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希望走出新疆的弟子们 有朝一日都能反哺新疆青训

他希望走出新疆的弟子们 有朝一日都能反哺新疆青训
2021年10月12日 14:48 《足球》报

  来源:足球报

  记者鲁蜜报道 率领新疆U20全运会队在决赛中惜败浙江队,作为主教练的帕尔哈提泪洒当场,不停地向所有人道歉。他的泪水中,饱含着对于球队痛失冠军的遗憾和不甘。其实在他的身上,承载着的不仅仅是这一批球员在顶级舞台上的梦,还有他和其他新疆青训教练一直以来付出的汗水和泪水,当然,更有好几代球员和教练一直努力却没有抵达的梦想之地。

   

  距离全运会足球U20决赛已经过去一段时间了,浙江队在最后时刻夺得了冠军,而新疆队主教练帕尔哈提·阿孜买提的哽咽和眼泪,更让人难以忘怀。人们总说,中国足球需要能够为失败哭泣的人,因为只有眼泪才能让人记住当下的痛苦和历经磨难后重生的喜悦。帕尔哈提最想看到的是新疆足球的振兴,这种振兴来自于更多的足球人才涌现,能够反哺到新疆职业足球的发展。

  现在再来聊起当时的比赛,帕尔哈提已经平静了许多,但时不时还是会有遗憾出现在脑海中。对他和他所钟情的新疆足球来讲,这是他们距离全运会冠军最近的一次。

  帕尔哈提的眼泪里,包含着不甘心。这批U20球员从2013年开始培养就是为了本届全运会做准备,然而从建队开始,就充满着坎坷曲折。2019年7月,不知道什么原因,2001年龄段被剥夺了全运会参赛资格。2017年十三运结束之后,帕尔哈提就去到国奥参与选拔队员,回到新疆接手这支队伍一年多的时间,就遇到了U20资格被取消。

  在这期间,新疆足协也经历了改制,在新的模式下,遇到了2001年龄段的全运会资格取消。自治区体育局和新疆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以及新疆足协,就和新疆雪域俱乐部达成三方协议共建新疆青训,实际上就是为了保留这支2001年龄段队伍的框架。否则,这支队伍将面临解散,要想重建更加难上加难。在资格取消的政策出现之后,新疆U20也是除了北京、浙江以及上海之外,为数不多还保留着队伍的地方。

  说是保留,实际上真正留下来的孩子只有11个左右,于是新疆足协就把2004年龄段的孩子调了一部分上来,组成了一个20人队伍,代表新疆雪域参加俱乐部联赛。在帕尔哈提看来,新疆的青训一直做得不错,但当孩子成年之后,新疆本地没有自己真正意义上的职业俱乐部,即使有了也只是体量小的低级别联赛俱乐部,承载不了青训出来的诸多人才。他说:“我带的第一批2005年打全运会的那些孩子,到现在他们好多已经提前退役,干和足球没关系的事情了。”这是帕尔哈提一直很遗憾的。

  职业俱乐部的生存情况不好,比赛太少,培养出来的孩子留不住。到去年年底,体育总局公布恢复2001年龄段全运会资格的时候,这支在这期间相当于又经历了一轮人才流失,只有当初培养的9个人还在队。这样的情况,或许外人难以置信,因为当今多少职业俱乐部甚至全运会队,多多少少都有新疆籍球员,而作为人才发源地的新疆全运会队竟然会面临人手不足的窘境。

  之前帕尔哈提从2005年带第一批全运会队伍开始,队员几乎都是从新疆足管中心、新疆足协选拔,如今这一批十四运的球员,更多地要从去内地俱乐部的队员中去选,有广州队的、北京体育大学的、秦皇岛足校的、亚泰、申花等俱乐部的。好在,没有全运会任务的地区都愿意放行新疆籍球员,有任务的地区,就着实没有办法了。

  从2013年十二运起,重振旗鼓的新疆足球开始发力,在那一届闯入全运会四强之后,又在2017年闯入四强。“辛苦了七八年时间,中间历经很多,这一次夺得亚军也很难得,但这也是我们距离冠军最近的一次。”当年帕尔哈提代表大连万达夺得第一个甲A冠军,他代表新疆球员站在了最高领奖台上,所有人不仅认识了他,也认识了新疆球员。这对于新疆球员和新疆教练员以及新疆足球所有从业者来讲,是一个极大的推动。他和他的球员,原本想通过这一次拿到冠军,去向更多人证明新疆足球的实力,进而推动新疆足球的发展,为本土足球留下更多的血液。

  全运会结束后,大部分队员都回到了各自的俱乐部,帕尔哈提有一种热闹过后的落寞。他说:“多年来,新疆的发展大家有目共睹,全国各地一直在帮助新疆快速发展,体育也有很好的发展,但足球尤其是职业平台的足球,没有达到特别理想的状态。我们的职业俱乐部只有一支,而且它的生存环境还是那么坎坷。”通过多年来带队的经历,他更多想到的是,要是现在出去踢球的球员,以后都能回来该多好。

  1994年中国足球职业化元年,帕尔哈提加入当时的大连万达俱乐部并随队获得第一届甲A联赛的冠军,随后进入到了国奥队。在2000年结束职业生涯之后,他投身新疆青训,一干就是20年。新疆足球在全运会上零的突破,就是他带领队伍在十运会上实现的,那也是当时还是小将的巴力的成名战。时间跨越16年,历经四届全运会,中国足球风云变幻,帕尔哈提也见证这新疆足球一点点的进步,全国成绩每往上走一点,都离不开所有人的辛苦耕耘。

  帕尔哈提退役之后立刻做教练,是基于当时现实状况的选择。首先新疆没有职业平台,只有青训;其次,他也深知新疆青训的潜力是无限的,关注度在逐年提高。当然,他也注意到,新疆足球虽然有潜力,但缺少的东西依旧很多。他从青训做起,能够把自己以前留洋学到的和自己身上的基本功传授给小孩,让孩子们从小就有比较坚实的足球基础。这样做,从他内心来讲是踏实的。

  从一个助理教练做起,帕尔哈提的踏实肯干和在职业足球积累的经验,帮助他很快成长到独当一面。在2005年,他创造了新疆足球40年的历史,就是首次带队在全运会上杀入四强。

  他至今还记得当时带的第一批孩子,是1985年龄段的,他个人也只比这些孩子大十来岁,很多球员都把帕尔哈提当成大哥。从职业俱乐部投身青训之后,他看到了职业足球距离新疆的小球员还很遥远。但他告诉孩子们,心中一定要有一个梦,这条路才会走得更长久。

  他从自身的经历看明白并不是所有人都有他那般幸运。帕尔哈提从小就在大院长大,他的父亲是新疆第一批足球人。从他记事开始,足球就一直陪伴着他,一直到他中年,还能从事足球事业。

  新疆的青训教练大多也是通过专业队退役回到自己所属的市县任职,去到了体校或者学校带队。比如他们从乌鲁木齐这样的大城市回到小县城去当教练,对于他们来讲,首先待遇上的落差就非常大。帕尔哈提看到的是,新疆球员反哺新疆青训之后,那种对这份事业的努力和热情。他们带着什么样的心理呢?“可能在他们的职业生涯里,自己没有达到走出去获得巨大成功那种目标,他们回来之后,就希望自己带的孩子,能够比他们在球员时期做得更好。”

  有一段时间,新疆的青训只依靠新疆体育局拨款维持,后来逐渐才有了类似宋庆龄基金的帮扶。新疆地域很广,仅仅通过体育局的支持是远远不够的,很多时候,都是教练员从自己的口袋里掏钱给孩子们买衣服以及改善伙食。那些年,帕尔哈提已经习以为常,因为他自己也是其中之一。所以他说,在那种艰苦条件下,很难说这些教练是靠什么去坚持,即使说出来,外界也不一定会明白。

  他们自己知道的是,只有作为教练的无私奉献,才能输送好的球员出去,球员的水平越高,对大家来讲,现实的困难也就会越小。其实不仅是教练,很多从新疆足协走出去的孩子们,也明白这个道理。在这一次出征全运会之前,帕尔哈提接到很多上一届代表新疆队参加全运会的队员的电话和信息,里边说道“教练,你们一定要超过我们啊,一定要站到最高的领奖台上去。”“师傅,上次我们拿了第三,这次一定要拿第一啊。”

  不论是新疆教练,还是这些走出去的孩子,前一辈人似乎都是新疆足球人寻梦路上的探路者,为的是后代的足球人能走得更好。几代下来,他们所有人的梦和人生轨迹交织成了一个圆,这个圆代表着“你没有实现的梦想,那么让我来替你完成。”

  更多内容请登录足球报的官方网站:www.zuqiubao.info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