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焦卡纳瓦罗的翻译李白:我是独一无二的

聚焦卡纳瓦罗的翻译李白:我是独一无二的
2021年05月28日 11:40 国内足球综合

  来源:徐江 CSL中超联赛

  2016年,意大利人扎切罗尼成为北京国安俱乐部的主帅,李白以扎切罗尼翻译的身份,第一次出现在了中超联赛赛场,李白的人生从此发生了转变。扎切罗尼离开国安后,李白跟随卡纳瓦罗去到天津和广州。一转眼,六年时间过去了。有一年,国家队比赛日,卡纳瓦罗带着李白去找师父里皮,在下榻酒店,里皮把几个意大利翻译叫到了一起,问他们谁是中国最好的翻译,没有得到明确的答复后,里皮说出了李白的名字。

  李白,青岛人,1987年出生,足球生涯始于青岛海牛足球学校。13岁那年,李白来到鲁能足校,开始了足球寻梦之旅。

  提起鲁能足校,球迷都知道周海滨、崔鹏、王永珀等人的名字,但没有人知道李白曾经是他们的队友。少年时代的李白并不是鲁能足校的重点培养对象。简单来说,崔鹏、王永珀们是鲁能足校从外面挖来的好苗子,是鲁能足校重点培养的尖子生,那支队伍的名字叫鲁能足校专业队。

  李白当时所在的球队,跟崔鹏、周海滨并不是一个队伍,准确的叫法应该是鲁能足校加强队,主教练是后来的国少教练张宁。李白训练特别刻苦,一直憋着劲,想从加强队跳到专业队踢球,只有那样,才有机会踢职业足球。李白一直在努力,也最终从加强队里脱颖而出,成功地成为了鲁能足校的专业队球员,李白搬进了专业楼宿舍,同房间的小伙伴是秦升。

  李白所在的1987年龄段,王永珀和崔鹏是绝对的球星,李白说:“我还在加强队的时候就认识王永珀了,他太有名了,一年到头都在国字号训练,我跟王永珀没怎么正经八百地一起踢过球,有一年我们跟上海中远比赛,我助攻了他两个球,王永珀还不承认。不过,我俩没在一起踢两年,他就上一线队了。”

  进入鲁能的专业队,李白感受到了竞争的残酷,当时在队里,有周海滨,还有李微、秦升、崔鹏,竞争太激烈了。后来教练跟他说,李白,出去找个队踢吧,他就走了。那是2005年,他去了辽宁,庄毅有一个乙级队,就在沈阳白塔那边,他在那里踢了一年不到的时间,后来自由身去了威海踢球,那是哈尔滨兰格的前身。可能是时运不济吧,李白在外面踢了两年球,就回到了青岛,钱没挣到,信心也没了。李白说:“我是那种没什么特点的球员,心理素质也不好,第二天比赛,头天晚上就睡不着觉。”

  李白的足球之路就这么被关闭了。告别职业足球,李白选择了出国,那会儿邻居的儿子在俄罗斯上学,李白就想着也出国吧,总之不能在家里这么混下去。去英语国家,李白直接放弃了,因为要考雅思或者托福,肯定考过不去,去意大利可以,语言零基础就能报名。李白一想,这个可以啊,就报名了,结果发现,还是要学语言,就硬着头皮去北京学语言了。

  一心想要出国的李白,学习还算认真,语言学得还不错,那会儿他上午学习语言,下午就踢球玩。他说:“那会儿踢球经常跟外国人踢,就是和使馆那帮外国人一起踢。赶上那年是2006年世界杯年,我就上午学习语言,下午踢球,晚上跟意大利使馆的人看球、吃饭、聊天。语言就是在那会儿进步得很快,最后在当时的186名考生中,我考了个第6名,被博洛尼亚大学录取,我还获得了全额奖学金。”

  到了意大利之后,李白开始学的是运动科学,发现根本适应不了,解剖、骨骼、肌肉之类的实在太难,最后转到了传媒系,这个就简单多了,李白那会儿想着,不行就回国当个记者。

  在意大利,李白一共待了六年时间,除了完成学业,六年间李白为了在意大利生活吃了不少苦,在餐厅洗过杯子,洗过厨房的下水道,什么苦活脏活都干过,直到后来从厨房跑到餐厅里给客人点菜,日子才算是好过了一些。热爱足球的李白还加入了一个当地的五人制足球队,算是半职业性质的,一个月也有200多欧元的训练补助,李白说:“我们那个队当时非常强,在整个大区是没有对手的,有两个队员是意大利五人制国家队下来的,他们跟老板关系好,就单纯地为这个老板踢球,不过是有一些训练的补助。当时队里还有个日本人,后来我来了,他就没位置了。”

  头脑活泛,情商很高的李白,在意大利的生活逐渐好了起来,甚至赚到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桶金。当时李白打工的那个餐厅的老板,决定开一个分店,老板给了李白51%的股份,不过需要李白在未来的时间里,用钱去偿还这些股份。李白负责经营这个餐厅,也还是亚洲餐厅,做日本料理和中餐,餐厅做得不错,每个月的纯利润收入能有个三、四千欧元。李白说:“这个收入在意大利算是银行主管的收入了,日子可以过得非常安逸了。”

  2006年来到意大利,从一个身无分文的留学生,变身成餐厅的老板,李白的意大利留学生涯来到了2013年。继续待下去,似乎也没什么意思,李白决定回国了,那个店最终卖了13万欧元,李白带着六万多欧元,回国了。

  再回忆起在意大利的这六年时间,李白说:“博洛尼亚是我的第二个家,当然在事业方面,特别是翻译工作方面,没有在意大利的这六年,我应该没能力去当扎切罗尼的翻译,也不会成为卡纳瓦罗的翻译。”李白说,足球翻译不是简单的会说一门语言就可以,有些足球的专业术语,是需要在当地的语言环境里才能够学到的。“在意大利的六年,我跟意大利人一起踢球,一起看球,我说的就是他们的足球语言。”

  李白讲述了这样的一个足球术语,“Approfondita”,翻译过来,就是打身后。李白说:“这个词在意大利语里,原本意思是矿工之间的交流词汇,意思是钻洞或者更深入一些。如果你没听过意大利足球的解说,没在意大利踢过球,教练说出这些词的时候,我想我是很难去表达出来的。”

  有机会成为足球翻译,李白要感谢一个人,冯潇霆。2012年,卡马乔率领国足在西班牙塞维利亚踢了一场热身赛,李白从意大利来西班牙看球,当时秦升是卡马乔阵中的后腰。李白来酒店找秦升,在秦升的房间认识了冯潇霆。后来冯潇霆假期去意大利滑雪,李白也是全程作陪,冯潇霆为李白介绍认识了自己的意大利经纪人,巧的是这个经纪人也是扎切罗尼的经纪人。李白说:“人生就是这样不可预料,我从来没想过能有一天出现在中超赛场,如果不是跟秦升是队友,我就不会认识冯潇霆,更不可能认识那个经纪人,那个经纪人是罗马的一个老头,我怎么可能有机会接触到他呢,所以,这就是命吧,老天爷想让我吃足球这碗饭吧。”

  站在职业足球赛场,虽然不是球员身份,但翻译李白的生活重新变得绚烂多彩,李白说:“扎切罗尼让我大开眼界,我第一次知道,足球原来是这样踢的。意大利足球为什么能有那么大的成就,不是没有道理的。扎切罗尼把球场分成1~9个区域,会告诉你,每个区域应该去怎么做,这是以前我从来都不知道的。”

  不过,很遗憾,扎切罗尼在国安的执教并不成功,即便是那样,国安全队上下没有人说扎切罗尼是不好的教练。李白说:“没办法,运气太差了,可能是老扎的本命年吧,太不顺了。来得晚就不说了,到队里,伊尔马兹一个射门,大腿五厘米的拉伤;朴成一个很简单的脚后跟磕球,三厘米的拉伤;大宝,在国家队伤了,确实太不顺了。”

  李白的翻译之路,始于扎切罗尼,李白说:“扎切罗尼是战术大师,343阵型的发明者,国际足联的终身荣誉讲师,以前我以为里皮是影响卡纳瓦罗最深的人,但老卡说影响他最深的人是扎切罗尼。我在国安的时候,跟着扎切罗尼几天的时间,对足球的认知整个儿都颠覆了。”

  2016年5月底,执教国安战绩不佳的扎切罗尼离开了北京。不过李白并没有走,聪明好学,情商很高的李白,赢得了国安上下的一致认可,国安方面希望李白留下来,即便当不了翻译,还是可以当个队务。那时候,李白调侃自己说,我应该是中超踢球最好的队务了。

  2016年6月上旬的一天中午,李白在北京三里屯跟张稀哲、朴成吃饭,微信上弹出一条好友添加验证,头像和验证信息写着,我是法比奥·卡纳瓦罗。李白看到这条验证,愣了一下,觉得是骗子,不过还是通过了这条验证。用李白的话说,他也没啥好被骗的。

  隔了半天时间,到了晚上,李白想起那个来自卡纳瓦罗的邀请,就点了验证通过。微信那头传来了一条语音信息,对方介绍自己是法比奥·卡纳瓦罗,并且留下了一个中国的手机号码,让李白方便的时候给他打电话。李白有点发懵,不知道怎么处理,回忆当时的情景,李白说:“我去,这真的假的啊,我打电话该说什么啊?”

  用了一晚上时间平复心情,第二天上午,李白给卡纳瓦罗打了电话,卡纳瓦罗很直接地邀请李白来天津给自己当翻译。李白回忆说:“老卡跟我说,他需要我,然后,我跟老卡说我在国安是中超球队,你在中甲,如何如何,反正就这层意思,然后,老卡就说了一句话:‘怎么的,跟着我,怕我给不了你光明的未来?’”

  卡纳瓦罗的这一句话,让李白离开了北京,坐火车去了天津,后来又跟随卡纳瓦罗南下广州,如今在广州已经是四年时间。李白说:“那是卡纳瓦罗,世界杯冠军队长,世界足球先生,邀请我去当翻译,怎么拒绝啊?太难了。不是谁都有机会跟在世界足球先生身边的。世界足球先生全世界一共能有多少个?我跟在他身边,那是什么感觉。”

  一转眼,李白已经来到广州四年时间,谈到现在的生活,李白用了“很平静、很系统”来描述,李白说:“每天早晨9点我会起床、吃早饭,上午的时候,卡纳瓦罗会在自己房间客厅里说一下今天训练的情况,下午就去训练,晚上回来,有比赛的时候看下比赛,说一下今天训练的情况,总结一下,然后再说下明天大概会训练的东西。在赛区里面,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都很系统了,大家也都很习惯了。我参与的生活上的事情不多,也不负责外援的事情,不像我们队负责巴西球员的翻译,他是从早晨到晚上都闲不住,外援要找他的事情太多了。”

  当了快六年外教的翻译,我问李白,有什么好的经验给后来者,李白说:“三点吧,第一,千万不要以翻译这个身份给自己行方便,比如开个房间,不要说是主教练的旨意;第二,不要去篡改教练的意思,中心思想,你可以适当修饰,但不能改;第三,听不懂的时候,再问一遍,不是自己的母语,再问一遍怎么了,我们日常生活中自己人说话有时候都没听清楚,问一遍怎么了,不丢人。”

  关于这六年时间,李白也谈到了自己的变化,比如面对压力,比如对足球的认知,李白说:“刚开始给扎切罗尼做翻译的时候会很焦虑,那时候成绩不好,吃下去饭,睡不好觉,度日如年的,承受能力基本是零分,我记得我们有一场踢苏宁的比赛,11打10,我们多一个人,结果李昂进了个任意球,2-1把我们赢了,扎切罗尼问我,球迷是不是喊他下课,我想都没想,就告诉他了。现在好一些了,现在也焦虑,不过不是作为翻译的角色去焦虑了,我会把自己当做球队的一分子,在广州队有四年时间了,有感情了。”

  对于这六年,最让李白难受的事情是去年冠军决战的失败,李白说:“我们这个球队是卡纳瓦罗搭建起来的,去年我们一直很稳定,很强势,但最后一场输掉了冠军很难受,不是今年不会忘记,可能未来十年时间中,我想起来都会很难受。去年我们队伍训练得最苦,5个多月的备战期,我们没有放过一次超过一周的假,大年初三我们就开始训练了,后来疫情来了,我们也没放过长假,一到赛区,我们的状态是最好的。我们赢了过去十年中最强的北京国安,中超两回合决赛第一场,我们让苏宁最好的进攻线一次打门的机会都没有,但最后我们输掉了冠军,太难受了。”

  卡纳瓦罗会焦虑吗?会有压力吗?李白说:“卡纳瓦罗说足球就是压力伴随着的,没有压力就干脆没有足球这项运动,遇见压力只能更努力的工作。成绩不好的时候,卡纳瓦罗不是焦虑,他在一个事情投入了很多的心血,但没有成功,他是那种感觉。他不会用自己的负面去影响别人,他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负面情绪,他是个大心脏。不过,他会去看网上的东西,用翻译软件去看,他有时候会发一发牢骚。他觉得网上的东西跟他的本意是相反的,觉得别人不认可他,觉得网上的东西缺乏尊重。很多人说卡纳瓦罗是情商高的人,其实他是特别真实的,有什么说什么。”

  当了六年翻译,李白如何规划自己的未来呢?李白说:“我有个秘密,一直都没有说,意大利有一个著名的足球训练基地,科维尔恰诺训练基地,在佛罗伦萨的郊区,它是意大利各级国家队的训练基地,同时也是意大利的足球技术中心,是意大利国内唯一一个具备颁发欧足联职业级等级教练的认证机构。我获得了去那个基地学习教练员课程的机会,是扎切罗尼给我推荐的。像恩里克、皮尔洛、因扎吉、萨里、曼奇尼、孔蒂,都是那个训练基地走出来的教练员。那里是纯意大利语授课的,他们那个基地分两种教练员的授课班,一种是职业球员,有200场A级赛事的退役职业球员,他们可以迅速拿到证件,三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去执教一线队伍了。不过,因为疫情的原因,我一直也没有机会去学习。”

  对于当教练员这件事,李白说:“我脑子里现在有一些碎片,比如352、442、433、4231等等一些阵型,一些战术,我有自己的一些理解,但如果明天让我去带球队训练,我可能只能把我最喜欢的东西搬过来,但你让我说为什么,我可能说不出来,这就是为什么球员要去学习教练员课程的原因,在教练员的学习班,能有把这些碎片穿起来的一个过程,慢慢地形成一套自己的理念。我跟球员有一些区别,他们过去在场上是执行者,我是发号施令的人,有些球员可能当教练员一两年都开不了口,但我可以。”

  谈到教练员的压力,以及理解,李白说:“当教练员,从你以球员的身份退下来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你应该什么都放下了,你是8个世界足球先生也没用了。在意大利科维尔恰诺训练基地的教练员考试中,有两句话是完全禁止的。一个是“在我的时代”;另一个是“我的足球”。梅西如果去巴萨当主帅,如果4场比赛不赢球,球迷就会认为你一点用都没有了。足球是世界上最现实的运动,很多球迷喊瓜迪奥拉改变战术,瓜迪奥拉说我7年时间赢得了20多个奖杯,我一年平均三个奖杯,凭什么去换战术?”

  最后,评价自己这六年的翻译生涯,李白说:“我不能说我是中国最好的翻译,但我应该是独一无二的。在卡纳瓦罗身边当翻译,在扎切罗尼身边当翻译,没有球员会对我的翻译表示不明白和反应迟钝的。我相信我的能力,球员出身去当翻译,在中国我应该是第一个。我今天做到的这些,不是一天完成的。足球就是我的生命,只要你踢过足球,热爱过足球,足球就会深入你的骨髓,永远不会磨灭。”

  (部分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