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职业联盟为何停滞?富力老板:有人不愿意放权

中超职业联盟为何停滞?富力老板:有人不愿意放权
2020年04月14日 09:09 国内足球综合

  稿件来源:原创 丰臻 赛点

  2020赛季中超联赛本计划2月22日开赛,因疫情延期至今,何时开赛暂无法确定。各支球队积极备战的同时,中超最终参赛名额还是悬而未决。天津天海是否具备参赛资格,中国足协迟迟给不出结论。在天海是否能参赛的问题上,足协拥有决定权。外界也发现,中国足协依然是中超联赛的唯一实际话事人,至少在2020赛季,传说中的中超职业联盟不可能主导中超联赛。

  ▲2019年10月16日,中国足协召开职业联盟筹备情况新闻发布会,中国足协秘书长刘奕(中)、职业联盟筹备组召集人黄盛华(右)、中国足协执委戴晓微在发布会上。新华社图

  那么,应该已进行了几个月的中超职业联盟筹备工作到底进展如何?

  2019年10月16日,中国足协和中国足球职业联盟筹备工作组曾召开发布会,正式对外公布:职业联盟筹备工作进展顺利,所有的重大事项和中国足协已达成一致,具体细节还需斟酌,待下一阶段相关部门批复,便可投入实施,预计年底前可挂牌成立,中国足协将不持有职业联盟股份。

  当时足协秘书长刘奕和筹备组召集人黄盛华出席了发布会。

  外界乐观估计中超职业联盟将在2020赛季替代中超公司的职责,向中超联赛的管办分离迈出实质性一步。

  不过近期一则消息似乎印证这件事已陷入停滞及冷却状态——职业联盟筹备组重要成员魏江雷在个人社交平台宣告已入职富力集团,担任集团副总经理兼商业运营管理公司总裁,黄盛华也已经重回富力足球俱乐部担任董事长抓全面工作。

  中超职业联盟到底怎么了?

  是否已经因无法推进而半道而废?

  还是因为时机未成熟而被上头喊停?

  4月13日晚,南都记者独家专访了中超职业联盟牵头人、广州富力俱乐部投资人张力。张力向南都确认,职业联盟筹备工作确实已处于停滞状态,他已经撤回筹备组的人马,投资人还在等待相关部门的近一步意见。张力认为足球改革中有人不愿意放权,导致筹备工作举步维艰。

  ————以下为采访实录————

  “中国足协提出联盟筹备工作将改由足协为主导来继续推进”

  南都:职业联盟去年10月开完发布会,当时认为年底可以挂牌,后来似乎陷入停滞。作为职业联盟牵头人,您是否可以介绍一下相关工作进展?

  张力:从去年大概6月开始,国家体育总局苟仲文局长找到我和有关人员,让我当中超联盟筹备组组长,加快职业联盟的筹建工作。后来我们12个中超投资人在万达开了一个会,大家都签了名,要求加快成立职业联盟。如果联盟不筹建,会让联赛职业化困难很多。我们各个投资人和俱乐部都承受不了各方面压力。

  把中超推向职业化,是上面一直支持的,(有关部门)也曾经专门发文要求尽快成立职业联盟,但种种原因,搞了好几年,还没有职业化,我们投资人就比较着急。我们当时也很踊跃,大概8、9月份,大家说最好快点挂牌,最好不超过12月底。

  后来,方案上报至总局审批,按照总局要求将职业联盟改为社团法人性质,因此方案要稍作调整。但中国足协就此提出,联盟筹备工作将改由足协为主导来继续推进。

  我们准备在深圳开投资人会,已经全部都通知了,也研究了职业联盟下步怎么走法,从限薪、限转会费、竞赛等几个方面提了很多建议,但后来既然被叫停,这个会就没开,开了也没意义。

  “可能他们不想失去中超这个蛋糕”

  南都:筹备组的工作已经开启,发布会也开了,为什么又被喊停?

  张力:我们一直催促尽快落实中超联盟成立,不是我一个人意见,是投资人的共识。后来一直拖,什么原因,我真的无法去分析它,也不想去分析它,反正我觉得这跟中国足协有很大关系,可能他们不想去失去中超这个蛋糕。

  我们投资者大家也比较着急,如果一直在行政框架里运行,我们无法再干下去。中超也有很多问题,花的钱越来越多,而且中超的管理也比较差。现在卡在这里了,所以我们打算把当初的签名公布。当时比较低调没有公布,去年6月份投资人开会签的名。

  为了中国足球也好,为了各方面也好,加快推进中超联盟,推向市场化,是中超发展的需要。这两天我们也会再写信给总局,要求尽快成立中超联盟。不能再拖,再拖,拖5、6年也有可能。

  ▲去年6月,12位中超投资人对加快成立中超职业足球联盟达成共识并联合签名。

  南都:我们看到魏江雷离开筹备组入职富力集团了,黄盛华也回来主抓俱乐部了,是否意味着事情已经不容易推进?

  张力:对的。当时中国足协陈戌源主席上来后找过我,说要加快中超联盟建设,你们现在就可以接手。所以当时我们派了团队人手去筹备组,包括法务的,还有人事的,包括魏江雷,他们都进了中超(联盟筹备组)参与工作,说手续可以慢慢转。我觉得这个头开得挺好,我们积极回应,人也派进去了。

  后来叫停之后,他也跟我们讲,你们别着急,再等等,我们就没撤。但后来这个局面,等下去没意义,那边养两个团队也有很多矛盾,所以我把他们撤回来了。当时他跟刘奕找我们,要我们加快推进,那时候他刚上任。现在卡到这里了,我真不知道中国足协怎么想的,真不清楚。

  “(投资人对职业联盟成立的诉求)很强烈”

  南都:推进过程中,作为牵头人最大的感触是什么?是不是这件事涉及方面太多,所以做起来并不容易?

  张力:这个事,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很难。我们当初借鉴了德甲、英超、西甲很多经验组建中超联盟,其实可以水到渠成。工作上和业务上没有问题,我们有信心一年有50亿(元人民币)收入。魏江雷来了之后想了很多办法,很有信心把中超收入大幅增加。

  我们也同意中国足协,在收入里提10%给回他们。假设一年有50亿收入,我们给他5个亿,也达成了协议,也签了东西。

  说难也难。足球改革,大家都不愿意放权,根本就是举步维艰,没办法推进下去。

  南都:您刚提到12位中超投资人联名签了一份加快成立职业联盟的建议,中超投资人对职业联盟成立的诉求是否一致很强烈?

  张力:对的,很强烈。中国足协搞足球,行政管理和职业化足球,两个转动的齿轮咬合不一样,肯定有矛盾的。王健林、张近东和胡葆森都打过电话催这个事,当面见也问过这个事情。

  我们也想再发一封信给国家体育总局,要求加快,不要不动,我们也想把这个筹备过程公之于众,让大家了解来龙去脉。

  “‘节支开源’这四个字是当时我们的核心理念”

  南都:中国足协出台了一些财务限制政策,以降低俱乐部的预算,还新增了出场外援名额,被认为受到了投资人的普遍欢迎,是这样吗?

  张力:我们当时12个人投资人开会,我们提出口号是:节支开源。大幅减少俱乐部开支,增加中超的收入,“节支开源”这四个字是当时我们的核心理念。所以减少开支也是投资人的共识,没有任何人反对这个意见。

  以后中超联盟成立后,我们会全面抓俱乐部开支、限薪、限转会费等等。这个事中国足协搞得挺好,开了个好头,我们是支持的。

  南都:您作为投资人代表,认为国家体育总局、中国足协的工作在哪方面应该继续发扬,在哪方面应该做一些改变。

  张力:我觉得体育总局应该像原来一样,一如既往支持、加快推进中超联盟成立。中国足协应该不要把重点放在中超、竞赛等方面,应该把精力放在足球的普及、青少年培训、群众性足球、球场建设这些事情上,应该做这些工作,把中超交给市场去管理。

  采写:南都记者 丰臻 

中超足协富力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