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旺:李琰贰拾年一觉轮滑梦

2017年02月23日13:57  体育专栏     我有话说

  在日本札幌,凭借亚冬会上男子两金的历史性突破,人们将聚焦点重新置放在了王牌之师中国短道速滑主帅——也就是韩天宇、武大靖口中的后妈李琰身上。从2002年杨扬为中国奥运代表团拿下第一金开始,中国女子短道队便理所当然成为中国冬奥军团一支绝对的王牌,但在李琰的执教周期内,让男女队两翼齐飞的梦想,却早就根植下。

  更确切地说,是从20年前就开始了。

  身着米黄色夹克的李琰,在青葱的校园中打饭,看书,聊天,看不出丝毫的异样。只是偶尔镜头闪回,透过泛黄的杂志和报道,提醒着女主人公辉煌的过往(她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世界冠军,一系列世界纪录的创造者)。在大连滑冰馆前,她庄重地许下了培养更多的世界冠军的誓言。

  这是1996年,大连电视台记录下的李琰退役后的生活片断,片名为《一个世界冠军的梦想》。在听惯了太多主旋律的宏大表述之后,李琰这种充满时代感的表述,早已被人们遗忘在历史的长河中,犹如冰刀划过,了无痕迹。而运动员、退役、上大学、税务局的科员生活、援外教练,再回归中国国家队,李琰滑行的轨迹无比精彩。但直到20年后的2016年,当她现身由体育总局相关部门举办的“轮转冰计划”现场时,人们才恍然大悟:哦,原来她一直没有忘记自己的承诺,哦,她一直在以中国式的方式予以协助。

  彼时的李琰,有太多的讨巧的行动来实现这一梦想:作为冬季王牌项目中国短道速滑掌门人,她完全可以像某位在各个场合宣称培养出100位世界冠军的优势项目总教头一样,居全队之功于己下。但她却在队伍涌现出多名奥运冠军世界冠军弟子之余,在繁忙的训练和比赛之余,将关注点放在了国家和地方正在大力倡导的群体性项目。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在21世纪某日餐厅,李琰跟我说。晚餐选在7点半,为的是方便她从首体匆匆赶到。冰场之外,李琰是一个生活精致的女人,她喜欢一切美的事物,喜欢漂亮的衣服、喜欢美丽的风景,喜欢环境优雅的餐厅……你在她的身上,找不到丝毫被岁月侵袭的痕迹,反而随着时间累积,而愈发睿智,理性。

  但当谈及轮滑和滑冰,她的情绪却被调动起来。对于这两个项目,她是如此进行区分:二者均分为观赏性和速度竞技两大类;二者对力量、身体协调性、高速中的平衡性等技术要领都相同;“冬冰夏滑”一直是滑冰选手的重要手段;教练员更侧重将力量强的轮滑苗子充实到速滑行列中,因为彼此转换时间只有三到五年。

  “像阿波罗、韩天宇这样的名将,此前都练过轮滑。”李琰在退役会后接触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带领大连的轮滑孩子备战全国比赛。

  在李琰看来,国家和地方正大力倡导的“轮转冰计划”,实际上是打通轮滑和滑冰项目的钥匙:一边是业已开展34年、拥有数千万爱好的轮滑爱好者,但其佼佼者上行的通道被堵死;另一边,则是以东三省为主体的滑冰群体和选材模式正日益受到挑战。于是,夏季和冬季,群体和竞技,南方和北方,北冰南展,三亿人上冰雪,无数怀揣滑冰梦的孩子,都能在这里找到合适的注脚,体验到无以伦比的冰上乐趣。

  在竞技领域,每每承担夺金重任的李琰,无疑承载着常人无法言说的压力——处女座的她,做什么事情都认真,她每天都比队员早一个小时准时出现在冰场,而在对待队员的时候,追求完美的她要求也几近苛刻。我第一次去滑冰场,惊觉这个看似娇小瘦弱的女子,竟然能发出穿越场馆的高分贝——而这种充满澎湃能量的指令,往往能贯穿两三个小时,最后是每场下来,她的嗓子几乎是沙哑的。但当有关部门拿着“轮转冰计划”找到她,她却乐意地点头。

  作为传统意义上的冷门项目,热门资本很难触及的角落,“轮转冰”要真正从计划变成惠及千万人践行的实际内容,需要在基础搭建、商业运营、品牌宣传包括后期培训等方面,付出极为艰辛的磨砺。但李琰,却愿意充当这个项目的头号志愿者,并为此付出更多的心血。

  这个体育世界从来不缺现实利益追逐者,讲故事的人,少的是对梦想和情怀的守候。

  李琰说,自己最希望看到的,是未来能有这样两种情况:一种是作为专业滑冰领域的后备人才群,能大大的拓展。另一方面,是通过轮滑,能有一些人能充实到滑冰的后备人才库中。

  “这是一种跨界,但,一切皆有可能,”她说。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李琰轮滑短道速滑亚冬会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