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强:现代足球恐龙英足总

2013年07月15日12:54   体育专栏  作者:颜强  
英足总英足总

  在世界足球范围内,寻找一个和中国足协最为不同的机构,仔细衡量,我觉得英格兰足总(FA,FootballAssociation)恐怕是中国足协差异性最大的,即便在国家或地区代表队国际赛事成绩、青少年足球推广和公共足球设施建设等方面,英格兰足总遭致的骂声这一点上,和中国足协的境况十分相似。

  这是一个世界上最为古老的足球管理机构,1863年10月26日成立于伦敦的Freemason’sTavern酒店,今年正逢英足总成立一百五十周年。在这个足球管理机构的名称上,看不到England或者English这样的地域标识,因为当11个俱乐部或者学校的足球代表在1863年秋天聚会时,目的只是为了明确现代足球这项运动的基本规则。

  足球运动的先行者,还没有地域或者国际推广的概念,从“足总”的英文名称FootballAssociation上看,也有着“合聚”和“联合”的意思。事实上,这个机构由统一现代足球规则而诞生,诞生的基础,则是组合各地区、各学校、各足球俱乐部的力量,让大家在同一个规则范畴内发展。严格来说,将FA翻译成“足总”是不准确的,我怀疑这是早年港译之流毒,有着隐约的殖民奴性,忽略了这个机构组建时的民主与平等性。FA本意,不存在“总”,而更在于“联”。

  叫“足总”的,并不是总领一切、号令四方的权霸机构,更是这项运动的守护者与服务者。足总是非盈利性非政府机构,负责英格兰全境所有足球相关事务的管理与协调。虽然从二十世纪三十年代,足总“总裁”(President)都是由王室成员担任,但足总真正管理者,是由各地区足总、各行业学校足总以及职业俱乐部选举出来的“主席”(Chairman)。历任足总主席都是足球行业内部产生,直到2008年足球行业外的特里斯曼勋爵成为足总主席。特里斯曼有过英国共产党背景,任期不到三年就在丑闻中下野。

  因此这样一个足球管理机构,跟政府毫不相干,在各种足球公共事务上,与政府和其他社会力量,也都是合作关系。英政府不可能干涉到足总高层管理者任免,哪怕自布莱尔开始,英国几届政府都意识到足球巨大的社会影响力,越来越想插手足总管理,但政府行政力量,是不可能直接控制足总的。英格兰代表队、英超联赛,都属于足总管理范围,但是在足总的工作设置里,青少年足球普及和业余足球推广,其重要性,绝不低于国际足球和职业足球。

  只是现实运行中,尤其在一个愈来愈商业化时代,收入控制着话语和思维——英足总上一个财年总收入2.68亿英镑,主要来自英格兰代表队经营以及足总杯经营,这让足总领导和职业经理人,不得不将大量精力和时间倾斜于英格兰代表队以及足总杯这样包含了职业足球的赛事。而公众和媒体,当然又会对足总工作重心的实际偏移满是批评,特别是英格兰代表队不够成功,足总杯魅力在英超联赛挤压下,逐年下降。

  英超理论上还要打上一个“FA PremierLeague”头衔,不过英超除了球员风纪,其余完全不受足总约束。英超在1992年的创立,本身是对足总传统管理的一次背离,因为足总的传统哲学依旧尊重足球之社会性,对商业化发展有着一定约束——以传统道德、业余体育精神,来控制默多克式的职业体育怪兽,足总何其天真,最终还是失败。

  (注:这是7月13日《新京报》所约专栏,刊发之后删改颇多。此处为原文)

文章关键词: 英格兰 英足总 恐龙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