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金贵悼念佩特科维奇:他的性格贴合上海城市气质

吴金贵悼念佩特科维奇:他的性格贴合上海城市气质
2020年06月28日 13:26 上观

  北京时间6月28日凌晨,塞尔维亚足协用一篇长文表达哀悼:前上海申花主帅、塞尔维亚足球名宿伊利亚·佩特科维奇去世,享年75岁。据媒体报道,佩特科维奇是因发烧和十二指肠溃疡而入院的,随后他被确诊为感染新冠,随后病情迅速恶化,最终不幸去世。

  2001赛季,上海申花引进了前南斯拉夫国家队的整套教练班子,佩特科维奇开启上海执教。作为教练组中唯一报名注册的中方教练,吴金贵除了担任助理教练之外,也负责和外籍教练团队沟通。

  如今担任申花体育总监的吴金贵表示,“听到佩特科维奇去世的消息,真的很震惊,也很心痛。他是一个非常好的教练,也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上次我们见面是2011年,当时我执教绿城去塞尔维亚拉练,在贝尔格莱德碰头聊天,他还十分怀念在上海执教的时光。病毒真的是全世界的敌人,就像踢球一样,让我们团结作战去战胜它!

  伊利亚为申花发展留下宝贵财富

  吴金贵表示,自己辅助过6任主教练,其中佩特科维奇对自己打下的烙印很深:“从斯托依科夫、安杰伊、拉闸罗尼、彼德洛维奇、佩特科维奇到徐根宝,每个教练都有自己的特点和优势,当助理教练就是一个学习积累的过程。”吴金贵介绍,由于老彼德、老佩特的名字容易混淆,他一直叫佩特科维奇“伊利亚”,“在当地只有关系好的朋友,才会直呼其姓。前南斯拉夫教练能很快融入中国社会、中国足球,他们自己都说,‘我们拥有几乎相同的历史、一样的发展过程、接近的价值观’。所以,2001年我辅佐伊利亚时,大家的合作很愉快,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后面大家也知道,伊利亚的第一助理教练可可维奇,也成了之后我担任申花主帅时的助理教练。”

  经历彼德洛维奇暴君式执教风格后,佩特科维奇注重技术流的技战术打法、人性化的管理方式,让申花队员如沐春风。吴金贵介绍,老彼德的战术打法比较简单硬朗,讲究人盯人,不算先进但简单有效,相比之下,“伊利亚的战术打法属于技术流,比较注重二打一、二打二的、三打三局部配合,边中结合、转移战术也有自己的特色,这样的打法适合上海球员头脑好、技术好的特点,得到了大家的认可。”此外,佩特科维奇为人儒雅,一直微笑示人,几乎不发脾气,“他和球员的相处也很好,几乎没有特别大的矛盾,是一名儒帅。他的性格特点、战术打法,其实很贴合上海这样的城市气质。包括我的执教,我的管理,也从他身上学到了很多。”

  佩特科维奇2001赛季执教申花获得亚军,但过程一波三折。整个上半程,申花的352阵型和技术流打法,把一对一能力并不特别强的队员捏合成型,夺得上半程冠军并保持12场不败。然而,进入夏季战役,由于中后卫位置缺人,加上技战术缺乏一些针对性变通,申花不仅遭遇6连败,俱乐部火线引进的超级大牌外援、巴西后卫巴亚诺也被证明是水货。申花只是依靠最后三场的努力,勉强保住联赛亚军。赛季结束,申花俱乐部进行股权转让,俱乐部管理者郁知非含泪提醒队员“你们不要忘记身上流着申花的血”,而原本拥有2年合同的佩特科维奇,也因为新投资方上广电和文广集团的加入,没有继续执教。

  2001年下半年申花还搬入了设备现代的康桥基地,当时球队下半年成绩不佳,内部还开玩笑说,“基地搬坏了,把上半年运气搬没了”。不过,康桥基地的现代化设备,让佩特科维奇都十分感慨,“这么现代化的基地,在当时的欧洲都不多见。”据悉,伊利亚对基地设备赞不绝口,也提出了自己在欧洲、日本执教时的一些理念,和执教球队一样都是俱乐部的宝贵财富。

  2001年担任申花队战术核心的申思,曾和记者说起过对佩特科维奇执教的认可,“当时我们客场踢天津,比分就1比0,但赢球后,晚上对方球员孙建军找我聊天,承认两个队不是一个水平。‘我们当时也踢逼抢,但刚准备进入抢的阶段,你们一个转移就破了我们的防守’,我们有力气都使不上’。对手的话,很客观,所以老佩特这个教练,和莫里西一样,真的是有东西的。”

  南斯拉夫主帅有中国足球的时代烙印

  吴金贵认为,前南斯拉夫主帅曾经成为中国足球教练的主流,有着时代烙印,“他们的性价比很高,比如老彼德当时是红星主帅,拿过欧冠冠军;伊利亚是南斯拉夫国家队主教练,是欧洲一线水平。在当时中国足球投入不大的情况下,这批教练业务出色、懂得国情,进入角色快,发挥了很好的作用。当然,随着中国足球投资加大,现在外教都有五大联赛执教经验,即便如此,我们还是要看到,塞尔维亚的优秀教练员、球员,有很多还在欧洲主流联赛效力,他们的足球整体水平很高。”

  吴金贵坦言:“一年的时间不算长,但足够做许多事情。对于外教,除了在技战术带来新的东西,确保球队获得好成绩,也要看他是否重视青少年人才选拔,能不能带来先进的俱乐部发展理念。伊利亚执教申花时,很注重年轻队员的培养选拔,每堂训练课结束后,他都要给年轻队员加练,当时申花有一个队从巴西留学回来,其中包括王珂、朱建敏等。他这种注重长远的做法,包括一对一的加练等,也让我获益匪浅。知悉伊利亚去世的消息,心情沉重,但更不禁怀念大家一起在上海共事的美好时光。”

  作为解放日报记者,除了采访执教申花时的老佩特外,还曾在2006年德国世界杯赛场相遇。由于政治原因,塞尔维亚和黑山在结束德国世界杯之后将不复存在,曾经统一的祖国不复存在,队员们早就人心思动无心恋战,明明是两支国家队硬凑在一起的烂摊子,最后还是扔给了好脾气的老佩特。三场小组赛之后,这支外围赛表现出色的球队小组赛三战皆负,过早结束了这唯一的一次世界杯之旅,主帅佩特科维奇赛后叹息道:“一个时代已经结束了”。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