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路径导航栏
跳转到正文内容

费德勒终于实现全满贯梦想 疯狂球迷捣乱瑞士天王

http://sports.sina.com.cn  2009年06月08日10:03  新闻午报

  没有了纳达尔、德约科维奇和穆雷……没有了这些“克星”,费德勒终于把握住了机会!本来还担心索德林这匹黑马会像蹂躏纳达尔那样羞辱“天王”,但这一切的臆想都没有发生,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3比0的比分演变成了一个个纪录:职业生涯首次捧起法网男单冠军奖杯、赢得个人职业生涯第14个大满贯单打冠军(追平桑普拉斯保持的纪录)、历史上第六位获得全满贯的男选手。

  眼泪夺眶而出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1999年,在阿加西第11次征战法网之际,美国名宿夺取个人职业生涯首个法网男单冠军,从而成为又一位全满贯得主。10年之后的2009年,在费德勒第11次征战法网之际,瑞士天王也赢得个人职业生涯首个法网男单冠军。

  当索德林最后一个回球下网之后,费德勒跪在了地上,双手掩面,一个大男人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奔泪,其实大家都懂他的眼泪。这个冠军来得太及时了,费德勒等得也太辛苦,赛季的开始是如此糟糕,一片质疑声中,费德勒没有放弃。在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纳达尔的时候,费德勒依旧保持着绅士的微笑,他用“第二比第一的压力小得多”来安慰自己,其实他心中从来没有放弃过重夺第一的野心,这个红土的冠军肯定了他的一切。

  天公不作美

  首盘比赛进行期间,转播镜头就不断地被切到了天空,第二盘比赛进行到中途,现场就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观众中有些人撑起了雨伞,索德林的教练诺曼则将自己完全暴露在雨水之中,与自己的弟子同甘共苦;费德勒的妻子米尔卡也披上了一条毛巾,双手合十为丈夫祈祷。好在雨水并没有干扰比赛,在第二盘末段换过新球之后比赛继续进行。第三盘比赛进行期间,雨水逐渐加大,夏蒂埃球场上空随之布满了雨伞。

  疯狂球迷捣乱

  球迷捣乱事件在男单决赛中再次在罗兰加洛斯中心球场上演,一名疑似巴萨球迷在第二盘开局飞奔入球场,着实吓了费天王一跳。当时球网对面的索德林已经作好了发球准备,而注意力高度集中的费德勒突然间却朝后退了两步,一个身穿瑞士T恤衫、头戴一顶红帽子的球迷手中拉着一面看上去和巴萨队旗有点相似的旗帜走到费德勒面前,摆出了一个斗牛的姿势,随后又扯下头上的帽子准备给瑞士天王戴上,此前已经被这一幕惊呆的保安和裁判随即冲过去保护费德勒。最终,这名疯狂的球迷被四个彪形大汉架出场外。

  【女单决赛】

  妹妹争后冠 哥哥没空管

  萨芬娜有个无比酷的哥哥萨芬,之前萨芬娜大热的时候,萨芬就冷言冷语,“她不需要我去祝福,她已经有很多球迷了。”这次的决赛,哥哥也不捧场,自己法网征程结束之后,他就早早地离开了法国,尽管妹妹的一场关键比赛,当哥哥的也会出现在看台上,“他已经飞去伦敦了(备战温网),不会来看决赛,去年他就没来。他什么都没有对我说,而且我也不认为他会给我发什么信息来,至少到现在为止,我还什么都没有得到。”听了这番话,也许有人会对他俩的关系产生不和猜疑,但实际上,这对网坛最大牌兄妹早就习惯了“冷处理”般的相处。

  萨芬娜和萨芬,虽然他俩长得少有相似之处,而且彼此的相处完全被哥哥的“冷淡主义”所主导,但在俄罗斯姑娘的心底,她其实就是个渴望被夸奖的孩子。在获得职业生涯首个冠军头衔后,她从萨芬那儿收到了手机作礼物;而在她闯入今年澳网决赛后,萨芬则发了条“干得好”的短信以表祝贺——这些小鼓励都足以让萨芬娜乐上好一阵子。

  【声音】

  女一号感谢男一号点拨

  5年后再次登顶对库兹涅佐娃意义重大,这位即将迎来25岁生日的俄罗斯姑娘说:“我只能说,萨芬娜是世界第一,她的压力很大。而我确实觉得很镇定,很放松。这和我当年在美网夺冠时的感觉一样。我无法解释,但确实如此。’我知道我能赢。”库兹涅佐娃上一个大满贯奖杯还要追溯到2004年的美网,不过在那段美好的时光之后,库兹涅佐娃就一蹶不振,近几个赛季她鲜有冠军进账。

  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这位即将迎来25岁生日的俄罗斯姑娘也回忆起了之前的那段波折岁月,库兹涅佐娃透露,去年是她事业陷入低谷、精神上也最苦闷的时候。“那段日子非常艰难,尤其是去年法网之前,我在罗马失利,然后直接回到莫斯科,我根本不想训练,不想去想网球。我不知道为什么等了5年,也许上帝就是这样安排的,好在我最终没有选择放弃。”

  出人意料的是,夺冠后的库兹涅佐娃特别把感谢送给了费德勒,“北京奥运会上我首轮就被淘汰,这个打击太大了。当时一些女篮朋友来看我比赛,她们想要我帮忙和费德勒合影。你们不知道我有多喜欢费德勒,可我自己从来都没与他合影。我去问他能否合影,当时我们四目相觑,他问我想要什么,我很激动,要知道此前我没和他说过话,尽管我知道他曾说过喜欢看我打球。我很感激他,但我不太相信。”

  “他是个很好的人,我们谈了大概10分钟,谈了一些我遇到的问题。他告诉我一切都要靠我自己,只有自己才能控制自己,如果在莫斯科能集中精力好好生活,那么就这么做。如果不能也只有自己去做决断。于是我回到了莫斯科,并努力训练,重新拥有了激情、拥有了朋友。这是一个转折,我重新开始努力打球。”

  库兹涅佐娃还说:“去年是我最糟糕的时期,所有的事情都赶到一起了。我最后不得不决定离开西班牙。对我来说这个决定很关键。”

  本版撰文|王婷


网友评论

登录名: 密码: 匿名发表
Powered By Google

相关专题:2009年法国网球公开赛专题 

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Copyright © 1996-200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