郎平:恒大比国家队快乐

2013年06月24日12:37   体育专栏  作者:马寅  
郎平指导女排训练郎平指导女排训练

  从5月2日中国女排集中,5月10日郎平正式带队首训,其间经历北仑、深圳两站精英赛和此后27天的封闭训练,“郎一期”于6月22日划上圆满句号。

  最后一堂训练课结束,郎平把队员召集到一起:“大家都挺辛苦的,也都进步不小,我天天唠叨你们,从一传到发球,从防守到进攻,就是希望你们能在最短时间内有提高。从明天开始要准备全运会了,希望你们练了的东西要运用到比赛中,还要把把兢兢业业的精神带回去,回去你不是老大,你没资格讲条件,在球场上,特别是在困难的时候,你国家队队员就是核心,要去主动承担,相信我就是最好的,困难的时候需要我,希望你们都能把把最好的精神面貌和技术带回去,祝你们大家都取得好成绩。”

  郎平说完,全队又一次把手搭在一起:“一二,加油!”

  从您带队首训到今天(6月22日),一共44天,终于可以告一段落,休息一下了。

  郎平:才过了44天吗?你要不说,我真觉得过了很长时间了呢。你想啊,每天早上7点起床,吃了早饭到训练馆,8点半开练,差不多都是练到一点钟结束,睡一觉起来身体训练,晚上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每天晚上躺床上都是11点多了,感觉好不容易才到周日,可以有一次睡到自然醒的机会,能不觉得时间长吗?我记得在我犹豫接不接手中国女排时你给我算过,到里约奥运会一共1000多天,这才过了四十天……

  但是每次看您在训练场上都特别有精神,情绪也特别好,好像所有的疲惫都消失了。

  郎平:疲惫都消失了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有精神,精绪好那是必须的。训练气氛好,是我带队的一大特点,大家都要投入进来,精力高度集中,情绪饱满,我要求队员,我肯定首先要带头做到。其实我最了解她们,什么时候累了,迷糊了,我也最清楚什么时候该鼓励她们,什么时候就得拖着她们,罚她们,说不好听的就是软硬兼施,想方设法引导她们把这一天规定的训练任务完成好。

  这段时间您安排的训练量是不是很大?

  郎平:我一直没有减量,孩子们练得很辛苦,但是我知道这个量她们是可以承受的。那天陈展训练时送球总是送不上去,我看出她是累了,但是我不说累,她就还要咬牙坚持。后来我听亚文说,训练完上大巴,陈展累得话都不想说,亚文问她怎么样,她说真的是好累啊。在国家队,本来就有竞争,压力大,队员必须全力以赴,再加上我们要求高,她们不能轻易放弃每一个球,而且到处都是教练的眼睛,在看着她们的动作,强度和难度的要求都高,她们有时会喊“累死了”,浑身肌肉都疼。

  给很多人的印象,郎导的训练是人性化的,科学的,快乐的,这痛苦的一面和人性化的一面有对立或是矛盾吗?

  郎平:我们还是很快乐的,每天训练都有笑声,不过快乐轻松的是气氛,人性化是态度,经历痛苦才是进步的必由之路。说起快乐训练,恒大比国家队快乐,因为队员年龄大,不能练,我今天练多了明天她们都起不来床了,所以我给她们调着练,而且要求并不低。国家队承担的任务不一样,队员年轻,需要提高,我的要求当然也不一样。这么说吧,我国家队的训练量比恒大多一倍,而且这只能算是中量,必须有这个量是因为再少练不出东西了,以后根据运动员的身体情况,我们还要再上量。

  我看有时候训练任务完成得不好,您也罚,打不好就一直打,打好了才下课,有的时候都练完了个别队员还罚练一组单人防守,上次我看颜妮,一组单人防守下来哭得很伤心……

  郎平:该罚的时候必须罚,我们在技术上意识上反复强调的东西,做得好大家一起鼓励,总是做不好那就要挨罚了。希望她们明白哪里做错了,如果做错了自己不知道,也没人提醒到,那是很可怕的,所以一定要敲个警钟。当然也不能什么都罚,这要看情况,掌握好节奏最重要。现在她们慢慢知道我的要求了,困难的时候咬牙坚持,打起精神,挑战自己是我一直强调的,为什么?比赛是在特定时间特定地点打的,不是在你感觉好的时候打,所以平时有点累、感觉跳不起来、没睡好的时候,你还是要调动自己,如果平时训练就顺着自己的情况来,那到比赛时你就会有各种客观原因影响你顶不下来。

  我记得您带队去北仑之前,曾说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些小孩能理解您的要求,能跟她们发生化学反应,四十几天过去以后,现在还担心吗?

  郎平:化学反应还没那么快,但是现在小孩都很聪明,讲得多了,她们自然就理解了。现在除了讲新动作,慢慢我提醒的东西会稍微少一些了,大家慢慢有默契了,感情也越来越深。这些天,因为各队备战的需要,一些队员陆续返回地方队,她们走的时候总会有人塞给我小纸条,我打开一看:“郎导!我会想你的!”“郎导,您保重身体!”“郎导,谢谢您!”……让我挺感动的。今天最后一批回家,我正在房间里整理东西,就听外面一堆孩子大喊:“郎导,郎导,想你!拜拜!”也不知道是谁组织的。平时她们也这样,一有机会就跟我撒娇耍赖……

  其实有的队员可能不会出现在下一期的名单里了吧?今天看训练时我还在感慨,最后一堂训练课也看不到任何一个人是在混。

  郎平:谁敢!(笑)下一期的名单肯定会有变化,这个问题我没和队员个别交流过,但是我敢肯定她们通过这一阶段训练,都知道自己需要提高的地方很多,要珍惜时间,她们非常愿意听教练给她们讲,愿意尝试新的改变。到国家队的环境里,每个人都能意识到自己的差距,但是我很高兴看到没有一个人因为意识到差距想放弃,大家都是抱着有一点希望我都要去提高的信念。我想这就够了,体育是有竞争的,肯定会有优胜劣汰,但是希望在这个过程中,能传递给参与其中的每个人一种信念和精神,一种正能量,可以一直推动她们往前走。

  能透露一下最近一段时间您带她们都练了什么吗?

  郎平:这段时间没有比赛,大家心里比较安静,我们练得比较系统。基本技术主要控制球,一传、防守和小球强调得比较多,起码技术课上百分之五十在练基本功,个人技术也有重点,要求得比较细,经常提醒她们,错误动作会影响球的质量。经常带她们看录像,听觉和视觉一起加进来强化。身体训练方面,量比较大,内容也多,像平衡训练、柔韧性的训练,小关节的力量强调比较多,全方面的灵敏的训练。整体配合方面,做了一些规划,每个轮次的打法有多少种选择,不同配合不同攻手上,利用他们的优缺点,要求二传的节奏和准确性,战术不用复杂,要简单实用。另外还有意识上的训练,也在一步步按计划来。这么说吧,尽了最大的努力,抓紧时间做事,但训练时间还是不够,只能以后慢慢来了。

  我看训练中您总是要求攻手包括二传尝试在不同位置练习扣球。

  郎平:对,我希望球队能多一些打法,以前我们太单一了,主攻在二号位都很少打,不跑动。现在我们要求大家各个位置都要练,到比赛中能不能用上是一回事,可能用的机会不多,但是要练,练了就有希望用上。而且这也是我们提倡运动员不断挑战自己,提高自身能力,打得更有节奏,寻求变化的一种体现。

  现在看来这一期训练的效果如何?

  郎平:总的来说还是不错,有提高,但是距离高水平差距还很大,队员比较努力,都有明显进步,不过这种进步是有起伏的,特别是在体能下降的时候就力不从心,执行我们强调的东西就会大打折扣。经过这段磨合,队员们知道我们强调的是什么,虽然有时候做不到,但是明白了我们的要求,明白了什么是对的,这很重要。如果要求了就都能做到,那事情也就太容易了。这次解散之前我们和队员说,训练中反复强化的东西一定要带到全运会比赛中,球的判断,意识方面,不能稀里糊涂的,心里一定要有一笔账,不断地朝那个方向努力。

  集训开始时您就明确提出要求队员加强自我管理,提高自觉性,您不收手机,不明确规定熄灯时间等等,四十多天过去,实践证明这样管理行吗?

  郎平:怎么不行?我的指导思想是,一定要让她们懂得职业,对自己负责,我不能把她们完全管起来,让她们感觉是为我练呢,她们是为自己练,自己要学会承担一些东西。道理我都讲明白了,她们都懂,也都能做到。我不反对她们跟男朋友联系交流,正常的交流沟通是好事,但是要有度,适可而止,手机IPAD我都不收,你一晚上不睡可以,第二天没精神不行,这四十多天,我没看谁在训练中没精打采,这就够了。而且我相信到国家队的队员这点控制力是有的,她要是真没有这个,你能指着她成大器,拿冠军吗?

  接下来马上是全运会,全运会后只有一周就到世界女排大奖赛了,第二期集训,我们会看到什么新的变化吗?

  郎平:第二期就不叫集训了,集训集训,得带个“训”字,比如冬训。其实我现在想大奖赛不多,就是按自己的计划走,眼下 所有比赛不能作为最终目标,我们需要一点点推进,不能跳跃性只为了哪个比赛,所以我们在大奖赛,亚锦赛中会按自己的计划进行。至于变化,我们现在已经报上了一个22人的大名单,人员会有些调整,大奖赛的三周,我们会不同星期使用不同的人来打,不能只是那几个人打,其他人得不到锻炼,那样的话主打的人也打死了。当然全运会时我还会去现场看,包括教练组的人也都会去看,虽然现在22人大名单已经定了,但是如果出现让我们眼前一亮的队员,还是可以调进来。

文章关键词: 郎平 恒大 女排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