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月明:围棋与爱情(九)

刘月明:围棋与爱情(九)
2022年11月22日 15:30 新浪体育
作者:刘月明作者:刘月明

  围棋与爱情(九)

  “刚才我遇到危险,一直千里传音给你们,你们为什么不趁势杀出,一起结果那两个钢铁直男”。在距离赛场大约一百里的地方,魏忠贤站在一个土山丘的背后,对着两个人说道:我们可是约定好的,我正面出击,遇见不服气,你们一起出击,横扫一切阻力,拿到围棋与爱情的替补出战权,然后扭曲所有人的三观,歪解一切事实,让所有人对我们的爱情观顶礼膜拜,从而达到我们完成自我神话的超越,改变历史中让我们耻辱的人设,把孔子的学说,打下神坛。

  魏忠贤越说越气愤,那捏尘了的嗓子分外的刺耳。“在那个秃头和行者杀出来的时候,你们不帮忙也就算了,还居然千里传音给我,让我赶紧逃跑,你们请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你们虽然也是有实力的,但别忘了,我东厂和西厂可也不是吃干醋的”。

  只见其中一位,身穿白绫袄子,罩着青段五彩飞鱼蟒衣,张牙舞爪,头角峥嵘,扬须鼓鬣,金碧掩映,蟠在身。也就二十五六年纪,却生得十分浮浪,张生般的庞儿,潘安的貌儿。此刻正在一边缩着脖子,一边嘴里嘟嘟道:“又不是我叫你回来的,我看见了那武松,本就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可是他不让呀!”边说边轻轻的对着旁边一人,撇了一下嘴。左边石头上坐着一人,身穿粉红衣衫,左手拿着一个绣花绷架,右手持着一枚绣花针,抬起头来。深邃的眼眸里,泛着决绝的幽光,又长又密的捷毛像夜里的星茫一样闪耀刺骨。只见他开口对魏忠贤说道:“在十里外的地方,有一群人埋伏在那里,估计应该是梁山的人,即使刚才我和西门庆,一起冲出去,你觉得就凭我们三个人,能行吗?你觉得我东方不败是胆小的人吗?我只是不希望我们如此没有价值的死去而已。对于我们三个人来讲,人世间一切的道理都不存在,孔子所提倡的一切学说,在我们看来,都是对愚蠢的大众提出的约束而已。而我们为什么想要在围棋与爱情的价值上去争论,只不过是我们认为,对于爱情可以肯定,肉体不是全部,也不是感官的游戏,更不是思想,不是知性,不是可以习得的智慧、技艺,不是总结得出的结论,也不是从已有的旧思想中编织出新思想来。这些都不是,爱情的思想世界虽然同属于尘世,即便是人们毁灭了感官的偶然自我,也没有办法达到目的,因为它哺育了这一思想和博识中的偶然自我。思想和感官,二者都是美妙的东西,而在这二者背后隐藏着终极的意义,这二者都值得去倾听,值得与之去游戏,既不轻视,也不高估这二者,可以从二者之中留神听到内心最深处的秘密声音。没有这个声音的命令,一定是找不到爱情的”。

  魏忠贤在听了东方不败的话后,立刻安静了下来。用崇拜的眼神看着对方说道:“你真是一个诡辩的天才!知道你是一狠人,我是生活所逼,被迫选择入宫,做了太监;而你却完全是自我的选择,放弃了身为一名男性的权利,但是我万万没有想到,你对于爱情的理解竟也如此畸形、变态,你所谓的爱情,是对男、还是对女呢?是你自宫前的感觉,还是自宫后的感受呢?算了你说吧,我们下面应该怎么办?我们两个人全听你的”。东方不败淡淡的说道:“虽说我们是用我们的生存、生活方式嘲讽着世界,对于孔子的学说,更是不屑一顾,但也要清醒的认识到,他的那一套,在这个世界上可还是拥有大量粉丝的,也是有点东西的,既然孔子已经在下棋,我们先不着急,按兵不动,静观其变,先看一看棋局的进程再作打算”。

  在距离二、三十里的远方,武松和鲁智深正在行走。武松突然开口问道:“如果当年不是失手打死了镇关西,背上了人命官司,要远走他乡,你会不会娶了当年你救的那个女人”?鲁智深边走边头也不转的答道:“什么时候你也变得婆婆妈妈了,现在说这些有意义吗?世界上有如果吗?我们又不是来讨论爱情的,只是看不惯奸人横行霸道罢了,我们只做我们所擅长的事,从严格意义上来讲,我们已经是出家人了,信奉佛祖。佛是通过觉悟来成就自身,运用思维,借助禅定,透过认知,解脱生死之道,脱离人间苦海,完成涅槃。在佛的眼里,世界的统一、万法的互相关联,从其自身流出,从生到灭的因果法则,所产生的一切大小事物,都可圆融。但万物的一统性和首尾一贯性,在一处有断裂的地方,经由小的破绽,会有一些陌生的、新的东西涌入这统一的世界之中。这一直存在,却从未被指明,同时又不能被证明”。

  “这是否就是所谓的爱情?你看,即便如佛的智慧,对于爱情也是未留下只言片语。这千古难题,我们自己肯定弄不明白了,那就交给那些愿意探索的人去好好探索吧”!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未完待续)

声明:新浪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