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兴:U23国脚众多 中国国字号队伍如何有效衔接?

马德兴:U23国脚众多 中国国字号队伍如何有效衔接?
2022年06月24日 10:40 国内足球综合

   来源:马德兴 德兴社

  观察

  日前,第五届U23亚洲杯赛已经落幕,由于没有中国队参赛,国内普遍关注度不高。但是,作为亚洲足坛的一项大赛,抛开技战术本身,这届赛事所表现出来的一些变化或发展趋势,还是值得中国足球人认真研究与分析。毕竟这些球员不仅未来几年将成为中国足球最主要的对手,而且过去一年已经令中国足球“吃到苦头”。特别是,参加本届U23亚洲杯赛的不少球员已经代表国家队出战,回到U23队伍层面,他们所表现出的技战术能力以及水平对自身队伍起到了关键性作用。于是,问题也就由此而生:缘何他国或地区的国字号队伍建设方面能够有效衔接、而中国的各级国字号队伍之间却鲜见流动、甚至被人为割裂开来?

  U23球员中国脚众多

  本届U23亚洲杯赛有这样一个印象:来越多的U23球员已跳级成为亚洲各国和地区国家代表队中的一员。

  据笔者不完全统计,参加本届U23亚洲杯赛的16支球队367名球员中,已经入选过各自国家队并有过出场纪录的累计超过80人,这些球员代表各自国家队出场参加A级赛的场次已有300场。这是U23亚洲杯赛自2013年创办以来的最高纪录。这从侧面反映出亚洲各国和地区足协在国字号队伍建设方面的变化与趋势,就是越来越重视国家队自身“梯队”——U23年龄段甚至是U21年龄段队伍球员的培养。

  以夺冠的沙特U23队为例,在小组出线后,沙特U23队有两名主力球员因累计黄牌停赛,无缘参加对阵越南队的1/4决赛。但是,5号中后卫哈桑·廷巴克蒂与9号菲拉斯·布莱坎两人赛前两天从西班牙赶到塔什干增援,他俩都是先跟随沙特国家队前往西班牙备战今年的世界杯赛,参加完6月9日对阵委内瑞拉的热身赛后连夜启程,缺席了整个小组赛。这两人的加盟可以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正是布莱坎的进球,帮助沙特锁定胜局,2比0淘汰越南进入四强。在最后的冠亚军决赛中,又是他的进球帮助沙特锁定冠军。去年世预赛12强赛沙特队主场比赛,在洛国富下半时追回一球、令国足起势之时,正是布莱坎替补出场并在第75分钟攻入第三球,帮助沙特稳定大局,并最终3比2取胜,取得关键性的胜利。

  这或许就是沙特队最终夺冠并在国字号队伍建设方面很值得深究之处。据统计,此番参加U23亚洲杯赛的沙特99年龄段队伍中,已经有13名球员先后代表沙特国家队出战过,是参加本届赛事16支球队中有国际A级赛经历最多的一队。而且,代表国家队出场的场次已经上双。像布莱坎这位“00后”球员,但代表沙特国家队已经出战22场、并取得6粒进球,出场数与进球数比张玉宁代表中国国家队的数据都要高,更是远超中国国家队中的第一位“00后”国脚朱辰杰。

  5号廷巴克蒂则已有13场国家队经历,如果不是因为在40强赛小组赛倒数第二轮比赛中严重受伤、休战了将近9个月,在去年12强赛中也会是当仁不让的主力中后卫。而在廷巴克蒂归队之前,担任沙特U23队队长的23号萨乌德·阿卜杜尔哈米德也已经有15场代表国家队出战的经历。

  即便是像沙特U23队中年龄最小的19号阿卜杜拉赫·拉迪夫,也都已经有3次国家队出场纪录。而中国2003年龄段球员甚至连跻身01年龄段U21国青队都很难,更不用说跳级进入U23国足,至于直接升格为国脚。

  据统计,沙特U23队中的13名国脚,累计代表沙特国家队出场的次数已经超过80场,属于见过“大世面”之人。更令人感慨的是,像已经入选沙特国家队的前锋哈姆丹也是99年龄段球员,代表国家队出场20次、5球入账,因“人才过剩”而无缘此番U23亚洲杯赛。中场哈利德·加纳姆也是沙特99年龄段夺得2018年U19亚青赛冠军的主力球员,也已经是沙特国家队的常客,此番同样因为中场“人才富余”而和哈姆丹一样落选,安心于沙特国家队备战世界杯。

  对照现在的中国99年龄段队伍,除朱辰杰以及戴伟浚两人外,其他只有像吴少聪、蒋圣龙、韩佳奇等今年才参加过国家队集训,被寄予厚望的郭田雨虽然多次参加集训,但迄今为止代表国家队出场依然为“零”。

  沙特U23队某种程度上可以说就是沙特“国家二队”,能够在国家队中不断出战、回到U23层面自然也就有明显优势。类似的例子还可以列出许多,像最终获得亚军的乌兹别克队,作为U21年龄段队伍,已经有4人进入国家队,像7号艾尔季诺夫就已经代表乌兹别克队国家队出战过11次;在对阵日本队的半决赛中攻入锁定胜局第二球的19号诺查耶夫也已经是乌兹别克国家队中的一员。这四名国脚为乌兹别克U21队杀入冠亚军决赛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相比而言,日本队由于是纯U21队伍,因而代表国家队出战的球员数量不多,除了门将铃木彩艳出战过东京奥运但并未出场过之外,铃木唯人、松冈大起等少数几位在今年1月参加过日本国家队的集训,所以相比在大赛经验方面欠缺了些。

  当然,就像笔者在该系列文章《韩国队惨败背后的启示》中所提到的那样,参加U23亚洲杯的大赛,参赛队赛前必须要有充分准备。从统计中,我们可以看到:泰国队不管是入选国家队的人数抑或是代表国家队出战的累计次数,能够在此番杯赛中排名第二,但是,由于赛前准备工作很不充分,第一场小组赛展开时,还有4名球员尚未报到、两人则是赛前一天才赶到。如此准备工作,当然直接影响队伍的磨合与成绩。而塔吉克斯坦队在代表国家队出战情况方面也是排名靠前,但赛前不到10天突然宣布换帅,新帅仓促上马,自然也难以取得理想成绩。

  国字号梯队建设更重要

  不得不说,随着亚洲世界杯赛席位的增加以及对奥运重视程度的日趋强化,亚洲各国和地区对国家队的建设也越发注重,但并不仅仅只是盯着国家队,而是国家队、U23队、U21队伍乃至U19国青队等整个国字号队伍的建设进一步强化。特别是在U23队伍层面,作为国家队的“预备队”,国家队主教练经常过问,在关注联赛中国脚们表现的同时,更注重年轻球员的表现。

  像这次夺冠的沙特,国家队主教练法国人雷纳德从2019年接手后,就非常注重年轻球员的提拔,如今的沙特国家队中就已经完成了更新换代。在征战12强赛期间,他甚至大胆提出委派1999年龄段队伍出战2021年12月在卡塔尔进行的阿拉伯杯赛,亲自坐镇。虽然球队未能取得理想成绩,但却为99年龄段球员提供了难得的国际A级赛机会,积累大赛经验。而这次夺冠的沙特队中,有11名球员就是征战过阿拉伯杯赛的球员。

  不只于此,雷纳德甚至还专门跑到西班牙,观看在那里接受海外培训的年轻球员。沙特体育部与沙特足协联手西班牙职业联盟,将沙特2001年龄段球员送往西班牙接受长期培训。按说,这些2001年龄段球员进入沙特国家队为时尚早,但雷纳德却与自己的助手一起专程赶往西班牙,观看这些年轻球员的训练,甚至在国家队集训时召入个别球员参加。雷纳德之所以有如此行为,恐怕与沙特足协在12强赛后已经与其续约至2027年不无关系。当然,前期率队取得的成绩是续约的基础。但因为需要长远考虑,雷纳德必须更注重国家队的长远建设。

  而作为沙特U23队伍主教练的本国教练谢赫里尽管思路与雷纳德并不完全一致,因而选人也存在着不小差异,但日常期间,相互间的交流并不少。而且,从2015年起接手1997年龄段U19国青队开始,这些年就一直负责U23队伍,不只是97年龄段,也包括99年龄段,更注重01年龄段队伍。像征战东京奥运会时,适龄球员是97年龄段球员,但征战东京奥运会的22名球员中,有9人是99年龄段球员,尽管这9人并未全部参加本届U23亚洲杯赛,但入选参赛的6人却成为这次夺冠队伍的核心。而且,夺冠的23名球员中,有8人是2018年获得印尼U19亚青赛的冠军队成员。在率队夺冠后,谢赫里又明确表示:“接下来,我们将重点转向巴黎奥运会,这次夺冠的队伍中,有9名球员是01年龄段队伍,他们将是下届国奥队中的核心力量。”

  从近几年沙特国字号队伍的建设过程中,我们或许可以清晰知道缘何沙特国家队能够进军世界杯、U23队伍能够夺冠,而未来巴黎奥运会男足预选赛中,沙特队又将是竞争出线的热门队伍。更重要的是,像沙特的2003年龄段队伍在去年第一次夺取了阿拉伯U20青年锦标赛冠军,而03年龄段的前锋拉迪夫甚至已经“跳级”入选了国家队。

  再譬如近些年来颇受中国球迷关注的越南队,韩国教练朴恒绪身兼国家队与U23队主教练,在狠抓国家队、率队突破的同时,更注重U23队伍的建设。今年5月的东南亚运动会上,朴恒绪又率越南99年龄段队伍蝉联金牌。但因为年岁的问题,朴恒绪在今年东南亚运动会结束后,将队伍交给了同胞孔五均,后者在刚刚结束的U23亚洲杯赛上率队杀入八强,也获得了认可。未来,两人之间的合作将更密切。

  12强赛时,越南队在沙迦对阵中国队比赛时,替补出场的“00后”5号阮清平在最后时刻犯错,让武磊抓住机会攻入第三球、帮助中国队最终3比2取胜。为此,越南媒体与球迷对失利耿耿于怀,朴恒绪则在赛后主动承担责任,认为是自己的问题,派遣阮清平出场,外界不应该批评与指责阮清平。但回到U23国足,阮清平表现却获得了一致首肯,也成为了越南99年龄段夺取东南亚运动会金牌、闯入U23亚洲杯八强的功臣之一。年轻球员或许就是在这种失误中成长,但设想一下,如果这种情况发生在中国足坛,恐怕阮清平就已经被“废掉”了,因为各种舆论会无限放大这种失误,给年轻球员造成巨大压力。

  中国国字号各自为战

  对照中国的国字号队伍建设,当前最突出的一个现象是国家队青黄不接的情况相当严重,而根本原因恐怕就是各级国字号队伍间缺少必要联系与沟通所致。或者说得更直白一些,就是中国足协在国字号队伍建设方面出现了大问题,这与这些年来国家队的管理模式、管理体系呈现“多头”的混乱不无关系。因为单就一个国家队而言,从2019年1月亚洲杯赛后开始,至今年3月国家队完成12强赛全部比赛任务,短短四年期间,国家队的管理归属权先后经历了四次变化,从国家体育总局竞体司负责主管国家队,到2019年11月输给叙利亚队后交还给中国足协,再重新由国家体育总局专门成立工作领导小组全面负责,再到今年春节输给越南队之后又一次重新交回给中国足协,如此来来回回“折腾”,国字号队伍的建设何以构成体系?中国足协又何以为继?

  实际上,当初在冲击俄罗斯世界杯时聘请里皮出任国家队主教练后,为了冲击俄罗斯世界杯赛,国家队就开始着重后备梯队的建设。里皮上任伊始,还组建过“国家二队”并在天津进行过一次集训。里皮之所以提出组织“二队”集训,就是希望解决国家队后备人才问题,注重国家队的“预备梯队”建设。但因为“没有编制”,在集训经费问题上遇到麻烦。这之后,类似的集训再也没有组织过。

  里皮任职期间,本来95年龄段队伍是具备了一定实力,但里皮所指定的主教练马达罗尼在2018年连续两次率队折戟,一次是年初家门口的U23亚锦赛,第二次则是同年8月印尼进行的亚运会男足赛,均未能闯入八强。这就进一步加剧了国字号队伍的危机。随后,里皮因为在2019年亚洲杯赛后合同到期,中国足协因为领导层的更换而已经在忙于物色新的国家队主教练人选,所以,原本应该大胆启用年轻球员征战2019年亚洲杯赛、为接下来的卡塔尔世预赛进行准备之时,里皮依然以老队员为主出战。因为站在里皮的角度,既然亚洲杯赛结束后就将走人,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再考虑国家队换血的问题。而在那时,里皮恐怕根本没有想过“吃回头草”。但当里皮回归之时,因为世预赛已经开始,所以依然只能以老队员为主,唯一的一张新面孔就是朱辰杰。

  所以,中国国家队一次次错失换血良机,导致如今国家队“老龄化”、青黄不接情况前所未有。接手的李铁因为要应对“40强赛必须出线”的压力,再加上受疫情的影响,完全没有国际A级热身赛,根本就不可能启用年轻球员。李霄鹏接手后,也同样如此。于是,如今中国男足国家队“无人可用”的尴尬异常突出。

  事实上,如果不是当初中国足协国管部“擅作主张”,在2018年印尼U19亚青赛结束后,坚持完整保留99年龄段队伍为应对2022年杭州亚运会,并聘请扬科维奇出任主教练、带队在2019年前后组织了六期集训,则99年龄段队伍如今是否还能够正常存在、并已经成型,恐怕依然需要打上问号。对于有关管理部门而言,他们所需要考虑的就是应对赛事任务,没有赛事任务,也就不存在编制、没有经费。所以,这么多年来,中国足球总是“临时抱佛脚”,所谓的“长远规划”也就仅仅只是停留于纸面上。

  像这次U23亚洲杯赛上,当亚洲竞争对手在争取成绩的同时,已经考虑兼顾2024年巴黎奥运会、储备2001年龄段球员,为未来的奥运会预选赛进行全方位准备之时,我们的2001年龄段球员反而开始“散养”,联赛中能够获得出场机会的球员并不多。再加上受疫情影响,2001年龄段队伍目前已经有三年时间无法参加一场国际比赛,在竞争的起跑线上已经被对手甩开。

  迄今为止,我们在国字号队伍的体系建设上依然未能找到合适的模式与方法,尚未形成自己的体系。就像笔者先前曾提出过,一个国家或地区的足协,光国字号队伍的主教练就分别来自于不同国家,最多的时候,中国足球的11支国字号队伍分别由来自10个不同国家的主教练挂帅,无论是指导思想、技战术理念等都完全不一致,何以形成自己的体系?不仅无法与日本、沙特等这样的亚洲足球强国抗衡,甚至连近邻越南都已经追赶上来,个中缘由恐怕不只是球员不行的问题。而管理想要形成体系,首先就是需要一个稳定的管理班子与管理团队,可中国足球这些年来,允许一个相对稳定的管理班子存在么?过去10年间,中国足协光领导就已经先后换了五任,每两年“折腾”一次,一任领导有一任领导的想法,这是中国社会的现实,因而也就谈不上延续性。于是,国字号队伍的体系建设只能是“空谈”,也就无法形成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国字号队伍的竞争性自然越来越弱。

   

U23国家队马德兴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