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泰山想拿更多冠军 深化股权改革势在必行

山东泰山想拿更多冠军 深化股权改革势在必行
2023年01月16日 11:16 国内足球综合

  记者陈永报道 日前,一则“山东能源集团入股山东泰山足球俱乐部”的传闻,引发了泰山球迷的热烈讨论,在他们看来,如果山东省重量级国企山东能源集团能够介入泰山俱乐部股改,毫无疑问,会让泰山的股权结构更加稳定,资金来源更加可靠,未来前景更加光明。不过,这则传闻未得到证实。

  与此同时,在泰山俱乐部股改两年之际,球队战绩不错,获得了一个中超冠军和三个足协杯冠军,三年四冠,表现强势;同时,山东鲁能乒乓球俱乐部获得2022赛季双冠王;在青训层面,泰山青训梯队获得了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男子组四个冠军的三个。

  但在这个过程中,股改后的资金配套,也出现了风险,这种风险,主要来自俱乐部大股东济南文旅发展集团,换句话说,主要来自济南市相关方面的资金配套。所以,泰山俱乐部的股改需要进一步深化,以建立稳定的股权结构和资金配置机制,进而实现俱乐部的稳定运营,否则,目前发生在其它俱乐部身上的股权风险、欠薪风险、包括残酷的准入风险,不排除未来发生在泰山身上。

  必须要强调的是,股改是《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的重要内容,国家层面高度重视职业俱乐部的股改,一直在研讨和推动相关事宜,作为中超顶级俱乐部以及青训龙头、榜样的泰山,在这方面责无旁贷,绝不容许出现问题。

  众所周知,2022赛季,泰山遭遇了极大的困难,尤其是客观层面,可谓猝不及防,包括费莱尼状态的急剧下滑;孙准浩因世界杯对球队贡献大幅度缩水;贾德松长期处于伤病名单;郭田雨留洋归来状态不复去年;此外,吴兴涵、金敬道、廖力生、王彤、刘彬彬、吉翔、宋龙也不断受到伤病困扰,尤其是王大雷停赛的同时,韩镕泽遭遇伤病,导致泰山在那段时间里输掉了两场比赛。

  在如此困难的情况下,泰山在联赛中以净胜球的微弱劣势位居亚军,在足协杯中则连续五年杀入决赛并最终夺冠,这是他们第八次夺得足协杯冠军。

  但在2022赛季,俱乐部遭遇的困难,不亚于球队,尤其是在资金配套方面,一度出现欠薪的风险,好在济南市出手化解了危机,但危机并未根本解除。

  泰山俱乐部的三大股东是济南文旅发展集团(持股40%)、鲁能集团有限公司(持股30.69%)、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持股29.31%),基本上是433的股权结构,三家也敲定,俱乐部的资金配套,按照持股比例出资。

  此外,鲁能集团把5%的股权,无偿划拨给济南文旅发展集团,国家电网公司巴西国家电网控股有限公司所属的巴西体育中心(海外青训基地),也无偿划转给了俱乐部。泰山俱乐部及鲁能乒乓球俱乐部,五年内可以无偿使用目前正在使用的俱乐部基地和鲁能泰山足校相关设施。

  需要说明的是,2021赛季,俱乐部原运营方,留下了五六个亿的资金,来源是过去多年俱乐部在转会市场上的转会收入。

  2021赛季,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按照2021年度预算,把相应的30%左右的配套资金第一时间交付给俱乐部,鲁能集团也在第一时间配套了大部分的资金(另一部分资金后期支付),但在这一年,济南文旅发展集团的资金配套却出现了问题,有消息显示,济南文旅发展集团通过俱乐部借款的方式,筹集了约一半的资金,即便如此,仍旧缺失了约一半的资金。

  2022赛季,俱乐部运营总体顺利,但资金问题更加严峻。赛季初,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同样是第一时间就完成了资金配套;济南文旅发展集团却没有完成;此外,鲁能集团也没有支付配套资金。也就是说,2022赛季,泰山俱乐部使用的资金,均来自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的配套资金,济南文旅发展集团除了欠下2021赛季约一半的配套资金,还有2022赛季的配套资金,鲁能集团同样拖欠。所以,到了赛季中期,泰山俱乐部一度面临欠薪的风险。

  经过充分沟通协商,济南市方面直接出手干预,赛季中期筹集了一笔资金交付给俱乐部,这笔资金,是2021赛季济南文旅发展集团另外约一半的配套资金,这笔资金到账,化解了俱乐部的欠薪风险。

  2022赛季结束之际,泰山俱乐部两年的资金配套情况如下: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完成了2021和2022赛季的资金配套;鲁能集团完成了2021年的资金配套;济南文旅发展集团(或济南市方面)仅完成了2021赛季应有配套资金的一半左右,另外一半是通过俱乐部借款的方式支付,尚未完成2022赛季的资金配套。

  通过对过去两年泰山俱乐部资金配套的梳理,可以清晰看到面临的巨大风险。需要解决的资金问题有以下几个方面:其一,济南文旅发展集团需要解决2021赛季的借款问题;其二,济南文旅发展集团和鲁能集团需要支付2022赛季的配套资金;其三,三方股东需要共同支付2023赛季的配套资金。

  目前,泰山俱乐部尚未出现欠薪的现象,原因就是,原运营方留下了将近六个亿的资金,恰恰对应了2022赛季济南文旅发展集团和鲁能集团缺失的配套资金,但如果相关资金配套问题无法解决,春节之后,泰山俱乐部或面临巨大的困境。

  所以,虽然泰山拿到了2020赛季足协杯冠军、2021赛季中超冠军和足协杯冠军、2022赛季足协杯冠军,但俱乐部在球队层面的努力,很可能因为资金方面的困境而毁于一旦。

  现在来看,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和鲁能集团完成资金配套是没问题的,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都是第一时间配套相应资金;鲁能集团也表示,只要大股东完成资金配套问题,鲁能集团的配套资金也会第一时间支付;现在解决问题的关键,仍是济南文旅发展集团(或济南市方面)的资金配套。

  需要说明的是,虽然济南文旅发展集团是济南市下属国企,但集团资金力量相对薄弱,依靠自身力量,其实是无法完成资金配套的,当初之所以把股权配置给济南文旅发展集团,原因是体育是济南文旅发展集团的主业,相应的资金配套,其实更应该由济南市方面来完成。

  对于资金配套问题,泰山俱乐部实际上已开始了自救,那就是尽可能减少不必要的开支,比如2022赛季,各部门相应的预算,都尽可能精简,确保球队正常运行。

  青训层面也是如此,泰山五支梯队获得了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男子组别四个冠军中的三个,即U13冠军、U15冠军和U19冠军,同时,泰山U16队获得U17组别亚军,山东泰山U17队获得U19组别亚军,可以说,泰山青训在2022赛季,获得了全面丰收。

  但辉煌背后,泰山青训和鲁能足校,为了减轻资金压力,也在全面收缩队伍。比如在2021年度,泰山俱乐部把2000、2001、2002、2003、2004五个年龄段合为一个队伍,即泰山精英队,保留了发展潜力最大的球员,而相应的,多名球员要打不同的比赛,比如,泰山2003、2004年龄段的球员,既出战了中国青少年足球联赛的U19组别比赛,也出战了中足联筹备组组织的U21联赛。

  实际上,2021赛季夺取双冠王后,卫冕一直是热门话题,但难度不亚于争冠,泰山要想卫冕,必须进一步补强,但实际上,2022赛季,泰山在流失了徐新的情况下,仅补充了自由身的廖力生,而在当时的转会市场上,有众多优秀球员,但囿于资金问题,泰山没有采取大的行动。

  所以,自救行动虽然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欠薪情况的出现,也等来了济南市相应的配套资金,但这种自救行动,不可能无限制地进行下去。

  鲁能足校已经不能再削减了,作为中国青少年足球的一面旗帜,再缩减的话,很可能会影响到地位。

  至于一线队,一个好消息是,未来随着超额球员(薪水超过税前500万人民币的球员,以及莱昂纳多等人的薪水)进一步减少,一线队的投入会进一步降低,但这种缩减也不可能持续下去,否则将危及泰山的顶级强队地位,如果持续压缩开支,泰山队会逐渐失去争冠的可能性,甚至退出第一集团,回归中游。但问题的关键在于,泰山的球迷可以接受这种命运吗?一个长达二十多年都处于一线强队的豪门俱乐部,如果过穷日子,这种落差,球迷们能接受吗?

  更重要的是,两家央企对于山东足球,对于泰山俱乐部寄予了全部的热情,如果因为山东方面或者说济南方面的资金配套问题导致俱乐部退出争冠集团,恐怕是非常尴尬的。

  本报了解到一个让人感动的消息:早在2020年泰山俱乐部股改之初,国网就一度向国家有关方面递交了一份非常恳切的请求信,希望继续做好泰山俱乐部,因为这是23年的传承和坚持,只是因为相关原因,这封请求信最终没有获得许可,国网由此失去了控股股东的地位。但随后的两年间,国网和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一直在尽最大努力帮助山东足球,支持泰山俱乐部。

  综合以上情况,泰山俱乐部的股权深化改革势在必行,这已经不能说是未雨绸缪了,而是形势非常严峻,必须尽快、加速进行。

  泰山俱乐部的首次股改的过渡期是五年(2021年到2025年),目前仅仅过去两年,所以,首先需要解决的是五年过渡期的资金配套问题。

  目前来看,三方股东应该坐下来,充分沟通和协商,彻底解决过去两年的历史遗留问题,和未来三年的资金配套问题。同时,对五年后的股权深化改革进行探讨。

  实际上,不仅仅是三方股东,山东省相关方面,也应该发挥应有的作用。原因有两方面:其一,泰山俱乐部是维系天南地北山东人、海内海外山东人的情感纽带;其二,在2020年下半年进行的股改过程中,山东省方面充当的是居中的角色,他们一方面和国网(国网山东省电力公司)和绿发集团(鲁能集团)协商联系,确定股改方向,另一方面和济南市相关方面进行沟通,最终,通过由济南市下属的济南文旅发展集团承接大股东。所以,山东省相关方面也应该介入,促成三方股东形成一个完善的、可操作性的股改资金历史遗留问题解决方案,和未来的资金配套方案。

  当然,需要解决和协商的,不仅仅是这五年的股改及资金配套情况,之后的深化股改,也需要未雨绸缪。

  目前来看,责任恐怕要压实在济南市相关方面,所以,济南市方面需要解决的事情有很多:其一自然是2021赛季的借款问题需要解决;其二则是2022赛季的配套资金需要尽快到位,如此,鲁能集团的配套资金自然可以到位;其三则是2023到2025赛季的资金配套,完善资金配套机制。

  客观来讲,三个问题都不容易解决。当然,从另一个角度讲,济南市方面在2022赛季果断出手,配套了2021赛季约一半的资金,也让人看到了希望。现在,各方需要落在实处,让泰山俱乐部能够稳定发展。

  解决这个问题,一方面是信守承诺,另一方面也是打造城市名片,更重要的则是一如既往地对中国足球负责。

  必须要说明的是,泰山俱乐部的股改及资金配套,解决问题方案的核心是建立完善的制度,而不是通过个人的热情和努力。

  有关泰山俱乐部的股改,其实可以看一下中超其他俱乐部的情况,目前,三支从未降级过的中超俱乐部中,国安存在较大的资金困境;申花已完成了股改,久事集团不仅接下了俱乐部,而且出资五亿人民币,用来解决历史遗留问题,目前来看,申花的发展势头普遍看好。

  在中国职业足球的股改过程中,出现的问题,主要有几个方面。

  其一,政府主要领导的更迭,或者国企主要领导的更迭,导致相应的支持力度发生了重大变化,此前就有中甲俱乐部出现类似情况导致欠薪,进而被中国足协扣分。

  其二,多方持股的俱乐部,多个股东在责权利,尤其是资金配套方面出现问题,进而导致俱乐部的运营出现困难,目前有中超俱乐部就出现了类似情况,泰山俱乐部则出现了类似风险。

  其三,俱乐部主要股东出现资金困难,无法完成对俱乐部的资金配套。

  其四,金元足球时代的无限制投入导致无法为继,这在前几年比较典型,但目前基本没有企业和俱乐部进行超越自身实力的投入。

  作为中超职业足球俱乐部的典范,作为中国足球青训的龙头和榜样,泰山自然不该出现上述的情况。

  还有一种看法是,俱乐部应该强化经营,扩大商业收入,减少股东的投入,这是一个理想化的状态,但目前的中国职业足球,显然不具备这种“造血功能”。国外职业足球俱乐部的收入主要来源是转播收入、商业赞助,也就是职业联盟的分红,但2022赛季,中足联筹备组的相关联赛收入,仅仅和中超的联赛运营投入收支平衡,俱乐部几乎无法获得分红,至于俱乐部自身通过运营获得的资金,非常有限,对于顶级俱乐部而言,可谓杯水车薪。

  2023赛季,中超将完全回归主客场且开放球迷,但门票收入又和球队成绩直接挂钩,要想取得好的成绩,就需要更大的投入,这方面的提升难度很大。

  当然,这种情况在未来绝不是无法改变的,比如中超足球彩票发行,就有可能大幅度缓解职业俱乐部的投入,但这项政策,同样受到很大限制,何时落地,仍是未知数。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