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围棋女性困境也不仅限于"girls help girls"

解决围棋女性困境也不仅限于"girls help girls"
2022年07月23日 19:30 新浪体育综合

  (转自“周末围棋”微信公众号)

  今年3月8日微博发布一则广告视频并配文“女孩也可以学围棋”,反响热烈,不少人表示认可女孩的能力,但也有质疑的声音。在知网、微博、豆瓣、知乎等主流网络平台上,以“女性”、“围棋”为关键词进行搜索,存在许多关于男女学棋能力差异及女性棋手发展现状的文章或讨论。

  自1993年翠宝杯以来,世界女子围棋比赛相继举办,但大多维持不了几届,相较1988年开始的富士通杯的传统围棋比赛的花团锦簇,女子围棋赛可谓是门庭冷落。女性围棋人口数量不及男性是不争的事实,总体水平也难与男性相较。先不论感性层面的因素,客观来看加大投入对女性围棋发展的关注有必要吗?

  首先,就围棋传播而言,棋圣吴清源先生就曾提出“教会一个女人下棋,等于同时教会三个人下棋”。据不完全统计,在围棋的多种功能体验中女性最偏爱文化功能。如果女性可以在喜爱之余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将会使围棋文化得到很好地传播。例如堀田由美的作品《棋魂》曾取得轰动性的成功,掀起狂热的学棋浪潮。再如山飒的作品《围棋少女》成为当年法国最畅销小说之一,在17个国家翻译出版。

  其次,台湾围棋协会秘书长、世界华人围棋联合会国际推广大使张晓茵表示:“女性具有先天优势,使得她们在围棋培训行业中无论是担任讲师还是招生老师都更容易被家长和学生接受,如此进一步保障了围棋人口的吸纳。”另一方面,套用短板效应,女性围棋人口数量的稀缺便是制衡围棋产业发展的短板之一,不应置之不理。甚至可以说想要将围棋这个木桶做大做满,先将短板补齐是事半功倍的方法。

  (图片截自韩国女性围棋联盟网站)

  那么,想要解决当下围棋女性的困境可以从哪些方面入手呢?

  一、加大组织作用。

  由于个人能力的有限与个人需要的无限之间的矛盾,以及目标或使命的驱使,人群需要组织。中国目前并没有女性棋手联合的组织,而在韩国则有个名为“韩国女性围棋联盟”的组织,其网站欢迎页有这样一段话:

  “下围棋的女性很美丽。享受蕴含东方高雅文化的围棋、感悟人生智慧的样子无论谁来看都是美丽的。韩国女性围棋联盟起到了广泛宣传女性围棋价值的作用。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女性围棋联盟成为了社会中极具意义的团体。我想努力使女性围棋更加活跃,升华为健全的国民文化,为围棋界的发展做出贡献。为此,首先要具备女性围棋联盟的框架,并且具备长期维持和发展的体系。我会与全国的女性围棋人合作,在世界范围内装点韩国女性围棋的蓝图。”

  为更好地介绍韩国女性围棋联盟,节选了韩国围棋联盟大韩围棋协会3月23日在Youtube上发布的采访组织会长李光顺的视频当中的一段内容。

  (本图截自上述视频)

  1。韩国女性围棋联盟的历史是怎样的?

  1974年韩国女性棋友会成立,至今已有49年历史,1995年更名为韩国女性围棋联盟。2010年,社团法人韩国女性围棋联盟正式成立,成长为在全国设有31个分部的全国性组织。

  2。韩国女性围棋联盟是个怎样的组织?

  韩国女性围棋联盟是个女性围棋团体,负责向女性和儿童推广围棋,为不同时代人之间的沟通和国民精神健康做出贡献,通过赛事宣传围棋,举办及赞助各种围棋大赛。

  (第16届国务总理杯围棋大赛,图片截自韩国女性围棋联盟网站)

  (第43届河林杯业余女子国手赛,图片截自韩国女性围棋联盟网站)

  (图片截自韩国女性围棋联盟网站)

  3。韩国女性围棋联盟的目标是什么?

  最大的目标是普及围棋,实现围棋振兴法通过,其次确保围棋普及的预算,以及通过对边缘阶层和地区的帮助,改善围棋教育环境。

  4。韩国女性围棋联盟的重点事业是?

  由于联盟无法完全沟通各年龄段,所以获取年轻层的女性会员是关键。我们会访问全国妇女联盟支部,鼓励会员,并与各地区围棋协会合作,以此开设更多的支部及获取会员。今年将以获取1000名女性会员为目标,努力使韩国女性围棋联盟在世界范围内崛起。如果各支部获取10名以上新会员的话,我们将为其提供6个月左右的学费。另外,还计划给大学在读的5名女学生提供学习围棋的机会,并于年末举办女大学生围棋大赛,发放奖学金。

  本文采访到了张晓茵女士,她亦是该联盟首位名誉会员。她介绍到:“我们平时从事围棋教学接触到的基本上都是十八岁以下的孩子,但是联盟的会员是三十岁以上的女性,她们大多已经当上妈妈、婆婆,孩子都读书了,所以日常比较清闲。选择围棋作为休闲娱乐,这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可以与棋友们形成自己的圈子,”她同时谈到该组织的设立在中国的借鉴意义,“大韩围棋协会下面有四个分支:韩国青少年围棋联盟,韩国中古围棋联盟,韩国大学围棋联盟和韩国女性围棋联盟。如果女性围棋联盟独立的话,力量是很薄弱的,它一定要借由许多企业家支持,也需要许多男性的力量,所以它要和其他的协会保持良好关系。与其单独创一个,不如在原本的围棋协会中创一个部门做女性围棋推广。如果需要支持办比赛、办活动,上级协会都可以帮助。”

  由此可见,若国内改良并创立类似的女性棋手联合组织,使女棋手有组织依托,她们的围棋道路将会走得更顺畅也更自信。

  二、培养意见领袖。

  谈到女棋手的榜样,大众可以在艺术作品层面找到,如《围棋少女》中的夜歌,她清醒独立、信念坚定。而现实层面,有芮迺伟女士风华绝代、力压群雄;“围棋女神”梅泽由香里、黑嘉嘉等,出圈的美貌促进了围棋传播。张晓茵女士表示:“像台湾的黑嘉嘉是公认的漂亮,她在演艺圈也有发展,经纪公司会帮她做一些宣传。一般的社会大众就是喜欢看漂亮的女生,大家被她的外貌吸引后可以了解到她是一位非常厉害的围棋选手。这样吸引更多围棋圈外人,我认为是一种很不错的方式。如果有更多女棋手愿意站到大众视野里进行宣传推广,对围棋产业会有助益。”

  但由于现实中女棋手本身数量较小,艺术作品中的优秀的女棋手形象更是少之又少,行业中还需要更多的女性榜样。且围棋界缺乏可以担任与外界沟通的桥梁,代表女棋手发声的人物,即意见领袖。所以期待未来有更多像黑嘉嘉一样或者其他愿意承担这份责任的优秀女棋手来做围棋女性的“形象代言人”。

  三、给予理论支持。

  消除恐惧最好的办法就是直面它,面对疑惑亦是如此。与其被诸如“女生逻辑思维能力较差,越长大就会被男生落得越远”“女棋手体力更差所以很难赢男棋手”的言论堵得想回击却百口莫辩,不如以事实胜于雄辩。在国际象棋领域,“性别带来的棋类游戏表现差异”相关文献就较为丰富,学者对男女体力、参与率、动机、兴趣、算力、不同任务完成能力、性别刻板印象带来的策略差异等问题展开了研究(知乎作者琉璃犀有相关文章)。目前没有证据可以表明国际象棋领域中的两性表现差异同样存在于围棋领域,但其研究方向值得参考,以此来消除悬挂许多人心头的“未解之谜”。

  四、宣扬围棋文化功能。

  “总有一天,人们会为围棋只用来竞赛而感到可惜。”胡廷楣在《围棋的东方美》中的感叹。近年来,国家倡导繁荣发展文化产业,提升国家文化软实力。“文创产品”的概念逐渐兴起,其范围广阔包含文物复仿类、生活用品类、服装服饰类、书籍出版类等。在围棋文创产品中比较新颖的有歌曲《弈》及其PV、腾讯动漫围棋主题漫画《女九段》等,都备受好评。以文创产品为载体,结合融媒体技术进行围棋文化宣扬,将会比传统的赛事宣传影响更广,更容易被大众(尤其是女性)所接受。

  陈文联《论20世纪初年争取性别公平的社会思潮》中道:“教育的性别公平是人类平等理想的重要内容和现代教育的基本价值,20世纪初年,在欧风美雨的影响下,先进分子以天赋人权说为思想武器,强烈要求消除传统教育上性别隔离、给予女性平等的教育权。”而根据陈丽娟地考述:“‘女子无才便是德’这句起源于明末的名谚俗语,真正意涵不在“反才”而在“正德”。

  虽然从明末到清初,持“女子无才便是德”论者大有人在,但从情欲论者和正统儒者不约而同的批评声中至少可以看出,“女子无才便是德”之论并非踩上了儒教传统的基石而获得了压倒性的舆论优势。”虽然时至今日还有人误读并宣扬这句话,但争议带来的对原有性别建构的冲击亦是人们思想进步的内驱力。女性不再局限于“孝女”、“贤妻”、“良母”的身份,才学也不仅是打发光阴的消遣、谋生邀宠的技艺。她们拥有主体意识,掌握平等接受教育的权力,真正能顶半边天。

  围棋作为中国文化与文明的体现,蕴含着中华文化的丰富内涵与深刻的教育意义,围棋发展需要女性,女性也可以遵从内心享受围棋。围棋传播不是个人的事,解决围棋女性的困境也不仅限于“girls help girls”,围棋人共同携手才能使围棋这项瑰宝真正融入千家万户的生活。

推荐阅读

阅读排行榜

体育视频

精彩图集

秒拍精选

新浪扶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