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强:温格与诸葛武侯

2014年03月28日14:32   体育专栏  作者:颜强  

  去成都拜望武侯祠,早已不是“锦官城外”,森森柏树,在熙攘车水马龙中,也失去了那股淡薄疏朗的氛围。

  如果要列举中国历史上最完美的一个人物,我想不出还有谁能排在诸葛武侯之上。得供奉受封号更多的,自然孔夫子,这是儒宗一道立教的根本。而诸葛亮实际上外儒内法,他能得享千年荣耀,既不是因为他的文成武德,也不是因为他的官衔成就。诸葛亮能成为万千苍生膜拜的偶像,能和威震华夏却身首异处而亡的关公一样,成为民间传奇,是因为他的做人。

  他是一个中华文化传说里仅有的完美之人。

  每一次走进武侯祠,我都会有些腹黑。这片建筑群,前半部分是蜀汉昭烈帝的墓冢,刘备在白帝城抑郁而亡后,葬身于此,称之惠陵。他的托孤大臣之一,配享帝陵,建筑群后半部分、低了数级台阶的,才是武侯祠。这遵守的还是君君臣臣。但今人熟知的,多是武侯祠,对惠陵了解不多。去朝拜武侯祠,穿过惠陵,才意识到,原来刘备墓宅。倘若诸葛武侯天上有灵,发现后人淡忘帝陵,却将这一大片建筑群都指认为他的阴宅,不知会做何感想。

  诸葛亮的高风亮节,令人肃然起敬,武侯祠名垂宇宙,昭烈帝陵则淹没在无数帝王故冢中。我们这一代人的历史启蒙,最有趣的开始,都是刘继酉等大师绘制的《三国演义》连环画,六十册,白描手法勾勒的演义故事,道尽了武侯丞相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忠义故事。

  武侯祠里,最有名的一副对联,却是对诸葛亮的批评,这在我年幼时闻读此联时,就产生过很大的疑惑:能攻心则反侧自消,自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则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

  难道诸葛亮也有不完美处,后人胆敢指摘?因为他穷兵黩武?因为他宽严皆误?

  知道《三国演义》不是历史,《三国志》里有历史公允的“……然亮才,于治戎为长,奇谋为短,理民之干,优于将略……”这番评价后,我才对诸葛亮有了更多的认识。上下五千年,从来没有完人。诸葛亮的忠诚果毅,永远值得人敬佩。他的勤奋和才华,同样值得千古流传,两篇《出师表》,一些奏章书函,足见其斐然文采。但他事必躬亲而致鞠躬尽瘁,以一州之民力去对撼一国,又“一生唯谨慎”,正兵无碍、奇谋不用,武侯千古之憾。

  读史愈多,愈会感觉诸葛亮当时太操切了。可不操切,时间越长,偏居一隅,重振汉室的可能越低。他在战略上北伐没有错。只是在具体战术上,唯谨慎而失奇谋。

  了解一个人,有多难。千年称颂的诸葛武侯如此。千年之后的今人,同样难认清。

  千场的温格,和千余年前的诸葛亮,何其相似,又何其多憾。诸葛亮的忠诚和勤勉,我们不可能套入到现代社会,不过对阿森纳的守护,在一个俱乐部带队征战千场,不需要所有人恭维,却值得所有人尊敬。他的才华同样是多面而出众的,他的勤奋也到了事必躬亲的地步:迪克森和亨利都说,直到今天,温格在阿森纳扮演的,仍然是主教练+足球经理+俱乐部财务官的多重角色。连“治戎为长、奇谋为短”都是那样的相似——维埃拉、亨利、阿内尔卡、永贝里、法布雷加斯、纳斯里、范佩西、拉姆塞、威尔谢尔……都是温格简拔而出的人才,治戎即治军。

  奇谋为短。这第一千场的崩溃,说明了一切。

  不同的是,诸葛亮逐年北伐,是知其不可为而必为之的悲壮使命。温格连年不断的惨败,从2比8,到3比6,到1比5,再到这0比6,是不断重复着犯过的错误。忠诚睿智勤勉亲和,但固执而守旧,不识机变。留给自己和他人的,同样可能是悲剧。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 温格 阿森纳 诸葛武侯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