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繁达:老甲A都是“老克勒”

2014年11月21日10:02   体育专栏  作者:孟繁达  

  人上了年纪就开始怀旧。不做解说有两年,期间少有时间完整看完一场国内足球赛,没想到今天下午竟认真地把“老甲A”天津队和上海队的比赛从头看到尾,作为天津人自然支持天津队,但也喜欢上海队,尤其是他的名字——“老克勒”,依我看,五湖四海的“老甲A”大叔皆是“老克勒”。

  直播中解说员说不知“老克勒”是什么意思,上海话嘛,鲜有人懂。我最初的印象,是前不久看王安忆的书评,说上年纪的上海人,总有一番说不完道不尽的沪上情愫,《长恨歌》、《骄傲的皮匠》里都有“老克勒”的角色。我做了做功课,有一种说法“老克勒”就是Color,旧上海资本家生活多姿多彩,年纪轻轻是小开,老了就是老克勒。还有一种说法,洋泾浜英语取意Class,证明自己是有层次会享受的上流绅士。谢晖范志毅就当自己是“老克勒”,但于根伟、石勇在天津不也都是“老克勒”吗?

孟繁达:老甲A都是“老克勒”

  无论是物质还是精神,今天的“老克勒”年轻时哪个不是“小开”?如果说现在的中国足球是灰色的,“老甲A”时代的中国足球就是彩色的,黑和灰只是其中的部分。先说物质层面,职业化刚开始,他们赚钱啦赚钱啦不知道怎么去花,左手一个诺基亚右手一个摩托罗拉;商品房还没限购,自己买一套孝敬父母一套,出什么新汽车他们总是先开,交通违章常被网开一面;天天晚上有老板请喝酒,夜总会里不刷卡只付现金;走到哪都有女粉丝,搞个对象不是空姐模特大美妞你都不好意思……

  什么是土豪?在那个杨坤还在酒吧唱歌,吴秀波还做梦要成名,刘强东刚毕业跑业务,马化腾还没孵化出企鹅的年代;在那个人均月薪一千块钱左右,他们一场比赛挣的,赶上一个工人十好几年、一个农民好几十年的。当年的“小开”,今天怎能不是“老克勒”?再说精神层面,在那个别人拼爹,他们拼12分钟跑的年代,他们中的很多人都被看做城市的名片、英雄、传奇;在那个《足球之夜》还是球迷每周节日的时候,球赛是收视率最高的节目,都市报的头版除了时政就是足球;而且,“老克勒”中大多数经历过各级国家队,参加了96、00、04亚洲杯决赛阶段,更有巅峰时候的韩日世界杯,这是现在的“小开”们“望球兴叹”的!

孟繁达:老甲A都是“老克勒”

  有人说,这帮“老克勒”重逢不是比赛是回忆,有人说,中国足球也有荣耀和感动,有人说“老甲A”反衬中超审美疲劳,白岩松说:“那个时代,我们竟有那么多有个性有特色有技术的球星!不敢说中超时代退步了,但没进步是肯定的。请问现如今的中超赛场上,有特色的球员有多少?”2012年深秋,广州、北京、上海、四川、青岛、陕西六支球队在越秀山开启了第一届“老甲A”,高峰、范志毅、魏群、郝海东、胡志军这波儿“老克勒”一上场,我就感叹,这在中超踢二十分钟没问题啊。难怪不少球迷甘愿买票去找恍如隔世的感觉,因为这帮“老克勒”对足球这个奢侈品爱的深,看的重。首届“老甲A”,北京队撞见上海队,范志毅赛前还说:“要是为了9比1就不来了。”但上海队赢球后,范志毅特意找金志扬:“金指,我们终于报仇了。”

孟繁达:老甲A都是“老克勒”

  去年是第二届“老甲A”,参加的球队多了,观战的球迷多了,5、6名决赛许宏涛也出现在赛场,这是扫毒打黑之后第一个“重返球场”的圈里人,我在想几年后祁宏、申思、江津那几位“老克勒”能回来吗?上一届我看了两场比赛,三四名争夺是“津京德比”,点球大战高峰先罚,当年飞踹过他的施连志走过来问高峰:“你往哪边打?”高峰说:“你往哪边扑?”施连志说:“你往哪边打我往哪边扑。”结果,施连志神勇扑出高峰、李红军、杨晨的3个点球。决赛,除了又见到了姚夏、邹侑根、马明宇、范志毅、谢晖、奚志康这些“老克勒”,场面也是老样子,赛事组织方的组织不利让球员不满,一起争执让魏群和范志毅走到场边还真红了脸,甚至甲A时代的“黑哨”也回来了。四川队或许没做手脚,但东道主四川足协选派的裁判,因为成全假摔判点成了槽点,之后心虚腿软摔倒也成为了“亮点”。“老甲A”大叔成了“老克勒”,但只要上场,依然都是新闻点。

孟繁达:老甲A都是“老克勒”

  这届的比赛,才看了天津和上海的一场,不得不佩服“老克勒”们的认真,精心备战,踢得优雅。刷微博,看彭伟国给广州队创作了主题曲《岁月英雄》,歌词特别棒:“哪怕冷风扫,与天公试比高;即使跌倒,仍信光辉会达到!”风格相当BEYOND,但中国足球什么时候才能迎来光辉岁月?

孟繁达:老甲A都是“老克勒”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老克勒 老甲A 于根伟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