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雷:中国足球青训的窘境

2017年01月23日09:24  体育专栏     我有话说

  消失在公众视野的比赛

  眼下中国足球青训各级梯队正在打什么样的比赛,分别是什么赛制。在2016年11月前往山东鲁能足球学校调研之前,我是几乎没有概念的。

  所以当西蒙的脸色变得严肃时,我察觉了他的不满,但并不能理解这情绪的由来。

  “在中国,青少年的比赛是每两天一场的。如果说青少年的培养需要土壤和阳光的话,那么每天都浇水,球员是会坏掉的。有件事是常识:踢一场比赛,起码需要两天的恢复时间。。。。。。”西蒙说。

  作为鲁能足校从波尔图俱乐部聘请的青训专家,西蒙的“官职”是鲁能足校总教练助理。而他另一项——也是更紧迫的工作,是担任鲁能U-17梯队的主教练,备战2017年的全运会。

  西蒙所说的“每两天一场”的比赛,指的是全国U-17联赛。

  这到底是个怎样的比赛呢?

  当我开始在网络上查询相关资料的时候,才发现这工作难度实在是极大。

  中国足协官方网站上,只能查到联赛规程和第一阶段比赛的时间。如下图的通知,在比赛还有不到3个月开始的时候,U-15以下联赛的地点仍未确定。

  然而,比赛的结果、参赛球队名单和秩序册,官网都没有提供;诸如鲁能足校等参赛球队的官方网站,收罗的信息并不完整;几家著名的搜索引擎,也无法搜索到像样的信息。

  别说了解比赛的过程了,就连比赛到底打了还是没打,都无法通过官方渠道了解。

  最终,我在虎扑论坛和微博@青训足球上找到了相关信息。这件事有些令人沮丧,终究,信息不是从“官方”来的。

  赛程紧密的U系列比赛

  如果我正在执教一支U-17梯队,那么这一年,我有哪些比赛可以打呢?

  12月/1月 全国U系列锦标赛

  这项比赛允许全国所有同龄梯队参加,每支球队都会分出具体的名次(这个之后再说),前16名可以参加当年的U系列联赛上半区的比赛(各梯队名额不同,也有前12名)。

  简单来说,就是通过一次大演武,衡量一下球队的实力,然后让更强的球队进入同一个联赛,增加比赛质量。

  4月至11月 全国U系列联赛

  2016年全国U-17联赛的上半区,参赛球队包括:

  山东鲁能、新疆足协、北京青年、大连一方、上海上港、四川足协、河南建业、华夏幸福、武汉卓尔、广州足协、陕西足协、天津足协、江苏江阴、东莞麻涌、人大附中一队、广东恒大(共16支球队)

  赛程上,每支球队要打满两个循环,所以名义上是联赛。但整个赛事,实际上是分为4个阶段,以赛会制的方式集中打完的:

  第一阶段比赛:

  时间:2016年4月5日至17日

  地点:昆明海埂基地

  密度:13天7场

  16支球队被分成了两个小组。13天的时间里,每支球队都要打7场比赛。这便是西蒙所说的“过度浇水”了。

  “比赛打到最后,已经是在受罪,而不是享受。要知道在欧洲,踢8场比赛需要两个月的时间。”西蒙说道。

  与此同时,联赛还会面临各种各样的变故,比如:

  第四阶段比赛:

  时间:2016年10月16日至29日

  地点:潍坊鲁能足校

  密度:14天7场

  重点是,这一阶段参赛的只剩下了13支球队。东莞麻涌、人大附中一队和广东恒大从比赛名单中消失了。

  为什么少了三支球队呢?他们是在第四阶段、还是更早的时候就退赛了呢?

  没有官方通告。

  参赛球队缩减,给比赛带来一个重要的改变:

  在第4阶段的7轮比赛中,因为只有13支球队参赛,所以每轮都有球队轮空。而诸如山东鲁能这样的球队,和三支退赛球队的第二循环比赛已经打完了,所以失去了轮空机会。

  在如此密集的赛事中,轮空意味着一下子多出了2天的休息时间。一半球队能得到轮空,而另外一半不能,比赛的公平性一下子就打了折扣。

  说完了联赛,我要回头说说锦标赛。

  2016年12月。我在梧州观看了U-16年龄段的锦标赛(球员为2001年出生)。仍以鲁能U16一队举例,赛程如下:

  12月15日 08:30 vs华夏幸福

  12月16日 08:30 vs江苏珂缔缘

  12月18日 14:00 vs陕西足协

  12月19日 08:30 vs大连超越

  12月21日 14:00 vs恒大A队

  12月22日 14:00 vs大连一方

  12月24日 14:00 vs陕西老城根

  12月25日 13:30 vs北京东城

  12月15日到25日,共11天,8场比赛。

  其中,从12月18日14:00开场的比赛打完(假设为15:35),到次日8:30开赛,间隔不到17个小时。。。。。。

  看比赛的时候,我听到旁边两位教练的对话,其中一人说:“(比赛安排得)太紧了,我们有队员都累吐了。”

  在梧州进行的问卷调查中,42名教练给出了对于目前梯队比赛的看法,对于全年比赛场次,只有2%的教练认为场次过多,57%的教练认为场次偏少

  与此同时,48%的教练都认为赛事安排的密度过于紧张

  可以得到一个最简单的结论:场次不够多,又过于集中密集。

  “比赛,就是用来检验训练时发生的问题的,在疲劳的集中赛制面前,我们发现问题之后,还没时间去解决问题,新的比赛就又来了。”鲁能足校副校长李学利说。

  纵观整年日程,一支像山东鲁能U-17这样的梯队可以参加35-40场中国足协举办的正式比赛,但基本是集中在约75天内完成的。这意味着,剩下的约290天,球队都是没有足协正式比赛的。

  赛制背后的事

  从1973年开始,“到梧州冬训”就成了中国足球每年冬天的传统项目。

  对于北方球队来说,冬天气温太低,本地不具备训练条件,到南方冬训成为了唯一的选择。

  目前有条件接纳超过15支球队的训练基地当中,大多数都在南方:云南昆明的海埂和红塔基地、广西的梧州和北海基地、广东的三水和清远基地(据说清远的名将基地已经没有了,待确认)、海南海口的嘉得基地等等。

  由于同在一地训练,球队之间有条件互约比赛,增加经验。于是许多南方球队也离开本地,加入到了集训的行列中来。

  2009年初,时任中国足协青少部主任的朱和元曾在采访中表示:“现在我们的工作重点有所改变,过去来这里进行的都是教学比赛,现在我们把‘优胜者杯’和‘足协杯’放在冬训进行,目的就是为了给孩子们创造一些有压力的比赛。”

  眼下的锦标赛,正是从当年球队之间的约赛,渐渐演变而来的。比赛所能带来的压力有两部分:一是争冠;二是打进前16名(各年龄段不同,这次我所观看的U-16锦标赛是前12名),能够进入当年U系列联赛的上半区,和更有实力的对手比赛。

  然而,压力也带来了一些额外的负担。在我前往梧州的当天,大连一方和山东鲁能一队的比赛就出现了争议场面。

  进入补时阶段,山东鲁能连续获得三个点球,并最终战胜了大连一方。

  这场比赛的胜负,将决定哪支球队可以进入前12名,参加当年联赛的上半区。

  在这场比赛之后,大连一方队已经提起申诉,中国足协也进行了受理。而仲裁结果,目前尚未公布。

  为什么会造成这样的局面呢?原因有两个:

  1、锦标赛使用的赛制叫做采配制

  首先将40支球队分成不同小组,而在淘汰赛阶段的赛程是这样的:

  随后,胜者和胜者比赛,负者和负者比赛,最终决定每一支球队的具体名次。

  这个赛制的目的,是为了保障每支球队都能有相同的比赛场次,以得到足够的锻炼。

  但是,赛制的缺陷也很明显:

  小组能否拿到第一名,取决于实力,也取决于运气。运气一方面是指比赛当中的各种可能性,另一方面,也要看同组的对手。

  比如本次比赛的A组,山东鲁能一队和恒大A队被分到了一起,这意味着他们其中一方已经确定无缘冠军了。而他们当中的任何一队,到D组(成都棠中外校、人大附中、梅州客家、山西大同、福建队)或者E组(湖北足协、延边富德、南京雨花台、河南建业、深圳足协)都是很有可能获得小组第一的。

  如果在小组中无法得到第一名,意味着直接失去了争夺冠军的机会。比如我们看到的9-16名的比赛,都是来自各小组的第二名。对于他们来说,还存在着争夺前12名的压力(一方和鲁能的比赛就是压力的终点)。

  然而对于每个小组的第三、四、五名来说,接下来的比赛,就仅仅是没有胜负压力的比赛而已了。与此同时,他们还要承受密集的赛程。

  只有前8名的球队可以获得“杯赛”的体验。但当他们输掉任何一场之后,不仅失去了夺冠的机会,还要被迫参加剩余的比赛(比如争夺第7或第8名)。缺少足够动力的情况下,球员对比赛往往失去了兴趣,教练在讲战术的时候,也要反复强调:“虽然成绩并不重要,但是我们也要打好接下来的比赛。。。。。。”

  但赛制带来的上述种种问题,是球员进入职业比赛之后,几乎不会遇到的。

  2、联赛上半区名额珍贵

  只有多和实力接近或强队打比赛,球队的水平才能不断得到提高。然而,想要通过联赛和强队交手,就必须先打进上半区的比赛。

  从帮助球员进步角度考虑,比起“比赛是否有压力”,“对手的实力”恐怕要更重要一些。虽然目前,联赛的上下半区在上半循环结束之后是有升降级的(上半区后两名和下半区前两名),但对于一支强队来说,无法打进上半区,意味着这一年一半的比赛,意义并不大了(况且还不一定能打进前两名升级)。

  2016年,杭州绿城U-17队没能在锦标赛中获得上半区资格。随后,俱乐部决定放弃参加当年下半区的比赛。

  “除了参加精英联赛之外,我们把U-17梯队送到日本去拉练、比赛。虽然成本要高得多,但一年下来进行了100场左右的比赛,还是有收获的。”杭州绿城俱乐部副总经理黄凡农说。

  对于绿城来说,俱乐部对青训的重视,让梯队有了足够的保障。也让他们在出现了“意外情况”的时候,有能力进行更好的选择。

  但对于其他下半区参赛球队来说,少了杭州绿城这样有实力的球队,也就少了一次锻炼的机会。毕竟,不是每支球队都有能力去解决体制之外的高配置需求。

  说回一方和鲁能比赛。遗憾的是,赛后很少人关注“为什么是这场比赛”,大多数人只是急着表明“中国足球完蛋了”。

  而在热议之后,事件成了过气八卦,再也无人理睬。

  由赛制带来的不良结果,不一而足。

  这次调研过程中,足协的赛区巡视员胡剑虹表示:“关于比赛信息公开,包括球员个人资料的公开,都将成为2017年足协青少工作的重点之一。”

  在官方平台上查阅青训信息,也成为了我2017年的盼头之一。

  与此同时,赛制更加合理的大区赛(周赛制)也会在2017年执行。毫无疑问,这些都是进步。但这样的进步,并不会在短期内改变现状。

  关于比赛的内容,规则和道理太多,恐怕读起来也会较前两篇生涩许多。是以考虑良久,决定这一篇到此为止,更多关于比赛的内容,留待下一篇描述。

  (待续)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立场。)

文章关键词:青训足协鲁能恒大绿城

分享到:
保存  |  打印  |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