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德兴:警惕女足的中国男足化倾向!--盛世危言

马德兴:警惕女足的中国男足化倾向!--盛世危言
2021年04月16日 09:53 国内足球综合

  来源:马德兴 德兴社

  警惕!女足男足化

  盛世危言

  中国女足4月13日在苏州进行的东京奥运会女足亚洲区预选赛附加赛第二回合比赛中,经过120分钟苦战以2比2战平韩国队,并以两回合4比3的总比分,顺利拿到奥运入场券。这也使得女足成为继女排与女篮之后,中国女子三大球项目顺利会师东京,举国球迷为之高兴与振奋。正如笔者在赛后第一时间所感慨的那样:我们应该好好感谢一下王霜姑娘,因为她的两个进球不仅仅是拯救了中国女足,更是拯救了中国足球这个行业!我们无法想象:假设中国女足在家门口折戟、未能如愿以偿地拿到奥运入场券的话,对中国女足、中国足球乃至整个足球这个行业究竟会产生怎样的无法低估的负面影响。尽管在女足出线之后,中国男足再一次被拉出来“当背景板”,成为各界“挤兑”与“嘲弄”的靶子,但是,至少这个行业因为中国女足的出线依然还有存在的意义与价值。

   

  然而,当我们在为中国女足出线而高兴、欢呼之时,我们必须要面对这样一个残酷的现实,即现在的中国女足发展大有“中国男足化”之势,这是非常危险的信号与趋向,更是可怕的方向性问题。如果再如此发展下去,或许用不了几年时间,中国女足别说追赶世界水平了,恐怕在亚洲女子足坛的地位都将不保!这并未危言耸听,当然笔者更希望自己是“多虑”了。

  需要指出的是,这里所说的“中国男足化”并不是过去几年我们所说的技战术发展层面的问题,即现代世界女子足坛的发展趋向就是“男子化的对抗”、“男子化的技术”、“男子化的身体与力量”等等。而是指:现在的中国女子足球的整体发展导向问题,整体发展越来越有重蹈中国男足职业联赛发展覆辙的倾向与趋势!遗憾的是,更多人似乎并未意识到这一点。

  

  没钱?女超外援转会费世界前三占二!

  这些年来,每每谈及中国女足,几乎所有人都在大谈“女足穷”、“女足待遇差”、“女足条件不好”,云云,甚至以此来与中国男足球员的“高薪”进行比照,并作为进一步全面“挤兑”中国男足的一个强有力佐证甚至是“武器”。

  笔者并不想否认这些年来男足身价“高得离谱”的问题,而且也坚决赞成男足实施全面“限投”、“限薪”,足坛此风“不杀”,不足以从根本上对中国足球的大环境展开全面治理。但是,如果现在还在大谈“女足穷”的问题,笔者则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请看这样一个事实:

  国际足联于今年1月份发布了《2020全球转会市场报告》,这份转会报告是由国际足联负责转会事务的部门根据国际足联的TMS系统统计后、官方出台的正式报告,可信度极高。根据这份报告,中超球会在2020年的国际转会市场上总投入为8600万美元,为亚洲各职业联赛之首;沙特球会的总耗资为6770万美元,排名第二。亚洲范围内引进国际球员投入最大的10家俱乐部中,中超独占五家,除卡塔尔杜海尔队、沙特纳斯尔队排名前两位外,大连人、上海上港、北京国安以及河北华夏幸福分列第三至六位,而勉强保级的深圳队则排名第九位。前10名中,其他三家也全部都是沙特球会。这份报告其实从一方面反应出了中国足协以及相关管理部门为什么要求中国男足必须全面“限薪”、“限投”。

  可是,当我们将所有目光全部都聚焦于中国男足身上时,我们或许选择性地忽略了这样一个事实:女足职业球员的国际间转会数量从2019年的276桩增加至2020年的349桩,上涨了26.4%。俱乐部总共完成的交易为1035桩,较2019年增长了23.7%,不过,大部分女足运动员都是在合同期满后转会,不涉及转会费,占总交易的87.6%。这其中,涉及金额最大的一笔交易是哈德尔从德国的沃尔夫斯堡队转会至切尔西队;而武汉江大队从瑞典引进的马拉维球员特姆瓦·查温贾则是2020年转会费全球第二高的交易;排第三的则是上海女足从西班牙引进的赞比亚球员班达

  请注意:2020年世界女足转会费最高的三桩交易之中,中国的女超占了两位;而在前十位中,中国的女超占据了四席!中国女足究竟有没有钱?如果说“没钱”,则何以解释引进的外援所支付的转会费高居世界第二、第三?

  众所周知,中国男足的职业顶级联赛在商务开发、市场化方面都不断为外界所“诟病”,而女超联赛的市场开发与商务拓展根本就无法与中超相比,关注度方面恐怕就更无需多言了,与欧洲女足联赛搞得比较好的德国、英格兰、甚至是北欧诸国等也无法相比。那么,女超俱乐部缘何要砸这么多的钱去引进如此天价外援?这与当初中国男足大肆砸钱、将中超联赛“金元化”的做法差异何在?

  千万不要说,引进这些“天价”外援是为了推进女足的市场化。引进这些外援,与男足俱乐部好歹还有一个亚冠可以去展现一下不同,仅仅只是在国内“自嗨”,那么,这样的巨额资金去引进一名外援,意义何在?当然,如果“醉翁之意不在‘酒’”,则又另当别论了,也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之内。

  这恐怕就是笔者所说的当下国内女足发展趋向“中国男子化”的第一个特征与表现!一方面,女足不少俱乐部的生存依然艰难,就像男足一样,不玩的老板或企业不少,俱乐部也随时会被解散,只不过这些老板和企业不像原来江苏俱乐部的老板干得那么“绝”,直接将“香火”给掐断了。另一方面,大肆烧钱的俱乐部也不少,而且因为有人带头,就自然而然迫使其他女超俱乐部要“跟上”,否则国内赛场“成绩不保”。于是,女超联赛的“军备竞赛”也被“烧”了起来。如此下去,这与中国男足职业联赛十年“金元时代”的发展历程有何区别与差异?

  所以,当中国男足职业联赛实施全面限薪、限投之时,女超俱乐部在外援引进方面是否也应该明确限制?

  

  中国女足正步男足后尘!

  看过中韩女足比赛特别是苏州之战的球迷相信都会有印象:韩国女足在主场1比2落后的情况下,客场是来“搏命”的。全队在三名英超战将池笑然、李金纹和赵昭贤的率领下,一度以2比0领先。尽管韩国女足最终未能实现翻盘,但不得不承认:三名海外球员在球队中所起到的核心作用和引导作用,无人可以替代。而且,如果不是这三名海外球星受到时差等客观因素的影响,或许会对中国女足造成更大的威胁。

  一个必须要承认的现实是:以2019年法国女足世界杯赛为典型代表,欧洲女子足坛这些年来将男足成功经验直接移植与嫁接到女足发展身上,因而欧洲女足这些年的发展可谓突飞猛进。最能说明问题的是,作为2016年巴西里约奥运女足冠军的德国女队居然无缘今年的东京奥运会、失去了卫冕奥运冠军的机会,原因恰恰就是因为在法国女足世界杯赛上未能成为成绩最好的三支欧洲球队之一,因为欧足联将女足世界杯赛作为欧洲区征战奥运女足的预选赛。可是,德国无缘奥运会,何尝不恰恰佐证了欧洲女足这些年来翻天覆地的变化?

  更为重要的是,与男足一样,不管是亚洲还是南美、非洲、中北美洲等,世界各国和地区的女足球员都纷纷前往欧洲效力。一方面,欧洲女足联赛借鉴男足的成功经验,相对更为稳定,当然竞技水平也更高。另一方面,其他落后国家获得地区的女足发展无法像欧洲那样得到强有力的支持。因而,连世界冠军美国女足球员都跑欧洲去踢球了。

  相比而言,亚洲方面,除了韩国之外,另一个近邻日本女足在4月上旬的国际足联指定的国家女队比赛窗口期间,先后以7比0同样的比赛战胜了巴拉圭队与巴拿马队。在这次集训的日本女足中,就召入了6名海外球员,包括在英超阿斯顿维拉队效力的前锋岩渕真奈,年初刚刚加盟意大利AC米兰队的长谷川唯、在美国效力的后卫宝田沙织与前锋籾木结花、在瑞典的林穂之香以及在德甲勒沃库森女队的前锋田中美南等。仅仅只有在法甲里昂队效力的后卫熊谷纱希留守法国、未能应召入队。

  日本女足本来这些年在亚洲足坛的优势就非常明显,本届东京奥运会上,日本足协的目标是男女足全部都争取夺金。不管男足、女足,日本足球与对手展开竞争的“法宝”,恐怕都是队内有足够多的海外球员。这些海外球员在日本女足中所起到的主导作用以及引领作用,恐怕无需笔者多言,就可以清楚地知道。

  亚洲足坛的另一支劲旅无疑就是澳大利亚女足。当中国球迷对日本男足的“全欧阵容”乐此不疲之时,我们似乎不能忘了,在亚洲女子足坛,也有一支“全欧阵容”,她就是澳大利亚女足队。这个月的国家队比赛窗口期间,澳大利亚女足公布了最新一期集训名单,先后与德国女足以及荷兰女足进行热身赛。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澳大利亚女足21人为“全欧阵容”,没有一名球员来自于澳超女足球会!

  尽管全欧女足在此次国家队比赛窗口期间的战绩欠佳,先后以2比5和0比5这样的悬殊比分输给德国女足和荷兰女足,但不得不说的是,这是澳大利亚女足去年3月份奥运会预选赛中战胜越南队、获得出线权之后的首次集中,而且球队的新任主教练、来自瑞典的古斯塔夫森才刚刚接手,对球员的情况也依然还处于了解阶段,而且球队此次换帅的目标是瞄准了2023年本土进行的2023年女足世界杯,目标是夺冠。假以时日,澳大利亚女足将会在亚洲呈现怎样的地位?

  不止是亚洲传统强队,即便是像东南亚球会,现在也开始大行女足球员留洋之道。就在今年年初,越南女足的两名球员受到了葡萄牙女足球会的邀请,而泰国年轻的门将、23岁的蒂法妮就在4月10日与冰岛的职业女足球会克夫·拉维克签约,从美国的大学生球员正式转为职业女足球员。她已经是第三位前往欧洲效力的泰国女足球员。而新加坡、马来西亚两国女足球员近期也有前往美国闯荡的。

  在西亚,因受到宗教信仰而发展缓慢的女足,如今受到全球大力发展女足的热潮的影响,也开始前往欧洲闯荡。2018年在约旦进行的女足亚洲杯赛上,中国女足小组赛中8比1大胜约旦队,或许没有人还记得所丢的那个球,帮助约旦队取得进球的Sarah Abu-Sabbah,目前就是在德甲的门兴格拉德巴赫俱乐部女足队效力。

  可以这么说,越来越多的亚洲女足球员走向欧洲、走向美国,已经成为一大发展趋势。这与男足球员纷纷前往欧洲闯荡是一个逻辑。可是,反观中国女足,在中韩之战中为中国女足挺身而出的,恰恰就是留洋归来的王霜。除此之外,这些年来,中国女足球员就很少再前往欧美发展的。这和男足目前只有武磊一人在西班牙坚守,几乎就是一个“模式”。

  当中国女足在为艰难战胜韩国女足而感到高兴、而且也确实值得高兴之时,静下心来想想,未来两三年之后,中国女足还能想此番苏州那样尽欢颜?

  

  技战术?除了能跑和大脚还有啥?

  王霜那一句“跑也要跑死韩国女足”,着实令人解气!因为中国女足最终能够淘汰韩国女足、拿到奥运入场券,确实就是在体能方面占据了很大优势。苏州之战的下半时以及加时赛期间,韩国女足特别是几名核心球员受到长途奔波的以及时差的影响,未能像上半时那样再给中国女足以巨大的压力。女足姑娘们在赛前的封闭集训终于有了回报。

  但是,当中国女足出现在未来的东京奥运会赛场上时,女足姑娘们这一套真的就可以与欧美诸强相抗衡、甚至帮助中国女足“复兴”、重新成为世界级强队?曾有领导大言不惭:“只要中国女足这次能够进入奥运会,冲击奖牌是大有希望的!”莫非中国女足靠这种“傻跑”真就能够去冲击奖牌?那足球运动的技术、战术又置于何种地位?难道我们忘却了2019年法国女足世界杯赛上所经历的那一幕幕?

  姑且不说世界,即便是回到亚洲范围内,也不说像亚洲女子足坛二流队伍这些年来的迅速发展与崛起,依然还是以“亚洲五强”为例。打韩国女足,我们身体有点优势,姑且可以战而胜之;打澳大利亚女足,中国女足的体能优势、身体优势恐怕就荡然无存了,于是,何以与之对抗?打朝鲜女足,中国女足姑娘们恐怕也没有了为之骄傲的身体与体能优势了,因为朝鲜姑娘比中国姑娘们还能跑,于是,中国女足又何以与之对抗?打日本女足,中国女足在技术、战术层面几乎可以说是处于绝对下风,几乎没有与之周旋的资本。

  那么,未来亚洲区奥运女足预选赛,在依然还只有两个出线席位的情况下,中国女足何以在“五抢二”中胜出、拿到2024年巴黎奥运会女足入场券?难道靠跑、靠体能,中国女足就可以跑进奥运会?

  至于女足世界杯赛,由于2023年起已经扩军至32队参赛,亚洲区直接出线席位就有6个,另外还有两个参加附加赛资格的席位,因而,中国女足短期之内进军世界杯根本不会受太多的影响。这与男足世界杯的情况完全相反。但是,在进军世界杯之后,中国女足需要从小组中出线,一旦出线之后,很有可能遭遇的就是外界过去印象之中欧洲“二三流”球会,可是,中国女足与她们交锋的“利器”与“法宝”何在?难道还是所谓的“体能优势”、“身体优势”?

  笔者无意否认中国女足在赛前准备狠抓体能这个重要举措。但是,足球并不仅仅只是“跑”。当年,“铿锵玫瑰”在奥运会与世界杯绽放,靠的何尝不是细腻的技术以及整体战术上的合理安排与使用?时隔20多年,中国女足不是在技术、战术上寻求新的突破与变化,反而大谈“跑死韩国女足”,这究竟是中国女足的进步?抑或还是一种“悲哀”?

  我知道,当我写下这一段的时候,某些人肯定很不高兴,某些领导更不高兴,但是,时代的变化以及现实并不会因为某些人的不高兴而不复存在了,中国女足在亚洲范围内的优势越来越小,甚至已经到了与韩国女足平起平坐的地步,这何尝不是中国女足发展趋于“中国男足化”的一个明显特征?中国男足以前还在亚洲足坛算是很有特点的队伍,有自己的技战术特征,但如今的中国男足,几乎除了大脚之外还是大脚,根本就谈不上什么技战术含量,除了“防守反击”还是“防守反击”,而且还是那种“反”而“不击”的套路,因为反击几乎就无法给对手以有效的“致命一击”。

  更为可怕的是,在国内的女超联赛中,因为很多球队锋线上都引进了身体强壮的非洲外援,依靠他们的身体素质,各队的战术安排就是围绕着这些黑人前锋打反击,整个联赛很少能有很高的技战术含量,也谈不上什么组织、进攻套路,这与男足中超联赛中本土球员拿球之后就是交到中前场的外援脚下、然后剩下的任务就是全力防守,几乎就是一个“模子”出来的。于是,到了国家队层面,指望着球员们随时随地灵光一现,队伍可以走远?

  男足没有技战术含量,女足现在的情况也不一样?这才是中国女足发展过程中更为可怕的事情,是整个女足发展导向出现了问题。如果任由其继续下去,则中国女足将继续以“加速度”坠落。

  

  青少年?中国缺席了数届世青世少!

  中国男足从最初在亚洲还有一些竞争力到如今至少排名10位之后,一个公认的事实是:自2005年荷兰世青赛以及秘鲁世少赛以来,中国男足的青少年队伍已经远离世界青少年大赛超过15年了。没有在亚洲范围内有竞争力的青少年球员涌现,到了成年国家队自然更难以与亚洲诸强周旋与对抗。所以,现在的中国男足国家队是青黄不接!

  中国女足呢?似乎没有多少人在关心与关注这个话题。坦率地说,现在的中国女足国家队至少还有人可用,毕竟2013年南京青奥会上,中国U16女足获得了第一个世界冠军称号,尽管参赛球队不多。按照正常的周期,那一批球员如今23、4岁,应该说是正值当年。可是,中国的U16女少队、U19女青队,已经有多少届没有从亚洲出线、征战过世界大赛了?

  当王霜在与韩国队比赛中梅开二度时、当唐佳丽在自家球门线上将球挡出时,不要忘了,这两人是2014年94年龄段加拿大U20世青赛上主将。两年后,当朝鲜女青队和日本女青队分别在巴布亚新几内亚获得U20世青赛冠军以及第三名时,中国96年龄段女青队都未能出线;至2017年的U20亚青赛上,中国98年龄段女青队利用东道主之利,勉强获得2018年法国U20世青赛参赛权时,我们的女青队勉强以2比1取胜海地队、1比1战平尼日利亚队,未能小组出线。而更能够说明问题的是:中国U19青年女足2019年在泰国进行的亚洲U19女青赛上,甚至连小组都未能出线、无缘亚洲四强,创下了中国女足自这项赛事创办以来的历史最差成绩!过去12年以来,中国U20女青队别说获得亚洲冠军,甚至连最后的冠亚军决赛都没有资格参加!

  而更往下的U17女少队,自2014年哥斯达黎加世少赛上,中国97年龄段U17女少队(也就是门将彭诗梦为代表)取得参赛权之后,已经连续三届赛事未能从亚洲出线!可是,由于女足只有国家队出战世界杯或奥运会时才会吸引外界的一些关注,日常这样的战绩根本就不会引起人们的关注。数年之后,中国女足又靠谁来打天下?

  我们的女足人才储备何在?中国女足的后备力量何在?梯队建设情况如何?这才是决定中国女足未来的核心因素。这与中国男足的青少年情况,何其相似?

  — END —

  笔者并不是一个悲观主义者,但还是想强调一点,即在女足刚刚取得奥运入场券的欢庆大背景下,写下这篇文章,无意否定中国女足此番出线的意义与价值,更无意否认各方的工作。但是,“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中国女足在出线的同时,更需要着眼于下一步的发展方向以及定位问题,因为整个世界女子足坛、亚洲女子足坛的发展越来越为各方所重视。就以亚洲为例,亚足联最新颁布的男足亚冠联赛俱乐部参赛许可证制度修订版中,大幅度提高了参赛标准,其中一项便是提出了配备女足队伍建设的要求,这显然是一个重要信号。而且,亚足联本月初刚刚宣布将从2023年起创办女足亚冠联赛。目前这样的形势,中国女足何以应对?如何继续发展?这无疑是每一个关心中国足球、关心中国女足的人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更需要管理部门与决策部门拿出具体的应对举措。在这个变化的时间,“不变”就意味着退步,但“乱变”更将令中国足球蒙难,唯有尊重规律、科学决策、顺势而为,方可大展宏图。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