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文汇报:“我女儿是彭帅”打了谁的耳光

http://sports.sina.com.cn  2010年12月26日09:13  东方网-文汇报

  “我爸是李刚”的风波尚未完全淡出人们视野,“我女儿是彭帅”又成为新一代的霸道句式。炮制者系广州亚运会网球女单金牌得主彭帅的母亲,故事背景是亚运会女单决赛当天,彭母在安检口被要求开包受检,不料冠军母亲二话不说扬手给了志愿者两记耳光,并傲慢声称“我女儿是彭帅”。

  实际上,从事发的11月23日起,事件因无人证实而始终停留在传言阶段。正当事情逐渐淡化,12月21日,有广州媒体报道,在亚运会期间被彭帅母亲掌掴的志愿者为某边防指挥学院学员,因他在事发时忍住不还手,学院拟为他申报二等功。消息披露后,彭帅立即发表声明,摆出理由五大条,为其母辩护。至此,一个计划中的二等功,一篇理直气壮的声明,不仅证实了传言,更让那两记耳光在“掌掴新闻”过去1个月后越发响亮。

  究竟,“我女儿是彭帅”打了谁的耳光?

  彭母掌掴志愿者,事发后,彭帅本有两种选择,一是替母道歉,二是沉默到底假装不知。两种做法至少都无错,毕竟彭母有行为能力,不需女儿为她承担错误,而彭帅作为亚运会双料冠军,为保住冠军颜面,选择沉默也算情有可原。

  可是,当某学院决定为挨打者申请二等功时,冠军却抛出一份声明。目的很明确——解释以求掩饰。但效果很糟糕,因为声明中彭帅没有否认母亲张冰打人耳光的事实,既然基础事实很明确,在没有道歉的前提下,一切多余的辩解便成为狡辩。

  狡辩一:母亲没说“我女儿是彭帅”的话,此话出自赶去解围的教练之口。有区别吗?无论谁搬出亚运冠军大名,目的只有一个——借彭帅之名逃脱治安处罚,至少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仅此一条,已动用“冠军特权”,而这种特权恰恰是彭帅在声明中力图撇清的。

  狡辩二:母亲跟随她去过世界各地,包括四大满贯,所到之处都很守规矩,很尊重志愿者(安检)。不知彭帅何出此言?难道其母所为是被亚运会志愿者逼迫所致?不然,怎么到世界各地都是通情达理之人,偏偏在自家门口就要打人呢?

  狡辩三:通篇声明,彭帅反复说自己对这件事情很难过。但她难过的并非母亲的不当言行,也不是对挨打者的歉意或内疚。她的难过完全从自我出发,因为这件事给她造成“极大压力”,而她“最终克服压力取得冠军有多不易”。不解。难道她希望网管中心给她记一等功,以表彰其重压之下为国争光的壮举?

  狡辩四:彭帅再三抨击媒体的报道“太过偏颇和失实”、“内容完全是捏造”、“不合时宜”等等,还“恳请相关媒体停止报道和转载不实新闻,以免不良影响进一步扩大”。非常遗憾,“不良影响”已经被扩大,但不是因为媒体的报道,而是这篇严正声明。

  如此看来,这场耳光引发的风波让彭冠军的为人处事曝于众目睽睽之下。至少这件事中,冠军表现出的是不虚心、不负责、不真诚。

  在这里奉劝一下:不妨学学危机公关——坦然地承认、真诚地道歉。如此,才不会令“冠军”称号失色、无颜。

  另一方面,某学院的二等功有些莫名。如果能挨打不还手便能立功,那其他同样默默忍受的志愿者是否人人有功个个有赏呢?

  功是功,过是过。该认错的就认错,该放下的就放下。不必再揾托词,也不必假功贴金。

  本报记者王彦

  

分享到: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10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