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明月:围棋与爱情(六)

刘明月:围棋与爱情(六)
2022年11月07日 16:10 新浪体育综合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孔子边走上前,边用他那磁性的嗓音抑扬顿挫地朗声说道。对手突然蒙了,这是什么操作?不是互为对手吗?双方对手在进入竞技的情形下,不是不应该先示弱吗?而这一通不露痕迹的赞美,虽说是绝对没有马屁的嫌疑,但是也不应该呀!不得不说对手的反应和心里素质,还是超一流的,在愣住了0.03秒以后,立马给出了一个礼貌性的迷人之浅浅微笑。

  出乎寻常的操作,也仿佛在黑暗中点亮了一盏灯,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为男性同胞打开了一个新的思路,又或者是找到了一种全新的方法。为什么就不可以去赞美对手呢!对对手发自内心的尊重、尊敬、认同,不也正是对于自我价值的另一种角度的正确评估吗?

  有戏,台下的所有男性观众,不约而同的呼出了一口气,慢慢的松开了、刚才由于过度紧张而一直不知不觉紧握住的手,并相互对视了起来。是啊!由不得不紧张呀!在经历了两位大思想家,佛祖、教主的飘然而去后,所有男性同胞基本上都已经陷入了深深的绝望之中。在爱情的棋盘上,面对所有的女性,别说是看到胜利的曙光,就连基本上棋逢对手的交峰,仿佛都没有看到,完全是逃避式的自嗨,一味的强调自我提升,境界升华,反正是怎么玄乎怎么来,完全没有顾及到棋盘上的形式和对手的反应,互动性几乎为零。最后干脆一个在菩提树下,死活不睁眼;一个飘然出了涵谷关。反正都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统一造型,留下一众迷惘的男性同胞,完全没有了方向,和任何思想的指引。在快要沦为围棋与爱情棋盘之上、对手的奴隶之时,就孔子的这个出场、亮相,无疑是高明的,既表达了对于女性对手的尊重,又没有丝毫的冒犯,还不失儒雅;既有了互动,又抢占了先机,等于在棋盘上先不动声色的拿到了黑棋。

  大家不约而同的脑补了起来,搜索起孔子的档案资料。孔子,何许人也,出于何处?

  档案显示, 孔子自学而成大才,孔子乃是商代“三仁”之一的徽子的后代。到了孔子的六世祖父嘉,“五世亲尽,别为公族”,不再属王族,姓也成了“孔”。后来孔祖父嘉又为人所逼而奔鲁。所以孔子确实是一位“没落贵族”。到他父亲叔梁纥,便是连人丁也很寥落了:正妻连生九女,一妾生子叫孟皮,却又是个跛子。年出七十的叔梁纥大约非常绝望。但他还要做最后的努力,于是便向颜氏求婚,颜氏少女颜微在“从父命”而嫁给了古稀之年的叔梁纥。而档案部的司马迁说这是“野合”。“野”与“礼”相对,夫妻双方年龄差别太大,不合周礼,所以这婚姻不是“礼合”,而是“野合”。“野合而生孔子”,这实在是太有意味了,为什么呢?孔子终其一生都为“礼坏乐崩”,而头疼,愤怒,奔走呼号,要人们“克已复礼”,孰料他本即是不合礼的产儿呢。如果他的那位老父亲真的克制自己来恢复周礼,可就没有孔子了。真玄哪,要知道,这不合“礼”的产儿,后来竟是他们古老家族之链上最辉煌的一环,也是我们男性同胞在围棋与爱情棋盘上,东方文化思想家里,最后拿得出手与女性论道的棋手了。

  看着这份档案,也就是说,孔子有九个姐姐,这一让人心惊肉跳的发现,开始让观战的男同胞竟开始互相的会心微笑起来,是呀!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孔子生下来,仿佛就是一个打入敌方阵营的潜伏者,还能有谁比他更了解对手呢!出场时神之一般的操作,妙手有了合理的解释。(未完待续)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