏宁决定要撤资开始,到底整个过程发生了什么?江苏省和省体育局、省足协,又为什么最终在其中只保持了旁观者的立场呢?

  其实,2月28日,也就是苏宁官方宣布旗下所有球队停止运营的那天,是一个重要时间结点,在那天之前,有关江苏队的生存问题,江苏省足协和体育局还是有一定参与的,在那之后,所谓求生,就只是苏宁方面的单方面运作了,江苏省足协和体育局没有参与。

  最直接的证据是,媒体报道省里给苏宁联系了无锡和苏州的买家,但省里的所有努力与苏宁出手或者继续经营俱乐部的诉求之间差距太大。

  此前苏宁确实在省里给联系的买家面前开出了高价,让转让交易无法继续,因为买家必须承担所有债务,其中有江苏俱乐部欠苏宁集团债务的部分,这样的价格,在目前中国足球整体走低、俱乐部又必须中性名的情况下,是任何投资人都很难接受的,这也使得江苏省足协和体育局方面渐渐变得束手无策。

  一个细节是,2月底有消息说,江苏省方面要召开专项办公会议讨论江苏队的生存问题,但后经证实,江苏省没有召开足球专项会议的意图。而在苏宁官宣停止运营俱乐部后,江苏省足协的表态只是说:尊重决定,表示关注和惋惜。这意味着,到苏宁官宣俱乐部停运当天,甚至之前,省里早已经与俱乐部无法达成共识。

  2月28日苏宁还发生了一件大事,就是苏宁易购完成了股权转让,引入深圳国资。这让人们期待的江苏国资入股苏宁、进而帮助扶持俱乐部的设想泡汤。那天之后到3月21日,所有有关江苏俱乐部要转让求生的消息都与省里无关,只是苏宁方面在谈。此过程中也确实有买家想出手,而苏宁方面表示自己甚至愿意出让这个壳、不再要求对方负责债务,只是最终相关转让因为受让方的财务资质不符合中国足协俱乐部转让的相关规定而最终没有达成。

  这也是中国足协和职业联盟在次日(3月22日)向媒体放风会在23日官宣准入名单的原因。只是,原定23日下午17时官宣的名单,在13时被有关方面叫停,有关方面要求天津队和江苏队必须回到联赛序列,准入官宣的推迟其实是给了两家同样的时间和条件。在这样的背景下,天津市体育局和足协在3月23日到28日的5天时间中,完成了球员的重新召集和组队工作,而江苏队方面则无任何实质动作。

  “这次起死回生有我们吗?”苏宁俱乐部的工作人员也在25日左右到处询问,但看似与天津同等的机会,却无法在江苏形成真正的转机,江苏省和苏宁都有责任,苏宁是私企,泰达是国企,政府主导复活的话,隔着这个私企俱乐部的壳,即使江苏省愿意出手主导,苏宁应该也很难像泰达一样,与政府层面迅速达成一致。

  2月28日之前,是江苏队的投资人和省足协体育局一边博弈一边求生的过程,2月28日之后到3月21日之前,是投资人自主寻找下家的过程,3月21日之后,因为此前的僵持和微妙关系,双方一起错过了最后的拯救时间。

  张近东,如今被唤做“张三五”,因为他当年接手江苏队时的豪言壮语,现在变成了巨大讽刺。

  “三年内问鼎中超冠军,五年内雄踞亚洲之巅。”2016年2月18日,苏宁正式接手江苏队的出征动员仪式上,苏宁集团董事长张近东无比豪迈地喊出了球队的中长期目标。那时的张近东肯定想不到,他手上这支致力于站上亚洲之巅的球队,好不容易在第5个年头拿到了赛会制下中超的冠军后,却在转年的2月宣布暂停运营,而接下来的这年3月,江苏队先后被亚足联和中国足协官宣除名。

  2019年还在与皇马谈判试图引进贝尔、掀起中超联赛又一轮军备高潮的苏宁队,在两年后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他们在中国足球圈的投资,到底是为什么?仅仅是因为疫情之下母公司的经营困境吗?答案显然不是那么简单。

  “俱乐部不要急功近利,追求短期的成绩,要一步步完善建设,系统化地去实现三年内问鼎中超冠军,五年内雄踞亚洲之巅的既定目标。”苏宁入主江苏足球时张近东的“系统化”发展思路言犹在耳,但事实上,苏宁的国内足球生存模式,和恒大、上港、华夏、权健、后来的大连人,没有什么不同,都是金元足球。

  苏宁在外援层面引进的特谢拉和拉米雷斯们,外教层面引进的崔龙洙、卡佩罗们,都曾因转会费或者年薪刷新过中国职业联赛的上限,从这个角度来看,苏宁虽然比恒大进来晚,但说其实是金元足球的有力代表也并不为过,与恒大上港们的不同在于,苏宁给俱乐部的每笔注资,都是以借款形式存在的,这也是俱乐部在最后转让时除了欠薪外还搞出巨大债务的主要原因。

  如此,仔细审视苏宁投资中国职业足球的动机、时机和模式会发现,他也是看准了中央对足球的关注才进来的,也是在当地拿到了具体利益才投资的,运营模式也是金元足球模式——狂砸巨星和名帅,目的是短期内创造最大效应和价值。但这种生存模式随着企业与当地政府之间关系的变化、投资压力的不断加剧、母公司运营状况的恶化而越发脆弱,难以行稳致远。

  权健足球已经消亡,华夏幸福也早已过起节衣缩食的日子,大连人经过与大连市政府两年的博弈不得不在今年年初放走了贝尼特斯这样的名帅和龙东这样的球星,恒大今年在转会市场上彻底失声,金元足球的代表俱乐部中,也只有国企上港保持稳定,由此可见,这样的生存方式,在过去十年几大投资人风起云涌、前仆后继的尝试后,最终被证实是无法长久持续的。

  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在谈到江苏队停运说:“我们与苏宁的投资人做过很多次沟通,足球本身是社会公益产品,投资人要有社会责任感,我们希望这样的事情今后不再发生。”但这样的沟通没有价值——你谈情怀,他看重的是生意,更准确说是利益资源的置换,当足球已经无法带来更多利益而其本身又是无比沉重的包袱时,减法第一个就会落在足球身上。

  批判苏宁,其实应该着落在对金元足球时代的又一次反思,毕竟苏宁退场了,恒大、大连人们还在,只是,当年猛砸钞票挥斥方遒的他们,本赛季一家无声无息只出不进,另一家不仅走了大牌外教和外援,更是到目前为止唯一没有主帅的中超俱乐部。恒大的过分安静让球迷心慌,而万达几次三番与市里的博弈也让球迷担心,他们的未来会怎样呢?

  更多内容请登录足球报的官方网站:www.zuqiubao.info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