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强:足协剥离只是画饼充饥

2013年07月14日17:48   体育专栏  作者:颜强  

  任何一条和中国足球体制改革的新闻,哪怕新闻源头很有些问题,都会让不少人兴奋,都会激起各种YY式的遐想和评论,因为在这个话题方向上,我们关注的不仅仅是中国足球,其实更是一种社会新闻的关注。

  所以当“中国足协将和体育总局剥离、高层指示剔除行政指令”这样的标题出现时,我也被裹挟进入大众YY的洪流中,虽然我觉得这标题已经很可笑——高层指示剔除行政指令?这样的“指示”,本身是否也属于“行政指令”?新闻的诞生,来自于《足球报》,但是对于新闻源缺乏描述——这我们也早已习惯了,对于中国社会任何涉及到体制改革的话题,新闻源头都只能靠猜以及意会。只是新闻本身除了标题吓人以外,实质性内容毫无新鲜感。

  改革就是管办分离,给中国足协真正的协会身份,不再以政府行政部门方式管理中国足球,彻底放权中国足协管理中国足球,不再让体育总局过多干预。报道言之凿凿,连未来机构设置调整,都有一些细节安排,并且援引一名足协人士感慨说:“这是中国足球最大的利好消息,1比5的学费总算没有白交。”

  说来道去,无非是高层又不满了,领导又震怒了,看上去和许家印“1比5让我忍无可忍是耻辱”一个意思。于是要改革,而且是领导决定要改革。但是对于“领导”这个概念的理解,产生了多重复杂性:这当中既包括体育总局的领导,又包括体育总局领导的领导,可能还有更上面的领导的领导。

  我很难看好这样的改革取得成功,甚至连向前挪动一步的可能性都不太具备,这几乎是在为足协诿过,回避了中国足协本身能力低下,浮沉于体制之内,早已失去对一个市场化程度最高的职业运动项目的管理能力。

  领导怒了,要改革,但倘若改革如此进行的话,其实是保护了足协——不让国家体育总局更多行政干预足球事务管理,这样的思路未必错误,只是“放权让中国足协管理中国足球”的决定,会不会让人啼笑皆非?

  这个机构的颟邗无能,已经得到了十多年来连绵不断失败的证明,不仅在国家队成绩上,而是在职业联赛管理、青少年足球普及、业余足球推广、市场拓展和内部廉洁等全方面的失败。一个机构如果溃烂至此,肯定不仅仅是因为几个为头的腐败堕落,而是从上至下遍布的问题。足协老大的位置,王俊生阎世铎算是安全着陆,谢亚龙南勇锒铛入狱,韦迪走得虽然凄惶,至少没有牢狱之灾,如今的张剑噤若寒蝉、无话可说。他们懂或者不懂行,所有决定的执行,都是通过足协中下层去执行的,以为拿掉一个老大,就能正本清源?

  就像一惨败,就震怒,就“必须改革”一样,这更是政治反应,而不是真正为了提高中国足球。将“改革”的大旗打起来,又何尝不是新的一次危机公关、视线转移,让大家不再去盯着615惨败背后的原因,让大家暂且忘掉连年失败的凋敝,重新描画一张新的大饼。

  615惨败的各种疑问依旧在那里飘荡着:有没有国脚消极比赛做掉卡马乔的可能?有没有俱乐部控制球员消极比赛的可能?有没有赌博集团操控比赛的可能?足协高层屡屡做出错误决定,那么中下层执行过程中,又是怎样去操作的,他们具备管理足球的能力吗?

  前事尽忘,后事何师?解决不了眼皮底下的谜团,任何改革,都只是生吞活剥的画饼充饥。

文章关键词: 足协 中国足协 体育总局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