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支持Flash

中国体育报:谁拥有批评的资格

http://sports.sina.com.cn 2007年07月23日10:27  中国体育报

  乔父

  编者按:国足兵败吉隆坡,甚至是27年来亚洲杯首次小组未出线,其实从去年开始,国字号“土教练”便开始全面滑坡,郑雄率领的U16国少无缘世少赛,贾秀全率领的U19国青未能闯过亚青赛四分之一决赛,无缘世青赛……中国足球又怎么了?本版编辑特组织本期言论专版,试着探讨中国足球存在着的一些问题,以同有识之士共同交流,以期共同提高中国足球的水平,以飨读者。

  试着新解一个并不太幽默的小幽默:一个台上表现很臭的演员被台下某人的“下课”声激怒了,“你上来试试”,“下课”声骤停……

  有多少人可以跳上台试试?批评者大多只是票友,如何能比台上“专业演员”更好?倘若台上还是什么“国家队级”的,那他的反击是否足以让所有的批评者闭嘴?

  批评显然需要资格,谁拥有批评的权利和资格?

  我的新解是,隔行如隔山,但只有你行内做得比台上那位好,你才有资格批评;你本身很糟,或根本不入流,你就没有批评的资格。

  国足亚洲杯新败,批评声、骂声铺天盖地,这也是中国足球的定式,但究竟有多少人有批评的资格?虽然谢亚龙、朱广沪,或者国足中的任何人都没有像“台上那位”那样反击,但那么多年了,早应该是批滥了中国足球的人批评自己、审视自己批评资格的时候了。

  几天前的一期《足球之夜》,几位主持人、退役球员和写手,批评起中国足球来慷慨激昂才华横溢的,但他们批评的资格同样值得质疑。

  当年的一期《足球之夜》曾有一个非常经典的镜头:电视主持人把某足球官员问的一连串说了十几个“这个”……但若说到体制问题,早就有人谈到,“中国足协是全国同级别的机构中最透明的”、远比主持人所在的电视领域更透明。问责者呼吁朱广沪和足协官员引咎辞职,电视,媒体领域有什么人引咎辞职过吗?一个经常观察国人道德的主持人痛心疾首的呼吁国人捐骨髓,说完话锋一转若无其事地说别的去了,你为什么不能当场宣布先带个头?你不带头,你有什么资格呼吁别人去做?

  “枪打出头鸟”是限制中国足球场上凸显个性的消极传统,它同时也限制着国人中的引咎辞职者,“就你敢带头引咎辞职?”在一个引咎辞职还是禁区的体制内,中国足球能出个“出头鸟”的意义将远大于足球本身,但批评者不能只呼吁自己领域之外的人辞职。

  包括郝海东在内的多名前球员、名宿,也都加入了对朱广沪和这支国足的批评之中,除了米卢和高丰文,中国教练中谁还带队大赛出过线?听上去,他们批评的问题也正是他们当年没能解决的问题,是“五十步笑百步”,还是“乌鸦笑猪黑”?郝海东的另一番话更说明他缺乏批评自己的意识,“(2002年

世界杯)我没去追着外国(巴西?)球员换
球衣
,反而是我把外国(巴西?)球员换给我的球衣扔到了脏衣服堆里(汗不拉几的)……”你和你的队友代表着同一支国家队,你应该感到同样的惭愧,而不是你比队友高明。1990年的戴拿斯杯,我曾在北京采访过金铸城,不善言辞的金铸城一再为韩国队没能代表亚洲打好意大利世界杯表示歉意。

  一位文字写手形容中国足球已经“从悲剧屡战屡败成了喜剧,再成闹剧”,代表中国的踢球者惨败也给中国的写足球者提供了妙笔生花和“发泄”的好机会,也有人直接就把中国足球比喻为“发泄(愤怒、不良情绪)的工具”。比起韩国媒体有一次大赛前不约而同的停止了对国家队的批评来,中国媒体批评足球至少是把自己置之度外的。

  还有谁?球迷!现在还有人相信“中国足球世界上最臭,但中国有最好的球迷”吗?中国足球曾有过“四大球迷皇帝”,据说,在看过“韩国球迷看完世界杯看台上一个纸屑都没有”的故事后,曾是看完球看台上一片狼藉的中国球迷改善了许多(?)。但有些本质的东西不是一朝一夕能学到、能改变的,“晚上睡觉把牛拴在手上,醒来牛还是丢了”与“排队进场看球一人发一件T恤没有人冒领、多领”在素质差别是巨大的。球迷决定球队,先有什么样的球迷,然后才有什么样的足球队,他们永远是同一个素质。你不能只在球队夺冠时当做是你的代表,而被淘汰时就与你无关。

  足球需要强对抗、男人气概和坚强的心理,为什么

中国男足从来都怕对抗、“缺乏男人气派、像个老太太(赵本山小品)”,你看看上海、湖南电视台每天都在热播的“超男”,几乎全都温柔型、泪花飞溅的,你不能说他们可能不是球迷而与中国足球无关。他们也是中国足球基础、中国男人气质的一部分。

  中国足球惨败不只是朱广沪和十几个球员、中国足协的耻辱,还是所有中国人的耻辱。你没感到耻辱,你就没有批评的资格。“大批无声”,最好的批评是批评自己。“中国足球如果没人骂就完了,”中国男人如果不骂自己,只骂足球足球也完了,中国足球现在还没完吗?

发表评论 _COUNT_条 
爱问(iAsk.com)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
不支持Flash