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山谈李娜|对网球有很大好奇心 为梦想付出努力

2017年07月14日11:17 新浪综合
姜山谈李娜|她网球好奇心大于破壳失去安全感的恐惧。

  ‘李娜之所以愿意破壳而出,拿鸟来打比方的话,就是对天空的向往太急切了。她对职业网球的好奇心,大于对破壳失去安全感的恐惧。就是这种好奇心的欲望,以前在国家体制、专业体制里,她太想知道职业的围城里面究竟是什么样子。’

  《人物》:李娜过去的定义是‘网球运动员’,现在除了‘退役的网球运动员’这个身份,你希望她的下一个定义是什么?

  姜山:说伟大一点,是把她作为年轻人的标杆、旗帜性的人物。但我觉得应该实际一点,就是让大家看到,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通过自身的努力,怎么去做到90%的人都不可想象的事情。

  过去人们了解的她,是她如何成长,怎样去获得大满贯,有了梦想以后如何达成目标。但梦想是怎么来的,这才是关键。因为你首先得有一个想做成的事情,才叫做梦想。你做不成的那叫做妄想。

  这得是一个确切可行的梦想,虽然看似很远,但可以做得到。梦想的开始是一个什么样的出发点,把这个分享给大家,让大家树立自信,形成自己的梦想。

  《人物》:在你看来,李娜的出发点是什么?

  姜山:我们这个年代的人之所以选择体育,是没有选择。我们是被父母选择的。孩子的兴趣是父母给予的,你天天送我去打网球,所以我只能打网球。李娜真正形成对网球的热爱,或者说对攀登职业高峰的执着,说可怜一点,是因为‘我这辈子只能做这件事情’,我只能觉得这件事最适合我,即便其他路我都没有尝试过。

  这样导致体育界所说的‘你要我练’,在李娜这儿变成了‘我要练’,‘我想,我需要,我渴望’。所有一切在这个转变中变成了主动。很多运动员接受采访,‘很高兴我们完成了国家给予的任务’,你可以这么回答,完全不错误,这很正常。但李娜在这件事上转变了,她不觉得这是你们给予我的任务,而是我身体力行想要达到的目标。这就是李娜出发点的一个转变。

  特别是最后几年,李娜是彻彻底底的职业运动员,她会自我管理,不需要教练在后面天天鞭策你。她会更坦然面对生活中发生的事情,跟记者争吵,跟球迷沟通,还有场上跟裁判、场下跟经纪人、赞助商、教练交流,这是围绕她生活的一个个主体,她把这些浑然一体,运作得非常好。

  《人物》:你如何理解职业运动员?

  姜山:职业运动员,就跟超市售货员一样,跟你的职业也一样,每天上班、回家、吃饭、睡觉。体育老师从小教的有句口号叫‘为国争光’。我们一学体育,就必须走上为国争光的道路,但售货员每天干售货的活儿,她需要为国争光吗?她是为自己赚钱。既然售货员可以,运动员为什么不可以?

  中国99%的运动员还都不是职业运动员。在职业体育里,没有‘重要的比赛’,因为每一场比赛都关系到你的工资、奖金、业绩。并不因为这场比赛是奥运会就很重要,就得拼了命。职业体育的每一场比赛,就像是你的每一天工作,没有区别。为什么大满贯大家都看重,都说这个比赛重要?因为它奖金高啊!

  运动员比赛就跟明星演电视是一样的,其实就是放在一个地方,观众花钱来看你俩表演。那只是一个舞台而已。运动员的工作就是保持健康的身体,在球场上跟对手一起,表现出运动的美。

  你要是把每场比赛换做胜利,把体育搞得非常体育化,那就太纠结了。

  《人物》:所以在你看来,职业网球的运动团队更像是一个公司,李娜是其中的一个合伙人?

  姜山:我们有时候讲笑话,说李娜是董事长。我是CEO,首席执行官,真是干活的。再有经纪人CFO,还有教练和体能教练。他们都是一个团队,李娜付钱给他们,从他们的工作中换取赢得比赛的报酬,他们也通过李娜体现自己的工作价值。

  世界排名前十的选手,就相当于十家不同的公司,球员自身是最了解公司运作的人,他知道自己缺什么,就去寻找什么。所以你也能看到在这些公司里面,员工也经常跳槽,换这个教练,换那个经纪人。

  《人物》:李娜在这个过程中,总有一些时刻特别疲惫、特别艰辛,熬不下去的时候,支撑她继续的动力是什么?

  姜山:我觉得是打破很多人对网球、对中国人自己的看法,做一些别人觉得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她一直生活在一个不自信构成的茧里,她太想闯出来,用行动告诉你,很多人都说这件事不行,但我们可以做到。

  她做的事情,直到现在还是很多人不相信,总在说李娜拥有欧美人的体质。这些人的脑筋固化了,老觉得自己是很弱的,做不成这些事。这是中国每一行每一业都在发生的事情,就像是学英语,明明可以,就是不敢开口。李娜就是想突破你的不相信,我就是要做,冲破这一层不自信的茧,告诉大家,其实茧是可以打破的,让大家把自信武装到自己身上,迈出第一步。

  《人物》:这个过程中也会有不安全感吗?

  姜山:一开始会有。我们单飞以后,前期没有经纪公司,也脱离了国家赞助,什么都没有。相当于一只鸟刚破壳,下面都是水,出了鸟窝有可能被冲走,但也有可能飞出去,飞得很高。

  当时我们商量,大不了花光所有储蓄去玩一下,不行就重新开始。破产就破产,不打了回来挣钱。我觉得这叫做有得有失。

  现在很多球员觉得过得很安逸,他们都不想单飞。并不是他们不努力,而是他们觉得很稳定,不想失去安全感,有国家资助每年挣这个钱很开心。

  李娜之所以愿意破壳而出,拿鸟来打比方的话,就是对天空的向往太急切了。她对职业网球的好奇心,大于对破壳失去安全感的恐惧。就是这种好奇心的欲望,以前在国家体制、专业体制里,她太想知道职业的围城里面究竟是什么样子。

  《人物》:在职业网球世界里,最大的体会是什么?

  姜山:每次比赛都会有一个冠军。现在中国很多喜欢网球的人。(人物)

标签: 李娜姜山网球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候...

推荐阅读

加载中,请稍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