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汕:洪元硕北京足球不会忘记你

2015年08月01日13:31  体育专栏     我有话说

  洪元硕70年 代曾经是北京足球队队长,那时候北京队虽然是强队但称王的是辽宁、广东,国家队队员也多从这两个队和八一队出。而洪元硕的快速右路突破与开阔的意识和飘逸 的球风很受北京球迷推崇,也因此被选入年维泗执教的国家队。多年后年老谈起洪元硕时和我说:“小洪技术意识速度都很好,只是身体单薄了些,在身体对抗上弱 些,否则完全可以打主力。”后来洪元硕的师弟沈祥福、刘利福等成长起来他就退役了。从此他一脑袋扎进青少年培训,在这方面独树一帜,北京最有名的高峰、曹 限东、陶伟、徐云龙等都是他的学生甚至一手挖掘的。

  记得1996年我和郑也夫(现北京大学社会学博导)为写书去和他聊过,问起他为什么没机会到一线队执教而总是为他人做嫁衣,他说那是很需要关系的。自己不善于做这方面的疏通,干脆就挖掘新人吧,发现好苗子也是对北京和中国足球的贡献。由于他三顾茅庐引来高峰,北京电视台当时有个“18分钟经济社会”栏目要拍伯乐,我当了这个片子的编导,他待人彬彬有礼,很像个文化人(他父亲是个大学者、名教授)。之后在2001年的广州全运会见过他,作为主教练,他把一批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带成“黑马”,在面对巨无霸辽宁时硬顶了70分钟才被破门,那一届辽宁队以全盛时期的大连为班底,有郝海东、徐弘、张恩华、李明等加辽宁的张玉宁、肇俊哲,没想到洪元硕的球队险些给他们制造麻烦。

  再见到洪元硕是8年后在天下第一城的国安夺冠庆功会上,他在联赛最后7场审时度势拿下北京球迷久已盼望的职业联赛冠军,他成为热点人物,但他坐在位子上很低调,没有那种大喜过望的得意。我去向他祝贺,他却说:“那次你们拍电视,把邓小平接见我们和我握手的照片拿走,至今没还我。”因为照片不是我要的,我也不知在谁手里,只能表示歉意。

  前年国安20周 年纪念要出大型纪念册,我承担了采访洪元硕。起初俱乐部帮我联系,洪元硕表示由于重病不便于见人,后来我电话联系他总算把采访任务完成,至少从电话传来的 声音还是有力的,我祈祷他能战胜病魔!但今天得知他已经撒手人寰。想起几十年前他在绿茵场飞奔的健硕,深感岁月之残酷。

  我还深感遗憾的是,今年评选“京都球 侠”,有个终身成就奖,作为评委我提议考虑洪元硕,因为第一个中超冠军的主教练分量足够,尤其得知他身体每况愈下,更应让他在有生之年得到这个荣誉。在场 的张路也说:“我很同意,洪元硕在几乎失去夺冠的艰难条件下为北京拿到第一个冠军,他足够获得这个荣誉。”很可惜,最终不是他,而且永远不会再是他。

  我把前年的采访发表如下,算对洪元硕的纪念,洪指导,一路走好!

  问:您在北京国安执教时间算比较短的,但您短短的任期内却拿了职业联赛的冠军,这个荣誉肯定是您一生中最值得珍视的?

  洪元硕:当然,搞了一辈子足球,进入花甲之年,能有如此报偿,真是难能可贵。

  问:您17岁进入北京体工大队,22岁成为北京队主力,后来担任队长,进过年维泗执教的国家队,和容志行、徐根宝、戚务生做队友,资历能力都不错,为什么到60岁以后才有机会做北京队教练?

  洪元硕:教练和球员不一样,机会要少得多。一个球队有20几名球员,但主教练只有一个。到这个位置需要水平同样还需要机会、人脉……我不是一个特别爱争取的人,多年来一直从事培养青年球员的工作,也是颇有意义的。

  问: 记得2001年广州亚运会您带着一批小孩儿参赛,老队员只有谢朝阳几个,一直打进前8名,遇到辽宁队,那是大连和辽宁组合的,大腕儿云集,郝海东、孙继 海、肇俊哲、张玉宁都上场了,狂人科萨执教,没想到场面并不难看,直到下半时中段才被对方破门,当时我就觉得您是个好教练。

  洪元硕:带青少年队员也很有成就感,看着他们从小孩变为球星,或者把一些人才挖掘出来,确实很愉悦。

  问:曹限东、杨晨、陶伟、路姜、王长庆、张辛欣、闫相闯、黄博文在年轻时候都是您的学生,真可谓桃李满天下了。尤其发现高峰,完全是您锲而不舍得到的。

  洪 元硕:高峰十六七岁打完青运会后属于被辽宁队淘汰的那拨人,我当时是北京青年队的主教练,我只看过他十几分钟比赛,我发现高峰虽然对抗能力差,但随着年龄 增长还可以改变,而他速度快、过人好的突出特长是不多见的。我和杨洪民教练与辽宁队谈,由于高峰属于淘汰队员,辽宁队也没要任何转会费。但高峰的母亲却不 同意他去北京,因为高峰年纪小又调皮,若踢不出来,就是个废人了。我和杨洪民分别七次北上沈阳,做高峰父母的工作。高峰到北京少年队后,我便把他推荐给中 国少年队教练朱广沪,高峰进北京队一个月就进国家少年队去苏格兰打世界少年赛,高峰回来就对我说同欧美选手交了手,自己也明白该怎么踢了。

  问:后来您进国安教练组,从幕僚到前台,思想也没有准备?

  洪 元硕:我也感觉到俱乐部对我越来越信任。尤其2009年客场对长春亚泰,俱乐部高层开始征询我的想法,罗宁的意思让我直飞长春跟李章洙沟通。我确实一直在 琢磨阵容的事,一方面俱乐部信任我,我就要对得起这种信任;其次我喜欢足球,无论做青少年教练还是赋闲,没有一天不关注足球。我一直想,闫相闯2007赛 季爆发后来状态下降,但他有特点,我还觉得小格里菲斯作风硬朗射门果断,不妨让这两个人上,尽管以前他们机会不多,但实力并不差。我跟李章洙多次交流,李 章洙调整了阵容,小格和小闯都上了。那场比赛,小格里菲斯和闫相闯各进两球,最终的比分是6比2,出乎很多人的意料。

  问:还剩7轮,国安本来领先有望登顶,但主场输给长春,造成6轮仅得6分,形势很危急,您临危受命,心情怎样?

  洪元硕:李章洙是个很有特点的教练,但好教练也常常会在某个阶段出现误区,那一段积分始终上不去,李章洙的性格比较硬,与队员的矛盾升级,于是俱乐部希望改变一下。我得到任命,感到责任重大,我想国安俱乐部打拼十几年,投入那么多,年初北京市体育局给国安数千万元赞助,为国安引进好外援向冠军冲击提供了真金白银。球迷也一直盼着拿个冠军,我们以前又有几次机会失之交臂,这次又是机会难得。还要考虑陶伟、徐云龙、周挺等一批球员都30岁了,如果再错过机会就更难了。

  问:当时外部环境对国安也不利,一个说法是内定,还要一个俱乐部的老板竟然挑头号召,不断喊出“国安已经被足协内定冠军”、“大家一起阻截国安夺冠”、“谁得冠军也不能让国安得冠军”……这声浪让风雨飘摇、艰难登高、疲惫不堪的国安雪上加霜。

  洪元硕:我们也听到了,我们只有用行动让这样的声音闭嘴。

  问:浊者自浊清者自清,几个月后足坛扫黑,恰恰是喊得欢的人企图自己被内定,而国安是经得起考验的。

  洪 元硕:7场比赛,我合计了一下,几乎不能再输球,而对我们形成威胁的不是一个球队,而是长春亚泰、河南建业和山东鲁能等好几个球队。第一场是客场对深圳, 小闯的抽射和大格巧妙的头球吊射让我们两次领先,最后两次被扳平。赛后传来这一轮山东、长春平了,河南输了,这1分也依然是珍贵无比的。接着对主场很有战 斗力的青岛,我用了谭天澄首发,算是出乎意料,他打的不错,而身材高大的郎征顶进制胜一球,算是我上任后第一场胜利。

  问:其中最揪心的是对河南建业,实际上是一场提前的冠军争夺战,国安最后时刻扳平真可以称为命悬一线,现在想起来都有些后怕。

  洪 元硕:这场球如果输了,国安对建业的微弱领先将翻盘,长春也更有机会。而河南主场历来难打,虽然我们先进一球,但没有抓住扩大比分的机会,建业终于在观众 的狂热鼓励声中反超。而对方球员一再用各种方法拖延时间,时间不多了,用通常的方法已经很难,此时只有力挽狂澜。我换上了保罗,这个球员一直伴随着争议, 我对他说,就要利用你身高体重去冲对方尤其是争顶高空球。我还换上了大马丁,他曾经是中超先生,但在国安这一年没发挥很大作用,我觉得他的经验和能力毕竟 不凡,适合这种生死战。正是保罗的争抢高空球与马丁出色的门前嗅觉,我们最后时刻打进一球,此时已经是第94分钟了。

  问:马丁在最后战胜绿城夺冠也起了关键的作用。

  洪元硕:是啊,马丁就冲这两场球,我们引进他就不亏。

  问:夺冠时您被球员抛弃了,心情一定很爽。

  洪元硕:这无疑是我一生中最有意义和最幸福的时刻了,我接手7场4胜3平,首先是俱乐部给了我机会,是队员和历任教练的努力,是眼前那么多球迷支持的结果。我被抛起那片刻,我觉得天空是那么开阔,欢乐的海洋是那么激动人心……

  问:后来您很快得到续约的通知?

  洪元硕:是的,2010年我在内援方面引进了王晓龙、吴昊和徐亮。我们死拼亚冠,尽管小组出线,成为亚冠扩军后首个小组出线的中超球队,并在主、客场双杀日本球队川崎前锋。但中国球队双线作战能力欠缺的弱点同样也暴露在我们身上,我下课了,屈指一算,正好一年零五天。

  问:问个私人的问题,足球运动员、教练员里,像您出生在这样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的绝无仅有,您的父亲洪谦教授同意吗?

  洪元硕:父亲洪谦早年远渡日、德留学,1934年 获奥地利维也纳大学哲学博士学位。回国后曾任清华大学哲学系讲师,西南联大哲学系教授、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英国牛津大学客座研究员,出了不少著作。我中 学时代就喜欢踢球,被北京队看上,我父亲没支持也没反对。有次我家里来了一位父母的老朋友,就是后来成了国家领导人的雷洁琼。雷洁琼得知我要踢球,让我和 爸爸一样做学问,不要踢球。后来我还是选择了踢球。如果不踢球,很快就是文革到来上山下乡,球踢不成,书也读不成,不可能像父亲那样学贯中西,所以当初的 选择还是对的。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洪元硕北京足球国安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