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汕:疫情让北京足球损失更大

金汕:疫情让北京足球损失更大
2021年08月18日 11:43 国内足球综合

  来源:金汕 金汕说 公众号

  1。北京国安成绩大受影响,预备队打全运会可能空缺

  北京国安前天出人意料又十分出色地淘汰了有四名外援和多名国脚的上海申花,在一只脚已经踏进保级组的情况下昂首回到争冠组。

  正如已经站在下课悬崖边救赎成功的主教练比利奇所说:我不是一个喜欢抱怨,喜欢哭泣的小孩。只不过现在我们的成绩和国安的地位去比的话,我一直不想去说困难,现在可以说了:整个联赛没有一支球队,像我们有这么少的外援,也没有球队像我们一样有这么少的球员去备战。国家队的球员回来以后,他们很疲劳。我们的轮换数量很有限。包括U23球员的数量,因为我们的预备队还在国外没回来。我说这些,不是想去抱怨,只是为了告诉大家,我们今天的成绩是多么出色,应该去赞扬所有的球员,他们都像英雄一样。当然,从成绩来说,北京国安进入赛区前4不算成功。但是如果你去比较往年的话,今年是不同的,我要向我的球员们脱帽致敬,他们太优秀了。

  在缺兵少将、外援仅一人的情况下取得这样的成绩固然可以满意,但这一切又是怎么造成的?既不是有外界对国安的不公,也不是球队有内讧,完全是管理上犯了不该有的错误。同样疫情,为什么鲁能不仅没有影响反而配置更好了。同样困难还比得上几乎解散的天津吗?比得上经常在中超保级圈晃悠的长春亚泰吗?比得上某个已经欠薪一年多的俱乐部吗?这几个队的外援可都是全须全尾,而且对提升球队的实力起了决定性的作用。所以在摆脱困境的兴奋之际,也应该清醒地认识到,我们本来不该这样!

  今年亚冠国安派出了预备队,虽然一败涂地也是无奈,同时让年轻球员得以锻炼,这几场球的收获在平常的状态下是根本得不到的。但同样的麻烦也来了,由于因疫情原中超悍将扬戈维奇主教练一直带队滞留在乌兹别克斯坦,听说最近才能陆续归来,如果早回来北京国安在轮换上也不会连人都报不满。

  损失更大的是全运会很可能缺席,即使回来训练不系统也难以出成绩。北京著名球迷小紫毛痛心疾首地说:“十二年的时间,北京男足在全运会上都是空白,因为打不上去,历经多年努力终于打上来了偏偏遇到这个麻烦,真是天不助我!”

  2。想让石景山打中冠联赛的刘雪泉功败垂成

  还有一个遗憾不广为人知,就是马上要替北京填补中冠联赛空白的北京石景山藏鹰足球队因疫情戛然而止。这还要从组建这个足球队的刘雪泉说起。

  (决心组队为北京打中冠联赛的刘雪泉)

  提起75岁的老爷子刘雪泉,石景山体育界无人不晓。老爷子是顽主,年轻时既是文学青年也是体育爱好者。石景山民间体育流行摔跤,老爷子从小就练得入迷,摔遍周边无敌手,后来北京摔跤队看上了他,一政审出身不好歇菜了。但他对体育热爱的心却更加炽热,同时他还玩儿起创作,小说《大佛沧桑》发表后还获得了价格不菲得著作权改编费。老爷子觉得爬格子挣钱太辛苦,还是做点生意回归体育吧。

  刘雪泉有句自己一生得来的感悟:挣了钱花掉才属于自己!钱让自己生活舒适并为社会做出贡献,才真正属于自己。

  刘雪泉生于北京石景山,长于石景山,事业成功在石景山,特别想给石景山体育做点贡献,就是想让石景山的足球队进入中国足协举办的职业联赛——打中冠联赛!

  有人说:老爷子,你疯了!足球这么臭,也挣不了钱,你想倾家荡产吗?还记得北京宽利足球队吗,贾利桦辛辛苦苦挣来钱打中甲联赛,贡献不小,可是家产全部赔光还成了欠债人。刘雪泉说,贾利桦这么热爱足球给北京做贡献我很敬佩,但他没有审时度势,他应该见好就收,一看中国足球进入假球黑哨时代就应该跑啊!我足球也玩儿得不浅,发现有些危险的信号,我立马收摊儿,全身而退,毫发无损,这机灵儿不能不抖。

  老爷子真不是吹,他还真有值得骄傲的过去。

  关心北京足球历史的都知道,刘雪泉开创的北京藏鹰雪泉足球俱乐部曾打过全国乙级联赛,这个植根于北京把足球种子撒到西藏的球队在乙级联赛中成绩相当不错,所以当时西藏体育局与这个俱乐部一下签订了30年协议,可见西藏足协对藏鹰雪泉俱乐部的认可。后来由于足球环境的变化,刘雪泉觉得这么玩儿下去不仅会血本无归,而且有可能身不由己地犯大错,后来那么多足球人有牢狱之灾说明他退的及时。他苦心经营的俱乐部被转让汇通路华山西路虎后呼和浩特路虎),那家俱乐部不慎还请来在足坛呼风唤雨的王珀管理王珀作为操作假球的能手在足坛扫黑中进了监狱)刘雪泉老爷子说,发现这水太混我就坚决不趟了

  为什么最近刘雪泉要重新“杀”回足球界呢?

  第一,刘雪泉愿意在晚年给家乡石景山做贡献,让石景山的俱乐部出现在职业联赛赛场,也是展示家乡石景山的窗口。

  第二,如前所述,刘雪泉搞足球是轻车熟路,虽然在西藏注册,在打乙级联赛时他还是把北京放在前面,他说自己是土生土长的北京人,既要响应中央开发西部的号召这是当时的国策)、为少数民族足球做贡献,也要为家乡足球做贡献。北京有中超球队,但当时没有中甲球队,何不通过打乙级联赛争取为北京开创一支中甲球队呢?后来北京藏鹰距离目标越来越近,很受北京球迷的关注。只是因为上面所述的原因退出了联赛,这是刘雪泉的心头之痛,也让他感到在中国玩儿足球的肮脏盘外招是他接受不了的。尽管退出了,但没有一刻不关心足球。

  第三,刘雪泉十几年来视线从未离开过足球,大名鼎鼎、勇夺两次城超冠军的路虎俱乐部就是他亲外甥孔兵的杰作,作为北京市最优秀的业余足球队,里面也有刘雪泉的一贯鼎力支持。

  第四,刘雪泉一直在搞着青训,学员最多已经达到700多人,后因场地拆迁才暂时停止。

  第五,当前足球环境大为改善,尤其近年来居高不下、背离市场的球员收入回归真实,也使俱乐部运作起来不那么沉重。

  第六,很多职业队球员青训后调整下来,既给人才挑选增大了范围,作为一个俱乐部也可以给他们提供再就业机会,而且有信心发掘一些人才。

  老爷子刘雪泉做了精密的策划和调研,决心为北京足球大干一场!

  早在两年多前老爷子回归职业联赛几乎瓜熟蒂落。2018年11月他外甥孔兵的路虎俱乐部在洛阳兵不血刃地拿回全国城超联赛冠军,舅舅刘雪泉和外甥孔兵决心一方面打中冠联赛,另一方面进一步专注于青训,自身造血。为了体教结合,他们决心和发达国家的大学合作。2019年夏天,正好法国里昂第一大学(有两名队员入选过法国大学生队)来北京,与在京几所大学足球队打了几场比赛都已大比分获胜,他们很想找一个旗鼓相当的球队打一场比赛,有人向他们推荐了北京路虎俱乐部。舅舅和外甥都觉得这是一个难得的机缘,如果通过比赛让对方知道路虎俱乐部的实力也许会促成合作。

  一路打败多所中国大学的里昂第一大学实力很强,法国足球是最近一届的世界杯冠军,他们的大学生足球水平也很高,里昂大学曾获全法大学生联赛亚军,这次他们的队员有两名法国大学生队的队员,曾代表法国夺得2017世界大运会亚军,还有几名是法甲里昂的青训球员(他们有几名球员参加土伦杯没能来京)。

  这两个队的比赛在昌平区中国政法大学体育场举行,舅舅和外甥都坦诚地说,由于对手实力雄厚,这将是一场非常精彩的比赛,对我们来说也十分艰苦。北京路虎的成员是去年城超联赛冠军的原班人马,只是小马丁因回国处理事情缺席比赛(正是小马丁这次回国猝死再也没有回来),但曾入选过厄瓜多尔青年队的斯蒂文加盟路虎,加上前中超球员克劳迪内、前中甲外援文森以及城超最佳球员史振兴,还有一个前国安的著名球员高雷雷入盟,实力也足够强硬。

  里昂大学没有想到的是,来中国比赛一路轻取对手的他们竟然以1比3输给了一支业余队。这时在看台上有一个年过七旬的老年球迷格外兴奋,他就是老爷子刘雪泉,比赛结束他走下看台拍着外甥孔兵的胸脯说,“好小子,干的不错!”

  赛后对方主教练瓦兰。塞巴斯蒂安对刘雪泉和孔兵说,虽然中国足球目前成绩不理想,但从北京路虎这个业余队身上我感到足球在中国的活力。瓦兰。塞巴斯蒂安看了路虎的青少年训练非常认可,他决心促成俱乐部与里昂大学的后续合作。之后里昂大学足球队来京也与路虎俱乐部经过几轮接触,同意选送一些优秀教练和少年球员去法国交流培养,原法国球星帕潘会亲自上几节课。这也是路虎与里昂大学比赛后更大的战略合作。

  当一切准备工作就绪,有些小球员家长报名准备去里昂大学体育学院,突如其来的疫情把一切化为乌有。

  (藏鹰俱乐部进行全国海选)

  (北京死忠球迷赶来助威希望中冠赛场出现北京球队)

  (海选后刘雪泉给球员讲话希望球员为北京争光)

  俱乐部董事长刘雪泉(左2)和总经理兼领队孙士勇(左一)

  老爷子和外甥都没有死心,对足球的热爱支配着他们的理想甚至生命!去年疫情好转,刘雪泉和孔兵决心组建石景山足球队打职业联赛,除去留一些拿过两次城超冠军的主力,他们又进行人才海选。他们发出的职业球员试训公告一石激起千层浪,不少青训没有找到下家的球员纷纷投来简历,近百名球员来北京试训,刘雪泉和领队孙士勇以及孔兵非常兴奋地选中十几名有前途的年轻球员。

  组队后由于报名时间错过,老爷子得知合肥有个球队解散,可以把名额转让给即将成立的北京石景山藏鹰俱乐部,第一年俱乐部名称更改来不及,第二年就改为北京石景山俱乐部。老爷子和领队正准备去合肥办理参加联赛的手续,没想到合肥多名市民感染新冠,一切行动戛然而止,老爷子不禁仰天长叹:真是命苦啊,几次功败垂成毁于疫情。

  老爷子没有灰心,他斩钉截铁地说:为家乡争光我百折不回,疫情过去我会大干快上!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