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消失的中国俱乐部 命贱如狗空留满地荣誉

那些年消失的中国俱乐部 命贱如狗空留满地荣誉
2020年03月20日 16:20 国内足球综合

  稿件来源:足球报

  记者陈永报道 因无力补发巨额欠薪,拥有67年历史的辽足将要告别中国足坛,距离解散只剩下最后的官宣。在中国职业联赛的历史上,辽足的名字如雷贯耳,那些年,它征战过甲A、甲B、中超、中甲,周转多个城市比赛,也更换了股东,更是更换了无数的赞助商,但一直以来,它其实拥有一个名字:辽足。或许新辽足名字可以重起,但曾经非职业联赛的十冠王,在职业联赛摸爬滚打26年的那个名号却可能永远难以再现。

  与此同时,天津天海和其前身权健也即将正式结束历史使命,不过,入主的万通能否接盘还有待审批。2015年进入足坛的权健中超一年级就夺得中超第三名,2018年更是在第一次征战亚冠时就淘汰恒大进入八强,如果不是后来的变故,砸巨资复制恒大,权健几乎可以看到一丝亮光。而相比之下,另一个开始时一样雄心勃勃的大连阿尔滨,也曾夺得中超第五名的成绩,不过没能坚持下去。

  其实,职业联赛26年,面临解散或更名的何止辽足、权健,更不要说一大批以前曾混迹在次级联赛或较低级别联赛的球队,就连很多曾经征战顶级联赛多年的如雷贯耳的名字,如今都已成了过眼云烟,如四川全兴、大连万达(大连实德)、陕西国力、云南红塔、广东宏远、武汉光谷、前卫寰岛、延边、上海申鑫,包括八一队等,而它们消失的同时,也给中国足球留下了令人唏嘘的记忆。

  ▲时间以球队第一次现身顶级联赛为节点

  延边队 

  散了一次,又散了一次,未来呢?

  2019年2月26日,中国足协下发通知,因延边富德足球俱乐部存在严重拖欠税款行为,撤销其联赛准入资格,传承了25年的延边队告别中国职业联赛。

  1994年的时候,他们的名字还不叫延边队,叫吉林三星,以省为名,国际品牌赞助,一切都很好的样子,这可是中国职业联赛有史以来第一次外资赞助球队的,一年后,现代汽车又来了,这一次出现了延边队的名字,但不管是三星还是现代,还是再后来的敖东,他们表达的只是情怀而已,并不是要一路追随,或者换句话说,他们只是想和你谈个朋友,根本没有和你过日子的意思或实力。

  高大上的开始,无法改变未来坎坷的命运。

  有很多的故事,辉煌或者灰暗。比如老帅崔殷泽,老球迷们一定印象很深,他可是率领这支边陲小城的小球队豪取顶级联赛第四名。还比如高仲勋在1998年喊出的那句无比悲愤的话:“中国足球没戏了!”只是,很多年之后,他又把两个孩子送去踢足球,如今长子高准翼已经是国家队队员。

  其实,延边队19年前就死了一次了,2000年球队降级之后,一线队和甲B的参赛名额就已经卖给了浙江绿城,所以严格意义上,后来的延边富德,其实不再是老延边队了。

  2001年,延边二队参加中乙,2004年回到中甲,球队在2014年一度降级到了中乙,但随后递补回归中甲,有意思的是,2015年他们竟然成功冲超,但在两个赛季的中超之后,延边队再次降级,又打了一年中甲之后,延边队解散了。

  延边还有一支职业队:延边北国,2018赛季开始参加中乙联赛,但两个赛季过后,2020年年初,延边北国没有递交2019赛季的工资确认表,退出职业联赛。

  散了一次了,好不容易回来了,结果又散了,不管是老延边队、还是后来的新延边队,终究逃不过命运,连延边队的小弟都一同散去……

  一直以来,这是一支以朝鲜族球员为主的球队,他们爱球如命,就像曾经有一个延边的球迷,在去世后吩咐球迷协会和家人,把他的骨灰洒在了延吉市人民体育场里,可是,职业足球真的在意过“热爱”这两个字吗?

  ▲2000年甲A,热情的吉林敖东队球迷爬到树上观看比赛

  大连万达/大连实德 

  倚着大连人的肩膀,回望曾经辉煌的八冠王

  2020年1月8日,大连民政局发布公告,对大连实德等46家社会组织予以“撤销登记”,至此,从大连万达到大连实德时代开创了八冠王的这个足球俱乐部,彻底烟消云散了。

  其实,早在2013年初,大连万达/大连实德,已经没了。

  1994年甲A元年,大连万达就获得了第一个冠军,随后的1996年到1998年,大连万达又赢得三连冠,2000年更名大连实德以后,从2000年到2002年再次三连冠,2005年夺冠之后实现八冠王,但从那一年开始,大连足球彻底走向了下坡路。

  2012年底到2013年初,大连阿尔滨对大连实德整体收购,但和2007年年初联城和申花的“合并”不同,当时联城和申花同样存在取舍,上海和朱骏选择了放弃联城,申花也得以一贯地延续下来,但大连阿尔滨和大连实德“合并”之后,被注销的却是大连实德。

  不过,当初的大连阿尔滨、如今的大连人,总是有一些大连万达/实德的血脉的,我们从大连人的身上,也可以回忆八冠王的辉煌,甚至在情感上也可以等同视之,而且,大连万达集团目前又重新拥有了大连一方(大连人)的主导权,但从法理上来讲,这已经不是同一支球队的传承了。

  昔日的辉煌烟消云散,未来的辉煌望远难见,一个足球队的衰落,有时候和一个地区的经济发展还是息息相关的,大连这个昔日的明珠虽然如今发展仍旧不错,但受限于整个东北地区的没落,其发展缺乏足够的支撑,大连足球的滑落也就在所难免了。

  如今的中国足球,其实已经快速地向三个中心地带集中,这便是首都经济圈、长三角经济圈和珠三角经济圈集中,中超豪强便集中在广州、上海和北京。

  虽然足球俱乐部的发展有其特殊性,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这一点是无论如何都改变不了的,而绝大部分球队的没落最终都是因为经济因素导致的。

  ▲2012年中超联赛第30轮:大连实德告别足坛

  广东宏远 

  省队命贱如狗?几十年传承转卖他乡终消散

  这是又一支职业联赛元年参加甲A却又最终解散的球队,此前的是大连万达、八一、延边(吉林三星)和四川全兴,再算上即将解散的辽足,至此,中国职业联赛元年12支参赛球队,一半的球队已经消失。

  另外六支球队得以延续,目前整体表现也很强势:广州太阳神(广州恒大)、北京国安、上海申花、山东济南泰山(山东鲁能)、江苏迈特(江苏苏宁)和沈阳六药(广州富力)。

  其实广东宏远是从广东省队转变而来的,有着更为悠久的历史,广东宏远的前身广东省队组建于1958年,中国足球一度的“南北之争”,其中一个主角就是广东足球,比如大名鼎鼎的容志行就是广东队队员。

  广东宏远创造了无数的纪录:比如1995年他们引进了黎兵和马明宇,其中黎兵以64万元成为标王,但这一年他们仅仅拿到第四名,到了1997年甲A,他们就不幸降级了,1998年宏远集团购买全部股权,成为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职业队。

  然而,2001年12月9日,宏远一队、二队及甲B资格被青岛海利丰收购,广东宏远已死,后来三四线队重新注册成为东莞南城,但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至于青岛海利丰,2010年反赌扫黑被取消注册资格,至此,广东宏远连个影子都消失了。

  现在的广东足球,其实主要是由两个市级球队广州恒大和广州富力支撑的,湖北足球同样是由市队支撑的,广州、武汉、成都也都是市级中国足协会员单位,此外还有大连、青岛、深圳这些非省会的中国足协市级会员单位。

  如果算上直辖市,目前16支中超市级(含直辖市)球队有12支,其中直辖市足协球队6支:北京国安、上海申花、上海上港、重庆当代、天津泰达、天津天海;足协直属省会城市足协球队3支:广州恒大、广州富力、武汉卓尔;足协直属计划单列市足协球队2支:大连人、青岛黄海;此外还有非足协直属的省会城市球队1支:石家庄永昌。

  省级球队仅剩下4支:山东鲁能、江苏苏宁、河北华夏幸福、河南建业。

  省队命运贱如狗?或许是吧。城市化的进程中,省队确实是命运多舛,更值得注意的是,山东、江苏、河北和河南,大都属于均衡发展的省份,这或许也是他们省队存在的意义所在。

  ▲1997年甲A联赛,广东宏远VS大连万达

  八一队 

  久远的记忆光影闪烁,恍若尘封又偶尔拾起

  2003年7月30日,八一足球俱乐部正式撤编,不过球队仍旧坚持打完了全年的联赛,最终以倒数第二的名次降级,随后解散。

  早在1951年,八一队就开始参加全国比赛,先后获得7次冠军、8次亚军、6次第三名,这里走出的教练和球员,即便在今天仍旧如雷贯耳:曾雪麟、徐根宝、刘国江、裴恩才、贾秀全、郝海东。

  八一队也有很多故事,比如闹转会的郝海东,还比如从韩国尚武引进的“外籍教练”李康助,他一度实质性地指挥比赛。

  但八一队终究无法继续存在下去,专业的体制在职业联赛的浪潮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尽管中国的职业联赛看起来很伪职业,但在关注度、投入方面却毫不含糊,而在这两个方面,八一队总是捉襟见肘,最终八一队最终告别了中国足球,八一男篮倒是没有解散,如今仍旧在CBA拼杀,但成绩一贯惨淡。

  如今,年轻一代的球迷早就不记得八一队的故事了,但老记者、老球迷总是能够回忆一些,而八一这两个字似乎有着神奇的魔力,历史虽然已经被尘封,但记忆却恍若老电影的光影闪烁,偶尔闪过人们的脑海。

  ▲当年的八一队

  上海申鑫 

  表面是技术流的失败,其实是大树底下寸草不生

  因为没有递交工资确认表,2020年,上海申鑫正式退出职业联赛。

  申鑫在近年来活跃于中国足坛,所以它的退出在中国足坛引发的反响更大。

  值得注意的是,申鑫是中国足坛少有的技术流派的球队。另一个是广州富力,目前没有生存之忧,但也一直是中国足球很有意思的话题,什么“我家大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来”之类的调侃经久不衰。

  技术流派的申鑫退出职业联赛,自然是让人颇为遗憾的,但必须要说的是,申鑫的退出,非技术流之罪,实在是足球战略的失误。

  申鑫是上海的球队,2004年初买下八一青年队并将主场迁移到南昌八一体育场,2010年开始征战中超,2012赛季回迁上海,当年就降级,但因为实德和阿尔滨的合并起死回生,但2015赛季,上海申鑫最终还是降级了。

  申鑫在中超的那段时间,恰恰是上海足球低谷期,这也为其生存提供了一定的土壤,而随着上港的崛起,申花的底蕴依旧持续,申鑫在最近几年彻底失去了球迷基础,加上本身财力的不足,进一步失去了生存的本地条件,没有了一定的球迷土壤,最后走向凋谢也便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了。

  未来的中国职业联赛,或许仍旧会有一些老牌球队彻底告别,换句话说,足球的稳定与否,其实未必取决于足球本身,而需要整个社会环境、经济环境,包括教育环境都趋于稳定,唯有如此,百年俱乐部才会有真正的土壤。

  ▲朱炯的申鑫队风格鲜明

  四川全兴 

  曾经是它,不再是它,后来没了……

  如果说讲故事,四川足球的故事真的是三天三夜说不完,在记者看来,中国职业联赛26年,最跌宕起伏的就是四川足球的故事。

  就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就2019年年底到2020年年初这段日子,三支四川球队就上演了悲喜剧:先是成都兴城冲甲,然后是四川FC在甲乙附加赛上成功保留了中甲的资格,双中甲,看起来很好,结果没过几天,四川FC没有递交工资确认表,解散了,再然后,四川九牛等着递补资格,准备递补进入中甲。

  但这些队加起来,算上此前两度征战中超的成都谢菲联,都比不上一个四川全兴。

  这是一段火热、疯狂和灰暗交加的历程:1994年,四川全兴联赛第六,少帅余东风(当年仅仅34岁,另一名执教山东队的殷铁生也年仅38岁)率队开创了四川足球的历史,进入1995年,11个主场上座高达44.2万,冠绝甲A,但因为马明宇的出走,全兴队陷入保级圈,也正因为如此,“保卫成都”上演,成为甲A大事件之一。

  再后来,“保卫××”成为中国联赛的流行词,但却再也没有在球迷心中掀起什么波澜。

  随后多年,全兴坚守甲A,但2002年年初,全兴退出,此时这家俱乐部和这支球队迎来一段耻辱的历史:大连实德收购之后继续征战甲A,随后更名四川大河和四川冠城,但因为关联关系,被人处处喊打,中国足协强迫大连实德和四川冠城解除关联关系,随后大连实德开始出售俱乐部,但却无人接手,最终在2006年1月27日,四川冠城正式解散。

  再之后多年,操控那场收购的实德俱乐部也没有能够善终。

  它曾经如火焰般火热,却又陷入地狱般的灰暗,很多年之后,你竟然无法去给这个球队一个准确的评价,或许如一个四川的朋友所说:“它曾经是我们用身心去拥抱和热爱的球队,但从它蜕变为实德小弟的那一天,它就已经不再是它了。”

  它曾经是它,它不再是它,它后来没了……它是四川全兴,后来的四川冠城。

  ▲1995年甲A联赛,川足球迷排成长龙购票

  武汉光谷 

  至暗时刻的“惊弓鸟”,退出一年后开始反赌扫黑

  2008年10月2日,因对中国足协处罚李玮锋表示不满,武汉光谷足球俱乐部宣布退出中超,这是中超成立以来唯一一支中途退出的球队,两天后,中国足协做出了取消资格、罚款30万元的处罚,至此,武汉光谷不但无法征战中超了,连中乙都参加不了。

  虽然叫武汉光谷,但它的前身其实是湖北队,随后参加职业联赛,从1994年到2008年,这支球队名字多不胜数,湖北武钢队、湖北美尔雅、武汉雅琪、武汉红桃K、武汉红金龙、武汉东湖高科、武汉国测蓝星、武汉黄鹤楼,直到武汉光谷。

  关于武汉光谷退出的恩恩怨怨,不多说了,其实真正想说的是,武汉光谷退出之后不到一年,反赌扫黑开始了。

  并不是说武汉光谷退出背后就一定有多少黑幕,但至少有一个事实是:2008年属于中国足球“黎明前的黑暗”——2002世界杯之后,中国足球就进入快速下滑通道,而2008年时候的中国足球,无疑是最黑暗的时候。

  在这灰暗的时刻,任何俱乐部,任何足球投资人,其实都很容易成为惊弓之鸟,但凡有风吹草动,便容易出现过激反应,而武汉光谷无疑是比较典型的过激反应。

  后来,湖北绿茵成立,参加了2009年乙级联赛,这支球队后来更名为武汉卓尔,虽然有血缘关系,但已经是两支球队了。

  ▲2008赛季的武汉光谷

  云南红塔/前卫寰岛 

  借尸还魂:掺杂着抛弃、重生、放逐和坚守

  2020年2月27日,重庆当代力帆俱乐部和SWM斯威汽车联合发布公告,SWM斯威汽车不再对球队冠名。看来,这家俱乐部遇到了一些困难,不过,目前生存应该不是问题。

  这个球队的前身究竟是谁呢?这是一个问题,这其实也是一个借尸还魂的故事,云南红塔是它的身体,重庆足球是它的魂魄。

  故事先从前卫寰岛说起,前卫寰岛可谓是烧钱的鼻祖之一,另一个是同样没了的广东宏远,我们前面已经说过。前卫寰岛最初是武汉前卫,现在重庆当代的主要股东当代科技也是武汉的公司,真的是有点扯不断理还乱——当然下面的故事更乱。在武汉的时候,来自海南的合作企业寰岛集团就开始烧钱,并成功冲A,1996年年底,前卫寰岛主场迁到了重庆,据说还凉透了武汉球迷和海南球迷的心,因为武汉球迷觉得它不该走,因为海南球迷觉得应该来我这儿。

  到了重庆之后,前卫寰岛继续烧钱,引进了高峰、姜峰、韩金铭等名将,还聘请了“头发都可以拍卖”的施拉普纳,不过仅仅拿到联赛第五,1998年,前卫寰岛继续烧钱,引进了彭伟国、符宾等名将,还聘请了刘国江,但最后仅仅勉强保级。

  不过,2000赛季前卫寰岛获得了重庆足球历史性的突破——荣获足协杯冠军,也就在这一天(2000年11月12日),重庆力帆接手,这在当时可是一个了不得的企业,但2003年末代甲A,重庆力帆降级了。

  这个时候就要说云南红塔了,它最早叫深圳金鹏,1998年成为云南红塔,2000年开始参加甲A联赛,2003年末代甲A,云南红塔还获得了第七名,当年的云南红塔也是大名鼎鼎,高原主场更是让不少球队有些心惊胆战。

  但红塔因为政策原因不再投入足球,俱乐部面临转让,云南足球被抛弃了。

  这个时候,恰恰从甲A降到了甲B的重庆力帆就买来了云南红塔的中超资格(2004年中超元年),所谓重生不过如此,但必须要说的是,现在的重庆队,最初其实是深圳金鹏和云南红塔,而不是当初的前卫寰岛和重庆力帆,重庆力帆那个俱乐部去了哪里了呢?当时把资格转让给了一个叫湖南湘军的俱乐部,也可以说是被放逐了,然后这个球队在湖南踢了三年中甲,2006赛季中甲降级之后,球队就解散了。这个湖南湘军,和湖南湘涛没有关系,而现在,湖南湘涛也很可能失去职业联赛资格,那是另一个悲惨的故事。

  严格意义上,最初的前卫寰岛和最初的重庆力帆,那个球队已经没了,但最初的云南红塔,身体仍在,但魂魄却早也没了。

  是不是很乱?其实以前乱也就乱了,只希望未来的重庆队能够过得很好,能够始终坚守。

  ▲云南红塔球员刘越同外援基里亚可夫庆祝胜利

  成都谢菲联 

  从四川足球到成都足球,都逃不过颠沛流离

  如果把整个四川足球比喻成蜀汉,全兴时代就是蜀汉的刘备时代,当时刘备占据成都之后,意气风发,但一场夷陵之战(和实德的关联关系)几乎葬送了一切。后来,成都谢菲联中兴,这个阶段算是“七擒孟获”到“六出祁山”,但终归是没有成功,至于如今的四川足球,有点姜维“九伐中原”的意思,一次又一次,似乎看不到成功的希望。

  当然,这个比喻也有不恰当之处,那就是四川足球和成都足球,其实不是一回事:我们一般说的四川足球,包括四川足球和成都足球,外人总是把他们当成一个整体来看,但实际上它们从来不是一个整体,在当地足球工作者看来,四川足球是四川足球,成都足球是成都足球,所以现在我们会看到四川有多个球队,有的冠以“四川”,有的冠以“成都”,你方唱罢我登场。

  究其原因是因为成都足协同样是中国足协会员单位,和四川足球地位是一样的,类似的还有湖北足协和武汉足协,广东足协和广州足协,等等。

  成都谢菲联原名成都五牛,1997年冲入甲B,2001年作为“甲B五鼠”之一遭遇重罚,2005年底,英国谢菲尔德联足球俱乐部入股五牛,这是中国首家获得国外职业俱乐部投资的俱乐部,开创了外资投资中国足球的先河。

  2008赛季,成都谢菲联开始征战中超,但在征战两个赛季之后,2010年反赌扫黑遭遇处罚被降入中甲,虽然当年球队再次逆势冲超,2011年再次征战中超,然而此时资金问题开始困扰成都谢菲联,2011年中超再次降级,2013年俱乐部更名成都天诚,2014年中甲降级,2015年1月5日,成都天诚解散。

  ▲2007年,成都谢菲联庆祝冲超

  陕西国力 

  东南飞东北走,死于冰天雪地,留下两个狼崽

  2016年3月29日,2018世界杯亚洲区40强赛最后一场,中国队2比0击败卡塔尔队,起死回生杀入12强,那一场比赛座无虚席,陕西球迷的热情让人感动,但观看国足比赛的球迷总是忍不住说一句:我们的职业球队在哪里?

  仅仅一个夜晚之后,陕西长安竞技成立,2017年陕西长安竞技开始征战中乙,创造了中乙的神奇上座纪录,2018年获得中乙第三名,但因为延边富德解散,陕西长安竞技递补进入中甲,2019赛季,陕西长安竞技获得中甲第9名,但目前球队将头号球星奥斯卡出售给了石家庄永昌。

  在这一年,征战中乙的西安大兴崇德降级,但目前存在递补进入中乙的可能。

  陕西足球常常被我们称为“西北狼”,但不管是陕西长安竞技,还是西安大兴崇德,它们目前仅仅是“狼崽”,曾经的“西北狼狼王”是陕西国力。

  和陕西浐灞不同,陕西国力是真正的陕西球队,1996年由李志民创建,贾秀全是首任主帅,1998年开始征战甲B,2001年开始征战甲A,其中,2000赛季率队冲A的卡洛斯教练在甲A赛场延续神奇,首轮击败鲁能,3比4输给实德也是甲A的经典之战。

  2003年8月,王珀入主国力,这个球队的命运被彻底改写:当年倒数第一无缘中超,2004年打了半年中甲又移民宁波,2005年又搬去了哈尔滨,结果2005年4月1日,哈尔滨国力就因为欠薪被取消了资格,“西北狼”东南飞再东北走,最后死在了冰天雪地里。

  ▲2003赛季的陕西国力

  然后王珀又在其它地方继续他的“足球之旅”,多次玩火之后,2012年2月18日,王珀因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和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23万元,2017年减刑出狱。希望王珀能够拥有新的人生,但陕西国力的“球生”已经湮没在纷飞的风雪之中了。

中超足协俱乐部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